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裏面燈也熄了,也沒了動靜,夢星辰便再試着去扒人家窗戶,一個茶杯便從裏面飛了出來:“去藍曾在那兒!”

夢星辰一把接住茶杯,恨得牙癢癢:“給夫君我等着,今日之仇,來日必報!”

裏面沒了動靜,夢星辰惡狠狠的想來,對啊,藍曾在那兒應當沒問題哇。

便迫不及待的往藍曾在那兒去,此刻藍曾在正給孩子洗着腳,這賢妻良母的一幕讓夢星辰邪火飛漲啊。

夢星辰壞笑着搓着手:“小夢藍哇,爹爹讓你今晚去跟姑姑睡好不好?”

夢藍此刻正在安安靜靜洗着腳,看到夢星辰一臉猥瑣樣就心頭不爽,說話還有些不明顯,便說道:“爹爹壞,我要跟娘睡。”

小孩子還分不清乾爹和親爹有什麼區別,還好在這個時間段就真相大白,對孩子也沒什麼影響。

竟然被一個孩子給瞧了出來,此刻藍曾在正忍着笑,最後實在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臭小子,不聽爹爹的話,是要打屁股的哇!”夢星辰故作兇悍,結果那夢藍哇嗚一聲哭了出來,抱着藍曾在:“娘,爹爹兇我!”

藍曾在此刻溫柔的摸了摸夢藍的腦瓜,隨後對夢星辰怒喝道:“你個挨千刀的,給我滾,再敢嚇我兒子,不把你吊起來打一頓就不知道我的厲害!”


“哎呀呀,夫君知錯了,只是不知道娘子這麼重口味啊,還要吊起來,不弔起來我也知道你的厲害啦!”夢星辰邪邪笑道。

藍曾在自然明白夢星辰在說什麼,怒喝道:“小孩子在,你說什麼胡話!”說完,不等夢星辰反應,一盆洗腳水便澆了個透心涼。

藍曾在說道:“你再不走,我就要喊人了啊!”

夢星辰看着藍曾在懷中的夢藍不懷好意的看向夢星辰,更是伸出手扶在藍曾在的胸上:“娘,我要吃奶奶。”

夢星辰看着這赤果果的炫耀,氣得一佛昇天二佛出世,可是藍曾在已經啪的一聲將房門關了去。

夢星辰此刻欲哭無淚,老婆多了也不是個事啊!便垂頭喪氣的走了,鋼豆此刻不知從哪優哉遊哉的走了回來,在夢星辰旁邊走着:“怎麼樣,渡劫了嗎?”

“渡你妹的劫!”夢星辰揚手就把鋼豆給提了起來。

“喂喂,你搞清現實狀況好不好,若非是我,你能有享受着齊人之福嗎?能有這個如花似玉的老婆嗎?能有這麼個可愛呼呼的大胖兒子嗎?”鋼豆理直氣壯,有板有眼的說道。

夢星辰聽這麼一說,還真不忍狠下心來,加上現在身爲人父,看鋼豆一副小孩的模樣也真下不了手。

鋼豆被夢星辰這充滿父愛的眼神看得一陣哆嗦:“喂喂,你可別當我是你兒子啊,否則我可弄死你。”

“有你這樣的兒子,我還不如去死!”夢星辰將鋼豆放了下來陰陽怪氣道。

“嘿,有你這麼說話的嗎?”鋼豆挖了挖鼻孔,“既然如此,今天就把話撂在這兒了,若今後你生了女兒,我便坐你的女婿!”

“找死!”夢星辰一把抓向鋼豆,鋼豆瞬間煙消雲散,又回到夢星辰腦子裏尿尿去了。 夢星辰此刻無語至極,不過話說回來,要真生個女兒被這鋼豆糟蹋了那可不好,還是趕緊去把天地造化丹煉出來吧,讓那經書卷軸化身成人,看着鋼豆比較好哇。

說做就做,因爲魔盒中的時間流逝速度十分快,所以外面好像沒過兩天,可裏面已經過了許久了,移植過來的八大奇藥分種在摘星九峯除了摘星殿所在的山峯之外的其他九峯之上,因爲這些奇藥十分霸道,種他們的地方,其他藥材都必須得臣服,所以乾脆分開,否則這八株十分有靈性的藥材互相爭鬥,來個不死即傷就虧大了。

話說睚眥把這八大奇藥弄回來,自己還沒有看過,此刻便前往各峯的藥園去看看,這一看不要緊,卻嚇了夢星辰一跳。

這睚眥除了將奇藥給挖了回來,更是把那奇藥附近的藥連着土也一塊挖了回來,都是人間極品好藥材,每柱奇藥身邊都是洋洋灑灑十幾種極品藥材,夢星辰覺得要發達了。

這些奇藥就感覺跟人間帝王一樣,而它們身邊拱衛的這些極品藥材就像是護衛,架子還挺大的。

不過話說回來,那祖龍要是發現被睚眥挖走了這麼多,會不會氣得吐血,把無盡劍域給翻過來啊?

不過現在躲在魔盒中,睚眥準備閉死關,按照他的原話,反正老子的歲月無窮無盡,躲個幾百上千年再說。

其實夢星辰想的是,等自己實力夠高了,煉製出天地造化丹拿去給那祖龍賠罪,相信也不會太過於鐵面無情吧?

另外,也不知是不是魔盒中的元氣太過於豐富,還是這幾株奇藥本來就長的是這樣,每個都巨大無比,宛如馬車,一片葉子都跟芭蕉葉那般大。

怪不得祖龍願意換,畢竟很多嘛,可是被全部挖了來,睚眥想的就是想讓他父親吐血吧,估計死了更符合他意。

夢星辰將八大奇藥各採了一片葉子,煉製一爐天地造化丹綽綽有餘。

夢星辰前往丹閣,如今丹閣已經有數百鍊丹師,吳明雖然癡癡呆呆,但只要教會他的東西,便會百年打不動的去執行,他的修爲仍然只在劍師一品,然而煉丹術卻繼承了夢星辰的衣鉢,現在是丹閣閣主。因爲他的心智單一,所以不會偷工減料,也不會藏污納垢,任勞任怨的供應着整個摘星府練功所需要的丹藥。

夢星辰此刻來到丹閣,這麼晚了,煉丹師們都去了睡了,只有吳明一人,汗流浹背的玩着自己的丹鍋,時而嘿嘿的傻笑兩聲。

他有比別人更高的付出,也有自己特殊的天分,奈何一生止步於此。

見夢星辰來到,開心的過來:“師傅。”

這是夢星辰允許他這麼叫的,因爲畢竟自己將煉丹術傳授給了吳明。


見吳明傻乎乎的笑着,這些日子煉丹以來,整個人都黑瘦了許多。

天地造化丹,不僅生死白骨,更能彌補天性殘缺,夢星辰已經有了決定。

“吳明啊,這些日子來辛苦了。”夢星辰笑着摸了摸他的頭。

吳明就跟個小孩子似得:“不辛苦,煉丹好好玩,還有那些哥哥姐姐都給我送好多吃的。”

夢星辰點了點頭,吳明能夠找到自己生活的價值也算是不錯了,但夢星辰看到他這般任勞任怨的爲摘星府付出,自然不會虧待了他,天地造化丹必定會給他留一顆。

夢星辰說道:“今天,師傅教你一種新的煉丹術。”

“真的嗎?”吳明開心的拍了拍手,趕緊把自己的丹鍋給讓了出來。

然而夢星辰卻搖了搖頭,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個丹鼎說道:“此爲鼎,乃煉丹聖物,鼎納乾坤,丹容大道,這便是煉丹術的精髓所在!”

吳明開心的用手摸着這古樸的丹鼎,覺得與那寒酸的丹鍋比起來好多了。

“今日師傅教你煉製天地造化丹!”夢星辰說完,便一步步仔細的講解丹方,以及步驟過程。

要藥元力將八大奇藥震碎,按照工序手法,放入丹鼎,隨後藥元力控制,藥材在其中不斷翻滾,接受火的炙烤和去粗取精。

八大奇藥只有一丁點雜質,很快便被丹鼎給煉化,只留下八道顏色各異的液體,後面的工序就是要將這些液體凝聚在一起成丹,比例沒有搭配好,或者是火候上面有一點欠缺,那麼這一爐丹藥就廢了。

吳明用手觸摸着丹鼎,將心識沉入丹鼎之中,看夢星辰的煉製。

但他發現夢星辰操控這些藥材的並不是劍元力,而是一種他根本不知道的元力,但他不敢打斷夢星辰,現在只記住手法和控制要訣。

魔盒之中自稱天地陰陽,隨時時間已經過去了很多天,但外面一天都還沒有過。

幾個妖魔首腦紛紛蛋疼的在一起商量着,“你說你說,好生生的一個夢星辰怎麼就從我們眼皮底下逃走了呢?”

其實魔盒還在這個營帳之中,只是因爲夢星辰進入了魔盒,所以魔盒就在原地消失了,憑藉這些妖宗魔宗的,還真的發現不了,連祖龍在無盡劍域徘徊數日都無法找到夢星辰和睚眥的蹤跡,氣得牙癢癢,連刀域、法域各域都有祖龍的身影,最後不了了之。

妖魔這邊傷腦筋,夢星辰逃了,但根據線索,人族那邊也沒有見到夢星辰回去,莫非這是人族那邊的陰謀?妖魔這邊被反將了一軍?

若是妖魔這邊背信棄義,開動大軍打過去,夢星辰就出來指點江山,又把妖魔殺得丟盔棄甲咋辦?

但如果真是人族那邊的陰謀,不過至少可以肯定一點是,人族也不想爆發戰爭,決定將夢星辰最多雪藏起來,是爲了給妖魔這邊表示一個誠意。

而且,人族那邊口口聲聲將劍帥的骨灰帶回去,妖魔大軍這邊也口口聲聲處死夢星辰,他們那兒還有,暗罵人族那邊卑鄙的同時,也不得不找個替身來代夢星辰死,畢竟自己這邊的軍隊需要這樣做。

於是這些妖魔大佬憋屈的找了個精通幻化的妖魔當着萬衆死了,然後再把他的骨灰交回了人族那邊。

這件事就這樣了了,妖魔這邊士氣雖然恢復了,但深知真相的妖魔大佬們卻不敢打啊。

真是要命而又憋屈的一天。 也不知道是哪個妖魔倒黴蟲,成了夢星辰的替身,最後化作一抹骨灰,幾個大佬還要憋屈的將其送回人族將領之中。

一干人族將領雙眼血紅,目露兇光的看着這羣送骨灰的妖魔,這些妖魔心頭一緊,還好沒有貿然打過來,否則會被這些人族將士給生撕了不成,這麼大的仇恨,兼職就是比干了他們全家母性都還要深仇大恨。

楊偉站在最前面,接過那一罈骨灰,嚎啕大哭起來,這哭聲感染了身後的數十萬人,就連那些只是聽說過,並沒有跟夢星辰一起作戰過的士兵都被感染了,哭聲匯聚,沖天的怨氣將雲都撕開了個窟窿。

祖龍老爺正在雲上徘徊,睚眥只有夢星辰這一個朋友,肯定是在夢星辰身邊,但是現在他卻發現夢星辰死了,骨灰從妖魔那邊送到了人族這邊,這使得祖龍唏噓不已,他也聽聞過夢星辰的英勇事蹟,好端端的一個小夥子就這樣死了。

祖龍的心情沉悶抑鬱,那片烏雲竟然嘩啦啦的下起了大雨。

楊偉抱着那壇骨灰嚎啕大哭:“蒼天啊,你也是在爲我們劍帥哭泣嗎?”

“大地啊,請你容納我們劍帥的屍骨吧!”

楊偉高聲吟誦着葬禮的詞句,身後跟着無數將士,爲我們敬愛的星辰劍帥送行吧。

數十萬人黑壓壓的走向那通天河邊,皇帝和將領們都不敢阻攔,因爲將夢星辰送過去已經是犯了衆怒,如果還要阻攔搞不好就會造反,所以這幾天皇帝們大肆讚揚夢星辰的英明功德,並反覆強調是夢星辰自己願意過去的。

不過現在說這些還有意思嗎,所有人都認爲自己的皇帝就是個騙子,就是忘恩負義的孬種!

外面雖然纔到第二天,但磨合中五十倍的流失速度,夢星辰已經在裏面待了將近一百天了,在失敗了一次之後,果然成功的煉製出了天地造化丹!

八枚天地造化丹,這一爐造化丹成功了!

鋼豆搓着手,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出來,夢星辰並不爲難他,這是他應得的,夢星辰給他兩粒,鋼豆愣了愣,只取了一粒:“不是說好的一粒嗎?”

“你的要求我給你一粒,但我的感激又要給你一粒。”夢星辰誠懇的說道。

“我要多了也沒用,不如這樣吧,今後我再需要的時候找你拿哈哈……”鋼豆說完,一溜煙便消失了。

夢星辰一頭黑線,這傢伙是打算賴上自己了?

此刻夢星辰心情激動,閉關將近一百天才將這天地造化丹練就而成,在一邊一臉烏黑的吳明還沉靜在丹鼎煉丹的好處和美妙中,夢星辰又給他一粒丹藥。

“小明,吃了這個丹藥,今後你就能到更高的成就。”夢星辰早已將小明當做了自己的弟子,所以並不吝嗇。

吳明眼巴巴的看了一眼夢星辰,又炙熱的看了一眼丹藥,突然哭了出來:“師傅,全天下就你對我最好。”

“師傅嘛,能不對你好嗎?”夢星辰也有些鼻子一酸,親眼看着服下丹藥後便急切的走了。

藍晶晶和藍曾在都靜默的等着夢星辰,夢星辰已經在丹閣閉關了九十九天,爲的就是練就天地造化丹,讓她們所敬佩的那個女子,易凝復活過來。

夢星辰一出來便看到了兩個佳人亭亭玉立的站在那兒,忽然忍不住過去就一手攬住一個,一邊親了一口:“兩位娘子還知道等相公哈,當時是怎麼把相公趕出家門的?”

藍晶晶一臉溫柔,啐了一口道:“不要臉,誰是你娘子。”

夢星辰嘿嘿笑道:“你們兩個都是我媳婦兒!”

兩女皆是脖子一紅低下了頭,夢星辰又是各自親了一口才算數。

此刻問道:“大老婆二老婆,夢藍那臭小子呢?”

說到自己的兒子,夢星辰怪想念的,畢竟這麼多天了嘛。

接過藍曾在眉頭一皺,藍晶晶卻哈哈大笑了起來:“那臭小子,混世魔王,摘星府都快被他拆了!”


就在此時,一羣劍客追趕着一個小屁孩往這邊飛奔,那羣劍客叫到:“少主,快把鑰匙還給我。”

那小屁孩咯咯笑道:“就不給,就不給,有本事你來抓我啊!”

突然,幾人打打鬧鬧的來到了夢星辰身邊,那幾名劍客突然停下來恭敬道:“見過府主,見過二位夫人。”

摘星府本來就是一個比較民主和消息靈通的小社區,所有人都知道是怎麼回事,若青鋒更是到處去大肆渲染自己孫子多牛多牛,然後搞得所有人都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此刻,夢藍看到夢星辰三人,直接就撲了過來:“爹……”

夢星辰卻垮着臉看着夢藍,夢藍這小子聰明,知道父親不滿了,於是就去乞求道:“大娘抱抱……”

藍晶晶知道夢星辰是想要教訓一下這個夢藍,但還是有些不忍,於是便將夢藍抱了起來。

夢星辰沉聲道:“夢藍,拿了什麼東西?”

父親的威嚴往往有一種無形中的殺傷力,夢藍哇的一聲就哭了,搞得夢星辰心頭一軟。

那些個摘星府劍客看到這兒趕緊說道:“啓稟府主,沒什麼事,就是少主貪玩,拿了我們倉庫的鑰匙。”

夢星辰看見夢藍手中的那串鑰匙,便一把奪了過來,夢藍哭得更是傷心,整個人都撲在藍晶晶懷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