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他用神念細細打量了一遍陸奇,發現其修為之後,面上陡然一驚,整個人僵了片刻。 陸奇嘆道:「是啊,時間過的飛快,這一眨眼的功夫就過去兩年了,可弟子還不知道您的名諱呢?」

陸奇想結識一下這個慈善的長老,便開口問他的名字。

管事長老嘴角一抹輕笑,直接回道:「我姓宗,單名一個驊字,倒是你這小子兩年不見,修為增長的好快,如今都已超過我啦!」

陸奇急忙擺擺手道:「宗長老不必誇讚弟子,弟子也只是僥倖而已。」

「就當是吧,」宗驊隨意說了一句,便輕鬆的繞過了這個話題。

「這個給您,」陸奇從儲物戒中拿出了一封信函遞了過去。

宗驊接過信函略微過目了一下,便又還給了陸奇,微微笑道:「你等一下。」

說完,那宗驊從儲物戒中摸出了三件閃閃發光的法器,陸奇定睛一看,有一柄長劍,一隻葫蘆,一把刀,只見上面的符文流轉,一看就不是凡品。

宗驊說道:「我這裡只有這三件寶物了,你看著選一件作為獎勵吧。」

陸奇盯著法器看了片刻,發現這些法器全是攻擊法器,以他如今的手段,全是火術和傀儡為主,即便是這種極品法器,也似乎對他沒什麼大用了,所以說想要增加他的戰鬥力,還需比這法器更高一個等級才行。

忽然,陸奇腦中閃過一道想法,便問道:「宗長老,我記得第一次見您之時,曾問過道器的價格,不知您現在有沒有道器出售?」

那宗驊聽完愣了片刻,突然眉開眼笑,說道:「有啊,還好你問的及時,就在去年的時候,院長從外面收購了三件道器,如今剛好還剩一件,不知你有沒有興趣?」

陸奇聞言大喜,這道器一直是他心中的夢想,如今聽說還剩一件,他立馬露出一副興奮地表情,開口道:「宗長老還請讓弟子看一下。」

「你稍等,」宗驊說完轉過身去,伸手在後方的牆壁上注入了一絲靈力,隨著一陣沙沙的聲響,牆壁上彈射出一隻白色的木盒,他緩緩地打開木盒,從裡面取出一件長一尺左右的釘子,釘身呈黝黑之色,卻是並無任何光澤。

宗驊道:「這顆釘子名為『幽冥魔剎釘』,是取用千年冥石所煉,對敵之時可以把其靈魂給釘住,讓敵人魂飛魄散!」

陸奇聽完大吃一驚:「這麼厲害!倘若把此物祭出去的話,豈不是瞬間滅人的神魂?」

宗驊點點頭道:「也可以這麼說吧,若是使用此物,只要是元嬰期以下的修士,基本上都扛不住此釘的一擊,除非……」

陸奇正聽得入神,急忙問道:「除非什麼?還請宗長老如實相告,你這道器我要了!」

宗驊聽到陸奇要這道器,面上的笑意更濃,緩緩說道:「除非能夠神遊天外的出竅期修士,已經有了靈魂防

御的能力,即使這『幽冥魔剎釘』也不一定能夠奈何。」

「哦,」陸奇聽完之後,內心閃過一絲失望,但雖是這樣,這件道器也足以自傲了,因為此物能夠讓人越級挑戰,單憑這一點,就已經超越了所有的法器,甚至連法寶也無法比擬。

那宗驊看著陸奇一直盯著道器,眼神不離左右,就趕緊提醒道:「此物雖好,但就是價格太過昂貴,不知你能否承擔的起。」

陸奇道:「敢問一下,這件道器的價格究竟是多少靈石?」

宗驊道:「這件道器是十萬顆靈石收購的,看在你是本學院弟子的份上,再加上你我有緣,就算你個收購價十萬顆靈石吧。」

說完,那宗驊還用餘光瞄了一下陸奇,因為他害怕說的太貴了,陸奇接受不了,因為這件道器在學院放置了一年多了,始終無人問津,這次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買主,他怎能不在意?

「好的,十萬顆靈石是吧,我要了。」陸奇說著就把手摸向了儲物戒,如今他擁有三十多萬的靈石,這十萬顆靈石雖是一個龐大的數目,但對於他來說,還能承受的起,再說這道器賣的本就不貴,若是放在映月城的話,絕對不止這個價錢,甚至會賣的更高。

那宗驊已經是笑的合不攏嘴,這是他今年交易的最大一單生意,原本還想著拿到飛天城的坊市去拍賣呢,可如今卻被一個不知名的弟子收購,當真是讓他喜出望外。

陸奇忽然想起一事,指著那件法器問道:「宗長老,不知這極品法器值多少靈石?」

宗驊沉思片刻,說道:「大約值一萬七千顆靈石吧,怎麼了?」

陸奇道:「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可不可以放棄領取這件獎勵的法器,而把這件法器抵扣成靈石,全部用來購買道器。」

宗驊問道:「你的靈石是不是不夠啊?」

陸奇聞言,便藉機說道:「確實是差上一些,若是把這件極品法器出售的話,應該是夠了。」

宗驊剛才的失望之色一閃而過,笑吟吟的道:「那就對你特殊照顧一些吧,此事就這麼定了。」

「那好,」陸奇說完,從儲物戒中拿出了好幾袋靈石,當最後一隻袋子拿出之後,他故意用神念把多出的靈石給調了出來,好讓那宗驊知道自己確實缺靈石,若是讓他知道自己還有大批靈石的話,恐怕就不會同意剛才的條件了。

陸奇整理了足足83000顆下品靈石,全都遞給了宗驊。

那宗驊接過靈石袋子,粗略的點驗了一番,確定準確無誤,便小心翼翼的把那隻『幽冥魔剎釘』遞給了陸奇,笑道:「請您收好了。」

陸奇接過道器,與宗驊又寒暄了幾句,便轉身離開了法器處。

這一次,陸奇可是收穫頗豐

,不但獲得了一本極品靈技,還弄了一件極為稀有的道器,而這件道器竟還是靈魂攻擊,因為他師父曾說過,只要是涉及靈魂的道器或是靈技全都是極為厲害,無論多少靈石都值得收購,所以陸奇這次算是大賺特賺。

此時天色已晚,陸奇在小道上疾奔,只用了片刻的時間就回到了住處。

陸奇推門而進,發現周琮還在打坐恢復當中,便沒有打擾周琮,直接拿出了『青元神爪』開始學習,他只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就完全掌握了此技。

然後,陸奇又把洪天和陽平召喚出來,把這本靈技打入兩隻傀儡的後腦,不消片刻,這洪天和陽平的眉心各自凝聚一隻巨爪,向著前方呼嘯而去,只聽嘭的一聲巨響,兩爪相撞,居然是不相上下。

見此一幕,陸奇內心頗為喜悅,這是他突發奇想的實驗,想不到如此成功,而傀儡們要是能夠學習一些靈技的話,這在對敵之時也能夠多一分依仗。

那周琮雖是正在打坐,但他對陸奇所展現的神奇手段已經是見怪不怪了,這聲音雖然巨大,但他的眼皮只是眨了眨,便又開始繼續修鍊。

周琮被打擾之後,陸奇略有察覺,他為了彌補對周琮的虧欠,便從儲物戒中摸出了五顆中品靈石,即刻布置起了混元聚靈陣,大陣啟動之後,把周琮也罩在了裡面。

於是,陸奇與周琮二人便都進入了修鍊之狀。

隨後,陸奇為了增加一些戰鬥力,便把那『幽冥魔剎釘』拿了出來,開始熟練這枚道器。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陸奇沐浴在精純的靈氣當中,沒日沒夜的修鍊,這枚『幽冥魔剎釘』不愧是道器,竟然整整讓他修鍊的一個多月的時間,才把此物徹底融會貫通。

隨著陸奇的神念微動,一枚通體黝黑的釘子懸浮在半空,而體積還是之前的大小,並無任何增加。

(本章完) 陸奇道了一聲「去」

那幽冥魔剎釘瞬間消失在眼前,下一秒卻直接釘在洪天的眉心,整顆釘子全部灌入,只留下一個黑點,隨後,陸奇又控制著釘子飛了回來,被他收進了儲物戒。

經過這一次實驗,陸奇的內心有些驚異,想不到這枚釘子居然精通瞬移,似乎與趙淑雅那隻鳳釵極為相仿,都是以瞬移的方式飛向敵方,若是這樣的話,別說同境界了,即便是比陸奇高上一個境界,陸奇也能將其擊殺,不過就是此物只能攻

天蒼奇緣第二百九十三章雪中孤魂

內容更新后,請重新刷新頁面,即可獲取最新更新

陸奇道了一聲「去」

那幽冥魔剎釘瞬間消失在眼前,下一秒卻直接釘在洪天的眉心,整顆釘子全部灌入,只留下一個黑點,隨後,陸奇又控制著釘子飛了回來,被他收進了儲物戒。

經過這一次實驗,陸奇的內心有些驚異,想不到這枚釘子居然精通瞬移,似乎與趙淑雅那隻鳳釵極為相仿,都是以瞬移的方式飛向敵方,若是這樣的話,別說同境界了,即便是比陸奇高上一個境界,陸奇也能將其擊殺,不過就是此物只能攻

天蒼奇緣第二百九十三章雪中孤魂

內容更新后,請重新刷新頁面,即可獲取最新更新

陸奇道了一聲「去」

那幽冥魔剎釘瞬間消失在眼前,下一秒卻直接釘在洪天的眉心,整顆釘子全部灌入,只留下一個黑點,隨後,陸奇又控制著釘子飛了回來,被他收進了儲物戒。

經過這一次實驗,陸奇的內心有些驚異,想不到這枚釘子居然精通瞬移,似乎與趙淑雅那隻鳳釵極為相仿,都是以瞬移的方式飛向敵方,若是這樣的話,別說同境界了,即便是比陸奇高上一個境界,陸奇也能將其擊殺,不過就是此物只能攻

天蒼奇緣第二百九十三章雪中孤魂

內容更新后,請重新刷新頁面,即可獲取最新更新

陸奇道了一聲「去」

那幽冥魔剎釘瞬間消失在眼前,下一秒卻直接釘在洪天的眉心,整顆釘子全部灌入,只留下一個黑點,隨後,陸奇又控制著釘子飛了回來,被他收進了儲物戒。

經過這一次實驗,陸奇的內心有些驚異,想不到這枚釘子居然精通瞬移,似乎與趙淑雅那隻鳳釵極為相仿,都是以瞬移的方式飛向敵方,若是這樣的話,別說同境界了,即便是比陸奇高上一個境界,陸奇也能將其擊殺,不過就是此物只能攻

天蒼奇緣第二百九十三章雪中孤魂

內容更新后,請重新刷新頁面,即可獲取最新更新

陸奇道了一聲「去」

那幽冥魔剎釘瞬間消失在眼前,下一秒卻直接釘在洪天的眉心,整顆釘子全部灌入,只留下一個黑點,隨後,陸奇又控制著釘子飛了回來,被他收進了儲物戒。

經過這一次實驗,陸奇的內心有些驚異,想不到這枚釘子居然精通瞬移,似乎與趙淑雅那隻鳳釵極為相仿,都是以瞬移的方式飛向敵方,若是這樣的話,別說同境界了,即便是比陸奇高上一個境界,陸奇也能將其擊殺,不過就是此物只能攻

天蒼奇緣第二百九十三章雪中孤魂

內容更新后,請重新刷新頁面,即可獲取最新更新

陸奇道了一聲「去」

那幽冥魔剎釘瞬間消失在眼前,下一秒卻直接釘在洪天的眉心,整顆釘子全部灌入,只留下一個黑點,隨後,陸奇又控制著釘子飛了回來,被他收進了儲物戒。

經過這一次實驗,陸奇的內心有些驚異,想不到這枚釘子居然精通瞬移,似乎與趙淑雅那隻鳳釵極為相仿,都是以瞬移的方式飛向敵方,若是這樣的話,別說同境界了,即便是比陸奇高上一個境界,陸奇也能將其擊殺,不過就是此物只能攻

天蒼奇緣第二百九十三章雪中孤魂

內容更新后,請重新刷新頁面,即可獲取最新更新

陸奇道了一聲「去」

那幽冥魔剎釘瞬間消失在眼前,下一秒卻直接釘在洪天的眉心,整顆釘子全部灌入,只留下一個黑點,隨後,陸奇又控制著釘子飛了回來,被他收進了儲物戒。

經過這一次實驗,陸奇的內心有些驚異,想不到這枚釘子居然精通瞬移,似乎與趙淑雅那隻鳳釵極為相仿,都是以瞬移的方式飛向敵方,若是這樣的話,別說同境界了,即便是比陸奇高上一個境界,陸奇也能將其擊殺,不過就是此物只能攻

天蒼奇緣第二百九十三章雪中孤魂

內容更新后,請重新刷新頁面,即可獲取最新更新

陸奇道了一聲「去」

那幽冥魔剎釘瞬間消失在眼前,下一秒卻直接釘在洪天的眉心,整顆釘子全部灌入,只留下一個黑點,隨後,陸奇又控制著釘子飛了回來,被他收進了儲物戒。

經過這一次實驗,陸奇的內心有些驚異,想不到這枚釘子居然精通瞬移,似乎與趙淑雅那隻鳳釵極為相仿,都是以瞬移的方式飛向敵方,若是這樣的話,別說同境界了,即便是比陸奇高上一個境界,陸奇也能將其擊殺,不過就是此物只能攻

天蒼奇緣第二百九十三章雪中孤魂

內容更新后,請重新刷新頁面,即可獲取最新更新

陸奇道了一聲「去」

那幽冥魔剎釘瞬間消失在眼前,下一秒卻直接釘在洪天的眉心,整顆釘子全部灌入,只留下一個黑點,隨後,陸奇又控制著釘子飛了回來,被他收進了儲物戒。

經過這一次實驗,陸奇的內心有些驚異,想不到這枚釘子居然精通瞬移,似乎與趙淑雅那隻鳳釵極為相仿,都是以瞬移的方式飛向敵方,若是這樣的話,別說同境界了,即便是比陸奇高上一個境界,陸奇也能將其擊殺,不過就是此物只能攻

天蒼奇緣第二百九十三章雪中孤魂

內容更新后,請重新刷新頁面,即可獲取最新更新

快眼看書閱讀_ 在石床上盤膝坐一位年約六旬的老者,但見那老者一身青色道袍,腰間掛一枚翡翠腰牌,白面黃須,滿頭銀髮,正在閉目冥思。

而這個老者正是核心院的管事長老,名為楊睿聰。

陸奇發現看不透這個老者的修為,再加上這老者帶的腰牌,由此分析出此人又是一位古長老,他的內心閃過一道驚色:『想不到這核心院的管事居然還是古長老的身份,當真是恐怖如斯。』

一念至此,陸奇躬身道:「弟子陸奇見過楊長老。」

楊睿聰並未睜眼,面上仍是一副平靜的神色,緩緩說道:「免禮,恭喜你晉陞為核心弟子,這以後的身份也會提升數倍,既然你曾在外門院呆過,想必這核心弟子的待遇你也知道,所以這些我就不再重複了。」

「弟子明白,」陸奇把頭抬起來說道。

楊睿聰道:「身為一名核心弟子,日後的修鍊資源也是頗多,而學院也會把核心弟子作為重點培養對象,從今以後你要持之以恆,切記不可偷懶放縱,因為能夠進入核心院的弟子,隨便挑出一個都是天縱奇才,若是你沒有危機感的話,將會被徹底淘汰,甚至有可能會被降級。」

陸奇道:「弟子謹記長老的教誨,但是何謂降級?」

楊睿聰頓了頓,說道:「就是你跟不上弟子們的步伐,因其年齡偏大最終被淘汰,貶為內門弟子或是做個普通長老,這就是降級。」

陸奇點點頭道:「我知道了,看來這核心弟子還有條件約束啊,並非一直穩妥。」

楊睿聰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似乎很有耐心,緩緩說道:「當然了,若是你表現好的話,有可能成為嫡傳弟子!」

陸奇聞言面上一驚,問道:「嫡傳弟子都有什麼待遇?」

楊睿聰道:「嫡傳弟子說白了就是整個學院的支柱,也是下一任院長的繼承人,不但擁有極大的權力,甚至可以調動整個學院的長老為其賣命,而且,嫡傳弟子有著對整個學院之人的生殺大權!」

「這麼厲害?」陸奇聽完有些心動,便問:「那麼我們學院目前有嫡傳弟子嗎?」

楊睿聰搖搖頭道:「目前還沒有,等這一次海選之後,就會產生新的嫡傳弟子,而這名弟子也會繼承下一任院長!」

陸奇道:「多謝長老告知弟子。」

楊睿聰道:「不必客氣,這些是你作為一名核心弟子應該知道的內幕。」

說著,他話鋒一轉,又道:「你去尋一處空置的洞府,另外還要在上面刻上你的名字,以方便尋找,等過段時間,咱們核心院會有一次試煉任務,需要金丹期以上的真人參加,到時候自會有人去通知你。」

「好的,弟子定會銘記於心。」陸奇抱拳說完,便退了出去。

楊睿聰望著陸奇的背影,口中喃喃道:「此子難道就是那個傳說的外門院陸奇嗎?今日一見當真是名不虛傳,如此年輕竟然到了假嬰之境,但就是經脈太差,雖然都說此人是雜脈,怎麼這次老夫探查之後,他怎麼變成了靈脈?這小子的身上真是一個迷,難怪會讓司徒郝整日讚賞不斷,此子果然不能以常人論之!」

隨後,那楊睿聰望著門外嘆道:「還有就是,如今的修真院已經徹底變天了,這司徒老兒一走,卻把權利交給了兩個水火不容的老怪,這該如何是好?看來只能寄希望於這一任的嫡傳弟子來統一大局了!」

說完,他搖搖頭,又開始進入了修鍊之狀……

陸奇出了楊睿聰的洞府,直接向著後院行去,大約走了十幾丈遠,他才發現這後院極為龐大,竟然有很多空置的洞府,而這洞府的門口卻是髒亂不堪,到處都是蛛網滿布,可見這裡很久沒人來打掃了,估計這些洞府都是之前的弟子住過的,畢竟這學院存在了千年之久,在這期間也是換了無數次。

陸奇在後院東挪西逛,四處遊走,一陣精挑細選,仍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洞府,而此時已經是大雪紛飛,地上很快成了白茫茫的一片,陸奇運轉火術之後,只要是他走過的地方,那些冰雪竟都全部融化,頃刻變為水珠滲入泥土之中。

最後,他在後院的角落處尋到了一處洞府,而這座洞府的面積極小,且年代已久,陸奇之所以選擇這個完全是因為此地偏僻而已,也便於隱藏他的一些秘密。

陸奇望著這座破敗不堪的洞府,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隨後他直接催動火術,

抗拒火環!

只聽呼呼的一陣聲響,從他的身體噴出了數道火焰,直接把前方的蛛網及碎屑全都焚燒乾凈,就連那石頭上方的灰塵都被燒成了虛無。

接下來,陸奇圍繞著洞府遊走一圈,徹底把周圍的雜草及臟物全都清理了一遍,而這灼炎玄火用來焚燒大地還是頗有成效,要不是這洞府原本就存在的話,陸奇真想把整個洞府給煉化一番,讓它徹底耳目一新,但那樣未免太過驚世駭俗,就怕會驚動一些高層的長老,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少頃,這座洞府煥然一些,就連周圍的石頭菱角都被燒成的圓形,有些竟是形成了水珠似落非落,跟那山洞裡面的鐘乳石不相上下,若是在外人看來,還以為陸奇從地底弄來的鐘乳石搭設的呢。

陸奇望著眼前這些精妙的石頭,暗自竊笑不已,隨後他又騰空而起,運足靈力,對著那府門的頂端雕刻了『陸奇』兩個大字,那字歪歪扭扭,甚是難看,由於陸奇根本不精通書法,就連讀書也是從小被父母催著學了一些皮毛,對此他也是沒有辦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