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狀。

孫倩滿臉疑問號。

匪夷所思的看着店長。

而立青樹則是微微皺眉。

本來尋思着,女店員羞辱,店長又來找麻煩,在這種時候,自己再出面調和,對方肯定會感激自己,說不定,就能和她一蹴而就。

反正。

女友孫倩並不介意自己玩弄她曾經的情敵,只是逢場作戲,沒有問題。

可誰知道,這店長今天突然抽什麼風,居然主動邀請連VIP資格的人進店參觀,完全打亂了自己的計劃。

“店長……”

而女店員則是短暫錯愕後,立刻反應過來,湊過去,低聲道:“店長,我怎麼不知道咱們店裏今天有這個活動?”

“而且,從咱們天南國際開業以來,這就是板上釘釘的規矩,目的,就是要提供門店檔次,在奢侈品牌的競爭中,佔據有利地位。”

“除此之外,我們店裏還有個規矩,就是要麼不進店,否則,進店必消費。一切都有監控看着,會直接上報總公司的,您這……”


女店員倒不是擔心店長。

只是,害怕自己受到牽連。

“住口!”

可誰知。

平時溫文儒雅的店長,居然直接喝罵自己。

而且,表情有些陰沉,冷冷道:“我做事,還輪不着你來教訓我。”


“出了事情,我會負責。”

“反而是你,自求多福吧。”

說完。

店長便徑自前往店內。

這女店員,他早就看不慣了,狗眼看人低,這種事情,發生過不知多少次。

而門店買衣服,不管高端還是低檔次,其實都是服務行業。

對待任何人,都是上帝。

她卻偏偏因人而異,這次碰見擁有史詩級貴賓卡的大佬,下場不知道有多慘。

直到店長進去, 花爺饒命

這店長,今兒是抽風了嗎?

怎麼陰陽怪氣的?

我自求多福?

你私自放窮鬼進去,只參觀不購物,等着總公司處分吧。

而這邊。

“親愛的,咱們也進去。”

孫倩表情不悅,冷哼道:“這賤人,走了狗屎運,居然趕上人天南國際千載難逢的參觀活動。”

“本來想借此機會,好好羞辱下她的,可卻讓她跑了進去。”

“不過沒關係,參觀並不代表購買力,我瞭解她,她不可能買得起這裏的衣服。”

“哪怕是一件內衣,也沒有可能性。”

“親愛的,咱們約定過,不管外面怎麼玩,最後我倆纔是原配。”


“這賤人,回頭你就把她收了,給我在牀上,狠狠的玩兒死她,然後我再把視頻錄下來,發到同學羣裏去,讓他們知道,曾經的臨城之花,冰山美人,私底下,其實就是個大浪蹄子!”

“當然,我會把你打上馬賽克的……”

…… 天南國際,不愧爲國際化的服裝巨頭。

上到套裝、外套,下到鞋襪,一應俱全,應有盡有。

其裝修風格,以黑白相間,低調奢華有內涵,走在其中,就猶如走進一場名利場,光彩奪目。

任雨柔滿臉的好奇。


鄉野小村醫

對任何事物都充滿了好奇,這裏看看,那裏瞅瞅,好奇的表情下,是一顆嚮往又不敢踏足的心。

“老婆。”

“隨便看。”

“喜歡什麼,就買什麼。”

葉天縱淡淡道。

任雨柔貴爲臨城之花,樣貌、身材絕不亞於任何當紅明星。

只要稍加裝扮,說是世界第一美人,也不過分。

一胎三寶:爹地寵妻無限

就是全天下最美麗的女人,葉天縱早在二十年前就發過誓,要給她一輩子的幸福。

“別說了。”

葉天縱的話,把任雨柔拉回現實。

她嘆了口氣,自嘲道:“我媽就給了我五萬塊。”

“而我家裏,也沒有多少錢讓我這麼霍霍。”

“能有幸進來看看,我已經很滿足了,至於要買……我真不奢望。”

這話聽着,很心酸。

葉天縱剛要開口,跟隨而來的孫倩二人,立刻贊同道:“雨柔,你剛說的話,倒挺有自知之明的。”

“這家店,隨便一件衣服,都能抵得上你一家好幾年的生活費。”

“能進來看看,也是你不知修了幾輩子的福氣,你應該感到慶幸。”

“而且,什麼臨城之花?在我眼裏,一文不值。”

“不照樣嫁給一個傻子?不像我家親愛的,青年才俊,有權有勢,這裏的衣服,只要我喜歡,隨時都能買。”

說完。

孫倩小鳥依人一般的依偎在立青樹的肩上。

立青樹不置可否,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下,點頭道:“倩倩說得沒錯,只要她想要,我都能買下來送給她。”

“不過任小姐,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總歸不是個事兒。”


“如果,你肯賞臉,中午一起吃個飯,你的消費,我來買單。”

“當然,吃完飯後,如果還不夠盡興,我們大可以開個房,你,我,還有倩倩,我們可以好好暢談下人生。”

“至於這傻子,該幹嘛幹嘛,如果願意守在門口聽聽屋裏的動靜,其實也沒問題。”

“哈哈哈!”

說到最後。

倆人居然相視而笑。

赤果果的挑釁和羞辱,讓得任雨柔羞紅了臉。

而一旁的店長,則是心中冷笑,這倆人,作死過頭了吧?

這立青樹,的確有些小錢,在店裏消費過,但也沒到那種大手大腳的程度吧?

這位大佬擁有史詩級貴賓黑卡。

就這一點,能碾壓他一百倍!

“立少爺,孫小姐。”

就這時,打心眼兒裏瞧不起任雨柔二人的女店員,走過來,笑臉吟吟:“我帶你們去轉轉吧,最近店裏又出了一些新品,樣式都很好看,國外有許多明星都喜歡。”

“和這種窮逼聊天,降低檔次。”

“等回頭他們滾蛋了,我還得拿消毒水裏裏外外的清潔一下才行。”

女店員的話,更是將任雨柔刺激得渾身發抖。

這孫倩,真是黏皮糖,甩都甩不掉,走到哪兒,嘲諷到哪兒。

偏偏,對方傍上大款,自己和她……

完全沒可比性。

“天縱,衣服我都看完了。”

“沒什麼合適我的樣式,咱們走吧。”

任雨柔拽着葉天縱。

而她的反應,正中孫倩的下懷,拿着手機對準二人,樂呵呵道:“大夥兒看到沒?咱臨城之花,在天南國際居然找不到合適她的樣式?”

“你們說,她這是嫌棄人天南國際呢,還是沒錢買,故意找藉口啊?”

“哈哈。”

孫倩樂得嘴都合不攏。

而任雨柔則是羞紅着臉,質問道:“你拍我幹什麼?你拍給誰看……”

“在大學同學羣啊。”

孫倩毫不避諱,笑道:“這會兒我正羣裏直播呢,都看着你,還有你這傻子老公。兩個土包子來逛天南國際,還能說出找不到適合自己的款式,你是想笑死我嗎?”

“難道求我一次就這麼難?”

“只要你求我,我就讓我家親愛的給你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