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界是以人族居多,但是大部分諸天界的人族都是神族血脈,只有一些偏遠地區的人族,不是人族血脈,而在諸天界的神族們,也有強弱之分,強者為尊,在那裡都是一樣的……

強悍的神族有家族,有勢力,有話語權,但是弱小的神族,也就跟最下界的百姓一般,每天都要為了生活下去而努力奮鬥著,隨時都有喪命的危險……

除此之外,諸天界各種族間是允許通婚的, 龍廷軒領着金子一行人直接步入了內堂,找到了那名主持聖母廟的中年男子廟祝。

廟祝看着一派貴格凜然正氣的龍廷軒,臉上微微訝異,這人眉眼間盡顯威嚴霸氣,只怕來頭不小,難道這是阿海提過的按察使大人,當今聖上最寵愛的兒子逍遙王麼?

廟祝黑圓的眸底閃過一絲精光,恭敬地朝龍廷軒施了一個大禮:“貴人蒞臨,真是讓聖母廟蓬蓽生輝呀!”

龍廷軒淺笑吟吟,不作回答。

金子卻是狐疑的看了廟祝幾眼,難道真有這麼厲害,只看一眼,便知道這傢伙身價不凡?

側目看着龍廷軒,金子嘴角微微揚起。

這傢伙確實氣場十足,所到之處,皆讓人無法忽視將之當成小透明。稍帶點兒眼力勁兒的人,單看他身上的這襲蜀錦雲茜緞料,便知道價值不菲,還有扣在拇指上的那枚色澤通透的翡翠玉扳指,腰間的玲瓏玉帶,手中的雪扇,扇墜上的藍玉貔貅……皆無一不在昭示着他高貴炫目的身份。

這一聲貴人,叫得甚是妥帖!

金子是無神主義者,此刻也不似笑笑那般顯露出佩服而迷醉的神情,只是帶着觀望的態度冷眼看着。

“ 有勞廟祝替金郎君解一下籤文!”龍廷軒含着優雅有度的笑容對廟祝說道。

廟祝男子恭敬點點頭,請了龍廷軒和金子一行人入席就坐。

金子在蒲團下坐落,不曾想龍廷軒也厚着臉皮跟了上來,在她身側穩穩坐下。

“王爺也求了籤麼?”金子冷冷問道。

廟祝聞聲鬍子又是一抖,所料沒錯呀,真是逍遙王親臨了,這事兒要是加點油鹽醬醋拌上一拌,再大肆宣傳一番,想來咱們聖母廟的信衆,更是前仆後繼。踏破門檻吧?

廟祝心中樂開了花,暗自在心中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盤。

“不曾,不過本王好奇,留下來一道聽聽籤文,金郎君該不會小氣不肯吧?”龍廷軒和聲細語,似乎自己說的完全不過分,乃是情理之中、理所當然的事情。

卑鄙。無恥!

這是變相的探人隱私,瞧你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樣。比起現代社會的狗仔隊更讓人無限吐槽,無限厭憎…..

金子心中狂喊着,臉色明顯鬱郁,不鹹不淡道:“隨便吧!”

龍廷軒微昂起光潔的下巴,黑沉沉的眸子凝着廟祝道:“開始吧!”

廟祝現在可是明確地知道了逍遙王的身份,態度比之剛纔,又是恭敬了幾分,從容接過籤文,瞧了一眼,便喜笑顏開。祝賀道:“這是金郎君的竹籤吧?這籤乃是上上籤,不知郎君所求爲何?”

不等金子開口應答,龍廷軒便朗聲一笑,說道:“聽說這聖母廟求姻緣很是靈驗,金郎君想必也是抱着這目的而來的。廟祝便說說金郎君的姻緣如何吧!”

八卦!

金子恨得牙癢癢。

只有兩人心中甚是興奮,一個是廟祝,而另一個則是金子身後站着旁聽的笑笑。

廟祝是受人之託,拿人錢財,替人辦事。

笑笑則是純粹的關心着自家娘子的終身大事!

廟祝打開解籤的冊子,從身後貼着的紅榜上撕下一張小箋。

“琴瑟靜好花月佳,一笑相逢情自親。相當人物無高下,廟門十里覓人家。” 廟祝唸完籤文後便停下來,一邊用手觸摸着一字胡,一邊晃動腦袋說道:“這姻緣嘛,金郎君所求籤文的寓意可是極好的,誠如籤文所言,郎君的姻緣很不錯,所求之願必能達成。郎君的命中之人,必是大富大貴的,而且,郎君與之還是在機緣巧合,一笑相逢中邂逅,郎君命定之人,身居高位,郎君不可傲慢,不可端着架子,要親和寬厚,自然能與之和順長久,佳偶天成!”

金子似笑非笑的聽着,長長地睫毛顫動着。

你就繼續瞎編吧……

“這最後一句是作何解釋?”龍廷軒似乎聽得興致勃勃,低沉渾厚的聲音不自覺地透露出幾絲歡快來。

金子側首看着龍廷軒一眼,懶洋洋道:“王爺對在下的事情還真是關懷備至呀?!”

“ 唔,你說的好,真是提醒本王了,要知道,能讓本王如此上心的,還真是沒有幾個,你應該感到與有榮焉呀!”龍廷軒恬不知恥道。

金子扶額作暈眩狀,貌似她真的跟逍遙王沒啥交情吧?

廟祝見逍遙王還在等待自己作解釋,忙清了清嗓子續道:“這最後一句話‘廟門十里覓人家’意思嘛,應該是聖母娘娘給郎君的指引,您命定之人,或許便在出了廟門的十里處……”

金子忍不住呵呵笑了起來,說得太玄乎了,當她是三歲小孩子戲耍呢?

不知是這廟祝功夫不到位還是這聖母廟徒有虛名,不過現在這些都不是金子所關心的,她只待庵埠縣丞大人將案件儘快查清楚後,便功成身退罷了。

龍廷軒眼中盡是戲謔的笑,他抿着薄脣,眸子閃動,調侃道:“如此神奇,金郎君是否要去驗證聖母箴言?”

“王爺相信這等無聊事?”金子言語平淡,聽不出喜怒。

廟祝臉上卻隱現不悅。

無聊事?無聊你瞎求什麼姻緣籤吶?

“反正金郎君閒着亦是閒着,驗證一番,並無任何損失呢!”阿桑也開口勸道。

笑笑則更期待娘子命中會出現的那位真命天子是何人,既然聖母娘娘說出廟門十里便能相逢,何不去看看呢?

“郎君!”

笑笑剛要看口說話,便聽金子冷然笑道:“若是岀廟十里處遇到的那個是阿貓阿狗,你認爲我也該感恩帶德的接受聖母娘娘的安排,接受那個命定之人?真是兒戲,無稽之談!”

金子起身,朝逍遙王躬身欠了一禮,頭也不回,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

自己真是犯渾了,竟相信這些神佛之說……白白讓逍遙王那廝當猴戲尋了一回樂子!

笑笑見娘子腳下匆匆,也忙胡亂的欠了欠身,追了上去。

逍遙王再也抑制不住,朗聲大笑了起來。

他不會是過分了吧?

唔,算起來,他可不算跟廟祝串通戲耍她呀,這些可都是廟祝說的,礙他何事?

龍廷軒站起來,廟祝自然不敢跟王爺討銀子,忙起身垂眸恭送,目送他悠然踱步離開。

(ps:親們早安,票票還有木有捏? 反瓊瑤之格格千歲 麼麼噠!) 第4393章

除此之外,諸天界各種族間是允許通婚的,因此變異血脈的人很多,比如常見的半魔,半妖等等……

甚至還有很多幽冥郡都的冥修和神族等結合,有的後代是擁有冥修的天賦,也有繼承另一半天賦的!

另外諸天界的獸族情況其實跟下界差不多,強悍的就十分強悍,比如龍族,鳳族等,弱的就是真的很弱,輕易就能被別的種族契約了!

墨九狸原本就是神族,而帝溟寒的身份更加不好惹,帝溟寒其實身份更加恐怖,不過在諸天界,墨九狸的敵人都不好惹,而帝溟寒恢復實力后,其實並不能在諸天界動手的,不然會受到嚴重的反噬……

當初墨九狸被害,帝溟寒其實就覺醒了,但是他依舊沒辦法用自己的力量去救屬於諸天界的墨九狸,只能自己封印修為和記憶,去找墨九狸的轉世……

墨九狸和帝溟寒經歷那麼多重新返回諸天界,兩人都明白當初害墨九狸的清陌和清歡還活著,而墨九狸答應天道的條件,想要報仇就很簡單了!

但是墨九狸答應天道卻是為了自己的女兒,至於報仇的事情,墨九狸還真的沒太放在心上!

如果清陌和清歡不作死,或許還能多活一陣子!

但是,墨九狸和帝溟寒回到諸天界,卻是被清陌第一個察覺到的,畢竟他對墨九狸的執念很重,他無法離開諸天界,但是他堅信墨九狸一定會歷劫歸來……

因此,當墨九狸和帝溟寒回來后,清陌就察覺到了!

而如今諸天界西部的魔山神主,外界被稱之魔神的人就是清陌,清歡則是魔神最信任的心腹,在魔山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清歡魔尊……

清陌多年來極少離開魔山,一直都在魔山閉關,就算出關也不會離開魔山的,魔山的大小事情都是交給清歡魔尊打理,清陌從來在意的都不是權利!

反而是清歡,因為無法走進清陌的心,倒是越來越喜歡權利,魔山在清歡的管理下,日漸壯大,如今已經成為諸天界的一方霸主……

雖然諸天界眾人,還是對神族看的更高一點兒,但是現在除了神族勢力,最為讓人忌憚的就是魔山的魔族了!

好在,清歡一直沒做的太過分,只是不斷擴大魔山的勢力罷了!

倒是沒有做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外界只能忌憚,也沒什麼理由去攻打魔山,只能眼看著魔山一天天壯大起來!

如今諸天界最強悍的勢力大概分為四方霸主了,其中為首的還是佔據諸天界東方的神族,其次是佔據西方的魔山,然後是佔據諸天界南方的幽冥郡都,最後是位於諸天界北方的妖獸界……

平日里最為活躍在眾人視線的就是神魔兩族,大戰爭不多,小摩擦不斷!

幽冥郡都比較佛系,屬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

至於妖獸界倒是有野心,但是沒實力!

而諸天界的修為等級,如果全部按照人族的來說,其實就一個實力, (ps:不多說什麼了,求正版訂閱!)

金子琥珀色的眸子在日光下瀲灩閃動,眉頭微蹙,神情之間好似含着極大的自嘲。

她走出聖母廟,在雙開紅漆木門前停下,回頭望了一眼,嘆了一息,只道自己情商甚低,不喜的左不過左耳進右耳出罷了,自己歷練,真不算老道。

“郎君,這就要走了麼?”楊柳堤下得趙虎看到了金子的身影,忙不迭的從車轅上跳下來,輕喚一聲問道。

金子點頭,揚手讓笑笑挑開竹簾。

笑笑知道娘子心中不甚舒服,眸子掃了她的容顏一眼,淡淡點頭道了一聲是,上前挑開竹簾,扶金子上車。

時至正午,車廂內的溫度稍高,金子只覺胸口煩悶燥熱。

笑笑詢了金子的意見後,將車窗的竹簾往上捲起一半,竹簾的高度剛好擋住了金子的面容,只露出挺拔纖美的身板。混合着檀香味兒的清風鑽進來,悶熱感緩和。

“郎君,咱們這是要回驛站麼?”趙虎坐在車轅上,探着身子問道。

“去西市上找家食肆吧,大家肚子都餓了,先去填飽肚子再說。”金子靠在竹蓆鋪就的軟榻上悠悠回道。

趙虎應聲道好,揚起馬鞭,催動繮繩往西市的方向而去。

龍廷軒站在樹下望着長街上殘留的滾滾塵煙,黑眸五色燦華,待光點逐漸擴散後,才收回視線對阿桑說道:“走,去集雅閣!”

阿桑應了聲是,上前去牽馬車。

金子的車駕剛跑出聖母廟十里開外,便不得不緩速停了下來。

金子仰起剛剛閒適半躺的姿勢,探着頭朝外張望,一面用手稍稍擋了一下刺目的光線。

“娘子,外頭髮生什麼事了?”笑笑也膝行到金子身邊,伸長脖子好奇問道。

金子在這個角度看得並不真切。隱隱看到前方圍着人牆,朗日當空,人聲鼎沸,人牆似熱浪滾滾,此起彼伏。其中以男子裝束的居多,衆人皆是一臉朝聖的燦爛已極的笑意。

“人影憧憧,我也只是看到了一堵人牆!”金子如是說完。又在心中暗自揣度:難道是前面發生了什麼意外?

不過那些人都是一臉嚮往喜悅和看熱鬧的神態,應該不是。金子推翻了心中的猜想。

“郎君。你先等等,在下去看看發生何事!”外頭響起了趙虎的聲音。

“好!”金子坐正身子,淡淡應道。

趙虎下車往人羣走去,金子又懶懶的躺在榻上,索性閉起了眼睛。

片刻之後,馬車一陣晃動,金子知道這是趙虎回來了。

“何事?” 見聞天道 金子開口詢問。

趙虎只是笑笑,回頭隔着竹簾對內回道:“原來前方是趙家藥鋪正在贈送消暑茶。傳言說這趙家富甲一方,但卻沒有兒子,就是有萬貫家財也後繼無人。後來得聖母娘娘指點,要行善積德才能得求所願,這些年趙老爺倒是樂行好施,時有贈醫施藥的善舉。但不曾想到的是這一次竟然是庵埠縣的第一大美人趙娘子親自在據點上指點派送消暑茶呢,這才引來這麼大的動靜!”

金子起身。斂衽跽坐後若有所思,心道:原來如此,想來那些男子大概看病領藥是假,爲了一見佳人容顏纔是真的吧?呵呵,當真有趣的很!

笑笑卻是不以爲然的撇撇嘴,“真正的大家閨秀哪會這般拋頭露面?哼,依兒看,這趙娘子贈醫施藥也是假,爲了受人追捧,滿足自己虛榮纔是真呢。”

金子看了笑笑一眼,眸中閃過一絲笑意,但僅一瞬,便恢復如初。

小丫頭進步不少嘛,還能看出這些門道。

“這些話我們自己說說便好,千萬不能在外信口胡說,趙家雖然富貴,卻能心繫百姓,這是值得提倡的仁善之舉,且不管他們是爲了作秀博口碑還是其他的,我們都不該自己作陰暗的揣度,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金子含笑嗔道。

笑笑點頭,應道:“兒當然曉得,不過是在娘子面前,兒纔敢這樣胡謅罷了!”

“趙娘子……趙娘子……”

人羣中傳來了癡狂的呼喊聲。

金子恍然間又似看到了以前現代時,那些青少年們追星的瘋狂程度。記得有一次,她親手解剖了一個脾臟被踩踏破裂致死的年僅16歲的少年……

金子的心隱隱觸痛,閉上眼睛,努力掩下腦海中那段令人不忍的回憶。

趙娘子,真的如此傾城麼?

竟然如此多的老老少少瘋狂至此?!

龍廷軒的馬車也因爲這邊的擁堵而停了下來,修長白皙的手撩起竹簾,探頭看着人潮一眼,不悅問道:“阿桑,前面怎麼了?”

阿桑可是在宮廷中浸潤已久的老人了,早就練就了耳聽六路、眼觀八方的本事。

“少主,前面是庵埠縣首富趙家在派送消暑茶呢!”阿桑應道。

“消暑茶?這才什麼時候便開始派消暑茶了?”龍廷軒狐疑問了一句,對阿桑說道:“本王下去看看!”

阿桑下了車轅,打開簾子,將龍廷軒迎出去。

龍廷軒徑直擠進人潮,果然,裏三層外三層都圍滿了人,一口大鍋支在趙記藥材店的門口,馥郁的藥香在空氣中迷漫着,有小廝正在拿着大勺子搗弄着藥鍋裏黑乎乎的消暑茶,還有幾個在一旁添加着藥材,這消暑茶還沒有煮好,就已經被圍了個水泄不通了……

趙記,趙家的藥材鋪子,規模很大,門店足有三間寬。

門店前,有一個戴着紗巾的少女,梳着飛燕髻,面容罩在雪白紗巾後面,只看到一雙秋水剪影般的水瞳和如遠山含黛般的柳葉眉,身姿娉婷嫋娜,桃紅色的齊胸襦裙於行走間輕揚起舞,讓人不由浮想聯翩……

傳言果然不虛,趙娘子真真是身如柳扶腰,人如桃花豔的絕代佳人。

“少主,您回車上坐着吧,這兒人多,兒擔心他們會傷着您!”阿桑費了吃奶的勁兒才進到鑽到了龍廷軒身邊。

龍廷軒嘴角一挑:“你道我是紙糊的?”

“兒不是這個意思!”阿桑耷拉着腦袋解釋道:“您瞧金郎君也在車上侯着呢,咱要不走另外一條路,您晚上還要走夜路回州府,兒不過想提醒少主一句,這禮品咱可是還沒挑好呢!”

龍廷軒凝神看着不遠處停在邊上的馬車,悠悠一笑道:“同樣都是女子,倒是沒啥好看的!”

“啊?少主,您說什麼?”阿桑愣愣問着,一頭銀髮在強光之下格外晃眼,少主這回答,貌似牛頭不對馬嘴吧?

龍廷軒收回目光,不作解釋,只噙着一絲淺笑。

消暑茶已經熬好了,藥鋪前的小廝開始派往人羣裏派茶。

“各位,未免引起路障,請領了消暑茶的百姓儘快離開,不要造成擁堵,感謝各位配合……”門前一個管事模樣的中年男子攏着嘴喊道。

金子聞言,探着腦袋往藥鋪望去,門前的桃衣少女果然在這一瞬掠取了她的眼球,雖然只半掩琵琶猶遮面,但這樣才更具誘惑力,讓金子不由也深望了幾眼。

等等,她身側的那個僕婦是誰?

“笑笑,你過來看看,那個婦人,你認出來了沒有?”金子拉着笑笑指着趙娘子身後殷勤遞茶的中年婦人問道。 第4394章

而諸天界的修為等級,如果全部按照人族的來說,其實就一個實力,那就是現在墨九狸和帝溟寒所擁有的的天尊,不過在諸天界天尊被分為四個大階段,每個大階段又被分為十個小等級……

最強實力就是天尊巔峰,天尊之外還有什麼,目前諸天界也無人得知,而諸天界的人出生幾本就是天界一級,天尊十級則等於天尊低階,天尊二十級等於天尊中階,三十級等於天尊高階,四十級等於天尊巔峰……

因為諸天界人多,種族多,修鍊功法等,也都很多很雜,沒有什麼特定的模式,比如神族注重的心法加上技能招式,屬性等……

而幽冥郡都的人都是冥修和鬼修,修鍊的是魂力為主,還有一些他們獨有的天賦技能!

魔族修鍊的魔族的魔力,妖獸界都有各自修鍊的天賦和屬性等等……

因此,在諸天界最吃香的四大職業也就顯得格外重要了,分別是煉丹師,煉器師,馴獸師和陣法師!

其中煉丹師和煉器師最多,因此煉丹公會和煉器公會發展的也最好,馴獸師和陣法師最少,同樣也最受人追捧,妖獸界的人最恨的就是馴獸師,最喜歡的就是陣法師!

諸天界的煉丹師和煉器師,只有聖品和神品,聖品丹藥和煉丹師還有煉器師等級是從聖品一階到聖品九階,一級最低,聖品九階則是巔峰!

神品也是如此,神品一階到九階!

因此,丹藥和武器等級也是如此,從聖品一階丹藥,到聖品九階為聖器,神品則被稱之為神器,但是真正的神器,起碼要六階往上才算好的,六階以下都不值錢的……

而馴獸師等級比較簡單,只分為聖級和神級馴獸師,聖級馴獸師分為聖級低階到巔峰,聖級馴獸師可以馴化普通神獸,而神級馴獸師才能馴化血脈高級的神獸和超神獸,比如龍族等……

陣法師是諸天界最為稀缺的職業,因此陣法師的等級,到目前為止也沒有什麼具體的劃分,基本上一般的陣法師都被稱為陣法大師,厲害一點的就被稱為陣法宗師,至於神級陣法師還沒出現過,實在是諸天界的陣法師太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