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拐角處,天啓停了下來說:“當時這裏就是那片樹林的邊緣,我還記得他們走進來看到我們與野狼羣戰鬥時驚恐的神情,也正是那一眼,我喜歡上了她。當時他們正掉頭往回走,有一隻野狼以爲他們是我的同伴,發了狂的撲向他們,我用盡平生最快的速度擋在了他們面前,之後便和那隻野狼進行了長時間的纏鬥,余光中也早不見了她們的身影。”

“真是心驚動魄,那種場面恐怕我這一生也看不到,我真的要開始嫉妒心怡了。”

“上次我和毒龍對決,你不是一直在旁邊看着嗎?而且你還親身經歷了那場戰鬥。”

“可是你並沒有只看一眼就喜歡上了我呀,而且你在你心裏,是不是一直把我當成心怡?”

“開始是,後來不是。”

“騙人,我不聽。”可可背過身去,不再理會天啓。

“你和她長得很像,但你比她聰明,心怡爲了愛可以變的勇敢,但你骨子裏就透着那種不屈的意志。”

“好了,好了,別拍馬屁了,我是那種小家子氣的人嗎?”可可拉住天啓的手說,“快告訴我後來發生了什麼?” 天啓繼續向前邊走邊說:“後來我們與野狼繼續在樹林裏打鬥,心怡和弘遠便在樹林外的草原上和官兵進行了殊死搏鬥。等我們將野狼全部殺死走出樹林的時候,看到了官兵和弘遠早已冰涼的屍體。而心怡正拖着滿身是傷,倒在血泊中的軀體微笑的面對星空,等待死亡將她帶走。當時她的神情非常的平和,彷彿終於得到了解脫一樣,從此不用在過着日夜逃亡,提心吊膽的日子,又或者她終於可以和她的父母團聚了。總之那個時候,她對死亡已沒有了恐懼,對我們這些吸血鬼也沒有一絲恐懼。”

“我知道了,然後你將她變成了吸血鬼?”

“嗯,我也不知道當時爲什麼會那麼做,可能是因爲喜歡,也可能是不忍看着一個純潔的生命慢慢消逝然後化做虛無。”

“可是她未必會想變成吸血鬼。”

“當時我也沒有選擇,不那麼做她便沒有活下來的希望。”天啓想了想,又說,“開始的時候她很牴觸,也是經過很長時間才適應過來,後來她得知自己擁有超人類的本領,便想去爲她爹報仇,但這是族規所不允許的,我們爲了這件事僵持了很久,直到幾年以後才緩和過來。”

“想必你們之間的愛情也是經歷了很多考驗。”

“所以自她離開以後,我一直都想結束自己的生命,直到遇見了你。”

“這麼說來我還是你的救命恩人呢。”


“你讓我的生命又重新恢復了色彩。”

“狡辯,明明就是救了你一命。”

“好吧,你長得美,你說什麼就是什麼。”走到遠離市區處,天啓抱起可可,說:“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陛下來吃雞 要去哪裏?”

“你先閉上眼睛,到了的時候再睜開。”

“好吧,看看你能給我什麼驚喜。”

天啓抱着可可風馳電掣般的前行,可可只感覺到寒氣撲面,冷風瀟瀟。

待天啓停下來,可可睜開眼睛,自己已在五齒山的山腳下。

“上次沒有陪你爬山,不是因爲有事,而是……”

“我知道,自從我知道你是吸血鬼的時候就知道了,不過這麼晚了,要是爬上去,我這個人估計就廢了。”

“不用你爬,你只需要趴在我的背上感受這一路的風景。”

得到可可的同意以後,天啓背起可可在山中飛躍。可可藉着月光感受周圍的一切,竟是那麼的美好,黑夜並不可怕,反而可愛。

來到山頂,天啓將自己的衣服披在可可身上,又在空地處升起一團火,坐下來互訴衷腸,感受着只屬於他們的世界。

興致來時,天啓面向遠處的夜空說:“我在高山之巔,遠望夜空無邊,那皎潔的月光下你迷人的臉龐深深烙印我的心間。”

可可對道:“今生遇見你是我最大的歡喜,天涯海角我願追隨你。”

天啓聽了說:“滄海桑田,我們手牽手書寫屬於我們美麗的傳奇。”

可可接道:“那一定是一個即將成爲過去的美好的未來。”

天啓繼續說:“讓這一刻見證我們的愛戀,從此以後,只羨鴛鴦不羨仙。”

可可接道:“讓這一刻見證我們的愛戀,從此以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他們二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感受着彼此之間深深的愛戀。

相擁過後,天啓露出尖銳的牙齒慢慢的湊到了可可的脖頸之上停在了那裏,可可也猶豫了很久最後將天啓推開低下頭說:“對不起,我還沒有準備好。”

“我理解,我也沒有準備好。”

沉默了片刻,可可擡起頭問道:“接下來我們去哪?不會一整夜都要在這裏度過吧?”

“當然不會,”天啓抱起可可向山下飛馳而去,“帶你去見我的一個朋友。”

蛇蠍美妻 什麼朋友?”

“到了你就知道了。”

“又故弄玄虛,不過這樣也挺好,讓我猜猜它是男的還是女的?”

“猜對有獎,猜錯不罰。”

“那我猜是個女的。”

“爲什麼?”

“感覺而已。”

“錯了,是男的。”

“哼……”

“爲什麼這麼晚了纔去見他。”

“白天,他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

“又是吸血鬼?”

“而且是一隻能力比我強百倍的吸血鬼。”

“那你爲什麼要帶我見他?”

“是我要去見他,所以順便帶上了你。”

“哼,我這是自作多情了。”

“也不算,我去見他也是爲了你。”

“爲了我?”

“嗯。”

“爲什麼?”

“因爲有一種感覺,可能要有大事發生。”

“什麼事?”

“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覺。”

“男人的第六感準嗎?”

“你剛纔的第六感不是也猜錯了?”

“那是我還沒用上第六感,只是用到了第二感而已。”

……

轉眼間,天啓帶着可可來到一座大山深處的竹林中,那裏有一個木屋,木屋周圍散發着沁人心脾的芳香。

二人來到屋內,屋裏物品擺放整齊,一塵不染但卻空無一人。

天啓坐下來將桌子上的還冒着熱氣的茶水一飲而盡,又將茶壺中的茶水倒進另一個茶杯裏遞給了可可。

可可喝完讚道:“你朋友這茶可真是人間極品。”

“而且只有到了這裏才能喝到。”天啓又倒了兩杯,繼續說,“你要是想拿些帶走,他決不會同意,但是在這裏,你想喝多少就有多少。”

“還真是一個奇怪的人。”

“在某些事情上確實是一個很倔強的人。”

正說間,一個身材魁梧,面容粗獷的人走了進來,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彷彿能窺探到人的內心。那人本來一臉嚴肅,見到天啓立刻嬉笑顏開:“怎麼是你?來了也不說一聲,我還以爲又是哪個饞嘴的小偷來偷我的茶了呢。”

“要不是你的朋友,怎麼敢在不經過主人同意的情況下走進這個屋子?”天啓笑了笑,示意那人坐下。


“這話說的倒是不假,呵呵,哈哈,”那人坐了下來,看了看可可,一臉驚訝的說,“你是……心怡?你復活了?”他搖了搖頭,繼續說,“這怎麼可能?”

“你好,我不是心怡,我叫姚可可。”

“長的太像了,簡直一模一樣,呃……我叫萬清泉,和天啓是最好的兄弟。你們先坐,我片刻就回,呵呵,呵呵,哈哈,哈哈。”萬清泉拎起茶壺走出了木屋。 萬清泉走後,可可笑道:“他這個人說起話來倒是蠻有趣,音調顯得太誇張。”

“他反而覺得咱們說話的語氣太單調。”

“他跟心怡也是特別好的朋友吧?”

“你怎麼知道?”

“他看我時候的眼神啊,而且眼淚都差點沒流出來,知道我是可可後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嗯,當年救心怡的時候,他也在場。”

“我纔剛離開一會兒,就說起我的壞話了,”萬清泉將新泡的一壺茶放在桌子上說“都說我什麼了,快點從實招來。”

“我在跟她說你這個人爲人正直、厚道、講義氣。一生都是傳奇。”

“哦,呵呵,哈哈,這話一點不假,我就是這麼一個人。” 都市之仙帝歸來 ,又說,“嚐嚐我新泡的茶,絕對比剛纔的好喝一百倍。”

天啓和可可喝了一口,都對萬清泉的茶大加讚賞。

閒聊了一陣兒以後,可可不再之前那麼拘束,她甚至被萬清泉那種與生俱來的幽默所吸引,根本不覺得他是自己剛剛認識的朋友。

“說吧,這次找我有什麼事?”萬清泉突然變得嚴肅起來,認真的看着天啓。

“沒事就不能找你嗎?”天啓想了想回答道。

“你回憶一下以前哪次找我不是有事要我辦的?”萬清泉語氣肯定的說道。

天啓沉默了一小會兒說:“我有一種感覺,最近可能會有什麼大事發生……”

“什麼大事?”萬清泉問道。

天啓搖了搖頭說:“只是一種感覺。”

“這個你放心,如果真的有大事發生,我一定爲你衝鋒陷陣。”

“不,萬一真的有事發生,我希望你能替我保護好可可,畢竟她還是個人類。”

來的路上可可以爲天啓是在開玩笑,但現在看到天啓嚴肅認真的表情,她心裏開始感到擔心起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能讓天啓如此的小心翼翼?

“放心吧,可可現在已經是我的朋友了,我一定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傷害,”一本正經的答應了天啓後,萬清泉又瞬間變得幽默起來,“呵呵、哈哈,對了,我這裏有剛放的鹿血,你嚐嚐鮮,”萬清泉轉而看了看可可說,“你也可以喝點,呵呵、哈哈。”

“不,我可不喝,還是你們喝吧。”

“呃……這怎麼能行呢?鹿血可是有美容養顏,調節免疫,延緩衰老,改善記憶,抗疲勞等很多作用。你看我的皮膚,這麼多年了還保持的這麼好,就跟常喝鹿血有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