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氣不容拒絕。 艾奧洛斯號開的很慢,明明是陽光明媚的白天,可是隨着艾奧洛斯號越來越近,卻莫名多了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三角洲號上的五個人已經開始登上艾奧洛斯號,喬羽他們緊隨其後,這邊無面他們四個也都站了起來,只有黎曉曉一動不動,打定了主意不下船。

“你真的不下船?”柳澄問黎曉曉。

黎曉曉堅定的搖了搖頭,男子漢大丈夫,說不下就不下!

柳澄皺起眉,“你到底在想什麼?”

黎曉曉看看旁邊全部看着他的楚天歌、無面和雯雯,沉吟了一下,將他對於這個場景的那套‘GIF動圖理論’說了一遍。

“你的意思是,這個電影世界其實並不是單一的一個環,而是由一段段弧線組成的一個圓環,而且每一段弧線都是一張GIF圖片,遵循着總體循環的規律,又做着自己的循環?”楚天歌聽了黎曉曉的話之後,反問了一句。

“嗯,是這個意思。”黎曉曉點頭,心裏想着,這個楚天歌挺厲害的啊,都快和他一樣聰明瞭……

柳澄卻又皺起眉頭,“羅裏吧嗦的,什麼玩意兒?!”

呃……暴力的大姐大好像不太喜歡這種燒腦的懸疑解謎電影世界啊……

也是,乾脆的打打殺殺才比較適合她的畫風。

“就好像我們地球一邊圍着太陽公轉還一邊自轉一樣。”黎曉曉解釋了一下。

“嗯,這樣就明白了。”柳澄很滿意的誇獎了黎曉曉一句,“你雖然實力不怎麼樣,人又慫的不行,還沒什麼節操,但腦袋瓜子倒是挺靈的。”

黎曉曉摸摸鼻子,欣然接受了柳澄的誇獎。

“那我留在救生艇上沒毛病了吧?”黎曉曉問柳澄。

他是看出來了,無面這傢伙雖然是大佬,但就跟他之前說的一樣,他不喜歡多事,就想做條安靜的強大的鹹魚混副本,你們愛咋咋地。

所以眼下能做得了他主的就是柳澄了。

柳澄衝黎曉曉露齒一笑,“行啊,我也沒有反對的理由,說不定你在這看着看着,就會看到兩艘救生艇載着十個人出現在你旁邊呢,那可多有意思。”

“呃……”黎曉曉語結,能說他呆在救生艇上就是爲了驗證有沒有這個可能性嗎?

不過柳澄顯然誤會了他的反應,以爲他是被她說害怕了。

“按照你的理論,得到這個結果不是很合理嗎?”柳澄隨意的笑着,“畢竟,我們現在也是這個循環的一部分。”

“……”黎曉曉沒吭聲。

一邊的楚天歌則陷入了沉思,很顯然,柳澄一句話就指出了其中的BUG。

他們可是玩家啊,怎麼能像NPC一樣的無限循環,弄出好幾個一模一樣的傢伙在同一個場景裏面?這也太過分了吧!

但如果否定這一點,也就否定了他們的理論。

柳澄有點小得意,她竟然說的黎曉曉‘啞口無言’了!

“你現在還堅持留在船上嗎?”柳澄問黎曉曉。

黎曉曉無奈的點點頭,“是的,我堅持。”

柳澄扭過頭,有點生氣,氣黎曉曉的不識好歹,拿她的好心當做驢肝肺!

“隨便你吧!”

傑西五人、喬羽他們九人,一共十四個人上了艾奧洛斯號A甲板。

期間喬羽和喬納森神父也勸了黎曉曉幾句,讓他跟大家一起行動,避免出什麼意外,但黎曉曉都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至於師無一,則是用看‘作死少年’的眼神看着黎曉曉,“活着還是很美好的,你別想不開啊!”

“爲了真理獻身,死而無憾!”黎曉曉義正言辭的說道。

師無一嘴角抽了抽,轉身上了樓梯,“隨便你吧……”

誰也勸不了,他們也就放棄了黎曉曉。

冷酷總裁的女人 黎曉曉孤零零的坐在救生艇裏,看着艾奧洛斯號朝着遠方的地平線緩慢航行而去,離他越來越遠……

直到艾奧洛斯號消失在他的視野裏,黎曉曉才轉頭,用手劃拉着海水朝翻覆的三角洲號而去。

停在三角洲號旁邊,黎曉曉注視着空無一人的三角洲號,他倒要看看這個“刷怪點”究竟是怎麼刷新傑西五個人的!

如果是變魔術一樣‘嘭’的忽然出現,就別怪他吐槽了哈!

這個空間裏的海水非常平靜,平靜的好像時間都靜止了一樣,黎曉曉掏出手機看了看,卻發現上面的時間還是他進入‘艾奧洛斯空間’時候的時間,一秒都沒走過。

果然啊……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等的黎曉曉都有些昏昏欲睡了,忽然他感覺到天空暗了下來!

黎曉曉擡頭,看到天邊忽然出現一片漆黑的雲,雲間電閃雷鳴,雲下大雨紛飛、巨浪翻騰!

MMP!

果然不會是‘嘭’的一下忽然出現啊!依舊是先來一場風暴讓大家壓壓驚。

黎曉曉趕緊檢查了一下自己的救生衣,趴在救生艇中間,拽着安全繩三兩下把自己捆在了救生艇裏面。

風暴來得及快,幾乎是黎曉曉剛把自己捆好,瓢潑大雨就落在了他的頭上,他剛剛曬乾的衣服瞬間又溼透了,救生艇裏也幾乎是瞬間就灌滿了水。

不過還好沒沉。

黎曉曉昂起頭,眯眼透過大雨看着烏雲羣,感覺身下的救生艇一會兒被甩起來,一會兒摔在海面上,裏面那點兒水一會兒倒出去一些,然後又瞬間被雨水灌滿……黎曉曉又想吐了。

這玩意兒比起雲霄飛車啥的刺激太多了啊……

巨浪一個接着一個,救生艇沒堅持多久就被掀翻了繼續在海浪間翻滾着,黎曉曉已經嗆了不少海水,感覺意識都有些模糊了。

怎麼還沒結束呢……

黎曉曉聽到了一點兒人聲,他眯眼看過去,看到一艘白色的帆船在暴風雨的肆虐下翻了船,船上的人驚叫着落水……是傑西他們!

那麼,有玩家的遊艇嗎?

黎曉曉費力的四下看了看,並沒有看到那艘白色的遊艇,這讓他安心了一點兒,只期望着這次風暴趕緊過去,然後他就和這一波的傑西五人一起登上艾奧洛斯號去找柳澄他們。

就在黎曉曉心裏一鬆的時候,忽然一陣劇痛!

黎曉曉愣愣看着自己的胸口。

一截折斷的尖銳木頭從海面之下穿刺出來,剛好穿過他的胸口,汩汩的鮮血盪漾在救生艇裏,把救生艇裏的雨水漸漸染紅……

怎麼會這樣……一根破木頭能破了他的防禦?!

……

黎曉曉失去意識之前,模模糊糊的看到一艘白色的遊艇,在海浪上顛簸……

PS:那些看盜版的同學啊,你們看不到精彩的本章說了,也看不到‘作者說’裏的騷話了,就跟泡方便麪不放調料包一樣,還有什麼滋味,真是替你們感到惋惜(~ ̄▽ ̄)~ 黎曉曉睜開眼,茫然了一瞬,然後反應過來什麼,立刻摸向胸口。

衣服好好的,護心鏡也好好的,就好像他之前經歷的一切都是一場夢,現在大夢初醒,發現自己根本還在碼頭上,一切都是他的幻覺罷了。

黎曉曉沉下臉,難得的露出嚴肅表情。

那當然不是幻覺,他出海經歷了一場風暴,在風暴中被某個玩家偷襲刺穿了他的護心鏡,讓他受了點輕傷。

之後他們跟着傑西五人進入了艾奧洛斯空間,他沒有上船,留在了救生艇上,然後等到了又一場風暴,在這場風暴中他被一根破木頭殺死了,失去意識之前,他看到了他們的遊艇,就是現在他腳下的這艘,一模一樣!

黎曉曉張望四周,碼頭上和他剛剛進電影世界時沒什麼兩樣,三角洲號就停在遊艇旁邊,格雷正在和薩麗唐尼夫婦聊天,那個失蹤的女孩海瑟也在,維多和傑西還沒到。

遊艇上並沒有其他的玩家,甲板空蕩蕩的,只有黎曉曉孤零零的一個人。

和他想的有點不一樣。

這是……復活點嗎?玩家在虛幻的艾奧洛斯空間死亡就會重新出現在這裏?就好像傑西被推進海之後會在那個有許多寄居蟹的海灘上醒來?

黎曉曉在遊艇上轉了一圈,發現船上除了他還有一個船長和四個船員,之前遇到風暴時他並沒有發現這幾個NPC,看來都‘被罹難’了。

等黎曉曉重新轉回到甲板上時,他終於感覺到一陣熟悉的波動,隨後,一個白衣銀髮的玩家出現在甲板上,是師無一。

出現的順序也變了嗎?

“師無一!”黎曉曉打了個招呼。

師無一看到黎曉曉,明顯有一瞬間的意外,然後哼了一聲傲嬌的扭過頭沒理會他,徑直走到船舷邊靠着欄杆坐下,掏出一卷古書看起來。

入骨暖婚:楚少獨寵嬌妻 黎曉曉不以爲意,走到師無一旁邊一屁股坐下,嘿嘿一笑,“你是怎麼死的?”

既然這裏是復活點,那麼肯定是在艾奧洛斯空間死了的玩家纔會出現吧!

師無一莫名其妙的看着黎曉曉,一頭的黑人問號,“你什麼意思?”

嗯?

黎曉曉一怔,師無一的表情不像是裝的,他頓了一下,又試探的問了一句,“你不是和喬羽他們在一起嗎?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師無一皺起眉,“黎曉曉,你是不是精分了?喬羽我是知道,冰羽盟的兩個大佬之一,但我從沒見過他啊!你到底在說什麼?”

MMP!

現在黎曉曉確認了,師無一是真的忘了之前的事情,這樣就意味着……

最壞的情況不幸發生了?!

但,爲什麼他卻沒有失去‘上個輪迴’的記憶?

黎曉曉笑了笑,“我沒事,就是跟你開開玩笑,畢竟這個電影世界是個無限循環的電影世界嘛!我在想如果我們也和傑西一樣在裏面循環會怎樣。”

“神經病。”師無一發表了一下對黎曉曉的評論,然後接着看書。

又一陣波動,這次出現的是韓林。

韓林瞅瞅黎曉曉和師無一,發現倆人自己都不認識,而且看起來也不是很強大的樣子,頂多和他差不多,就也沒有上來打招呼的意思,走到另一側的船舷看風景。

然後是喬納森,他看到黎曉曉立刻笑着迎上來,“你好啊我的朋友,沒想到我們這麼有緣,竟然在副本里遇到了。”

“你好神父!”黎曉曉也笑着打招呼,“還真是巧。”

接着是江雪兒。

她看到黎曉曉這邊三個人皺了皺眉,朝韓林走去,而韓林則是快步迎上去,非常開心的和江雪兒打招呼,“雪姐真巧啊,沒想到我們又一起進了副本。”

江雪兒嘴角抽了抽,什麼叫‘又’,你是在諷刺我們的非洲人血統嗎……

緊接着柳澄也過來了,她看到江雪兒,冷笑一聲,嚇得江雪兒心裏一顫,她和韓林綁一塊兒也不是柳澄的對手啊!

不過柳澄並未理會她,而是過去和黎曉曉他們說話。

至此,還有楚天歌、喬羽、無面和雯雯沒到了。

如果這次玩家出現的順序是按照在艾奧洛斯空間死亡的順序來的話,那麼基本也就可以給他們的實力排排序,除了黎曉曉,最弱的是師無一……真是個悲哀的事實!

黎曉曉忍不住同情的看了師無一一眼,讓師無一再次滿腦門子問號。

剩下的四個人中,黎曉曉推測最厲害的應該是無面,因爲他還帶着一個拖油瓶——雯雯,現在雯雯還沒出現,就代表着無面帶妹還是沒太大壓力的。

最讓黎曉曉意外的是楚天歌,本來以爲他只是和江雪兒差不多,卻沒想到他竟然比柳澄還強!

黎曉曉正這麼想着的時候,一陣波動,楚天歌出現了。

哎,這人啊,真是不經誇,剛誇完他就死回來了……

隨後,喬羽出現,吸引了黎曉曉外所有人的注意,喬羽之後,無面也帶着雯雯一起出現了。

這讓黎曉曉驚訝萬分,無面帶着個拖油瓶還比喬羽更持久?看來這個無面不可小覷啊……

除了黎曉曉,沒人覺得有什麼不對,沒有人保留着‘上個輪迴’的記憶,他們都以爲自己剛剛進入副本。

之後又是一樣的劇情,喬羽找柳澄說話,然後成爲團隊領袖,並立了規矩。

韓林也按照原來的劇本跳出來發表了看法,只不過這次黎曉曉並沒有出來反駁他——再演一遍很累的伐!

之後韓林自信滿滿的迎上了傑西,被傑西一腳踹斷三根肋骨摔到了海里,江雪兒把他救了上來,喬羽則是抓住了傑西往停車區走去……

大佬出手,其他人都自覺的跟上,黎曉曉也懶洋洋的跟在最後面。

師無一瞥了黎曉曉一眼,“我怎麼感覺你不太對勁?”

“哪裏不對勁?”黎曉曉笑着問道。

師無一皺眉思索了一下,然後搖搖頭,“不知道。”

黎曉曉又笑了,沒想到師無一還挺敏銳的。

這時候,傑西又朝三角洲號走去,師無一看到,露出失望的神色,“果然是不行啊!”

說完之後,師無一似乎是意識到什麼,瞥了黎曉曉一眼,“你好像預料到這結果?”

黎曉曉聳聳肩,“毫無疑問,我的智商碾壓你們。”

師無一:MMP! 郝帥有些小委屈的給沈宛按摩着大腿,一邊回答,“是啊,第一次。”

“那你的臉真黑。”沈宛輕笑了一聲,“加勒比海盜號稱新手墳墓,很多倒黴蛋第一次進副本隨機到這裏都死在了巴博薩對羅亞爾港的襲擊中。”

說着沈宛伸手摸了一下郝帥的臉頰,笑道,“不過你運氣不錯,遇到了我,我會帶你一起完成我的主線任務,至少讓你賺兩萬靈幣。”

郝帥嘴角抽了抽,心說你不擄走我的話驢哥他們也會帶我過副本的……

沈宛嗤笑一聲,“你那幾個朋友都是菜雞,能不能在這個副本活下來都是兩說呢,更不要說帶你了。”

咦?我不小心說出來了嗎?

郝帥驚訝。

“別瞎想了,我會讀心術。”沈宛樂了,感覺這帥哥萌萌噠好可愛。

讀心術?!郝帥一臉震驚,下巴都差點掉地上了!

殿下請許我一世獨寵 “震驚的樣子都那麼帥,真是難得。”沈宛又揩了一把郝帥的油,“走吧!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今天晚上就是偷襲之夜,咱們先找個安全的地方呆着。”

嗯?難道她也不知道具體劇情嗎?

沈宛拍了一下郝帥,“跟你說別瞎想了,這電影是個年輕人基本都看過吧!雖然細節想不起來,但大致情節我還是記得的,至少我知道小鐵匠會去牢房把傑克船長救走,然後我們跟着傑克船長就對了。”

郝帥:“……”

一個小時後,沈宛和郝帥被關進了監獄。

郝帥無語的扒着欄杆,這就是你說的‘安全的地方’嗎?

“放心,整個羅亞爾港沒有比這更安全的地方了!”沈宛信心滿滿的分析道,“天下罪犯是一家,那些海盜來了監獄也不會傷害裏面的犯人,估計還會把所有的犯人都放走。”

郝帥:“……”

……

任天、驢哥、張斐然三個人並排坐在碼頭旁邊,看着來來往往忙碌的NPC,小聲討論着。

“這個副本很危險啊!那些黑珍珠號的船員都是不死人,我們根本對付不了。”張斐然憂心忡忡的說道。

“那還不簡單!”任天臉上倒是自信滿滿,“他們變成不死人是因爲偷了阿茲特克金幣,咱們也去偷幾個變成不死人,不就可以和他們對抗了?”

“對啊!”張斐然眼睛一亮,“任哥你可以的!咱們就這麼辦!”

驢哥捂着腦袋,感覺腦殼疼,這倆貨真是搞事情不嫌事大啊!

“可是,我們怎麼去巴博薩的老巢呢?”任天撓頭,“那地方好像很難找啊!”

“傑克船長的指北針!”張斐然打了個響指,眼睛閃閃發亮,“那個指北針可以指引我們找到那個小島,我們去把它弄來就行了!”

“好主意!斐然你真聰明!”任天百分百的贊同張斐然的餿主意。

“哈哈還有更聰明的呢!”張斐然有點小得意,低聲說道,“任哥,驢哥,等會兒伊麗莎白會掉進海里,咱們去救了她順便順走她身上的最後一枚阿茲特克金幣,然後我們去搞點小鐵匠的血……咱們就能爲所欲爲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