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怎麼回事唄。我看到網上人說又挖出了好幾具屍體,說一年前根本就是判錯了人,說其實死了有三十多個人,而且兇手到現在還逍遙法外,是不是真的呀?”

姚怡菲看看過來,看向秦陽:“這麼可怕?”

秦陽擺擺手:“網民的話最不可信了。現在那麼多網民,真是唯恐天下不亂,聽風就是雨。哪有那麼多戲可以加的?真相就是當初的犯人其實有兩個,其中一個昨天晚上被我和我媳婦兒抓住交給警方了。死亡人數也沒那麼多,比官方公佈出來的數字多了幾個而已。官方嘛,反正也不關其他地區的事情,肯定要出於維護社會穩定的考慮了。至於真相如何,其實當事人、受害人家屬知道就可以了。”

凌晨跟着金靜來到刑偵大隊之後,秦陽看到了匆匆趕來的幾個受害人家屬。其中就有白天祈求他的那些人。在得知了真相之後,他們痛哭流涕,卻也在秦陽交代完情況之後,在走廊裏握着他的手,哽咽着說謝謝。

不過,更令他印象深刻的不是他們,而是李凌的母親。

他原本以爲,李凌的母親應該是一個皮膚曬得幾乎乾裂,面相老相的農村婦女打扮的女人。可是,直到她開口,秦陽纔看出,她竟然是李凌的母親。

這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穿得很時尚,保養得很好,還化着妝。

再對比一下她那面黃肌瘦,嚴重營養不良的兒子……

秦陽那時候的感覺真的非常複雜。

李凌把她當初買給他的一個洋娃娃視若珍寶,把它視爲世上唯一純潔、溫暖、善良的存在。

他之所以沒有選擇母親,而是那個洋娃娃。

很有可能,其實並不只是因爲母親長時間不在他身邊吧。

他稍微關注了一下,結果得知,李凌的父親在半年前,在工地裏出了意外。李凌的母親得到了一筆可憐的賠償。她長得有幾分姿色,所以遇上了一個有錢的男人。 喜結良緣之你好,我的王妃 可是,那個男人不喜歡李凌。

“反正大家對我們家凌凌那麼關注,我就想着,他們肯定不會讓他受苦受累。”

這是她的原話。

她放棄了自己的兒子。只給他留下了一筆錢,還有一個臨時居住的房子。

斗篷少女過來,告訴了他李凌身上發生過的事情之後,他的內心更是久久不能平靜。

雖然他窮兇極惡、罪無可恕,但正如他自己說的,這世間若是稍微賜予李凌一點溫暖、善良,一切真的不會到這種地步。

他走出警察局的時候,看着已經陷入沉睡的這個城市。晚風吹過,已經帶上了一絲涼意。

老師已經進來了。

秦陽回神。

“反正凶手也挺可憐的……希望有人能引導他慢慢迴歸到正路上來吧。”

一句話,匆匆結束了這個話題。

華燁被吊足了胃口,但礙於上課,只得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翻開了課本。

但是,下課後,她果斷又跑到了秦陽旁邊。

“兇手是誰啊?”

秦陽並不是很想把李凌的事情說出來。他內心只覺得沉重。

“我突然想到,裴青是不是看上你的小阿姨了?上次他一回來就跟我說遇到命中註定的媳婦兒了。你知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華燁瞪大眼睛,眸中露出了光芒。

“你也知道啊。唉,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你說我小阿姨這個人吧,當初專心讀博,業餘認真賺錢,她爸媽都快催命了,她還是說對結婚、戀愛沒興趣。我都不敢相信,她會對誰一見鍾情。”

秦陽笑了起來:“喲吼,還是你小阿姨對裴青一見鍾情啊。我還以爲是裴青那胖子一頭熱呢。”

“我也很奇怪。她怎麼就看上這麼個男人了。他們倆以後要是真結婚了,以後別人問她,你老公幹嘛的?她回答‘哦,我老公是個茅山道士’,這也太詭異了吧。”

秦陽腦補了一下,確實有點搞笑。

“咳咳,雖然確實比較罕見,但你這還是屬於職業歧視啊。茅山道士怎麼了,茅山道士賺的也不少呢。而且,我講真的,裴青雖然胖了點,稍微年紀大了一點點,還有有時候有點笨手笨腳的,但他人是不錯的。你小阿姨眼光還是好的。”

“真的假的?”

秦陽一本正經給她分析:“你想想看,現在你已經知道這世上是有鬼的,我們陰陽師能驅災辟邪、祈福招財,能看風水、除惡鬼、保平安。人最重要的不就是一生安康,全家無恙嘛。有了他,你們全家,甚至三大姑、四大姨,只要不自己作死,基本上都能平平安安了。”

華燁瞪大了眼睛:“這麼好!我去,那茅山道士還有沒有年輕一點的,介紹我一個唄?”

秦陽挑眉:“茅山的事情,你問我還不如問你未來的小叔叔去。我只知道,他們茅山招親傳徒弟,要求是很嚴格的。估計有點懸。不過你以後找男朋友可以讓他過目一下,要是那人不是什麼好人,他會告訴你的。” 聽了秦陽的話,華燁這纔開心起來。

“你這麼說的話,我小阿姨的眼光還真是不錯啊。不愧是小阿姨,有遠見……”華燁頗有興趣地把目光轉移到了秦陽身上,“聽說你上學期交了一個校外的女朋友,是麼?”

秦陽點頭:“怎麼了?”

“啊——之前聽說沈佳琪跟你只是朋友關係,而且你還馬上拉了一個女朋友來學校秀恩愛,我還一度以爲你劈腿了什麼的……”

秦陽直乾笑。

“你這話要是被我媳婦兒聽到,她會不開心的。她纔是我初戀啊。”

課程全部結束之後,秦陽跟姚怡菲道別,前去找蘇婭。

今天喬芃沒有課,蘇婭在家休息。

沒有電話求助,沒有特殊情況,一切看上去似乎恢復到了普通的日常生活當中。

“我回來了……”“哐當——嘭——duang——”

秦陽開門,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廚房間裏發出了一連串鍋碗瓢盆交響曲。

換鞋子的動作當即一頓。

來到廚房,果不其然,看到了蘇婭的身影。

見他出現在門口,蘇婭轉過來看向他,難得地出現了表情。窘迫、尷尬、懊惱、羞澀。

“我就是想……再試試看……”

蘇婭說着說着,自己聲音就弱了下去。

秦陽嘆了口氣。

“……對不起……”蘇婭聽到他的嘆息,更加窘迫了,站在那裏,低着頭,完全就是一個委屈巴巴的小姑娘模樣。

秦陽上前,摸了摸她的腦袋。

“有什麼好對不起的,學什麼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誰還沒有幾個不擅長的地方了。”

他必須得安慰她,不然,他都不懷疑蘇婭要哭出來了。

“不過……”他看了一眼水槽臺、砧板、竈臺、垃圾桶,還有地面,“怎麼今天想到要做菜?”

這不問還好,一問,蘇婭的反應讓他完全費解。

耳根又紅了起來。

害羞了?!

不對不對,以秦陽對女人的瞭解,他當即開始快速思考:今天是什麼紀念日嗎?蘇婭的生日幾月幾號?莫非是買彩票中獎了要慶祝一下?

結果想了半天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日子。

“抱歉蘇婭,這裏我來收拾就好了。還有,你想吃什麼?”爲了緩解自己什麼都不清楚的尷尬,秦陽趕緊轉移話題,並且決定——不管是什麼日子,今天都要找時間去準備個禮物就對了。

蘇婭擡起頭來。秦陽這才注意到,她的臉上還有一點灰撲撲的。

廚房無能的蘇婭意外的萌啊。

秦陽覺得自己真的完全心甘情願,想爲她做一輩子的飯。

沒忍住,伸手颳了一下她髒掉的地方。

“去洗把臉吧。”

蘇婭跑去洗臉了,秦陽廢了好一陣功夫,把髒亂的廚房重新收拾乾淨。然後刷好鍋,點火、熱油鍋。

雖然被蘇婭浪費掉了不少食材,但秦陽看得出來,蘇婭今天上午肯定是去過超市了。用剩餘的食材完全夠做得不錯了。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而且,爲了這個他並不知道是什麼特殊日子的日子,他特地做了兩盤大菜,就連冷菜的擺盤都下了心思。

飯菜上桌。蘇婭過來,看着這一桌閃閃發亮的精緻菜餚,似乎看上去表情並沒有秦陽想象中那樣開心。

怎麼反而還有點受到打擊的樣子?!

“媳婦兒,你真的不用介意廚藝問題的。兩個人裏只要有一個人會做飯就行了。有很多人一輩子都不會做飯,照樣過得很好。”

秦陽過來,甚至帶來了玻璃杯和飲料。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日子,但做得正式一點總不會錯的。

蘇婭一手一支筷子,靠在桌子邊緣,兩支筷子的頭部交織在一起。

“可是,他們說……”

“嗯?”

“說……賢妻良母要先拴住男人的胃,才能再拴住男人的……”話還沒說完,耳尖又已經紅了。

秦陽內心恍然。啊,原來是這樣啊。這丫頭又不知道從網上看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又在網上搜這些東西了?”他輕笑起來。

“這個理論是完全不成立的。不要太相信網上的這些話。都是用來洗腦用的。我看現在男人才更應該學會做飯。咱們華夏男女比例失調,男人比女人多出了幾千萬。然後又不允許同性婚姻,沒法內部消化。也就是說,如果沒點本事吸引妹子的話,就只能當個老光棍了。”

喝了一口飲料,繼續:“再說,其實我覺得吧,做飯這種事本來就應該男人來做。你看,女人的手老泡在水裏就不好看了,而且像那種鐵鍋,端起來都費勁。萬一手不穩,燙傷了就糟了。”

蘇婭:“我手很穩。”

秦陽:“……我是說普遍情況……話說你手穩怎麼還能弄成那個樣子?”

蘇婭:“……沒把握好力道,菜飛出鍋了……我連忙拿起鍋去接,不小心碰到了旁邊的盤子……”

好吧。

“反正我們之間不用計較這些。我會做飯就我來做。”

шшш✿ тTk ān✿ ¢ O

蘇婭點頭,默默開吃。

兩人剛吃完飯,門鈴突然響起。

“你去開門。”秦陽把碗筷收拾進廚房,順口喊了一聲。

蘇婭開門,就見一束紅玫瑰出現在她面前。

“請問是蘇婭小姐麼?”

“是。”

“這是您男朋友送您的花,請簽收。”

蘇婭一臉茫然無措地簽了字,然後抱着滿滿一束紅玫瑰進來。

她來到廚房。

秦陽從裏面走了出來。

“雖然真不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了,但看你這麼想要做一頓好的,我想還是應該表示點什麼……”

看蘇婭的表情,好像還在掉線狀態。

“誒?什麼什麼日子?”

這回輪到秦陽茫然了。

“你今天特地去超市買菜回來,還這麼認真地學做飯,不是因爲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蘇婭“啊”了一聲,耳尖又紅了。

“那個……我剛纔聽到了你跟你同學說的話。就……初戀什麼的……”

哦,原來如此。

雖然秦陽還在詫異“這麼遠你都能聽到?!”,蘇婭還在解釋“我不是故意去找你的”,但總算真相大白了。

秦陽狂揉她的腦袋。

“什麼嘛,這樣就感動了?”

這個可愛的丫頭。反差萌什麼的,怎麼能這麼可愛! 這樣的日常生活並沒有持續多久。

秦陽總算要到了斗篷少女的電話號碼,想要讓她幫忙。

“知道前段時間破產的方氏集團麼?他們的董事長蘇銘如今在逃,你能不能預感到他躲哪兒去了?”

斗篷少女:“我還在神祕調查局裏的時候,凌浩就讓我們找過。當時我和其他幾個人都沒法找到他的下落。估計他有比我們能力更強的人護着。”

秦陽:“那喻思茜,還有那個神祕陰陽師呢,你們估計也找不到吧?”

斗篷少女:“……知道還問。”

秦陽嘆息:“他們一日不出現,我就一日沒法放下心來。”

但最近那個神祕陰陽師突然沒有行動了。凌浩他們回去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茅山那邊也沒什麼消息。秦陽完全不知道那個人的下落,也更難揣測那個人的意圖了。

突然,有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我這邊有電話,先掛了,有消息聯繫。”秦陽接通新的通話,當即變了臉色。

起身,換衣服,叫上蘇婭。

“小高出事了。”

秦陽和蘇婭趕到高子騫所任職的高中,在保健室裏看到了面色發白的高子騫。

“怎麼回事?”

剛纔電話裏打來,高子騫的同事只說他上課的時候突然倒在了地上,痛苦不已,就像要死了似的。

但現在看來,他好像已經脫離那個險境了。

他這麼一出事,秦陽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遠在美國的葉薇薇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高子騫與他朝暮相處,身上有他送的千年桃木匕首,有他偷偷放上去的隱形護身咒。再加上他每天都有在鍛鍊,作息、飲食都不能更規律了。這樣的他突然出事,只有可能是情咒。

秦陽走到高子騫牀邊。

“你還好吧?”秦陽抓起他的手腕,簡單地把了把脈,而後看向旁邊的蘇婭,“有辦法聯繫上葉薇薇麼?”

蘇婭點頭。

秦陽又看向高子騫:“看樣子是情咒差點發作。也不知道她那邊發生了什麼。不過既然你現在沒事了,那就沒事了。怎麼樣,要回去休息嗎?”

這邊的保健室還有外人在,很多話不好在這邊說。

高子騫雖然面色蒼白,有些虛弱,但還是點了點頭。

秦陽把他架起來,請了假,開車送他回來。

蘇婭那邊已經聯繫上了葉薇薇,把手機遞給秦陽。

“葉薇薇,你那邊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我……我這邊……對不起,他沒事吧?”

這語氣明顯有情況。一貫燦爛到幾乎中二的葉家小小姐,不可能無緣無故露出虛弱的一面。特別是,她的語氣中,秦陽聽出了她的慌亂無措。

“你沒事吧?”秦陽放輕了一點語氣。

電話那邊的呼吸聲有些急促,隨後,秦陽聽到了女生抽泣的聲音。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我……我沒想到他會這樣對我……我也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嗚嗚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