被開除,倒是省了自己動手了。

就算馬晗不被學府開除,陳玄也不會讓他在學府里待下去的。

這人三番五次的挑釁他,還一直惦記着錢尋的身體,陳玄豈能輕易饒恕他。

「哼,便宜他了!」陳玄眼中滿是冷意。

路小佳一怔,她明白了,陳玄也是有脾氣的!

看來自己的學生並不是一個人畜無害的小白兔,自己對他的了解還浮於表面。

想到林自如的託付,她蹙了下眉,似乎有些糾結,但還是開口道:「陳玄,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林自如你知道吧,他是一位在戰寵培育領域很有成就的老師。」

陳玄點頭道:「林自如,以前倒是打過幾次交道,他性情有些冷淡。」

上次跟南瞻天驕們一起爭奪「二星榮譽市民」獎勵的時候,便是林自如帶隊的,他幾乎無話,全程都在走流程,後來入學通知書也是他發的。

陳玄倒是沒想到他還是一位戰寵培育方面的人物。

只是,老師怎麼突然提起他?

路小佳繼續道:「他看你有戰寵培育方面的天賦,起了愛才之心,想要做你的導師,不知道你願不願….」

「不同意!」陳玄沒等她話說完,就直接拒絕了。

開什麼玩笑,我剛抱上你的大腿,就等著給高級功法了。

你轉眼就把我賣了?

是不是不想給我功法啊?

把我轉走,你自己就不用管我了,功法也不用往外掏了。

想耍賴?門都沒有!

咱們可是說好了,我考試第一,你給我借閱高級功法。

《乙木化氣訣》,快拿來吧你!我等米下鍋。

路小佳猛的一怔,瞬間眼眶就濕潤了。

他拒絕的這麼快,甚至連考慮都沒有考慮一下。

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而且,看他的表情似乎還有些生氣的樣子。

好像她說這些話傷害了他,傷害了他們之間的師生情誼。

路小佳心裏是又暖又有些愧疚。

心口的大石也落了地。

既然陳玄這麼堅定的跟定了她,那還有什麼好說的。

自己一定會傾盡全力把他培養成才。

「既然你不願意,那我就這麼回復林老師了。」路小佳一臉笑意道。

「嗯,老師你看着辦!」

「哦對了,林自如還說你培育戰寵是用的『蛋內進階理論』,最近應該還有一位戰寵師協會的大人物過來找你問這個事,老師幫你應允了。」

「蛋內進階理論」?這是什麼鬼?

陳玄有點摸不清頭腦。

路小佳好一通解釋,陳玄才明白是誤會了。

看來是自己誤打誤撞,跟大佬在研究的新理論「撞衫」了!

不過,陳玄也很好奇自己的戰寵蛋為何會一直處於裂縫狀態,直到最後才孵化出來。

畢竟他之前也在蒼古世界孵化過戰寵蛋,那些戰寵蛋基本都是當時就能孵化出來了,而且進階也都是隨着成長,在巨量靈氣的灌輸下逐漸的進階的。

這個戰寵蛋反而不同,這次真的是在蛋內進階的。

陳玄細細梳理,終於,他似乎搞明白了。

有兩個關鍵因素,一是,大佬的最新理論:寵物蛋時期,戰寵可塑性強,是最容易升階的。

二是,先天不良的戰寵蛋,還得必須是在巨量靈氣的灌輸下才能蛋內進階。

因為先天不良,幼體戰寵身體孱弱,反而很破開蛋殼,頂多在蛋殼上弄出點裂縫,巨量靈氣從而能夠滲透進入蛋內,自然就在蛋內緩緩進階了。

而那些正常的戰寵蛋,戰寵孵化后,當時就能破開蛋殼,反而失去了蛋內進階的機會。

這道理實在是太簡單了,但是無論哪個戰寵師培養戰寵試驗,都不可能選擇先天不良的戰寵蛋的呀!所以他們的試驗就完美的避開了「蛋內進階」所需要的底材!

「我好像發現了一件了不得的事!以後多收購一些先天不良的戰寵蛋,到蒼古世界去蛋內進階一下,在拿過來賣。」陳玄有些小興奮,他又多了一條賺錢的途徑。

「老師,沒問題的,大佬來就來吧。」陳玄答道。

「這算是你的機緣,若是大佬看重你,提攜一下,你前途就更遠大了。」路小佳諄諄教誨道。

「對了,你那隻鋼牙疣豬呢?林老師讓你好好照顧,那可是不可多得研究素材。」

陳玄一愣,道:「鋼牙疣豬?不是被你吃了嗎?」

「啊?」路小佳沒反應過來,我啥時候吃你的戰寵了?

可當她的視線落在餐桌上只剩下骨架的烤乳豬時,瞬間就明白過來了。

「你是說這隻烤乳豬?你把鋼牙疣豬給烤了?」

她滿眼的不可置信,很想撬開他的腦袋,看看他的腦子裏到底裝的一堆啥玩意。

超凡戰寵你直接就烤了?

而且這還是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試驗素材。

連林老師都點名要好好照顧的戰寵。

你就是這麼照顧的?

難怪她剛才就覺得哪裏不對勁。

這隻烤乳豬,個頭太小!

現在明白了,個頭小,靈氣又濃郁,不是陳玄的鋼牙疣豬還能是啥?

這一刻,路小佳後悔自己沒早點發現。

陳玄見她反應這麼大,有些不解。

考完試了,卷子還留着幹嘛?

這隻戰寵自從從蒼古世界提出來以後,就已經沒有培養價值了。

留着還得吃他糧食,做成食物不就是它最好的歸宿么?

他誠實道:「這不是老師要過來,我手頭也沒有啥硬菜,就只能拿它來充數了。」

路小佳一怔,心道他原來是為了我。

她仔細審視了一眼陳玄。

陳玄此人行事有些飄忽,似乎無跡可尋,但結果總是好的,好像直指中心。

他為何把這隻戰寵烤了給我吃?

啊!我懂了!我懂他的意思了。

這隻戰寵不但為他拿到了好成績,更是讓我受益良多?我的待遇、職級、面子都有了,靠的不就是這隻戰寵嗎?

起先他曾承諾給我那個第一,後來他真的用這隻戰寵拿到第一,現在他又把第一烤了給我吃。

這是一種心意!

代表的是,學生把第一獻給老師,沒有絲毫的不舍!

無論這戰寵再珍貴,再重要,都不如他對老師的心意重。

這份心意,重若城山!

路小佳小巧的瓊鼻微微一酸,眼眶又開始濕潤了。

「烤了就烤了吧!有事老師幫你頂着。」路小佳微微一笑道。

目光中似乎帶着一絲絲寵溺。

這時,陳玄已經有些不耐了,老師說來說去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事,咱也該說到重點了吧。

高級功法呢,拿來吧你。

既然你不主動,那我只能直接點了。

陳玄問道:「老師,你是不是把什麼重要的事給忘了?」

路小佳一拍小腦袋瓜,道:「是老師的不對,竟然把這事給忘了。」

陳玄面露微笑,老師終於想起來了。

路小佳道:「這兩門基礎課程是結束了,我們也要開始其他課程的學習了,之前老師一直沒來得及授課,後面一定加倍補償你。」

她道:「接下來,咱們重點學習《萬族研究原理概述》,這門課程講的不是具體的異族知識,而是總的研究方法和研究原理,學好這門課程,對學習其他萬族知識都很有好處。」

陳玄無奈道:「現在就要學這門嗎?」

見陳玄興趣缺缺,路小佳正色道:「陳玄同學,老師幫你選這門課是有原因的。等過幾天,學府會邀請幾位萬族研究局的專家來講學,這可是難得的好機會,連不少二年級的學生都會去聽課。現在好多學生都優先在學這門課,等到時候,若是能讓專家們刮目相看,說不定能被哪位專家收為弟子,這種機緣不可錯過。」

「今晚我就授課,咱們通宵學習。」

一聽到通宵,陳玄立刻就來了精神,道:「老師,這門課程我一定好好學。不過,你是不是還有別的事忘了說的?」

路小佳一臉的問號:「沒有了啊,該說的我都說完了。」

陳玄是徹底無語了,道:「早上的時候,你答應過我的,我拿第一,你給我《乙木化氣訣》!」

「呃!」路小佳恍然大悟。

中午的時候自己好像是答應過,可那時候她覺得陳玄不可能拿第一才隨口答應的呀。

價值三千學分的功法,怎麼能這麼隨便就給你。

最起碼要等我非常非常欣賞你了,才會給你的好吧。

路小佳眯起了眼睛,拿起酒葫蘆就往嘴裏灌。

陳玄手疾眼快,一把握住她拿酒葫蘆的那隻纖細嫩白的手腕。

「別喝了,老師,等你喝醉了又不認賬了。」

路小佳訕訕笑道:「怎麼會,老師言出必行。」

接着她甩開陳玄的手,凶道:「我記得我跟你說過,不許動老師來的,你還敢碰我?」

「對不起,情急之下不得已為之!」陳玄解釋道。

「哼,以後再敢碰我打斷你雙臂。功法是吧,給你就是了!」

路小佳見躲不過去,只好忍痛掏出一枚玉簡,丟給了陳玄。

陳玄結果玉簡,帖在額頭略一體會,頓時眉開眼笑:「果然是玄級上品的《乙木化氣訣》,價值三千學分的高級功法,太感謝老師了。」

功法已經出手,此時再後悔也無用,路小佳只好大度道:「算啦,本來就打算以後送給你修鍊的,現在給你也好。」

「只是你切記,不要再外人面前使用,否則被學府發現,我們倆都得倒霉,最輕也得逐出學府。」

「我曉得其中利害!」陳玄點頭道。

有了《乙木化氣訣》,他就可以快速的將體內的普通元力轉化為木屬性元力,也可以

直接運轉這本功法,直接吸取靈氣在體內凝練為木元力。

而且,他此時修為卡在納元巔峰,要有一門功法來液化體內元氣,好進階蛻凡境。

《乙木化氣訣》,對他極為重要,有了這門功法,夢家為他準備的荒廢靈脈可以利用了。

這事已經迫在眉睫。

不管他的時間再緊迫,修鍊始終是第一要務。

而學府的態度便是,讓學生在學習各種課程的同時,剩餘的所有時間都用來修鍊,提高層次。

這點是不需要學府來督促的。

若是連自己的修鍊都需要人督促,這人基本上也沒啥前途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