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裝男搖頭,「儲先生,拜託你理智一點啦,按照耿老先生的遺囑,假如耿銀珠女士已經不在人世,這筆遺產將全部捐給慈善機構焊大陸的博物館!」

「啊,為什麼!」儲中秋嘆息地癱坐在椅子上,「我們費了那麼大勁,最後還是竹籃打水!」

「假的就是假的,總會露出破綻。」陶月月說。

「都是你!!!」儲中秋怒不可遏,咬牙切齒地說:「你為什麼閑著沒事,要揭開這個秘密,如果你不說就不會有事了!」

西裝男說:「Sorry!自從耿銀珠女士離奇詐屍,我就有懷疑此事,也有暗中調查,這位警官小姐焊我不謀而合,她非但沒有壞了諸位的好事,相反,她是在保護你們啦,騙取遺產無論在哪裡都是重罪!」 被拆穿了陰謀之後,這家人個個頓足捶胸,如喪考妣,KK說:「為了錢親媽都能當兒戲……那啥,錢多麼?」

律師說:「錢並沒有很多,按照遺囑,耿銀珠女士能拿到50萬新台幣。」

KK不了解這個匯率,問:「多嗎?」

王冰說:「大概10萬元左右的人民幣。」

KK感慨:「確實不多,有必要為這點錢弄成這樣么!」

陶月月說:「律師先生,這裡太吵,我們出來一下吧!」

來到外面,陶月月問:「你說的捐給博物館是怎麼回事,錢應該沒法捐給博物館吧?」

律師回答:「其實耿老先生那邊,也遇到了差不多的情形!」他指指屋內,「當年耿老先生從大陸來到呆灣,隨身帶了五件珍貴的古董,他為了生計賣掉兩件,成為作生意的本錢。

「這幾年耿老先生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他把自己名下的不動產和存款寫進遺囑,分給子女,但是他的子女更想要那三件價值不菲的古董,為此也是鬧得雞犬不寧。耿老先生其實對當年帶走這五件古董是非常愧疚的,他想借執行遺囑的名義,將這三件古董送回大陸。」

王冰說:「根據繼承法規定,通過繼承拿到的珍貴文物應當捐給國家,國家會給予獎勵;如果不願意捐獻,國家會採取收購的方式收歸國有。文物只要到了耿老太太手上,最後肯定會歸國家所有,這樣耿老太太也能拿到一筆錢,耿老先生考慮得很周到。」

律師點頭,「這位先生很懂法律嘛!是的,這是耿老先生焊我們事務所,根據大陸這邊的法條想出的辦法,可惜耿老太太走得太早,那麼只能由我來捐給博物院了!」

陶月月沉吟著,「那麼,這三件文物要怎麼來到這?」

律師說:「我們雇了專業的押運公司。」

「它們會被送到這裡?如果耿老太太在世的話?」

「沒錯!」

陶月月展露笑顏,「我明白了,那幾個貓人是為了截胡,他們在這附近天天晚上訓練,只為了等文物送到的時候搶或者偷走它們!」

王冰詫異地說:「如果他們子女幾人計劃成功,文物最終不還是歸他們嗎?」

陶月月說:「那得五個人分呀,有一個人顯然想獨吞!」

王冰說:「可是搶到的文物,要怎麼換成錢?」

KK說:「一看你就是書獃子,市面上不合法的文物多了去了,送到國外再買回來就洗乾淨了。」

陶月月笑道:「我已經知道是誰了。」

王冰點頭,道:「我也知道了,是老五!」

律師一臉疑惑,「聽上去,好像還有別的故事!」

陶月月笑道:「非常精彩的故事,對了律師先生,你能不能對他們『不經意』地透露一下,文物將在哪一天被捐到哪個博物館嗎?」

「哎哎!」王冰打斷她,「你想釣魚執法?」

陶月月攤手說:「這怎麼能算釣魚執法,捐個文物而已,多麼正經的行為?」

王冰嘆息:「明知道對方要搶,故意透露行蹤,這還不叫釣魚執法?」

律師笑道:「警察小姐,恕我無法配合你!」

陶月月一陣遺憾,本來還想導演一場好戲,看來只能作罷了,王冰說:「我們已經知道貓人是誰了,馬上逮捕他們吧,以擾亂治安罪。」

陶月月指指屋內,「他們呢?」

王冰說:「錢沒到手,他們只是犯罪未遂,又沒人起訴他們,我們沒辦法的。」

陶月月一陣嘆息,最後就這樣結束了,私家偵探果然沒有警察得勁,大多數時候是不能逮捕壞人的。

這一家人,又想騙遺產,又想搶文物,執行力一個賽一個強,結果陶月月跑來調查,反倒阻止了他們犯罪,想想實在是不甘心。

這天下午,王冰叫上一批民警,來到一家出租婚車的小公司,也就是儲六一上班的地方,嫌疑趙利成正是儲六一的上司。

一伙人還在屋裡玩撲克牌,民警編個理由騙開門,把他們全部拿下了,趙利成等人嚇得舉起雙手,兩眼茫然。

陶月月上前問:「知道為什麼要逮捕你嗎?」

趙利成瞪大眼睛,搖了搖頭。

陶月月笑道:「馬上就知道了!」

陶月月和王冰到屋裡去搜,果然找到了四件貓人套裝,仔細看,頭套做工粗糙,可能就是義屋那邊生產的。

牆上的架子上擺著一些DIY手工品,焊槍、烙鐵之類的工具,看來趙利成有做手工的愛好。

一個特製的背心吸引了陶月月的注意,那是一件很厚的皮背心,看著特別結實,加固的內襯能摸到一些纏了線圈的金屬棍,按下領口處的開關,周圍的金屬製品便被吸了過來。

王冰恍然道:「是電磁鐵!這就是貓人飛起來的秘密,難道當時他的衣服冒煙了,因為這東西會發熱。」

陶月月感到不可思議,「電磁能把一個人吊起來?」

王冰說:「只要功率夠大。」

「可這東西,看上去是直流電,能有多大功率?」

「我是說,另一塊電磁鐵,一定在那棟樓上!對了,那天晚上貓人特意跑到那裡,就是因為在那裡可以飛起來,樓上一定有更大的電磁鐵。」

警察把這夥人先帶走,二人去了那棟樓調查。

當他們來到三樓,發現樓道里有一扇廢棄的金屬門,拿掉周圍的雜物之後,露出全貌的金屬門上纏滿了線圈,並且還有一個插頭,王冰說:「他們應該是用這個東西,把下面的人吸上來的。」

陶月月沉吟道:「一個人有多重,能被這個吸上來?」

王冰說:「咱們去逮捕他們的時候,其中有一個小伙看著很瘦,大概不到百斤,兩個電磁相互吸引,是可以吸上來的。但得控制好電壓,在吸到二樓的時候慢慢減弱磁力,好讓他跳進陽台裡面。」

「聽上去像在表演魔術!」

「你看!」王冰指著陽台外面,「從這裡到耿老太太家很近,他們大概是打算到時候搶了文物直接跑進來,然後消失在小巷裡,沒人會想到他們是飛走的!」

「太拼了!」陶月月感慨。

「是啊,為了錢,真是下了血本!」王冰說。

天陰了下來,陶月月伸手到陽台外面,一滴雨落下來,她說:「下雨了,我們還有一個靈異事件沒有探索!」 「月月,非要下雨天去調查嗎?」

冒著突然而至的大雨走在路上,王冰十分不解,陶月月回答道:「那個靈異現象只有下雨的時候才會出現啦!」

「是嗎?」

八月中旬以後,一場場雨拉開了秋季的序幕,這場雨也令氣溫驟降,街上的人匆忙躲避,陶月月站在路邊打車,王冰見她半個身子都被淋濕,準備把衣服脫下來替她擋一擋。

陶月月笑道:「不用啦,我有那麼弱嗎?再說你也濕了。」

好不容易坐上計程車,陶月月說要去武興大樓,司機有些詫異,「你們去那兒?下雨天去?」

「師傅,你也聽說過嗎?」陶月月笑道。

「嗯,我開車接觸的人多,聽說過的,你們該不會是奔著這個去的吧?」

「想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年輕人真是精力旺盛,那你們可得小心點,別沾上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王冰掏出紙巾給陶月月擦頭髮,然後又掏出一塊巧克力給她吃,這讓陶月月倍感體貼,她眨著眼睛小聲說:「查完我們去喝酒吧!我請你。」

「好……好啊!」王冰其實更想去賓館,不過想想,去喝酒,接下來去賓館,應該也是順理成章吧。

武興大廈是一座商住混合樓,可能由於這兩年地鐵落成,這一帶的人流漸漸稀疏了下來,一些商鋪都退租了,留下來的都是些賣建材、汽配、油漆之類不怎麼看重市口的鋪面。

此時已經是黃昏,武興大廈關了門,二人冒著雨進到地下停車場,這兒果然很冷清,車都沒停滿,內部燈光昏暗,一些壞掉的燈不斷閃爍,不知哪裡的管道漏水,地上也濕漉漉的。

外面一聲雷鳴,封閉的地下停車場內便轟轟地迴響。

王冰感慨說:「還真是一個容易滋生恐怖傳聞的環境呀!」

陶月月問:「你怕鬼嗎?」

王冰搖頭,「但我怕黑!」

「來,把手給我。」

二人拉著手,挨處尋找,哪有奇怪的聲音。

「我現在就在龍安武興大廈的地下停車場,你們聽見外面正在下雨,傳聞這裡只要下雨就會有一個女子的聲音呼救,今天就跟隨小薇來一探究竟……」

突然傳來的說話聲引起了二人的注意,陶月月四處尋找,發現有兩個人站在那裡,一個打扮得體的女孩子正在說話,另一個是男生,手持一部DV機在拍攝。

王冰小聲說:「錄節目呢!大概是網紅之類的。」

攝相者看見陶月月和王冰,放下DV,沖女孩指指後面,女孩便轉過頭看他們。

陶月月尷尬地打聲招呼,「你們好!」

女孩走過來說:「你們好……你們也是沖著那個都市傳說來的嗎?」

陶月月說:「是的,好奇,過來看看。」

她心想還是不要亮出警察身份吧,以免被他們拍,她可不想出名。

女孩說:「你好,我叫小薇,這是我男朋友,我平時就是拍一些親身經歷靈異事件的小視頻,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看過?」

陶月月笑笑:「不好意思,我們太孤陋寡聞了。」

小薇問道:「你們是住在這兒的么?」

陶月月隨口答道:「離得很近,心血來潮過來看看。」

小薇提議:「那正好,我們結個伴,小姐姐長得挺可愛,拍幾個鏡頭不要緊吧?」

陶月月擺手,「不不,別拍我,我不想出名。」

小薇笑笑,「哈哈,你想多了,我總共就二十萬粉絲,哪可能出名呢!」

陶月月說:「我叫陶月月,這是我男朋友。」

「很高興認識你們。」小薇伸出手,和她握了握,小薇的男朋友也過來握了握手。

王冰拿著手機搜了一下,說:「哇,我找到了,真的呀!你錄過這麼多靈異相關的視頻?你還過去封門村、無燈巷和西開教堂?」

小薇說:「我專門錄這種的吧,全國各地哪裡有靈異事件,我就去哪裡拍一個小視頻。」

陶月月感慨,「相當敬業呀,很多小視頻都粗製濫造、胡說八道,根本就沒有內容,我平時也不怎麼看。」

小薇慚愧地笑笑,「可我也不是什麼專家,都是走馬觀花地體驗一下罷了,就當作旅遊了。」

陶月月問:「你在龍安呆幾天呀?」

小薇說:「兩天吧,我們酒店就在附近。」

「你聽說過這裡的事情嗎?」

「聽說過,傳聞一到下雨天就有女人呼救,可是到底在哪呢?」

「我們也在找。」說罷,二人相視一笑。

里裡外外找遍,仍沒找到傳說中的呼救聲,陶月月估計這個靈異傳說是假的,小薇叫男朋友幫她拍了一些素材,明明啥也沒找到,她還是能對著鏡頭一本正經地解說,到底是做這行的。

「得!」王冰看了下手錶,「六點,我看是找不著了,撤吧!」

陶月月說:「小薇,我們準備撤了。」

小薇說:「我們也要走了。」

陶月月跟這女孩有點眼緣,她說:「我請你吃烤魚吧,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店。」

「好啊好啊,太謝謝你們了。」小薇非常高興。

四人一起往外走,王冰說:「我剛才隨便看了幾條你的視頻,你在那個鬼宅裡面聽到了奇怪的笑聲,氣氛真的詭異呀,是真的嗎?」

小薇笑笑,「假的,後期做的。」

「是嗎?」

「說來慚愧,我做這類視頻一段時間之後,點擊率一直上不去,因為沒有讓人期待的內容。最後我悟出一個道理,為什麼網上有那麼多靈異視頻、靈異照片,這裡面99.99%都是造假吧?所謂靈異就是大夥想看到的東西,就好像笑話要逗人笑一樣,靈異視頻得嚇到人,所以我就弄一些那種似是而非的東西,給視頻加點料!」

陶月月和王冰面面相覷,剛剛還誇她敬業來著,居然是造假,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一直悶悶的小薇男友說:「其實我們跑了好多靈異高發的地點,啥也沒看到,這世上可能壓根就沒有鬼怪,都是大夥想象出來的。」

陶月月說:「你倆也是人材,二十一世紀了還能靠造靈異視頻走紅。」

小薇笑笑,「嘿嘿,過獎。」

陶月月說:「那這裡你們準備怎麼做呢?」

小薇說:「剛才拍了一些素材,後期錄些聲音,加工一下吧,唉,只能這樣了!」

王冰說:「照這樣說,所謂的雨夜求救聲根本就不存在,是哪個像你們一樣的天才憑空捏造出來,然後被人添油加醋地傳播?」

小薇搖頭,「我們的視頻雖然不是真的,可我也從來沒杜撰過,都是根據那裡的傳說來加工的,比如無燈巷以前是屠殺場,我就在後期加了一些若隱若現的哭聲。」

陶月月感到一陣失望,失望的同時也鬆了口氣,三個靈異傳說都調查完了,假期的小任務圓滿結束。

就在這時,小薇男朋友突然驚恐地說:「喂你們聽!」

小薇也怔怔地扭頭去聽,陶月月說:「這是幹嘛,節目效果嗎?」

小薇驚喜萬分地說:「不是,是真的!快拍快拍!」

她激動地朝反方向跑去,男朋友一邊跑一邊打開DV,陶月月也聽見了,是一個女人的喊聲,若隱若現,經過地下車庫這種密閉空間的共振,加上外面的雨聲,就顯得特別詭異。

二人也趕緊循聲跑去,那聲音來自一輛廢棄的汽車裡面,小薇在鏡頭前歡呼雀躍,「快聽快聽,是真的!」

「別吵!」陶月月說。

車裡的「女人」說:「有人嗎?來救救我,求你了!有人嗎?」

那聲音很嘈雜,而且時斷時續,陶月月聽著像無線電。

陶月月繞著這輛報廢的車輛觀察,又用手敲敲後車廂,是空的,但聲音確實從裡面傳來,令人費解。

陶月月對著後車廂大聲喊:「你是誰,你在什麼地方?」

對方卻不回答,仍然在不停地說:「有人在嗎?求你了!求你了!一定要讓人聽見!我的名字叫(沙沙聲),我可能活不久了,快來救我吧,求你了!」

突然那聲音變成了劇烈的摔打聲,以及一個男人的咆哮:「你在幹嘛!!!」

最後以一聲尖叫結束!

小薇和她男友目瞪口呆,陶月月目光堅定地說道:「這根本不是靈異事件,而是一個女人在呼救!」 得出這個驚人的結論之後,陶月月便要上前檢查這輛車,突然被王冰拽住胳膊,王冰說:「等下,如果這是無線電,為什麼只要下雨天才會信號?」

「什麼?」

王冰指指牆上的水漬,「我想,有牆裡的電路漏電,水導電使車內的無線電工作起來了,然後接收到了來自某處的無線電訊號。」

小薇拍著巴掌說:「哇,好有道理呀!原來如此,是無線電,謎團解開了。」

陶月月見他們又要拍攝,說:「別拍了吧,這已經不是靈異事件了,是案件,既然如此就不便外泄。」

小薇說:「那我們要報警嗎?」

陶月月亮出警官證,小薇看過之後,又是一陣大驚小怪,「你們原來是警察呀,難道觀察力這麼敏銳,小姐姐,我可以對著你拍幾條嗎?」

陶月月苦笑,「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你聽到了,那個女人可能被囚禁,遭到暴力對待,現在通過視頻公開出去,如果被嫌疑人看到,將這名女人殺害怎麼辦?」

小薇懇求道:「在案件偵破之前我不會發出去的,求你了,我探了那麼多靈異地點,頭一回遇上真材實料,我真的很想紅,不是,我真的很希望我製作的視頻被很多人看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