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洛汐覺得自己都快要被他給迷死了!這個男人還能再帥一點嗎!

「我,我就是想要看看你,你說過不忙的時候給我打電話的。」

畫面中的女孩穿著一套草莓睡衣,頭上戴著貓咪頭巾蜷縮在房間裡面,她的房間是粉紅色的,看著很溫馨浪漫。

「嗯,忙到剛剛才休息,有事?」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他已經問了自己兩遍有沒有事,這個硬邦邦的男人是怎麼不知道談戀愛是怎麼回事?

「難道非要有事才能找你?我想你了不行?」譚洛汐嬌嗔道。

在林均眼裡她的想你只是演戲的手段,所以他也並沒有在意。

沉默。

譚洛汐發現只要自己不開口說話,他肯定不會主動找話題。

從一開始自己認識他就是這樣了,好歹自己也是公認的美女,他真的就一點都不動心?

想到這裡她有些胸悶,之前她是為了勾引林均才會和他說很多話。

可是現在兩人已經是男女朋友關係,他還是這樣,難免會讓心情有些不愉快。

「你向來話都這麼少的?」

「嗯。」

有問必答,他就像是機器人一樣,譚洛汐深深嘆了口氣。

「那個,你在哪上班啊?」

「怎麼?」林均眸光暗了一瞬,進入正題了是么。

「你現在是我男朋友,可我什麼都不了解你,我剛剛畢業,也準備找公司上班呢。」

林均啟唇:「帝凰。」

「哇,你居然在那裡上班,你好厲害,正好我之前投了帝凰的簡歷,你要不要幫我開開後門進來?」

「要進來,自己考。」

「真是無情呢,吶,我一定會考進去的,你那麼優秀,我也不能差是不是?」

少女的聲音輕快,「明天我就要去面試,你在哪個部門,我能不能見到你?」

「等你考進來自然就可以見到我。」

林均今天才看了公司的所有安排,明天的確有一個面試,並不是其它部門,而是行政助理。

司厲霆的助理除了他之外,還有八人,畢竟他的公司這麼大,而且還有很多其它旗下的公司。

助理的作用就顯得很重要了,一兩個根本就不夠。

就算是有這麼多助理,還是受不了高壓的工作,隔三差五就有人辭職。

樓乙 除了幾個是固定做了幾年,另外一個崗位的經常都會換人。

助理部門找人都是林均親自選拔,他要選的是和司厲霆有用的人才,而不是廢物。

這個譚洛汐居然提前就提交了簡歷,可見她是真的有企圖心,明天一定不會讓她通過。

「你在想什麼?」譚洛汐發現他的表情比起之前更冷。

「沒什麼,時間不早,早點休息。」

「喂,你就不預祝一下我成功嗎?」

林均一愣,最後還是說了話:「預祝你成功。」

「謝謝,我一定會進來的。」

兩人掛了電話,譚洛汐的身上出現了強烈的勝負欲。

從一開始她只是為了接近林均,到現在她自己就沒有發現,除了想要接近他之外,更多的她是想要靠近他。

他很優秀,她也不能輸給他。

她又看了幾個小時的面試寶典才睡,林均以手枕著頭。

想著那聒噪的丫頭,明天就算是自己不存心,她也過不了吧,公司的選人可是要求極高。

夜深,顧錦熱了一杯牛奶端給了司厲霆,「喝杯牛奶再睡,明天不用起來那麼早,你就好好在家休息。」

「是是是,老婆大人都說了幾遍了。」

「你還嫌我羅嗦是不是?」顧錦做勢就要生氣。

司厲霆卻是輕輕一笑,「我哪敢生老婆大人的氣,我只是覺得好不容易諾諾不在身邊,我們可以過一過二人世界。」

他撩開被子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蘇蘇快來,我已經洗白白了。」

顧錦扶額,「大哥,你身體都受傷了還想著這檔子事?」

「斷的是肋骨。」他壞壞一笑,言下之意彷彿是在說,不該斷的沒斷就可以了。

面對這種大孩子,最簡單粗暴的方法就是,她一拍他的頭,「不許胡鬧,乖乖喝完牛奶睡覺。」

「哦。」

司厲霆喝下牛奶,「蘇蘇,這牛奶有點酸。」

「怎麼可能,今天才送來的,我嘗嘗……不酸啊。」

「你再喝一口。」顧錦又喝了一口,這次還沒有等她咽下去,司厲霆攬著她的後腦勺往下一壓將唇印了上去。 顧錦睜著一雙大眼睛,這男人怎麼能如此無賴!

唇舌交纏,等她面紅耳赤的時候某人才放開她,而她早就在柔情攻勢依偎在他的懷中。

來不及吞咽的牛奶順著唇溢出,司厲霆舌尖一掃,「蘇蘇,這可是你在勾引我。」

顧錦瞪了瞪他,還有這樣的操作嗎?

司厲霆彷彿沒看到她眼中的怒意,他伸手將杯子放到床頭柜上。

「蘇蘇,就一次。」

「不要,醫生說了你要好好休息,不能亂動。」

「我不動就是了。」

「不動你怎麼……」顧錦話音戛然而止,她怎麼也厚著臉皮和他探討這些話題。

分明是高高在上的總裁大人,在家怎麼就跟個流氓似的,說話毫不遮掩。

「笨蛋蘇蘇,我不動可以你來動。」

「你……」顧錦都將臉埋到他懷裡了,「你怎麼這麼壞。」

男人輕笑一聲,他最愛的就是小女人這欲拒還羞的小模樣。

翌日。

顧錦提前起床,她一動司厲霆便從夢中醒來,「蘇蘇,再睡會。」

「厲霆哥哥,我去帝凰看看,林助理不是說有個處心積慮的女人想要對帝凰下手?」

「一個小丫頭,交給他處理就是了。」司厲霆不依不饒,抱著她的腰就不撒手。

「厲霆哥哥,你要是再這麼無賴,就不會有下一次了。」

司厲霆眼睛睜開,幽怨的看著她,「好吧。」

顧錦主動的機會可是屈指可數,他可不想放過這個好機會,只得鬆開了手。

見他可憐巴巴的模樣,顧錦在他臉頰親了一下,「我很快就回來,回來給你做飯。」

「今天我要吃水煮魚。」

「好好好,就做水煮魚。」顧錦覺得自己生了孩子以後,她的寶寶除了錦諾之外,還多了一個大孩子。

洗漱完畢,又給司厲霆做好了早餐她才離開。

門外林均已經在等著顧錦了,司厲霆一臉兇巴巴的看著林均。

「……爺,早上好。」林均沒有底氣的打了個招呼。

他也很委屈呀,是太太自己要主動去的,又不是他拉著顧錦非要她去帝凰的。

然而在司厲霆的眼中他反到是一個搶了老婆的壞人。

「哼。」司厲霆渾身散發著寒意,「好好保護她。」

雖然已經加強了安保措施,不過他還是擔心會有人從中作梗。

林均無奈,「是,我一定會保護太太安全。」

他就不懂了,為了顧錦的安全著想,司厲霆特地給她安排的是私人飛機。

從別墅到公司的距離也就幾分鐘而已,他還這麼不放心的樣子。

顧錦過來抱了抱司厲霆,「老公,在家乖乖等我。」

「老婆,你要早點回來。」

兩人忘我的親吻,林均已經要風乾成化石。

他一直都知道兩人的感情很好,可也沒想到如今好到了這樣的地步。

不就是出門一趟,司厲霆前前後後吩咐他十點以上的內容。

兩人更是誇張到彷彿是什麼生離死別。

林均默默在心裡想,習慣,自己一定要習慣,這兩人還會在自己面前秀一輩子的恩愛。

「太太,我們走吧。」見兩人親熱完了,林均提醒道。

司厲霆又是一記冷眼掃來,林均欲哭無淚,他終於知道為什麼有那麼多的人都要辭職。

他現在辭職還來得及嗎?總裁大人越來越不好伺候了。

顧錦摸了摸他的頭,給他順順毛,「老公,我走了。」

林均看著兩人的互動,司厲霆徹底進化成了一條大金毛。

顧錦上了直升機,兩人的恩愛纏綿才結束。

「太太,你和先生的感情可真好。」

顧錦笑了笑,「林助理是不是很羨慕?羨慕的話你也可以快點找到一個可以陪你到老的老婆哦,老婆可要比工作有趣多了。」

「太太,你又笑話我。」

「林助理,你給我說說那個姑娘吧,昨天你在電話里說她今天要來帝凰面試?」

「是……」

林均把遇到譚洛汐的過程娓娓道來,說得尊重客觀事實,沒有添油加醋。

顧錦嘴角微微揚起,「我倒是覺得她挺有趣,如果不是對帝凰有什麼威脅,你真的不考慮一下?」

「太太,我暫時還沒有成家的打算,你也看到帝凰現在的樣子。

我沒有時間談情說愛,帝凰是爺的心血,我要努力讓帝凰變得更好,才能不辜負當年爺對我的栽培之恩。」

看著林均堅定的眼神,顧錦越發覺得司厲霆真的很會選人。

這樣忠心耿耿的人,將來即便是他離開了,林均一個人也會將帝凰打理得很好。

司厲霆說要給他一部分股份,並不是恩賜,而是等價,林均值得。

現在還沒有給他股份之前他都這麼努力,甚至連談戀愛的時間都要拿來工作。

對他,顧錦有些心疼,林均家裡的情況她也知道一些。

雖然她也覺得那樣的家庭林均沒有必要理會,上次林均滿臉不好意思來借錢的時候她還是義無反顧的借給了他。

她應該是最理解林均的心情,當年蘇家對她那麼差,但她為了能夠融入蘇家,讓家人對她好一地,不惜賣了自己。

林均和她一樣,內心深處都渴望著一份真的家庭溫暖。

她們心裡念著家庭,而對方只是拿她們當成傻子,一味的從她們身上獲取東西。

自己已經徹底看清楚走出來,林均顯然運氣就沒有這麼好了,他還在苦苦掙扎著沒有走出來。

這個時候就算是勸告也沒有用,她能做的事情就是支持,一如司厲霆的選擇一樣。

當初林均提出要買房寫弟弟的名字,司厲霆並沒有說他家人的壞話,而是默默幫他弄了房產證。

以這樣的方式來保護他,也保護了他心裡的那個家庭。

感情這種事情也是你不管再說多少,當事人要不放在心上也沒用。

她換了一個話題,「調查清楚了嗎?譚小姐為什麼要針對帝凰?」

「說起來這件事和太太你還有點關係,你可還記得當初爺為了你把人家高爾夫球場變成火葬場了嗎?」

時隔三年,這件事情顧錦卻是記憶猶新,說起來這幾年司厲霆為她做的事情還真不少。

當初她還是個傻白甜,無依無靠的時候進了唐茗公司,公司的人讓她去結交帝凰總裁。

想著那時候她還覺得有些好笑,自己怎麼能那麼笨,明明帝凰總裁就在自己面前。

自己跑去高爾夫球場,還以為那個肥頭大耳的男人是,結果差點被人侮辱。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司厲霆衝冠一怒,收購了人家的球場修建成火葬場。

當時這個消息才出來的時候各大媒體爭相報道,只是媒體們不知道原因罷了。

顧錦看到新聞的時候也都懵了,沒想到那個男人竟然有那麼大的手筆。

「記得,前些日子還看到報道,火葬場已經修好了吧?」

「是的,最近開始運營,有一批逝者已經入駐。」

聽到林均的形容,顧錦撲哧一笑,尤其是他一本正經說出來的樣子更好笑。

「林助理,為什麼我覺得從你嘴裡說出來就這麼好笑呢?搞得像是什麼新店開業一樣。」

「太太,這你就有所不知,當初爺為了你收購球場,很多人都等著看好戲。

總裁老公很悶騷 說是白白浪費錢投資,這些年都是打了水漂,其實我當時也是很擔心的。

但爺最厲害的是可以把劣勢轉化成優勢,他提前安排了一些局。

例如從土裡挖出什麼珍貴的東西,又請了著名的風水師改變格局。

後來那片土地被吹成了風水寶地,墓地還沒有修好,就已經有很多達官顯貴預定了位置。」

顧錦眉頭抽了抽,「咳,又不是吃飯,還預留位置。」

「太太,其實咱們國家的人對於墓葬這一塊觀念還是很重的。

大家覺得陰宅的選址對陽人影響很大,像是這種有權有勢的人家更加重視這一些。

有的四十幾歲的人就給家人都訂好位置,免得好地方被人選走了。

爺看中這一點,被風水師重點圈好的那些位置他直接拿出去拍賣。」

「有人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