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范寒兵此刻非常的生氣。這簡直就是胡鬧,雖然艾麗莎長得好看,渾身上下除了翹就是大,但是,他有一條紅線不能逾越。

更何況,這兒是國內。華國軍人錚錚鐵骨,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國外,都不能給國家丟人。

不過,龍小凡就是個意外。

「你不滿意,我可以給你換人啊?」薩維笑著,完全沒有把范寒兵的話當回事兒。

他掛斷電話,看著艾麗莎,輕聲問道:「你為什麼會這麼做?」

艾麗莎抬頭望著天花板,沉默了片刻后說道:「我並不想這麼做,但有些時候,我別無選擇。還好,我覺得我遇到了一個好人。我真的是第一次,如果,你真的把我轟出去,我可能以後都不能在沙國待著了。

沙國的政策非常好,但有些東西,是可以等價交換的。假如我今天跟你做了,明天就能換一種活法,帶著我的父母,到處逛逛。也可以過上舒適的生活,在所有華夏人眼裡,沙國是一個撿破爛,當乞丐就能發家賺錢的國家。

但事情往往與媒體報道的有很大的差距,沙國不是沒有窮人,而媒體的焦點,全在那些富豪身上。他們關注的只有沙國警察開的是什麼車,用的是什麼武器裝備,沒有幾個人會關注,沙國的窮人。

我的父母就是窮人,所以,我不得不在沙國市政中心打工,為了讓父母過上更好的生活,有些東西,是可以等價交換的。

比如,今晚——」

范寒兵眉頭緊皺著,他就算有點傻,但也知道艾麗莎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她今天來這兒,是因為薩維給她開出了一個不錯的條件。

艾麗莎咬著唇瓣,望著一言不發的范寒兵,繼續說道:「我突然覺得自己很幸運。」

「都被人賣了,還幸運,你是不是傻了?」范寒兵拉了張凳子坐到床邊,他沒有勇氣逾越底線。

「我終於遇到一個尊重女生選擇的男人,我很慶幸今天的對象是你,你不但是沙國的國賓,對女人還那麼彬彬有禮。你知道嗎?我們在這兒,從來沒有體會過什麼叫做被人尊重的感覺。謝謝你。」艾麗莎坐了起來,她望著范寒兵那緊張兮兮的臉:「上來吧,我又不會吃了你。」

范寒兵搖搖頭,他從柜子里找了個浴袍,往地上一躺,浴袍蓋到身上,閉著眼睛說道:「那你明天早上再從這兒出去吧,我不會碰你的,你放心好了。」 女人進屋之前,范寒兵就已經把狙擊槍彈匣取了下來,手槍壓在快槍套里。作為一個機智靈敏的狙擊手,他不僅要懂得多,還要聽覺和嗅覺一樣十分靈敏才行。

就這樣,兩個人在房間里,一個躺在床上,一個睡在地上,直到第二天早上,陽光照進房間。

「能不能告訴我你叫什麼?」醒來的時候,艾麗莎發現范寒兵已經洗漱完了,正在地上坐著俯卧撐。

「范寒兵。」他說。

艾麗莎光著身子下床走進浴室,她本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正人君子,除了那個寫《最強軍魂》的作者。但是今晚,她發現,原來正人君子還是有的,只不過是她沒有發現。

從未見過女人-一-絲-不-掛的出現在他面前的范寒兵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他拚命的做著俯卧撐,動作和速度比剛剛快了幾倍之多。

他拚命的不去想男女之間的那些事兒,但一個擁有著漂亮臉蛋,妖嬈身材,該翹的地方翹,該凸的地方凸的女孩子,光著身子站在一個男人面前,如果不想點什麼,那是不正常的。

除非,那男人那方面的功能不行。

洗完澡,艾麗莎連浴袍都沒穿,就這樣赤—-guo–著站在范寒兵面前,她咬著唇瓣:「你忍了一個晚上,不想和我做就算了,難道連睜眼看看我,也算是違反規定嗎?」

就在清晨的陽光照進這間屋子的時候,艾麗莎心裡突然有了一個十分成熟的想法,她要嫁給眼前這個男人。

范寒兵閉著眼睛,雙手撐在地上,豆瓣大的汗珠不斷的從臉頰落下來。

「你走吧。」范寒兵說道。

艾麗莎嘴角微微上揚,俊俏的臉蛋透著一絲紅暈,她開口道:「走?去哪?往哪走?我艾麗莎以後就是你范寒兵的女人了,你去哪,我去哪。」

范寒兵撲通一聲磕在地上了,差點把下巴磕掉。

抬頭看著果然一件衣服沒穿的艾麗莎,范寒兵深呼了口氣,緊接著閉上眼睛:「你這樣公然耍–流氓,就不怕我報警嗎?」

誰知,艾麗莎只是嘟了嘟嘴。

「如果我跟警察說是你強–j–了我,還指不定認為是誰耍流氓呢?」艾麗莎貼著范寒兵耳朵吹了口氣,「反正,你要不要我,我都在這兒等著你。我這輩子,就認定你了。」說完,艾麗莎彎腰撿起扔到床尾的衣服,開始穿衣服。

范寒兵有點開始理解龍小凡為什麼不能從美女的轟炸下退出了。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不過,圖娜拉的權利大一點,她的炮火,會更加猛烈一點。愛情突然來的太快,他都來不及反應。還說等明年回家的時候,老媽帶著自己去相親呢。

如果真帶個外國媳婦回去,不知道會不會被村裡人笑話。

呸呸呸!

范寒兵回過神來,心道,想什麼呢,哪有那麼多好事兒?

穿上衣服的艾麗莎似乎比剛剛還要好看一些,她站到范寒兵面前,自如的張開雙臂:「如果剛剛你覺得抱我吃虧的話,那請你現在抱抱我,總該可以吧?」

看著艾麗莎求抱抱的委屈勁,竟然還有一些可愛。

范寒兵當然不會再拒絕,站起來抱住她,兩個人緊緊地抱在一起,就像一對即將要分開的情侶。

清晨,龍小凡躺在床上,身上冰涼冰涼的。 霸道帝少惹不得全文免費閱讀 剛剛的活–sai運動,太過猛烈,讓他有點承受不住。從回到別墅就開始做,一晚上-七-次,每次都45分鐘以上,他真的有點承受不住了。

望著床頭柜上那杯還沒喝完的伏特加,龍小凡深吸了口涼氣,再這麼搞下去,非的把命丟在這兒。也不知道什麼原因,昨晚竟然莫名其妙的上了公主的床。

記憶中,被兩個男人抬進一個房間,之後發生了什麼,龍小凡記憶很模糊。但疲憊的身體,和一地的tao,滿地的衛生紙團,讓他瞬間清醒了許多。

記得昨晚和圖娜拉激吻,之後的事情,便什麼都不記得了。

直到良久,一個清脆的聲音從身邊響起。

「親愛的,你醒了?」

圖娜拉穿著一身粉紅色的長袍,走到龍小凡面前,彎腰親了下他的額頭。

龍小凡感覺腦袋跟漿-糊一樣,昨晚發生了什麼,他都不記得了。也不能說全部不記得了,但肯定是發生過什麼事兒。

「昨天,我幹什麼了?」龍小凡小心翼翼的問道。

圖娜拉咯咯的笑了,指了指一地的套套和衛生紙,幾乎是笑著說:「你呢,什麼都沒做——你信嗎?」

「——」

她掀開被子,床單上一抹紅色的血跡,顯得尤為扎眼,圖娜拉舉起小拳頭,很不客氣的說道:「以後你就是本姑娘的人了,本姑娘把第-一次都給你了,你如果不好好珍惜我,我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哼!」

龍小凡一臉大寫的懵逼,他的確記得昨晚跟圖娜拉公主做了什麼。但,他覺得被騙了,自己這麼正經的正人君子,怎麼會輕易的踏上女人的床。

更何況是躲都躲不及的圖娜拉公主。

不過,既然已經做了。龍小凡也不想改變什麼了,抓住圖娜拉公主雪白的胳膊,一下子把她攬入懷裡。

親著她的臉頰,紅潤的脖子,一雙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游-走著。最後,龍小凡乾脆解開她睡-袍上的扣子,直接撫-摸著她雪白-潤-滑的肌膚。

「你幹嘛啊?不是不想和我做-嗎?」

圖娜拉嘟著嘴巴,也不知道那個下了飛機后就變臉的人是誰,讓自己一個皇室公主,放下身份去追他。現在竟然知道主動了,哼!

「昨晚好像沒有太過癮,咱們再來溫習一下。」說完,龍小凡猛地抱住圖娜拉,翻身把她壓-在身下。

一陣雲—雨過後,圖娜拉整個人像癱了一樣,躺在偌大的公主床上,不停的喘著粗氣,她沒有想到龍小凡竟然那麼厲害,早知道這樣,昨晚就在威士忌里少放點葯了。

這個無恥的傢伙,老娘昨晚把他弄回別墅。

跟他講脫衣服睡覺,他跟老娘講原則。

跟他講做他女朋友,他跟老娘念什麼八–項–規定。

老娘衣服都脫了,他竟然跟老娘說去屋外睡沙發!長這麼大,還從沒見過那麼不識趣的人。索性,委託女傭弄了一盒萬–艾—可,本來想著華夏軍人自制力非常強悍,一顆不管用,圖娜拉這才讓傭人碾碎了兩顆放進了龍小凡的威士忌。

既然跟老娘講原則,那就喝酒吧。

喝完兩杯威士忌,不到半個小時,龍小凡就有了反應。直到半夜,圖娜拉才感到無比的後悔,特么的萬—艾–可放多了,這哥們一次40分鐘,每休息二十分鐘折騰一次,直至折騰到了早上才算結束。

昨晚,整個別墅的女傭都在門口聽著圖娜拉的叫聲。那銷—–魂的聲音,簡直比某國的影片中的主角還要真實。

來了一次之後,龍小凡躺在床上,一隻手臂抱著圖娜拉,腦子裡卻是一片空白,甚至,還有點腫脹似的疼痛感。

圖娜拉枕著龍小凡的胳膊,一隻腿搭在他的腿上:「你占–有了我,如果不承認的話,我就把床單交給警察局,還有這間屋子裡的東西,讓他們來定奪。

反正你也不用怕,大不了就是石刑。雖然石刑有點疼,有點殘忍,但你不用擔心,畢竟不是砸在我身上。」

「——」

龍小凡瞬間有種想要掐死圖娜拉的衝動。

過了幾分鐘,兩人再次雲—雨了一回,又休息了半個小時,才紛紛起床洗漱。

離開房間的時候,圖娜拉才發現,在床上躺著沒有感覺到,一下地,感覺雙腿都已經不是自己的了。走路都覺得兩隻腿–合-不上了,那種感覺,十分尷尬。

龍小凡洗漱完,走出卧室的時候,一群傭人恭敬的鞠了個躬。

早餐已經準備好了,龍小凡吃過早餐,出門做了兩百個俯卧撐。感覺整個房間的女傭都在用異樣的眼神看自己,難道,昨晚這幫人聽見了?

龍小凡想著,過了一會,一輛車開過來停在別墅門口。坐上車,到了射擊場,打了幾槍,一天的時間,感覺很快就過去了。

回到別墅的時候,感覺所有的傭人對自己都十分尊敬。那些閃閃的星眸,龍小凡自嘆,長得帥如果是一種罪過,那麼自己已經罪不可赦。

在別墅里待了兩天,每天晚上,都會聽見圖娜拉銷–魂的聲音。

站在門外的女傭互相擁抱著,她們只能用心去感受,感受圖娜拉公主正在享受的那種刺激的感覺。

晚上,范寒兵也不是一個人。艾麗莎如約而至,沒用范寒兵說什麼,自己就已經把衣服脫了,在房間里遊走就跟在自己家裡一樣。

范寒兵一臉大寫的懵逼,他終於心領神會龍小凡被女人追到煩不勝煩的感覺。

想著一個漂亮的女人,在你面前不穿衣服遊走著,誰看了不會心動?恐怕是男人,就忍不住。

「今天,你還打算睡地板嗎?」艾麗莎粉嫩的小手摸著她雪白的大腿,嫵媚的眸子看著范寒兵,就連聲音,聽起來也會讓男人受不了。

范寒兵渾身顫抖了一下,接著回過神來,可憐巴巴的望著艾麗莎;「大姐,咱能不能不鬧了?」 第0200章

艾麗莎看著范寒兵,臉頰掛著一絲好看的微笑。 帶著學霸老公重生 就像在自己家裡一樣,完全把他當成了空氣。范寒兵則是一臉大寫的懵逼,瘋狂的開啟了做俯卧撐模式。

在沙國休養了一段時間,龍小凡跟范寒兵在沙國除了逛街吃飯,便是瘋狂的買東西。反正,有人付錢。那些東西,隨後便被圖娜拉公主寄去了國內。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兩個人在沙國待了一個星期,即將踏上回家的旅途。戰後的沙國因為有華夏以及各國的支援,重建,恢復的非常快。

令龍小凡欣慰的是這場戰爭,並沒有給沙國平民帶去太大的心理陰影。

兩輛勞斯萊斯幻影停在沙國宮殿外,臨走,龍小凡應邀跟沙國各大商會的主席以及沙國王子見了個面,他知道見面的意義是什麼,無非就是傑拉爾德國王,向全國公開圖娜拉公主的喜訊。

范寒兵就像一個跟屁蟲,始終跟在龍小凡身後,聽著他用各種語言跟那些人交流,心裡不禁好生羨慕。跟著龍小凡,有肉吃,還有美女陪著。

這種感覺,正是無數男人夢寐以求的生活。但范寒兵並不是很開心,因為這段時間,原本挺讓他感到痛苦的女人,突然要走,竟然有點捨不得艾麗莎。

那種離別前的痛苦,就像酒精一樣,喝多了難受不難受,只有他本人知道。

好在,離開的時候,艾麗莎還是始終陪著范寒兵。從刻意的躲避,到主動讓艾麗莎挽著胳膊,他們的感情實現了一個質的飛升。

走出王宮,在無數媒體的長槍短炮之下,圖娜拉挽著龍小凡走上紅毯,坐進他們事先準備好的勞斯萊斯豪車。

兩輛車在一排警用摩托車的開道下,換換離開王宮。

「回去以後,記得想我。」 武道戰神 圖娜拉縴細的小手指放在龍小凡嘴邊,看著他帥氣的面孔,心中非常欣慰。她以為,這輩子跟龍小凡只有一面之緣,但是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會跟他真正的走在一起。

龍小凡伸手攬著圖娜拉苗條的小腰,貼著她嫵媚誘人的臉頰輕輕地親了一口。

相聚總是短暫的,龍小凡,范寒兵登上回家的飛機,而站在飛機雲梯下的圖娜拉和艾麗莎,臉頰卻掛著淚珠,清風掠過,淚珠隨著風吹的方向飄落。

直到飛機換換離開停機坪,逐漸轉移到起飛跑道,兩個人都沒有離開。

龍小凡坐在飛機上,享受著頭等艙空姐熱心的服務。由於最近沙國戰火蔓延的緣故,飛往華夏的航班幾乎全部停飛。但這架軍機不同,它寬敞的飛機艙內,只搭載了空姐,空乘人員。以及,龍小凡和范寒兵。

飛往華夏的旅途中,范寒兵一直愁眉苦臉,似乎很不開心的樣子。龍小凡碰了下他的胳膊,好奇的問道:「咋的,戀愛了?」

范寒兵有意的避開龍小凡的目光,望著雲巔之上飄過的浮雲,漫不盡心的回道:「沒有。沒談過戀愛,哪來的失戀?」

「行了吧你,你是不是喜歡上艾麗莎了?」龍小凡追問著,看范寒兵那一副醜態,不用他說,也猜到了。

兩個人發展了那麼多天,按道理說也應該可以了。

見范寒兵不願意多說的樣子,龍小凡也就沒有繼續追問。這次來沙國執行任務,本著是低調執行任務,低調的離開,他滿腦子想的都是回去之後,會不會被乾媽打死。

現在的情況已經不是低調那麼簡單了。

龍小凡長嘆了口氣,換一句通俗易懂的話說,自己僅僅是憑著這張臉,不用上班,就能天有飯吃,有住的地方。

幸虧那天一槍打掉了那台正在半空中偷拍自己的無人機,後來,龍小凡才知道,那台無人機,是沙國國內最大的新聞主流媒體之一,也是整個沙國民眾最喜歡看的電視頻道之一。

僅憑當天的直播,龍小凡這個名字就已經傳遍了整個沙國政府。名聲和粉絲,瞬間爆棚,甚至,威望超過了沙國的王子們。

飛機飛行了十幾個小時后落地到燕京,接機的人是邵詩琪,她開著一輛牧馬人越野車,漫不盡心的舉著姓名牌。龍小凡這段時間過蠻舒服的,她很不開心。

跟自己演什麼情侶,還沒結束呢,就把沙國的公主給弄到手了,心裡有種被人戴了綠帽子的感覺。反正,她就是不爽。

看見龍小凡背著一個雙肩包從裡面出來,她隨手把姓名牌扔了過去。

龍小凡正從接機的人當中尋找著目標,一個紙片嗖的聲從耳邊飛過,他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姓名牌,看了眼那上面的名字,抬頭看去,正看見邵詩琪一臉怨婦似的模樣。

龍小凡很不開心,機場人那麼多,還有小孩和老人,她這麼隨手把姓名牌扔出去,萬一砸到人就麻煩了。

不過,看邵詩琪很不開心的樣子,龍小凡也沒有多廢話什麼,跟著邵詩琪走到一輛黑色的牧馬人車前,雙肩包隨便往後備箱一扔,準備拉開車門做進去。

誰知道,率先上車的邵詩琪咔嚓一聲,把車門鎖了。

范寒兵拉了下門把手,拉不開,敲了敲窗戶嘟囔道:「你這兒什麼情況啊?別鬧了,坐飛機挺累的。」

邵詩琪戴上一副墨鏡,窗戶落下來一條細細的小縫,她淺笑著道:「大隊長覺得你們這段時間在國外恢復的不錯,但她怕你們忘了肩膀上的職責,怕你們玩的太脫了,忘記了腦子裡的警鐘。所以,大隊長讓你們從機場跑回基地,如果快的話,還能趕上吃早飯。」

「——」

范寒兵一臉大寫的懵逼,拉著車門說道:「不是,小姐姐,你就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我們從這兒跑回去吧?坐飛機也不是一個輕鬆活啊!」

機場距離訓練基地大約35公里,步行的話最起碼要九個小時,如果跑步的話,也得六個多小時,剛下飛機,連個覺都沒好好的睡一覺,從這兒跑回去,一定是瘋了。 第0201章

邵詩琪那雙別有深意的眼睛看著龍小凡,嘴角微微上揚:「又不是我的命令,是大隊長的命令。 蟲屋 她老人家覺得你們這段時間除了吃飯就是泡妞,最起碼的體能訓練都沒有做,所以,才安排我過來,給你們增加一個課程,也好補上你們欠下的訓練。」

「小姐姐,我腿上還有傷誒!」龍小凡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因為他的確不想走回去。現在,他們最想乾的事兒,就是找個有床的地兒,把鞋一脫,往床上一躺,美美地睡上一覺。

「哼!」

邵詩琪不屑的冷哼了一聲,「你的傷不是已經好了嗎?還在這兒裝?你以為我們大隊長在國內,就什麼事兒都不知道了?你忘了大隊長是幹什麼的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