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她擡起右手翹起食指,就朝白小鳳的胸口緩緩划動過去。

然而。

沒等碰觸到呢,白小鳳就急忙往後退了一步:“蘭姐,我是去看房,不是賣身!”

說完,他轉身就朝保時捷走去,同時暗自鬆了一口氣。

要是讓蘭姐這一指頭劃上來了,指定會被撩火成啥樣呢。

蘭姐真的很漂亮,甚至氣質上完全碾壓了陳靈兒和宋楠楠她們。

但是這個女人一言不合就想睡自己,真的讓人很方的呀。

看着白小鳳的背影,蘭姐伸出嬌俏的小舌頭舔了舔紅脣,呢喃道:“小雛鳥,今天不僅要你住進姐姐的房,姐姐還要吃掉你。”

說着,她扭動着腰肢,朝保時捷車走去,舉手投足間都散發着一股極致魅惑的味道。

一旁的地中海經理全程都被蘭姐的魅力給吸引的呆住了。

等白小鳳和蘭姐都上車了後,他終於反應過來。

麻痹的!

這娘們是要搶人啊!

他忙抓住了車門,對白小鳳說:“白先生,你不是要租那套房嗎?幹嘛突然要走啊?”

他確實不想讓白小鳳租鬼宅,但更不想讓白小鳳走啊。

這麼大一場機緣掉下來,劈頭蓋臉就被人給截跑了,你說氣不氣?

且,因爲店裏的事情,他們還衝動了白小鳳。

哪怕不要這場機緣,也得把白小鳳伺候舒服了才行,最起碼不能給公司帶來陳氏集團的怒火。

現在,都還沒開始伺候白小鳳,就被一個女人,還是漂亮到讓人發狂的女人給截走了,你說氣不氣?

“不走不行啊,不走這位姐姐要叫啊。”白小鳳揉了揉發脹的腦殼,無奈道。

“我,我也可以……”地中海經理一下就急得抓腦袋了,用美人計這麼狠的招,簡直喪心病狂啊。

他其實也想說白小鳳要是走了,他就叫的。

但一薅到頭頂的地中海,他就絕望了,硬生生的把到嘴的話給嚥了回去。

別人用美人計,他總不能來一出怪蜀黍計吧?

mmp喲!

好氣哦!

這時,蘭姐已經走到車門旁,她趴在車頂上,嫣然一笑:“你不想讓他走?”

地中海經理回過神,狠狠地一咬牙:“肯定的啊,你們這是搶人了,簡直太過分了。”

“老孃就喜歡過分。”蘭姐不屑地笑了笑,戴上墨鏡,對着地中海經理擺擺手:“有種就去問張嶺東要人。”

說完,她就坐進了保時捷裏,發動了車子,絕塵而去。

“張嶺東?”地中海經理愣了一下,望着絕塵而去的保時捷,突然,他身軀一顫,驚恐起來:“濱海地下王,張嶺東?”

簡單的三個字,卻彷彿有巨大的威力似的,一下子讓地中海經理的臉色無比蒼白,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胸口:“還好,還好沒強留人,惹了活閻王,比惹了陳總的麻煩更大啊,連命都會丟掉的。”

白色保時捷在馬路上疾馳着。

車裏迴響着悠揚的音樂,外國人唱的。

白小鳳也聽不懂,反正感覺還沒二柱子放牛時隨便哼哼的聲音好聽,嗯,簡直辣雞!

濃郁沁脾的香氣縈繞在車內的空氣中。

白小鳳使勁的聞了聞,嘖嘖……和蘭姐身上的香味一樣。

下意識地,他扭頭看向蘭姐,極品,真的是極品,哪怕是側臉,也無可挑剔。

但,一想到這小姐姐一言不合就想睡他,他登時整個人都平靜下來,扭頭看向車窗外。

剛一看出去呢,一張絕美蒼白的臉蛋就貼在了車窗上,是豆豆。

這車裏就兩個座位,剛纔白小鳳坐進來的時候,就只能叮囑豆豆坐車頂上跟着了。

此時豆豆貼在車窗上,神情有些幽怨地看着白小鳳。

和她對視着,白小鳳鬼使神差的有種心虛感,忍不住撓撓頭,尷尬的對豆豆笑了笑。

豆豆身上泛着淡淡的陰氣,輕聲道:“主人,要殺了這個騷狐狸嗎?”

白小鳳登時就不淡定了。

娘希匹的。

殺了十二個前主人就了不起啊?

好歹是個美嬌嬌的女鬼呀,就不能愉快地玩耍嗎?

一言不合就殺人,簡直一點也不淑女,啊呸,不淑鬼啊。

他忙搖了搖頭,示意豆豆坐車頂上去。

豆豆點點頭,然後就乖巧的縮回到了保時捷車頂棚上。

白小鳳揉了揉發脹的腦殼,扭頭看向開車的蘭姐,這娘們,上次都說那麼清楚了,她還敢來招惹,是知道本大爺不殺女人這條規矩嗎?

說實話,如果不是因爲蘭姐一言不合想睡他。

白小鳳絕對不介意和這樣的極品大美女走近一點,更何況這個極品大美女還是個比他年齡大一些的小姐姐。

他在電影裏可沒少看過這樣的角色關係,簡直美滋滋。

但,蘭姐一言不合要睡他,這事真的沒法忍啊。

簡直和那些狐狸精勾引活人時用的法子一樣。

而且,他也知道這蘭姐接近他其實是想幫背後的boss招攬他。

上次都已經拒絕了,現在就更不可能答應了,要是真和蘭姐發生了什麼,那就真得被招攬了。

天底下,可沒有免費的午餐。

“我今天,漂亮嗎?”感受着白小鳳的目光,開車的蘭姐俏臉上洋溢出自信的笑容,“不要急,等下姐姐有驚喜給你。”

白小鳳癟癟嘴,也沒理會,繼續欣賞着蘭姐的臉蛋和身材。

帶刺的玫瑰本大爺不敢摸,看看總行吧?

車子開了半個小時,就開進了一個豪華小區裏。

這小區依舊在城中心,很繁華的地段,四周都是高樓大廈。

在地下室停好車後,白小鳳就跟着蘭姐下了車。

他走在蘭姐後邊,看着前邊被黑色長裙包裹的婀娜身軀,隨着蘭姐的長腿邁動和腰肢扭動,整個身材曲線都凸顯了出來,宛若水蛇一般。

特別是那巍峨的臀部,更是看得白小鳳目光火熱,嘖嘖……遭不住,遭不住啊!

一旁的豆豆則乖巧的跟在白小鳳後邊。

感受着身後白小鳳的火熱目光,蘭姐俏臉上的笑容越發自信了,boss說的果然沒錯,老孃的魅力果然還是在線的。

上次被白小鳳重殘的自信,這一刻,她又再度找了回來。

哪怕,不用魅術,她也覺得,能輕易地吃掉這隻小雛鳥。

嗯,等下就吃掉他!

蘭姐心中想到,行走的步子越發嫵媚動人起來,努力的將自己的魅力無限的擴大。 蘇慕玉看著皇帝慢慢地站起來。

雖然腿還沒有力氣,但是看得出來正在恢復之中。

皇帝說這是他們之間的秘密。

可是……

她一點兒也不想探尋這個秘密。

「你好像一點兒也不為我開心。」皇帝看著蘇慕玉。「見到我能站起來,你就沒有什麼想說的?」

蘇慕玉覺得皇上最近變得怪怪的。總是說些她聽不懂的話。

在這種情況下,她擔心自己會被皇帝殺人滅口,心裡怕得來不及,還有什麼好說的?

「皇上,我不會說出去的。」蘇慕玉說道。

皇帝失笑。

他湊近幾分,看著她的眼睛:「只有死人才不會亂說話。」

「皇上,你不是說看在我哥哥的面子上,你不會為難我嗎?怎麼能言而無信呢?」蘇慕玉委屈。「更何況又不是我讓你站起來的。你要是不站起來,我就不會發現這個秘密。你也不用殺人滅口。」

「誰說我要殺人滅口了?」皇帝將夾在輪椅里的衣角抽出來。「我的腿正在恢復之中。可是我不想被人知道。所以這段時間需要有人幫我按摩。連陳公公都不知道這件事情,所以這個按摩的人一直沒有找到。現在朕找到了。」

「皇上,你不會是說……」蘇慕玉指著自己。「不行的。我沒有做過這些。」

「不會就學。」皇帝淡道:「我會讓御醫教你。」

「皇上……」蘇慕玉哀求地看著他。

皇帝裝作沒有看見。

「幫我換衣服。」

蘇慕玉知道抗議無效,只有給皇帝換衣服。

「鈺世子怎麼樣?」皇帝突然說道。

蘇慕玉不明所以:「鈺世子?皇上問的是哪方面?」

「朕聽說他最近經常進宮,經常去陪幾位小皇子。說起來他也是幾位小皇子的堂兄。想必與幾位小皇子相處得不錯吧?」皇帝道。

蘇慕玉嗯了一聲:「鈺世子對幾位小皇子真的很好。幾位小皇子也特別喜歡他。」

「看來你們相處得不錯。不過,春暉園應該屬於後宮之中。外男可以隨便進入後宮嗎?」皇帝裝作不經意的詢問。

「皇上,所謂的後宮是指你的妃嬪們。春暉園又沒有你的妃嬪。世子怎麼就不能去看望他的堂弟呢?」蘇慕玉說道。「好了,皇上,已經換好了。那你現在是走回去,還是坐輪椅回去?」

「朕的腿正在恢復之中,不能長期站著,更別說走了。」皇帝架在蘇慕玉的肩膀上,慢慢地坐了下去。

蘇慕玉承受不住皇帝的重量,差點摔下去。幸好及時放下了皇帝,要不然兩人都要坐在地上了。

「行了。」皇帝回到龍椅前。「你去忙吧!」

「陳公公說我今天的任務就是給皇上烹茶。」蘇慕玉說道:「小皇子那裡已經有人伺候。」

「既然如此,那還不倒茶?」皇帝敲了敲桌面。

蘇慕玉總覺得皇帝今天的狀態不對勁。

雖說皇帝對下人挺溫和的,但是總是一幅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覺。

畢竟他是皇帝,不可能沒有架子。有時候他的一個眼神,所有人都要哆嗦發抖。

而今日的皇上連眼睛都是溫柔的。雖說有些喜歡捉弄她,但是也沒有傷她半分。

「想什麼?」皇帝看蘇慕玉在那裡發獃,忍不住笑了一下。

難道他今天把她嚇著了?

他只是不想再繼續被她當作皇帝伺候著。就算要伺候,那也要有點不一樣的感覺。

這小丫頭……

挺有意思的。

或許是在宮裡呆久了,看慣了那些做作的妃嬪,身邊有這樣一個真性情的丫頭,就覺得特別的難能可貴。

時間長了,就覺得她挺可愛的。

時間緩緩流失。

眼瞧著到了晚膳的時間。

蘇慕玉輕吐一口氣,心想:應該結束了吧?

她的職責是伺候小皇子。陳公公讓她伺候一下午,現在到了晚膳時間,她的任務應該完成了。

「你去哪裡?」皇帝見蘇慕玉要走,叫住了她。

蘇慕玉不明所以:「奴婢聽見外面的公公準備傳膳了,就想回去看看小皇子們有沒有用膳。」

「朕讓你走了嗎?」皇帝淡淡地說道:「以前你伺候朕的時候,朕怎麼不知道你這麼周到?」

「皇上,你的身邊有幾十個太監和宮女伺候呢!奴婢只是其中一個。可是奴婢是春暉園的管事姑姑。小皇子們的事情對奴婢來說非常重要,奴婢自然要多多關注。」蘇慕玉說道:「今天的皇上好奇怪,像個爭糖吃的孩子。」

皇帝輕咳一聲。

雖說蘇慕玉的形容挺形象的,但是被她這樣指出來,他的臉面掛不住。

「奴婢告退。」蘇慕玉福了福身,不等皇帝說什麼,快速的跑了出去。

皇帝看著蘇慕玉的背影說道:「朕還會把你吃了不成?」

陳公公走進來,對皇帝說道:「皇上,嫻妃娘娘來了。」

皇帝蹙眉,淡道:「不見。」

「可是嫻妃娘娘已經在外面守著了。」陳公公說道:「現在又是用膳時間。要是不見嫻妃娘娘,豈不是寒了她的心?」

「她在外面?」皇帝蹙眉。

「是。」陳公公恭敬地說道:「皇上不見,那老奴就去給娘娘說一聲,就說皇上公務繁忙,不見任何人。」

「等一下。」皇帝說道:「推我出去。」

蘇慕玉小跑著出門,沒有看見前面的人就這樣撞了過去。

「哎呀,你沒長眼睛嗎?怎麼撞到娘娘了?」一道尖銳的聲音響起。

蘇慕玉站穩了,看著面前這個雍容華貴的少婦,連忙穩住身形,恭敬地行禮:「見過嫻妃娘娘。」

嫻妃看著蘇慕玉,視線停留她粉嫩的臉頰上。

她們明明同齡。可是她已經人老珠黃,而面前的少女還是那樣粉嫩。

為什麼?

明明她才是尊貴的那個人。

明明她用著世間最貴重的胭脂水粉。結果還不如人家素麵朝天。

「見過嫻妃娘娘。」蘇慕玉以為嫻妃沒有聽見,再次行禮。

嫻妃拉住蘇慕玉的手,柔聲說道:「我們好久沒有見面了。你最近怎麼不來找我?」

蘇慕玉抽回手,客客氣氣地說道:「奴婢還要伺候各位主子,實在是走不開。」

「你在我面前說什麼奴婢?我聽著彆扭。我們姐妹之間不用這樣客氣的。還是說瀾兒姐姐不在,你就跟我客套了?」嫻妃說道:「既然今日遇見了,不如……」

嫻妃的話沒有說完,就見陳公公推著皇帝的輪椅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