詛咒就是利用自己靈魂的力量來攻擊對方的靈魂,又或者是利用某種詭秘莫測的力量來攻擊對方。

如果你足夠強大的話,就可以不畏懼任何的攻擊,如果你也有這一方面的力量,也可以用這一方面的力量來進行抵擋。

「天老,幫我。」

陸方連忙的說著,就在下一刻,陸方感覺到自己的耳旁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豪門奪愛:噬心老公太霸道 「這是一種聖潔的力量,是一種偉大的力量,這是一種不屈的力量。」

陸方感覺到這個聲音在自己的耳旁不斷的低聲訴說著,下一刻,陸方緩緩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就在陸方的手中,也出現了一種神秘莫測的力量,陸方抬手拍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

就在下一刻,陸方就感覺到一種凈化的力量,在這一刻瀰漫在他的心臟之上,他心臟之上那種被污染的印象就瞬間慢慢的消失了。

他似乎感覺到自己的心臟之中有什麼東西在不斷的蠕動著,陸方抬手用神識一抓,這就是抓出了一顆小小的蟲子,只見這是一顆黑色金色的蟲子。

這個蟲子帶有著一種可怕的能量波動,陸方就這樣抓在了自己的手中。

「陸方的小蟲子居然敢在自己的面前囂張,給我去死吧。」陸方這樣冷冰冰的說著。

天老用著自己的詛咒,就在這一刻發了出去。

前夫襲愛:老婆離婚無效 把對方身上的氣息,同時對對方發動詛咒,這就是詛咒的一種方式。

隨著陸方所施展出詛咒之後,就在這部落之中,突然有一個人瞬間倒地身亡。

只見這一個人身上,出現了一股濃烈的黑暗之氣,瞬間就是變成了一隻黑色的怪物。

原來這個人早已經被侵蝕了,混在人群之中隨時準備對陸方下手。

在天老的出手之下,這個人瞬間就是陷入了死亡之中,看到這一幕之後,陸方的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

「原來還以為是什麼可怕的存在,可是沒有想到也是這樣輕易的就被解決掉了。他淡淡的笑著。

而在這屍體的身旁,其他人一個個都是倒退了好幾步,看著地面上出現來的屍體,一個個都有些心驚肉跳。

剛才這一幕都是超出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居然如此的詭異。

「大家不用擔心,他只是被污染了而已,我們前往下一個地點。」陸方開口說道。

他根本就不在意這些人會破壞封印,要破壞這些地方,必須要擁有著非常可怕的力量才行。

因為這是那一位不朽的存在所留下來的後手,一般情況之下,根本就沒有辦法破壞掉。

陸方的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向著下一站而去。

很快就是來到了下一個地方,這是一個巨大的湖泊,就在陸方剛剛來到這裡的時候,就是看見了非常厲害的高手站在那裡。

那是一個穿著萬劍宗服飾的男子,只是這個男子身上散發著聖潔的光芒,和陸方身上的力量甚至有些相似。

但是陸方看到這個男子的時候,就在這一瞬間心驚肉跳,在這個男子身上有著一股龐大的力量。

「高手,這絕對是一個非常厲害的高手。」

就在這一瞬間,陸方已經判斷出面前這個人絕對是一個非常可怕的高手,而且是非同一般的高手。

看到這個人,他就有些躍躍欲試。

既然你如此的厲害,那我就想要和你交手一番,看看誰更厲害一點,陸方的心中,就有著這樣的一種蠢蠢欲動。

他想要跟面前的這個人交手一番,看一看誰才是更厲害的高手。

不過這一刻,陸方把自己的心情按捺了下來,面前這個人身上也有著聖潔的光芒,說不定會是朋友。

「喂,你是來封印這個地方的嗎?」只見陸方開口對著面前的這萬劍宗弟子開口說道。

陸方知道這些萬劍宗的弟子似乎是在破壞這些地方,所以他的心中也是帶有著一縷警惕。

「哈哈!」

只是下一刻面前這男子就是發出了大笑之聲,笑的是那麼的燦爛。

他緩緩的抬起了自己的腦袋,就這樣盯著陸方。

「你的確很厲害,但是你身上的力量絕對不可能對我造成任何的傷害,而我也不是來封印,來破壞這個封印的呀。」只見他冰冷的說道,緩緩的舉起了他的手。

就在他的手上,出現了一把巨劍。

那是一柄金色的劍,就在這一把劍之中蘊藏著一種令陸方有些熟悉的力量。

他在之前的時候也感覺到了這股力量的存在,眉頭頓時就皺了起來。

「找死!」 陸方有一些憤怒,似乎沒有想到這個傢伙居然立刻出手了,扭了扭自己的脖子,也是吐出了一個辭彙:「你還真夠自信的,但是憑藉你的自信有點不夠啊,一切都得看實力呢。」

陸方有這份自信,要知道他可是強大無比。

就在這一瞬間,他雙手合十,陸方也在這一瞬間釋放出來了龐大的劍氣,就這樣衝天而起。

「逍遙門弟子?」就在這一瞬間面前的這男子,一下子就認出了陸方的身份,發出了一聲疑惑的聲音。

「哈哈!」

他大笑了起來,彷彿是看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

「萬萬沒有想到,原來逍遙門也早已經開始謀划這裡的事情了,原本還以為你們只是一群廢物而已,沒想到你們居然還隱藏著這樣的殺手鐧,這個殺手鐧就是你吧。」

只見面前的這個男子開口說道,帶著一縷寂寞。

這是高手寂寞,他緩緩的抬起了自己的腦袋,帶著一種憂傷的味道。

「原本我以為,這一切只不過是一個開始而已,現在看來,這其實就只是一個結束罷了。」

他這樣喃喃的說著,帶有著一縷輕笑。

就在這一瞬間,一股龐大的氣勢,就這樣衝天而起,從這天空之上落了下來。

殺氣瀰漫在空氣之中,讓人只不過稍微一接觸就感覺到自己有些頭暈目眩,這不是普通的高手,是絕世高手。

兩個人身上都釋放出來了武神級別的力量,越是得到這個世界上聖潔的光芒,卻能夠避開規則的限制,能夠打破這片天地的壓制。

所以會這樣,其實就是因為在這個世界之中鎮神器才是壓制的最終端的力量。

這規則之中的力量也是和著聖潔的光芒,出自於同一源頭,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兩者交織在一起的戰鬥,就在這一刻抵達到了極限。

空氣之中空氣之中爆發出來了巨大的衝擊,兩者就在這一刻發生,碰撞到了極致。

陸方輕吐辭彙說道:「原本以為你的實力,就已經抵達到了極限,可是沒有想到,你居然也能夠突破武神級別的力量,看來你們在過去的時間之中,早已經找到了可以破壞這裡規則的辦法」

「哈哈哈。」

下一刻,面前的這男子發出了大笑之聲。

「沒錯,雖然我只能釋放出來一部分的力量,但也已經抵達了武神級別,你到底是誰?我從來沒有看到過你,難道你也是逍遙門中的長老,不對,你太年輕了,年輕得讓人有些不敢置信。」

這人帶著一些懷疑的語氣說道,盯著面前的陸方,帶著一些疑惑。

下一刻,他就這樣笑了起來:「這並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馬上就會去死了。」他帶著笑容說的。

說完之後記得這一個瞬間,一股巨大的衝擊力向著陸方直接射了過來。

陸方雙手抬了起來,直接擋住了這個巨大的衝擊波。

這股巨大的衝擊波砸在陸方的手上的那一瞬間,陸方就感覺到自己手上血淋淋的。

那是鮮血噴濺出來的模樣,帶有一種恐怖的壓力。

陸方眉頭都是皺了起來,一股巨大的壓力涌在他的心頭。

「該死的,真的是該死。」陸方這樣咆哮著說道,面前的這個傢伙居然已經突破了武神二重。

當然他的實力很可能不僅僅於此,一路上能夠感覺到這其中掌握著許多神秘莫測的力量。

「沒想到你的力量還真是太弱了呢,原本我還想好好的跟你玩一玩,但是現在看來你跟我根本就玩不起來,只是一些虛張聲勢,現在就讓我送你進入死亡之中吧。」

陸方瞬間就發出了暴怒之聲,他雙手就在這一瞬間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陸方身上的力量真的是一個衝天而起,那是一種可怕到極致的力量,充滿著爆炸性的味道。

空氣之中,散發著燃燒的氣息。

毀滅的味道,也在這一瞬間,從陸方的身上源源不斷的釋放了出去,災難就這樣開始了。

陸方眼眸之中帶著一些輕蔑,嘴巴之中吐出了這樣的一個辭彙:「找死。」

隨著他的話,他伸出手一點。

一股可怕的衝擊波,瞬間就已經從陸方的身上釋放了出來,源源不斷的擴散了出去。

這股力量來得有些莫名其妙,陸方感覺到的時候,就已經發覺自己身體之中湧出來的這股龐大的力量。

「這似乎是這片天地對自己的加持。」陸方低聲喃喃的說著。

他突然就在這一瞬間明白了天命之子的威力,那是因為那一個世界都對他有著寵愛,那是因為一個世界都對天命之子有著自己的關心,讓他擁有著龐大的力量。

只要叫天命之子願意出手,他就能夠在那一瞬間釋放出可怕的力量。

這並不是來自於他自身之中的力量,是來自於這天地之間的力量。

「有意思。」

陸方就在這一刻,感覺到自己回師中帶著一些炙熱的氣息,再一次揮舞出自己手中的一劍。

而這男子臉色瞬間勃然大變,似乎是沒有想到陸方手中釋放出來的力量就在這一瞬間再一次爆發了而且變得更加的龐大,彷彿就是這個世界上最為恐怖的力量之一。

太恐怖了,真的是太恐怖了。

這男子的眼眸中帶著驚疑,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會爆發出這麼恐怖的力量,災難似乎就在這一瞬間降臨到了這個世界之中。

壓力層層疊疊的壓在他的身上,讓他呼吸也感覺到有些急促,彷彿有些喘不過氣來。

我在異界盤大佬 「我可是秉承了一個門派之中的意志,擁有著整個門派之中賜予我的力量和寶物,憑你一個區區的逍遙門弟子,又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而我又經歷了無數磨練,才抵達了武神,你又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我精通各種法術,你又拿什麼來跟我比?」

他似乎是在自言自語,又似乎是在大聲的咆哮。

即便是感受到了陸方所釋放出來的更加可怕的力量,依舊沒有任何的驚慌失措。

反而他往自己的身上一拍,身上瞬間就是出現了一團金色的光芒,這一團金色的光芒是那麼的強大。

可是就在這一瞬間,這金色的光芒就好像是紙糊的一般,眨眼之間就是被破滅了。

陸方感覺到自己手中的龍鱗劍,似乎帶有著一種聖潔和邪惡的力量,兩者結合在一起,光明和黑暗,聖潔和魔性這兩者的力量交織在一起的時候,帶著一種可怕的毀滅性質。

而就在這個瞬間,聖女也是緩緩的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看向了不遠處的陸方。

此時的陸方就在這天空之上,像是一個無比可怕的戰神,在源源不斷的施展出自己可怕的戰鬥力。

這聖女都是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從陸方的身上彷彿是看見了神靈的力量。

沒錯,那就是神靈的力量,只有神靈才會擁有那一種強大無比聖潔的天地之力。

「難道這就是上天派下來拯救自己等人的神靈嗎?」聖女一時間跪倒在地上,對著陸方帶著一些祈禱。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力量,居然就在這一瞬間暴增了起來。

他猛的一回頭,就看見了不遠處這塊打在地面上不斷祈禱的聖女,她他的身上散發著一些淡淡的能量波動,讓陸方感受到自己的身體之中,隱隱約約之間好像有了一些變化。

一點光芒落在了陸方的身上,陸方感受到這片天地對自己的加持越來越深了。

「原來人心所向,也是天地所向。」陸方就在這一刻明白,恍然大悟了過來。

「哈哈!你們不得人心所向,即便利用強行掠奪的手段獲得了這個世界的承認,但是你們依舊被這個世界深深的怨望著,你們所獲得的力量,依舊在讓這天地對你們產生了怨恨。」陸方哈哈大笑著。

這個時候他已經徹底明白過來,自己為什麼能夠這麼順利的做好這一切的事情。

其實並不是因為,他又有著天老的幫助,能夠窺察先機。

而是得到了這片天地的認可,因此他所作所為都會無比的順暢。

就好比開掛一般,讓他輕易的獲得了加持,也能夠輕易的對面前的這是敵人造成打擊。

隨著陸方的大笑之聲,面前的這武神瞬間就是露出了一暴怒的神色。

他死死的看著陸方帶著一縷仇恨之色,可是沒有想到陸方竟然如此順風順水。

「你找死!」

他發出了自己最為憤怒的吼聲,抬手就是一劍,那是可怕而又衝天而起的恐怖一劍。

帶有一種強大的衝擊能量波,就在這一瞬間擴散開來。

一切的一切,似乎就要在這其中被終結了一般,而陸方就在這一刻,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

他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輕蔑之色。

「天老助我!」陸方在自己的心中說道,同時呼喚著天老幫忙。

這個時候他可不敢親自去實驗面前這個武神的到底利不利,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手段,那就是找天老幫忙。

在這一個瞬間,陸方的身體之中,瞬間就獲得了一股龐大的力量支持,

他發出了一聲咆哮,一劍斬落下。

這武神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身體瞬間就被陸方斬斷成了兩半。 斬殺了這個萬劍宗的武神,陸方迅速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下一個八頭大蛇,身上更是滿流著一些寒光。

這是一個絕對的可怕強者,他沒有說任何的話語,但是實際上卻有著一種恐怖到極致的威力,只是不可觀看,不可猜測。

不過這種力量很快就迅速的消失不見,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其實就是因為天老把自己的力量給收了回去。

剛才是因為天老幫助陸方,憑調動了某一種規則的力量。

也就是在這個小世界之中,天老才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而不害怕受到這片天地的反噬。

陸方的眼眸之中,滿滿的都是笑容,對於他來說,解決了面前的這個武神,八頭大蛇就不是什麼大問題。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認知,今年八頭大蛇其實並不是很強,相反還是有點弱的。

陸方只需要出手,就能斬殺這八頭大蛇。

這樣冷漠的招式,面對著八頭大蛇,陸方的目光之中帶著冰冷,扭了扭自己的脖子,正帶著一股寒氣。

這一隻八頭大蛇原本的時候十分不安,但是直到陸方身上那一股莫名的力量失去之後,它變得安心下了下來。

只見八頭大蛇身上有著一種恐怖的氣息,一下子直衝天地之間。

「找死!」

這條大蛇發出了自己最為可怕的憤怒之聲,他就在這一瞬間,渾身都是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絲線。

只見這條大蛇居然就在這一瞬間化成了一個黑色的牢籠,彷彿根本就不知道身體上面的限制,瞬間就要把陸方給困在其中,這樣可怕的力量,一下子就已經向著四周擴散而去。

再世為郎 陸方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眼眸之中帶著一些輕笑。

「才這一點小小的本事,還不足以讓我感到畏懼,只不過是讓我感到更加的輕蔑而已。」陸方開口說道。

八頭大蛇聽到了陸方的話,就在這一刻心跳越來越快。

剛才陸方施展出那麼可怕的的招式,分明就應該進入氣息虧虛的狀態,可是現在居然變得這麼的強大,氣勢也變得這麼的恐怖,這種情況有點超出它的意料之外。

「呼!」

陸方緩緩的抬起了頭,眼眸之中帶著冰冷。

「只是這一點本事,在我面前說什麼呢?」陸方用著嘶啞的聲音說道。

天才酷寶:總裁寵妻太強悍 他緩緩的伸出了自己的手,這一雙手上帶著一種冰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