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詩沉吟著又說:「奇門要面對天朝,日後若面對世界,隨著奇門的壯大,自然會被某些人盯上,而那個時候奇門人數眾多,不可能一一去排查,那樣既費時間,一旦出事也來不及。為避免事情發生,只要奇門的人按照我們提供的方法去執行,那麼是敵是友一一會顯示在接收衛星基地中的大屏幕上,一旦出現敵人,基地中警報便會自然響起,這個時候只要通知各地的守將,敵人就會悄無聲息的被拿下。」

「嘿….這玩意行啊!那個女皇,這玩意我覺得行,但還是要看五弟的意思。」劍芒遙遙欲試。

褶子山他們都清楚,莊語詩說的這些,對奇門的發展是巨大的!倘若不是林天奇這邊的關係,只怕經濟女皇不會把這種重要的東西放在藍天之巔,顯然,這是莊語詩在幫助奇門。

「修建基地需要多少錢?」

「預算在十三億左右,但是…」

發現語詩有所顧慮,天奇沉吟之後,道:「但是什麼,一塊兒說,現在我們談的是大事,不是夫妻間的情話。」

情話?

劍芒和血刃笑呵呵的望著天奇,翀也在偷笑,只有褶子山在沉思。

「龍祺的接收點預算十三億,但是我現在想問你。」語詩側臉凝視神色平靜的林天奇,道:「藍天之巔是地勢險峻、易守難攻,可現在是高科技時代,華夏雖然不準在自己的土地上動用核武器,但是赫連家和藍家那邊就說不準,一旦他們喪心病狂在藍天之巔上空投降幾顆導彈,那嗎藍天之巔就會毀於一旦,死傷無數。我現在想問的是,你想不想在藍天之巔上空暗中拉開幾道無形的防線,由基地中的系統控制?」

「據我所知,全球現今的科技還達不到這種水平吧!」

望著天奇似墨如漆的劍眉緊皺在一起,語詩白皙皓腕平放桌面,道:「可以用了!這顆衛星有這樣的功能。只要把無形的防護層安裝好,五百公里內,只要有戰機出現,基地中的警報就會響起,空中戰隊會自動打開,一旦敵人由空中來襲,藍天之巔上面的反導防護層會自動採取打擊模式。」

心如止水的天奇,聽到這番話,眼角堆積起來的驚色,顯而易見!在褶子山他們的震驚中,問:「需要多少資金?」

「以藍天之巔為中心,半徑五百公里,至少需要三百個億!」

三百億?

這個數字對奇門來說,太難了!天奇他們面色凝重起來,都在考慮要不要修空中防護層,畢竟這裡是奇門總部,一旦喪心病狂的人真來幾顆核武器,那奇門的損失就慘重了,可要真修,奇門顯然拿不住這筆資金。

地宮中的金銀財寶是多,可要一下子拿出去賣,顯然不明智,一旦被大家族發現,奇門比遭受嚴峻的打擊。 「看樣子你想修,但是你的資金不足,對嗎?」

抬眼,望著語詩絕色面容,天奇沒好氣的說:「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你以為我是你,動不動就是幾千億拿去搞衛星。」

「語詩,天奇妒忌你呢!他拐著彎子罵你『富婆』!」

「噗哈哈….」

程翀話音行落,劍芒他們全都笑了起來!

語詩展顏一笑,望著天奇,道:「修吧,錢我給你出!」

「天了,那可是三百億,不是三百塊!我說女皇,奇少有你這樣的老婆,唉….幸福…唉…性福…」

血刃陰陽怪調,把兩個Xing分開咬得重重的,頓時,廳中爆發出哧哧笑聲。天奇將面前的杯子砸向血刃。「靠….不修了,退一步再說!現在沒那麼多錢,莊語詩你要修你就把我賣了。」

「奇少,你這話可就不對了!你老婆身價萬億,你這身板是小了一點,可誰買得起啊!」

「就是,免費的我看有人要。」

「別吵了,開會呢!」褶子山低吼一聲,劍芒他們啞然失笑。

沉吟之後,莊語詩輕聲道:「一起修吧,錢我給你墊著,以後你再還我!」

「退後一步再說吧,這事先擱著!」

「那行!等你有錢再修也不遲。」莊語詩知道天奇不會輕易就接收自己的錢,這也是她最煩惱的事。

「衛星接收點就在藍天之巔中,具體位置要儘快定下來,因為三大接收點要儘快連接太空,基地建設的資金我已經帶來了!但你這邊也要盡量的找這方面的人參與,而且還是信得過的。」

高科技人才,這對奇門來說還真是有點頭疼,想了一下,天奇眼珠忽然一亮。 裝在殼子里的女人 道:「有,夏蘭的開陽衛中有不少這方面的人才,至於信任度這個夏蘭會把握。」

「好,那這事就這麼定下來了!對了,我給你們帶來了世界最先進的武器,熱兵器和冷兵器都有,呆會兒我們過去,秘密提出來。」

「好!」對於莊語詩的能弄到冷兵器,天奇心中很驚訝,只是他不想去問什麼。

而沉吟中的翀,抬眼問:「語詩,你剛才說的網路的問題,是不是直接使用無線,而是能夠覆蓋東半球,每個人使用都必須按照通話長短給龍祺錢?」

「是的,網路這一塊分很多種,我在這裡就不一一給你們詳說了!但是我要告訴你們的事,龍祺是用了幾千億參與打造衛星,但是三大基地的一處就在我的手中,也就是說,一旦接收點成功,未來東半球這邊所有網路都在龍祺手中,那將會是財源滾滾。」

「嗤…」

眾人不由倒吸一口涼氣!整個東半球的網路控制權,那可是幾十億人口,一個人一天平均消費五毛,二十億人口用,一天就是十億!

一天收入十億,這可是一個可怕是數字!劍芒、血刃、翀,就連褶子山,也都在心中說莊語詩是富婆,一個不折不扣的富婆。

「嘿嘿…那女皇,我們自己人用是不是不要錢?」劍芒一副痴痴模樣,盯著莊語詩囅然笑著。

「既然是自己人,我給你打五折!」語詩也是玩笑的說著。

「不是自己的老婆還是不靠譜啊!」血刃嘆息一聲,迎來的是翀她們的笑聲。

眾人笑過之後,天奇突然問:「莊語詩,你在加洲加拿國,『煉獄』為什麼要阻止衛星發射?」

這是重點,廳中的人都豎起了耳朵。

莊語詩已經從翀口中得知林天奇與他外甥女葉藝之間的事,也跟煉獄有關。

獸性盛寵:帝少疼入骨 勾魂臉龐稍作遲疑,語詩那清泠聲線便是肅然而出。「衛星是兩年前就開始打造的,之間不知道是誰泄露衛星的功能出去,這件事經過查探之後,發現是『煉獄』兵團用重金收買了一名工程師,金錢的誘惑導致衛星部分功能泄漏,好在我們當時處理得快,但也因為如此,很多人都盯著衛星,『煉獄』這次在衛星發射前襲擊,大半原因是世界十大財團拍在第一第二兩大家族高價聘請了『煉獄』,金融的競爭相當激烈!」

「那少數原因呢?」

「華夏的赫連家和藍家,還有其他財團,因為他們知道一旦衛星發射,龍祺就會遠遠的將他們甩在後面。」語詩語氣嚴厲的說:「赫連和藍家對龍祺一直都是虎視眈眈,明裡暗裡都在做小動作,他們擔心龍祺飛躍,不給他們經費!所以也在請『煉獄』和其他有名的殺手組織來阻止。」

聞言,天奇怒火驀然生氣!赫連家和藍家,可真是無惡不作啊!好在他們現在不敢殺莊語詩,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對了,葉藝的事你應該要有所警惕!根據我在國外得到的消息,『煉獄』首領手下四大毒物的『蜈蚣』就是華人,他應該是天朝的人,對葉藝下藥的夙謨就是的手下,不過『煉獄』核心人物都很神秘,想查他們,很難。」

煉獄兵團天奇是一點都不了解,不過他已經開始暗查了!可褶子山在聽到這話,不約而同的看了翀一眼,很顯然,他們想到了林家的人來藍天之巔天幕星斗移動一事。

「我會小心的!」

談完衛星的事!天奇他們緊隨談戰爭,對於莊語詩,大家都很信任,所以沒有隱瞞什麼。

「負責情報的第二季這一消失,真讓人擔心!好在我們之前暗中派人去秦城。」褶子山語氣沉重的道。

「奇少,關於年後的戰爭你這裡是怎麼安排的?」

「年後各衛兄弟的訓練必須穩定下來,之前已經過關的兄弟出來,還另外的兄弟進去!我估計要先去秦城;從今之後把軍事和藍天之巔的建設分開,軍事交給褶子,建設交給冰藍!」

特種兵痞在都市 「把建設交給冰藍,她一個人怕是忙不過來!」

冰藍確實忙不過來,但現在也只能如此了。天奇沉吟之後,道:「基地建設,列為奇門最高機密,語詩你這邊自己派人過來,看中什麼地方就跟褶子說。」

「行,不過你要提前去秦城,最好警惕點!」

二缺女青 點點頭,天奇他們仔細商談年後大戰之後,眾人便離開小廳,往直升機的平原而去,暗令守在這裡的神衛精銳將莊語詩帶來的冷兵器和熱兵器秘密運到地宮,衛星接收設備全部安置妥當之後,莊語詩將挑出來的一把多功能匕首送給天奇,讓天奇帶著防身。

接下來的幾天,天奇一邊暗中安排事情,一邊陪著莊語詩!也帶莊語詩咋地宮中熟悉,莊語詩在地宮兵器庫看見那麼多的好兵器,也是大為震驚!

在藍天之巔逗留了幾天,龍祺負責衛星的人到了!莊語詩把該安排的安排了,把該交給天奇的也拿了出來,和莊語詩商量一個計劃之後,讓燕雲十八騎從地宮中抬走一張功效不好的玉女床讓莊語詩帶走,天奇和莊語詩也將面臨分別。

短暫的見面,讓天奇和語詩都很幸福,即便是幾天的時間! 永序之鱗 分別不代表永別,可當望著直升機帶著轟隆聲進入雲層,消失在自己的眼帘中,天奇還是發現自己的心有點兒痛,心情也低落下去。

納蘭夏蘭、冰藍、林鑰欣她們都來小平原這邊相送語詩,看見語詩走了,她們也都難受!在她們心中,語詩雖然是嬸,但對林鑰欣這些女孩來說,卻像是姐姐一樣關心著她們。

納蘭雖然沒有揮手,但目送直升機離開,她卻在心中為語詩祈禱,希望語詩離開之後平平安安的,不要出任何事,不然,天奇會擔心的。

同時天奇的女人,看見天奇那麼愛語詩,納蘭會妒忌,但她不會去害語詩,因為她知道語詩真出了什麼事,天奇這邊一定會憤怒,憤怒的林天奇,是可怕的!

只要林天奇開心,納蘭什麼都不在乎! …………

…………

洞廳,一批又一批的兄弟進入,過關之後又離開!

看見奇門各衛實力大增,作為門主的林天奇,自然高興。今天,距立春的日子已不到半月,林天奇將各衛戰將、核心人物、精銳中的佼佼者召集起來。

偌大的一個洞廳,此時卻是人滿為患,各衛兄弟小聲的議論著,都在詢問天尊將他們召集在一起會不會有什麼事!

各衛首領全部到齊,都立在洞廳兄弟們側面,當林天奇出現在兄弟們的視線中,之前的竊竊私語聲瞬間消失,一個個的目光伴隨那到卓爾不群的身軀移動,當看見天奇縱身躍到洞廳岩漿之上,兄弟們發現這道身影宛如君臨天下。

氣勢熏灼!

「兄弟們,知道我把你們聚在一起是為了什麼嗎?」幽暗深邃的冰眸掃視下方几千雙期待的目光,天奇大聲道:「可以說,你們是我奇門的核心力量!你們有自己的衛隊,有自己戰隊,有自己的名字。但你們知道你們的靈魂什麼嗎?」

靈魂?

這麼一問,可容納萬人的洞廳頓時喧囂起來,兄弟們都在竊竊私語,就是沒有一個人說得出來。

「天尊。」隊伍前面一個兄弟大聲道:「戰隊名字是團隊的靈魂,追求個性的同時,應該要讓人很容易記住。」

聞言,兄弟們都將目光投向說話的這位兄弟,洞廳岩壁下的各衛首領,也把目光聚集在隊伍前面。

「咦…血刃,那不是你嗜血尊衛的人嗎?」秦無敵不大確信的問,雙目盯著隊伍前方。

「是我嗜血尊衛的戰將,這小子作戰勇猛,是個難得的將才,我也一直想找機會把你舉薦對奇少,沒想到這小子自己站出來了。」

聽著血刃語氣中的自豪,林峰偏頭咧嘴道:「別得意,出了事你是吃不完兜著走!要不你把這人給我得了,出了事我來扛。」

「滾….」

岩石台上,天奇噙著一抹淡笑,聚光在出聲的兄弟身上之後,抬眼大聲道:「你們不是混混,不需要追求個性!但是,你們要想自己戰隊的名字被人記住,就得拿出真本事來,用自己手中的刀,砍出一條血路,堂堂七尺男兒,就該戰死沙場,死在沙場你們被記住,不需要流芳百世,只要你們記住,自己曾經來過這個世界,縱然血灑蒼穹,至少我轟轟烈烈的倒下,至少我是以男人的尊嚴而死。」

「吼..吼…吼…」

感覺到體內血液的沸騰,兄弟們齊齊吼了起來,聲線混在一體,縈繞在洞廳久久不散。

抬起雙手壓下兄弟們的聲音,天奇那雙清冽眸子流出出來的眼波在所有兄弟身上掃過,又道:「奇門在京都曾輝煌過,而今奇門來到秦州,是否能殺出一片屬於我們自己的天空,那得我們自己手中的刀說了算,而握刀的人,是我們的靈魂!兄弟們,我林天奇要征戰天下,經過訓練的你們,首戰是否讓你們的熱血跟著我一起揮灑?一直到最後….」

「戰…戰….」

「天下,我們兄弟一起去踩!」

「天尊…奇少天尊…」

……

這一刻,奇門精銳釋放出了他們的殺意!每個兄弟雙眼瀰漫著濃濃的戰意,血戰天下…血灑蒼穹…

多麼激烈人心血熱的字。

吼過之後,兄弟們看見天奇抬起了手,又馬上靜下來!

一點之前抬到這個洞廳的十幾個大箱子,天奇說:「你們是上萬兄弟中成績優秀的,你們是奇門的核心力量,既然是核心,我林天奇豈能讓你們血戰天下而不擁有一把好刀。」

好刀?

兄弟們將目光移到側面的十幾個大箱子上,繼而聽台上的林天奇說:「大戰將、小戰將、頂尖精銳的佩刀都不一樣,這批刀只給奇門的核心力量!現在我就給你們,希望你們不要辱沒掃盡天下兵器,他日若有兄弟超越你們,你們就得把自己的刀交出來,讓有能力比你們強的兄弟去擁有。」

兄弟們聽著佩刀如此重要,一個個更加興奮,他們是精銳,他們是核心力量,作為一名武者,沒有誰不想擁有一把好刀。

把刀分給兄弟們之後,精銳兄弟握著手中完全屬於千年玄鐵打造出來的刀,一個個愛不釋手,但是,他們心中明白,這種刀只配高手擁有,自己實力不濟,也就要把刀交出去。

為了掃盡天下,不後悔自己來過這個世界,所有兄弟手握千年玄鐵打造的戰刀,單膝而跪!

「奇門戰將、精銳兄弟在藍天之巔神龍吟天地宮向天地、向天尊發誓,刀在人在刀毀人亡!」

「刀在人在刀毀人亡….刀在人在刀毀人亡….」

「血戰天下…血灑蒼穹…」

……

兄弟們齊齊喊道,他們的聲音,渾厚,裹滿了戰爭的自信,豪氣衝天。

得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之後,天奇從岩石縱身跳到各衛首領那邊,問:「剛才說話的那兄弟是哪個衛的?」

「哦…是我嗜血尊衛的,名叫『烈焰』!」血刃笑道。

「叫來!」對於有能力的兄弟,天奇自然會重用,見血刃轉身,天奇也對仇四海說:「海四,去把你弒煞尊衛八大戰將之一的葬牧也叫來。」

仇四海點頭也轉身。

劍芒、秦無敵、林峰和七星衛首領去安排事情,天奇對褶子山說:「我估計今天就得離開,這邊的事就交給你和翀了,你們也要留意芏亪飃覂和坹奩孖教的事;半月後,秦城匯合,殺他娘個血色漫天。」

「準備帶多少人去?」談及戰事,翀收起了玩笑之心,問道。

「雅爾我是要帶走的!其他的帶兩人就行了。」

只帶兩人?褶子山抬起白皙臉龐,道:「兩個人不足以保護你的安全,多帶點!」

「暫時不需要人多!」淡淡說了一句,天奇轉身對立在自己身後的辵和冽說:「過幾天你們也離開,不用在這裡呆著,去秦城附近走走,十天之後進城找我,記得,要隨時保持聯繫。」

「是,奇少!」

血刃和仇四海分別領著一名身高均是一米九的魁梧大漢走了過來。

「奇少。」兩人齊齊躬身。

左邊大漢是嗜血尊衛的八大戰將之一的葬牧,天奇認識,而右邊這位健壯的平頭漢子,天奇之前見過,但因為太忙沒能說得上一句。

「你就是『烈焰』!好名字,夠男人。」

對於烈焰來說,眼前的人是要比他年輕,可他卻是不敢有半分的輕視之心。天尊文武全才,智慧不再神算之下,那身功夫更是深不可測,這些都是青年烈焰知道的。

「屬下嗜血尊衛大戰將烈焰見過天尊!」

「自家兄弟不用客氣,葬牧烈焰,你們倆趕緊去拿點換洗的衣服,跟我走!此事不要張揚。」

「是。」

從天奇的話來看,弒煞尊衛的葬牧和嗜血尊衛的烈焰不難發現他們要跟隨天尊離開,而對這兩大戰將來說,能夠跟隨在天尊身邊,就算是短暫的,那也是對他們的認可,是奇門尊衛和星衛十二個軍衛中的所有兄弟羨慕的。

他們是奇門培養出來的,確切來說是天尊培養他們的,之前天尊不分日夜的給兄弟們簡介那本所學秘籍上的功夫,天尊的耐心,是他們親眼所見。

在他們心中,天尊是奇門門主,更想一個大哥一樣!又像他們的兄弟。

「海四、血刃,你們聽從的褶子的調遣!」

點點頭,仇四海有些擔心的說:「奇少,還是多帶點兄弟吧!外面不比藍天之巔,你的安全是第一。」

血刃摟著仇四海的肩膀,笑道:「這你就不知道了,三年前五弟他還是個孩子時候就已經威震三萬大軍了,就只有一把刀!」隨即,扭頭望著天奇。「不過奇少,兩個人我還是有些不放心。」

「沒有什麼不放心的,我走了!」 。

「征途血灑蒼穹淚,戰亂野茫破鐵壁。天下妖刀美人背,朝拜天子奇稱帝。」

這是天奇離開藍天之巔,站在奇門新修馬路上凝望幾朵白雲飄過的藍天,一時興趣就脫口而出的詩句。但天奇現在不會想到,幾年之後,這首曾經只是為了表達奇門征戰天下的詩句竟被人傳得沸沸揚揚。

中午出了地宮,讓天邪注意地宮,燕雲十八騎協助神衛兄弟看護好基地,天奇就背上一個背包,帶著雅爾、葬牧、烈焰三人離開了藍天之巔。

林天奇的離開,間接性的拉開了華夏全面爆發戰爭的一個序幕,這恐怕連他林天奇都不知道他今日離開藍天之巔,踏上征程血路,這條路到底有多艱辛、又有危險、有多激情連他現在都預料不到。

這條路,註定要血灑天朝,註定會成為一個千古傳說!

無論成敗,都將會記入史書。

一個又一個的名字會被人們牢記在心中,講給後代聽;也有戰功赫赫的亂世英雄被人們立豐碑,供後人敬仰;也有一段段感人肺腑、震天撼地、催人淚人的愛戀史被人們列為傳說。

在偌大的天朝,林天奇離開藍天之巔,或許只是累累白骨王者路的一個開始。

太多太多的事讓人難以忘懷!

……

年後的天奇,變化得很大!那凜冽寒風早已消失不見。

……

鄉村,是寧靜了!

順著奇門剛修的大路不快不慢走著,望著路邊年前移栽柳樹露出一束束新葉,在湖邊隨風飄揚,天奇他們都覺得過去幾個月的努力沒有白費。

放眼看著那漫山桃花吐出粉香花蕊,引來蝴蝶蜜蜂叢間飛舞,花兒漸漸放出花朵,天奇他們都是心廣神怡。

初春。

涼風徐徐吹來,陽光卻是淡淡的溫度,藍天白雲,空氣清新,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