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紗覆面,紫色晚禮服盛裝。

“林專家,你守在大門這裏幹嘛?”

林絕端了一個小板凳坐在門口,看起來有些怪異。

難怪園主夫人會這麼問。

林絕淡淡一笑:“在我們老家有一個習俗,凡是來參加宴席的,都得送禮。”

“收禮?”

園主夫人氣笑:“就沒見過臉皮像你這麼厚的,前腳剛從我這裏拿走五十億,現在還要收禮?要點臉不?”

林絕認真道:“夫人你是納蘭家的貴賓,更要表示一個意思了,禮不可廢嘛。”

“你……”

園主夫人沒想到這傢伙臉皮真的厚如城牆:“好,收禮是吧,給他拿一塊錢。”

隨侍就扔給林絕一元錢。

林絕收起,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夫人,快請。”

“這你也不介意?”

園主夫人忍不住問道。

林絕笑道:“其實這個收禮,並不是針對夫人你的,我要等的人還在後頭呢。”

園主夫人深深看了一眼林絕,吩咐道:“告訴酒店,給我搬一張沙發來,我要在這裏看林專家收禮。”

夏冰瑩羞得捂上了臉,林先生髮神經就行,怎麼夫人也跟着胡鬧。

收世家大族的禮?

這不是找事嗎?


就這樣,酒店大門一左一右,就給林絕和園主夫人佔了。 這時門口駛來一輛老爺車。

夏老爺子利索下車,哈哈笑道:“小林,你小子這是玩哪出?咦,夫人你怎麼也跟着?”

園主夫人眼神驚異:“夏老爺子,你的腿果然好了。”

夏老爺子笑道:“小林的功勞,老夫如今健步如飛。”

園主夫人提醒道:“林專家,別忘了你答應給我煉的丹藥。”

她對林絕的醫道能力,是越來越期待了。

林絕從兜裏摸出一個盒子,隨手拋給她:“喏,就知道夫人你肯定要拿這說事,幸虧我加班給你煉製好了。”

“滋生養顏丹可是七品丹藥,你這麼快?”

夫人半信半疑,打開盒子,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就撲面而來:“好醉人的味道,不對,這不是滋生養顏丹吧?”

“確實不是。”林絕笑道:“這是雪顏丹,滋生養顏丹雖然品階高,但功效卻是趕不上雪顏丹。夫人你這樣強大的修者,雪顏丹纔有用。”

園主夫人愛不釋手,開心道:“林專家你果然沒讓人家失望,這可是雪顏丹啊,御藥園裏能煉製出來的可沒幾個。”

夏老爺子臉色接連變了幾下,沒想到小林這孩子,居然這麼快就搭上了御藥園的線。

老爺子暗暗驚奇,這園主夫人看似和善,可實力深不可測,向來眼高於頂,即使對他也只是禮貌性客氣,可沒什麼真實交情。

但看她對小林的態度,似乎很曖昧啊。

“給我也搬一張椅子來,我要在這裏乘涼。”


夏老爺子覺得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

“乘涼?虧爺爺說得出來,一個個跟着林先生瘋。”夏冰瑩無力吐槽了。

“老爺子,不好意思,你的禮還沒送。”

林絕的一句話又差點讓夏冰瑩吐血。

果然,夏老爺子很不爽道:“小林,我們的關係還要送禮?”

林絕爲難道:“老爺子我也不想問你要啊,實在是園主夫人都送了,你不表示一下不合適吧?”

園主夫人輕哼,這傢伙居然拿她說事。

不過她也沒反對,這顆雪顏丹,能讓她的美麗更上層樓,就原諒這傢伙的扯大旗了。

“我們夏家可窮得很,二十個億的產業投資,算是給納蘭小姐的一點心意。”

夏老爺子一開口就搞事。

二十個億?

夏冰瑩以爲聽錯了,爺爺什麼時候出手這麼闊綽了。

“太感謝您了,夏老爺子。”

納蘭玉珠剛趕過來,就被這震撼到了。

倒是林絕,依舊雲淡風輕的。

“哈哈,納蘭小姐你別感謝我,要謝就謝小林,我今天要是不出點血,怕是連門都進不去。”

夏老爺子笑道。

“老爺子你又擠兌我了。”林絕也笑了。

納蘭玉珠當然知道該感謝誰,這一切,都是他賜予自己的。

一排豪車停在了酒店門口。

光看排場,就知道前來的人必定不一般。

二十個保鏢兩邊排開,中間的加長勞斯萊斯車門打開,一個勁裝老人走了下來。


夏老爺子瞳孔收縮:“龍霸圖居然親自來了。”

園主夫人也收起了散漫的態度:“龍家家主已經很多年不曾露面了。”

“你就是林絕?”

龍霸圖徑自走到林絕跟前,看也沒看夏老爺子和園主夫人。

空氣中瀰漫着不知名的氣味。

那是一觸即發的**味。

林絕冷然道:“不錯,我就是林絕不錯。”

“很好,今晚我們新仇舊恨一起算。”

龍霸圖話語雖平淡,卻透露出強大的震懾力。

“隨時奉陪。”林絕攔住大門:“但是,麻煩先把禮送了。”

此言一出,園主夫人和夏老爺子臉皮就抽搐了。

這是要掠老虎鬚啊。

更別說納蘭玉珠和夏冰瑩了,都嚇傻了。

“大膽。”龍霸圖的一號龍衛保鏢獰笑起來:“京城世家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但你還是第一個敢問我家老爺收禮的,現在,我就將你頭擰下來,看你還怎麼收這禮。”

林絕眼裏射出一道寒光:“現在就想動手是吧?我知道你,當年祕修會裏的一個小嘍囉,得到龍家提攜後,混了個不盡不實的六品,就覺得了不起是吧?”

一號龍衛驚疑:“你是誰?怎麼知道我的往事?”

“我不但知道你當年只是個小嘍囉,我還知道你更多偷雞摸狗的事。”林絕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就憑你這個廢物,以爲當了人家的走狗,就敢對我嚶嚶狂吠。”

“好強的殺氣,好凌厲的戰鬥真氣。”一號龍衛心頭驚駭,這人不過是五品大成,怎麼讓他有種如芒在背的錯覺。

林絕看着他:“打不打?打完我還要收禮。”

“你……”

如此的蔑視,身爲一號龍衛,他怒了。

“行了,在這裏動手,我們龍家丟不起這個臉。”

龍霸圖冷笑道:“送禮嗎?一個破敗的世家,難怪做得出這麼下作勾當。”

他大手一揮:“拿龍家金庫的黃金上來,呵呵,給你們點甜頭,又能如何?”

林絕毫不客氣收下了,笑道:“龍老爺子霸氣,有本事再來幾塊金磚,我就真的服氣了。”

龍霸圖沒想到他臉皮真的這麼厚,冷哼中帶着保鏢進門了。

夏老爺子哈哈大笑起來:“你小子啊,能讓龍霸圖這麼吃癟的,我還真沒見到幾個。”

暮色渡河夏 ,又好氣又好笑。

要龍家的錢,這也是沒誰了。

園主夫人則是陷入了沉思,她想起了一件事,京城世家圈子都在傳,龍家長子死在了東海那個小地方。

而那個有膽量,有實力,敢殺龍飛揚的人,一直都是京城這邊急需知道的。

現在園主夫人覺得,自己似乎知道真相了。

“這傢伙,還是被我小看了。”

她不着痕跡瞄了一眼林絕,心頭震驚得無以復加。

接下來,又來了幾大世家的代表。

得知林絕攔路收禮後,紛紛驚愕暴怒。

“你特麼敢收世家的禮?”

“送禮進,不送禮就請回吧。”

林絕笑眯眯的回答,態度卻是很堅決。

園主夫人冷嘲熱諷道:“林專家,你收禮的本事,倒是不小。”

林絕毫無愧色:“夫人過獎了,大魚還沒上鉤呢。”

帝傳之諸天亂 哼。”

夫人冷哼,臉皮厚還有理了? 凌家,來了。

排場甚至比龍家還要壯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