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書白停下了腳步,有那些個不認識他的女生,看到他這張貌若潘安的臉,便好心地上前提醒。

「這位同學,你還是換個廁所吧。」

許書白不明所以地看著她。

「反正你別進去就的對了。」攔住他的女生似乎有些難以啟齒,搖了搖頭沒把真相說出來。

緊隨其後的沈硯星自然把一切都聽在了耳朵里,她有預感,裡面被欺負的人是孟廷昭。

「同學,你哪個班的呀,我怎麼沒見過你?」女生有些害羞,但還是勇敢地搭訕。

沈硯星此刻可顧不得自己碗里的肉被人覬覦了這回事,她現在只想確認裡面的人是不是孟廷昭。

可她現在的身份沒辦法讓她闖進去。

想到這她轉身就跑。

許書白沒有搭理這個女生,有些詫異地看著沈硯星閃電般離去的背影。

他沉默了幾秒鐘,抬腳往教務處走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時之間,哈利有些猶豫,把凱瑟琳教給他的魔咒全部施展回她的身上?

這樣真的好嗎?

那可是他的親妹妹!

還沒等哈利猶豫出個所以然,

小天狼星下意識理解,沉默就是…不會?

「你才一年級,當然不可能學過,這魔法起碼也得六年級,等你參加了幻影移形的學習才會學。」

六年級?

等等,

關於這些魔咒你是不是有什麼誤解?

凱瑟琳對我說這魔咒並不是很難啊,實際上也確實如此。

對哈利來說,很多天賦是與生俱來的,甚至在凱瑟琳出現之後針對伏地魔的預言依舊關聯的是哈利·波特。

此時此刻,

哈利不僅學會了念咒施展這些魔咒,還達到了凱瑟琳的要求學會了默發這些魔咒。

咒語默發難道不是決鬥對戰的基本條件嗎?

拿凱瑟琳的話說,

像標記咒這種的,

你不默發,怎麼可能陰得到人?

「對了,你是十月份生日,當年4月21日的考試夠不上,你恐怕要等七年級才能開始正式學習。」

「好的,那現在我該怎麼辦?」

哈利感覺小天狼星說的和凱瑟琳講的很有肯定不是同一種教學,一定是這些年魔法發展了,很多魔咒在低年級都可以學了。

而教父待在阿茲卡班十年,根本沒機會接觸到現在霍格沃茲的教材而已。

可憐的教父!

最近幾天,他的課程都已經學到呼神護衛了。

他的守護神是牡鹿,

凱瑟琳說,

就像他的父親一樣。

而凱瑟琳的守護神卻是一條銀色的大蛇,不像是動物園的那一條,而是別的種類很巨大的那種。

哈利猜,它大概和海格一樣都擁有巨人的血統。

但母親的守護神卻不是一條蛇,而是一隻同父親守護神頗為般配的牝鹿。

哈利因此問過凱瑟琳為什麼,

得到的答案卻是——

的確是會有這樣的一種情況,子女的守護神同父母的未必都是一樣的。

哈利由衷肯定凱瑟琳沒說實話,因為她說謊的時候總習慣性不敢看他的眼睛或是強迫自己看着他的眼睛。

無論兩者之中的哪一種,在他眼裏都特別明顯。

為了小天狼星的自尊心着想,哈利覺得還是把這件事情瞞着教父為好。

就好像他不會特意對羅恩和赫敏提,自己每周都要抽幾天時間接受凱瑟琳的黑魔法防禦術的課程。

除非哪一天決定讓他們兩個一起給凱瑟琳增加負擔,

又或許,凱瑟琳某天終於肯鬆口,

說他有資格教一些人學會黑魔法防禦術,而不是誤人子弟。

「那算了,你就先看着她,儘可能不讓她馬上走。」

小天狼星對哈利說,

「必要的時候,你可以選擇拆房子,產生什麼莫名其妙的響動之類的引起她的注意。」

「可那會打草驚蛇的教父,凱瑟琳肯定能把我從隱身衣里揪出來。」

斯內普的事情讓他知道有隱身衣其實也沒有那麼保險,

那次他差點就被斯內普抓到了。

說實話,妹妹的實力,

他都看不透,估計應該比照斯內普算應該是沒問題的吧。

哈利說,

「我覺得,我們只能偷偷跟去看看她做什麼,而不是立刻阻止她去做什麼。

難道現在阻止了,之後我們管不到她的時候她就會不做嗎?」

「嗯,就是這個道理,有的時候你真的很像詹姆斯。」

小天狼星說,

「你在廚房稍微等我一會,我去挑一件隱身效果好的隱身衣。」

「她一定又是一個人要去做件十分危險的事情。

如果真的要走,你又阻止不了她,其實,你可以選擇加入。」

「加入?」

把隱身衣的斗篷重新套上自己的腦袋的哈利有些迷茫。

「你確定?

她會允許我加入嗎?」

「相信我,你妹妹這個人這輩子唯一的弱點就是你。

小天狼星不知道說這話的時候自己是怎麼想的,

或許是他自己在阿茲卡班呆久了腦子壞掉了,

又或許是得知凱瑟琳對鼻涕精太過依賴,像極了他對他們的報復。

或者,

他只是單純的把哈利當成了詹姆斯,他們長得太像了。

總之,在說話不經過大腦前他是沒想過會有什麼後果的。

「我想,

無論你向她提出的要求是什麼,她都會盡量滿足。

有的時候,我會有這樣一種感覺。

就好像你不是她的哥哥,而是她的兒子。」

【幻影移形】

既然知道凱瑟琳隨時可能吃完早飯離開,哈利當然不可能傻傻的走到餐廳。

……

……

格里莫廣場12號,

廚房。

當莉莉絲的事情刺激了凱瑟琳以後,

凱瑟琳被殘酷的現實教會了一個道理,無論什麼時候都要早做打算。

就好像斯萊特林的掛墜盒,

要不是未來哈利沒有第一時間從克利切的寶貝里找到它,也用不着冒着風險使用復方湯劑跑一會魔法部。

而就目前的情況而言,

凱瑟琳改變了歷史,他讓哈利和雙胞胎們都住到了這座擁有掛墜盒的屋子裏來。

那麼,

有沒有一種可能,他們三個慣喜歡夜遊的從可憐克利切的手裏找到那枚掛墜盒呢?

凱瑟琳不知道,

也不敢賭。

在離開魔法部的那一刻,

凱瑟琳就決定好了今天暫時不接赫敏來城堡里玩了。

哪怕赫敏因此會對她有些想法,也在所不惜。

寫完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