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一個人都沒有,這種天氣死冷死冷的,大家都貓在屋裡烤火,很少有人有這個閒情逸緻出來賞風景。

沿著桃花樹往外走,村子不遠處有一條深十多米的大溝,兩邊都是花白的泥土,壁上長滿了盤虯的野樹,沾染了薄雪的枯枝交叉著,底下是一條兩米多寬的小河,河面上結了一層冰,雪花無聲地落在冰面上。再遠處是荒蕪的田地,地里的莊稼都收了,連秸稈也收得乾乾淨淨,只留下一地昏黃的顏色。

河邊一蹲一站兩個人,蹲的那個人穿著一身紅色的襖裙,站的那個青衣磊落,清秀的臉上掛著淺笑。

村花?

。 怒虎神羅通天的話一出,那正被掙扎著傷口的斬天狗簡直要吐血了,蒼白的臉色愈加的陰沉,終於忍不住罵道:

「你給我閉嘴!你別以為你們能贏得了他,等下指不定誰先死呢!」

斬天狗奄奄一息,聲音虛弱,胸前全部猙獰蠕動的血跡。

「轟轟!」

不過卻是在斬天狗聲音起落之時,通天的身影,猛地再度衝出。

而這一刻,他沉喝了一聲:「龍海聯手吧!」

遠處的龍海卻是神情冰涼,抬手向著破亂混沌的虛空輕輕一抓,身上寒光閃爍,下一刻直接揉身變化,化為一道破空紅光,直接飛向通天!

紅光徑直掠過虛空,出現在通天的手心,赫然是一把閃耀着璀璨光芒的刀刃!

龍海直接化身為刀,成了通天的武器,在他握著刀柄的一刻,兩股力量詭異的融合在一起,刀柄發出一聲悶喝,竟然是一頭老虎的吼嘯!

「現在看你如何能與我們一戰!」

通天提刀狂笑,身影騰空,抬手勁氣噴涌,猛然斬出。

熾熱的火虎斑紋,化為無盡刀罡,直接出現在虛空,那氣罡都還沒有落下,虛空就直接撕裂開了一條恐怖的縫隙!

千聚雷眉頭一挑,手心青色電光揚起,輕而易舉的便破開那火虎刀罡!

不過,在千聚雷出手破解的瞬間,刀芒之後,通天已經在虛空中接連劈砍出了數刀!

每砍出一刀,他的手臂就幾乎要暴漲膨脹一圈,彷彿他的手臂氣勁在成倍提升一樣!

遠遠看去,通天的身體更加魁梧雄渾,那隆起的肌肉,簡直就像是一塊塊恐怖的磐石,其上淬鍊灼燒着無數銳利的鋒芒!

怒虎神羅,加上龍海神羅兩者之力,刀芒破虛,就算是戰艦上的無數強者,即便是身在遠處的,都能感覺到那熾熱與凌厲的氣息。

這一刻,幾道火虎刀芒落下,彷彿數頭怒虎咆哮而出,彷彿要將這虛空給斬破,銳不可當的氣勢,橫掃一切,勢不可擋!

然而,面對這一切,千聚雷卻是淡淡一笑。

甚至,他竟然無動於衷,不閃不躲,雙手點動,彷彿已經成了玉手,青雷湛湛,直接迎上火焰虎刀!

「這……」

「他這是要,赤手空拳硬悍這兩人的聯手刀斬嗎?!」

這一刻,所有人無不驚呆,震撼無比。

「呲呲——」

而此刻,千聚雷的手掌,青色雷光閃爍,他每一掌都準確無誤的拍在了刀芒之上!

在手掌與刀芒的碰撞中,那些刀芒竟然生生出現了裂痕,旋即,裂痕彷彿蛛網一樣蔓延,龜裂成無數塊,眨眼就消散在空中。

這一幕,快得驚人!

一些人實力低下壓根就看不懂,也就只有實力到了神羅地步的,才隱隱顫抖,瞳孔皺縮。

至於那斬天狗,更是心頭一震。

他看的相當清楚,千聚雷的手掌,竟然全部都拍在了那刀芒的薄弱之處,全部準確無誤,且都輕而易舉就把那罡氣給破碎了!

僅僅是交手的瞬間,千聚雷就直接找到了其弱點,哪怕是斬天狗,都無法做到如此準確無誤!

「這傢伙,未免也太可怕了!」

所有人都不由閃過了這樣一個恐怖念頭,千聚雷的這青雷玉手,簡直像是開光了一樣,千錘百鍊,誰能輕易做得到?

不過,那通天卻沒有太多遲疑,即便是這些刀芒罡氣被破碎,也是一往無前,直接撕裂虛空,暴起而來!

在那數道刀罡破碎之際,他的身影已經徹底衝破束縛,出現在了千聚雷的正前方!

一刀接一刀,壓根不會給人的時間!

「無定天虎嘯!火噴!!」

爆喝聲中,一輪赤紅無比的火焰刀鋒,直接猛衝而出!

凝型化虎,在千聚雷面前,化作一頭巨大無比的刀氣猛虎頭顱,勢不可擋的沖向千聚雷,一口咬了下去。

「這恐怕是通天的壓箱底了!這無定天虎嘯勢必兇悍!」

看到這一幕,無數強者瞳孔驟縮。

怒虎神羅通天的這一刀刀,激蕩著整個戰艦群所有人的內心!

即便是千聚雷強大無比,但大家也都希望他們兩人能夠逼下千聚雷這頭硬茬!

不過,在那火焰猛虎碾著虛空,破落下來的時候,千聚雷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在他青雷漫卷的手掌之上,隱隱之間,出現了一圈圈的環形劍影,旋動着,蕩漾而起。

那一圈圈劍影,每一次轉動,就彷彿變得更加真實起來!

「滅!」

那虎嘯火焰刀,已經近在千聚雷腦袋不過一米,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頓時,千聚雷掌心翻出,那不過手腕大小的劍影,竟然迎風化為數千米巨闕劍,迎風而去,消斬時空,改天換日!

一劍定乾坤!

「這把劍,也太大了吧!」

所有人被震驚得無以復加,目光驚駭的看着那巨闕劍直接貫穿了火虎頭顱,吞噬怒虎的斑紋!

「轟轟!」

火浪滾滾,火虎頭顱已經被貫穿,卻是寸步難行,彷彿觸碰到了牆壁一樣!

突然,這頭猛虎的火焰獠牙,寸寸爆裂,在那巨闕劍騰起之時,這尊猛虎直接破碎!

「咚咚!」

通天一口鮮血狂噴,那化身斬刀的龍海,與那青雷巨闕劍碰撞,更是直接被震飛,胸前的火焰靈氣,寸寸崩散!

通天在虛空,連忙躲開,生怕接觸到青雷劍斬到,同時,他身上火焰虎鎧不敢再顧忌其他,藉著反震力量,飛快逃離!

「兩人這就被打傷逃離了?這才二度交鋒啊!!」

「這千聚雷未免也太強了啊!」

「一人連傷兩位神羅,這份實力,有幾人能不退啊!?」

無窮戰艦上,望着千聚雷那虛空傲立的身影,失神落魄的喃喃自語。

這種巨大震怖對他們實在巨大,千聚雷之名,他們才剛聽到說,就能如此!天羅星的他們簡直就像是井底之蛙一樣,開始懷疑人生了!

原本以為千聚雷的必死無疑的局面,卻輕易大翻盤,一群強者接連受創,直接步入了窘迫境地。

到了這一刻,連風雲將軍,也端正了態度,看向千聚雷,眸光閃動,怒意在燃燒。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好好洗個澡,剛想躺會兒,又想起武鳴的事情,忙給他打個電話,讓他明天抽空來一趟,他修鍊的事情成了。

她要幫忙武鳴引氣入體,只有自己家裡練功房合適。

再說她要做的事兒,也不能外傳,要是被人知道還不瘋狂,一天進入練氣,按師父說的最好一年就進入築基期,也太瘋狂了吧!

就算整個青嵐界也沒有那麼快的,不是人人都是重華真君啊!

這樣的修鍊速度,有人知道肯定會心動,也許會冒險劫殺武鳴,那樣他就危險了,還是做的隱秘些,等武鳴功力高點再被發現,也能自保。

她兩年築基就夠轟動修者界的了,要是武鳴一天引氣入體,一年築基,哼哼,想也知道,她也扛不住,能抗住的來不了。

要知道如今各大門派掌門,長老也有不少是築基期,真要一起圍攻,她肯定打不過的。

心情一陣急躁,自己修鍊的還是太慢,要儘快到金丹期才好,不然好沒安全感。

好不容易築基,以為可以隨意在地球撒歡了,又出來個師弟,師父還非要高調讓他修為突飛猛進,哼,那就是拔苗助長。

周雨薇換上睡衣回到卧房,往床上一趟,舒服的哼哼兩聲,歷練太辛苦,特別和各種妖獸搏鬥,非常耗費心神,當時不覺得,過後才會心神疲憊,后怕不已。

畢竟兩年前,她也只是平凡的普通女人,這回師父是下了狠心讓她體驗修真界的殘酷。

武鳴接到周雨薇的電話,讓他明天過去找她,說下修鍊的事兒,別提多高興了,

別人都能修行,他不行,心裡非常著急,可是雨薇姐又開始閉關,所有信息聯繫不上。

讓他心急如焚,工作都不積極,被孫總說了好幾次,才擺正心態,今天就接到雨薇姐的電話。

他當即找到孫總要請一天假,說明是周雨薇讓他過去一趟。

孫科知道武鳴這幾天心神不屬,總是惦記修行,既然周雨薇讓他過去,肯定有事情有眉目,

便很爽快的批准他一天的假,這段時間工作很忙,正在給各家自來水公司更換設備,依舊是武鳴負責,田雨指導安裝和操作。

武鳴請假,孫科只好把自己秘書派過去,幸好自己下屬都能力都不錯。

孫科摸著下吧,心中暗想,武鳴要成為周雨薇的師弟,身份不一樣了,以後就不好在讓他給自己打工了。

乾脆把垃圾廠的股份轉到他的名下,如今垃圾廠運轉良好,一年下來利潤不錯,送給武鳴也算提前討好未來的大修士。

武鳴興奮的一夜沒睡好覺,他馬上就要成為一名修士,那種御劍飛行,能使用各種仙法的神仙中人,真成了神仙,他回老家,爸媽肯定會高興壞了。

他天不亮就起來了,開上自己的那輛二手汽車,直奔周家村而去。

周雨薇知道,武鳴肯定憋不住屁,早早起床在家裡等他。

啪啪啪,院門被拍響時,周雨薇剛擺好早餐,嘴裡念叨一句,

「趕的真是時候。」

打開院門,就看到對面笑容燦爛的武鳴。

「雨薇姐,我來了。」

「嗯,進來吧!吃早飯了嗎?」

武鳴傻笑下,「呵呵,我著急過來,還沒有。」

「那正好,跟我一起先吃點早飯吧!」

周雨薇熬了一鍋靈米粥,蒸的小籠包,用的是掘地豬的肉,非常好吃,在拌上一盤清爽的冷盤。

武鳴也不是做作的個性,在加上跟她很熟悉,馬上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