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王想了想,道:「皇兄說他當時是被一個和你相似的人引過去的,而且那女子和你長得一模一樣。本王猜,肯定是有人易容成你的樣子去吸引皇兄。皇兄一向關心你,以為那人是你,情急之下就跟過去了!所以我們現在,要重點查這個易容的女人,如果能把她查出來,那就好辦了!」

雲若月抬眸:「王爺,你和我想到一塊兒去了!我也是想先查這個易容的女人,我們是不是要先查一下誰擅長易容術?如果從易容大師入手,可能會好查很多!」

賢王點頭,「本王也是這樣想的,但是這樣的人物都隱藏得很深,不好查。不過你放心,他隱藏得再深,本王都會把他揪出來!」

雲若月感激地看向賢王,「嗯,除此之外,我們還要查妃嬪和宮女,她們都有嫌疑。」

「對!還有吉祥班的人也有嫌疑,本王明日也會派人去吉祥班徹查。」賢王說着,溫柔地看着雲若月,「小月,不管是皇宮,吉祥班,還是那易容高手,本王都會好好徹查。你放心,皇兄一定會沒事的!」

聽到這話,雲若月是一臉的感觸,她道:「王爺,謝謝你,你真好。」

賢王道:「小月,你不用說這些。我只是秉公辦案,我認為此事肯定有蹊蹺,以皇兄的為人,他不屑殺蘭舞。我身為京兆府尹,有責任查出真相,不使任何人蒙冤,也不放過任何一個兇手。」

「嗯,我也希望能儘快查出真相。」雲若月道。

才說完,她就發現到宮門口了!

她一抬頭,便看到陌離他們正焦急地等在那裏,她忙把傘遞給賢王:「王爺,陌離他們在那裏等我,謝謝你的傘,你早點回去休息吧!」

賢王拿回傘,道:「好,有他們來接你,本王就放心了!如果本王查到有利於皇兄的消息,會第一時間來告訴你。」

「好,再見,王爺。」雲若月說着,和賢王擺了擺手后,趕緊朝陌離他們走過去。

賢王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才坐上自己的馬車離開。

這時,眾人已經焦急地跑向雲若月,陌離一跑到雲若月跟前,便道:「王妃,我們聽宮裏的探子說,說王爺被冤枉殺害蘭舞,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目前可公開的情報】——

【Fate世界中的上杉謙信……】

【軍神少女天生便是異常的,難以與身邊的人產生共情】

【基本上屬於缺乏感情的人,但從姐姐綾御前那學習了『一般來說的道義觀念』】

【遵循『一般人道義觀念』來積極行動的阿虎,行動原則基本上就是兩句話】

【「善,應報」】

【「惡,即斬」】

【……雖說如此】

【遇到想不太明白的事情往往會決定「砍了再說」】

☆故事的分割線☆

路明非覺得此時狀況下最莫名其妙的事情,莫過於他明明已經被奧爾加瑪麗從前線組調到了後勤支援組,按理來說不會很快有實戰的機會才對,但小魔鬼路鳴澤卻突如其來的要給他來個什麼『實戰教學』。

實戰對象還是英靈,而且還是上杉謙信這種武鬥類的英靈!

讓他一個血肉之軀的凡人,去硬挑復甦的過去英雄?

這合理嗎?這不合理!

寒芒一閃,刀鋒近在咫尺。

路明非突然聽到了小魔鬼的輕笑聲,他說「來檢查檢查您的成長吧,哥哥」。

見鬼這個小魔鬼到底在說什麼?路明非在心裏惡狠狠地的罵道!

但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或許是小魔鬼動了什麼手腳,路明非突然覺得身邊的一切變得好慢,包括他自己的身體動作也變得極其遲鈍,但唯獨思考速度正常。

簡直就像是小魔鬼在故意給路明非一個思考的機會,檢測經歷了數個月訓練的路明非,到底變強到了怎樣的地步。

強大不僅僅體現在肉體,更體現在精神上,體現在『面對危險的無畏』與『冷靜思考策略』上!

眼下的一幕彷彿是小魔鬼出的題目。

上杉謙信的刀鋒以緩而沉重的速度向著路明非的脖頸中間前進。

大概再過個十幾秒就會將他梟首。

給你思考時間。小魔鬼似乎在這樣說:

用你現在已有的力量,去解決這個死局!

想通小魔鬼的用意時,路明非還剩下十秒鐘。

十秒鐘,能讓他想到以凡人之軀,對抗軍神的辦法嗎?

——【故事發展出現分歧】——

【故事的大幕即將拉開,這將是路明非挑戰拯救世界的命運之旅前,最後一次『成長』的機會】

【面對上杉謙信的攻擊,千鈞一髮之際,路明非進行一次『戰鬥意識成長』的隨機數判定】

【數字範圍在1~100,數字出目大於等於75即為『成長完成』】

【數字大於等於95則能夠得到額外的成長獎勵】

【路明非的『戰鬥意識成長』:1D100=90(努力了,這孩子真的努力了)】

【90>75】

【路明非的戰鬥意識等級上升了】

☆故事的分割線☆

——音樂突然響了起來

《スターダストクルセイダース》

路明非曾經向達芬奇資訊過,詢問他為何自己發動白金之星時,會自帶背景音樂的。

達芬奇告訴他,路明非言靈的本質是將他的意志具現化,因為,當他熱血亢奮的時候,無意識間會讓背景音樂響起來。

也許是路明非潛意識裏覺得,男人帥氣的時候,就應該有熱血激昂的音樂陪伴!

寒芒一閃,筆直斬向路明非脖頸的刀光,被接住了!

這是路明非的成長,不是反映在肉體上的成長,而是精神上的、戰鬥意識的成長!

言靈!白金之星!

只是個高威力高消耗的言靈,具現化出來的人形替身揮拳的力量越強,對路明非的體力透支就越嚴重。

但如果只是具現化出其中一部分呢?

雖然看上去是人形的替身,但達芬奇說過,人形的模樣是因為路明非的想像,白金之星的本質依舊是一股能量。

所以

這一次,千鈞一髮之際,在上杉謙信揮出的刀刃前方,路明非在自己的脖頸右側將白金之星的『右手食指』與『右手大拇指』具現化了出來!

然後便是白金之星的『精密操作』能力——

二指的空手入白刃!

接!住!刀!鋒!

「做得漂亮,哥哥」

小魔鬼的讚歎聲及時到來。

「不過,接下來是我要教給你的第二件事」

——路明非倒飛了出去

「就哥哥現在這種程度的身體素質,千萬不能跟英靈在白刃戰中硬碰硬」

白金之星的二指空手入白刃是完美的,但路明非到底還是忽略了自己普通人水平的力氣,與英靈之間巨大差距。

刀鋒被夾住了。

可是,路明非還是沒能擋下這一招!

——然而

望着狼狽不堪的倒飛了出去,在地上連續打了好幾個滾,才撞在旁邊的營養艙邊上停下來的路明非……

小魔鬼在為他可惜。

但少女姿態的軍神卻眼前一亮,甚至鼓起了掌來:

「漂亮!太精彩了!」

上杉謙信毫不吝嗇自己的讚美。

路明非從地上爬了起來。雖然樣子看上去很狼狽,雖然剛剛的接招方面的確是他輸了,但他身上卻毫髮無損。

脖子上沒有刀痕,身體上也沒有絲毫的磕碰傷。

硬要說,只是因為爬起來的動作不太標準,有點閃到腰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

上杉謙信看的分明。

在千鈞一髮之際,路明非具現化了白金之星的兩根手指完成了空手入白刃,但因為力量的路明非只是做到了讓刀刃的斬擊延緩,沒法做當讓它停下來。

真要讓白金之星使出那種程度的力量,路明非也會因為體力透支而倒下。

察覺到這點之後,路明非的戰鬥意識燃燒了起來,或許他自己的理性都沒能完成思考,但幾個月下來的鍛煉成果,在這個時候發揮了出來。

二指空手入白刃暫緩了刀刃到來的速度,而後路明非讓白金之星的上半身具現化,在右手手指夾住武士刀刀鋒的同時,白金之星的左臂則如同過山車的安全鎖一般牢牢地拽住了路明非的身體。

於是,當然上杉謙信的怪力傳遞到白金之星身上的瞬間,白金之星被硬生生的捶飛出去的同時,也將路明非強行從原地拽走!

避開了!

在此之後,路明非繼續發揮白金之星沒有實體,而是靈體的特點,不再將替身與自己的本體分離,而是將白金之星如同鎧甲般『穿』在了自己的身體表層。

為了降低體力損耗,路明非繼續發揮白金之星『精密操作』的能力,倒飛出去的他只讓白金之星在自己身體即將撞在地上的時候部分具象化,避免了傷害的同時,也讓白金之星協助自己完成了受身動作!

能將本身效果簡單粗暴的白金之星玩到這種程度,也不怪上杉謙信會忍不住讚歎了。

路鳴澤則是有些為哥哥感到可惜。

對於路明非來說,比起白金之星這種體力消耗嚴重類型的強力替身,或許效果更複雜多變、操作性更高的替身才是最適合他的吧?

路明非此時可沒有心思想那麼多。

他現在全神貫注,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戰鬥』與『思考戰鬥』的方面上,正因如此,在看到上杉謙信現在的模樣之後,他有點懵。

被鎖鏈束縛的少女依舊在半空中沒有變化,只是頭髮的發色從酒紅色變成了黑與白混雜的陰陽色。

但剛剛揮刀試圖將路明非斬首的卻是另一個人。

在路明非原本站立的位置上,此時此刻,居然站着第二個長相一模一樣,但是沒有被鎖鏈束縛住,手裏提着把武士刀的少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