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雲與邋遢道士無奈,只有走路趕往,知道其他人想必也是這樣的吧!

路上,辰雲與邋遢道士突然感覺到了一股殺機,三隻武將境界的三眼魔狼殺出來,向辰雲兩人殺去。

邋遢道士是一嚇,拿出一把破銅錢劍就朝撲向自己的那頭近五米大的三眼魔狼劈去。

破銅錢劍一出來,一種恐怖的力量散發而出,壓在了七星武將境界的三眼魔狼頭頂上。緊接着,邋遢道士又取出一根散發幽光的長針,手掌一拍打進三眼魔狼額頭,瞬息間,這隻有着七星武將的妖獸就口吐白沫,栽地死去。

但是辰雲震驚了,青老曾經探查了邋遢道士實力只有一星武將而已,但他那層出不窮的法寶着實嚇人,一頭七星武將境界的妖獸就這樣被他秒殺了。

而另外兩隻妖獸見了,眼中惶恐不安,紛紛掉頭就逃。但邋遢道士似乎並不想讓他們逃走。

他嘿嘿一笑,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摸出一張金絲網,拋過去,大喝一聲,“困!”

金絲網被邋遢道士用力拋出困住了李傲。另外兩隻三眼魔狼,無論他們怎麼用力掙脫就是出不去。

最後,一隻三眼魔狼可憐兮兮地開口乞求道:“兩位大人,放了我們吧!不管我們的事,我們都是接到命令行事的。”

邋遢道士眼神放出一道厲芒,厲聲說道:“是不是古猿一族的命令?”

“這……”那三眼魔狼三隻眼睛躲躲閃閃,並沒有回答邋遢道士的話。

辰雲嘿嘿一笑,走上前對邋遢道士說道,“邋遢道士,聽說三眼魔狼的肉味道鮮美,而妖丹更是煉藥的好材料,何不殺了他們,還問這些幹嘛!”

轉頭看着二隻三眼魔狼,辰雲眼中露出火熱,倒是讓二隻三眼魔狼嚇了一跳,他們修煉百年纔到七星武將境界的,給怕是過不了多久裏就會進階武王,到時候就可以有機率蛻變人形了,他們可不想死!

“大人,對對,就是古猿一族的命令,因爲我魔狼一族本身是依附於古猿一族的,古猿一族實力強大,又暴躁無理。就是我魔狼一族想不從也不行。”

“果然。”辰雲摸了摸下巴,“看來,金蟒一族的計劃已經進行了。古猿一族一定以爲是人類修士殺了他們的小族長,所以派出妖獸截殺人類修士,最後落下個兩敗俱傷,這金蟒一族,算盤還打的好哇!”

邋遢道士嗯了一聲,金蟒一族的陰謀他也親眼瞧見了的,“看來,接下來要小心了。想要進皇陵怕省不了來一場人獸大戰。”

“大人,該說的我們都已經說了,可以放了我們了嗎?”

“可以!”邋遢道士嘴角勾起一個笑容,單手握緊,而那金絲網也在收縮着,片刻就將而只實力有着七星武將的三眼魔狼無情絞殺。

“想不到這邋遢道士還是個心狠手辣的主,以後看來要離他遠點了。”辰雲在心裏道,可不想被他那層出不窮的法寶陰到了。 黯淡無光的盤龍山脈之中隱藏莫大的兇機。辰雲與邋遢道士小心朝皇陵的方向而去,一路上靜悄悄的,並沒有再遇到一隻妖獸,這讓兩人有些疑惑。

“辰雲,停下!”辰雲的腦海中響起青老嚴肅都說話聲。

“怎麼了?”

“這裏是一處大凶之地,四面環山,陰煞之氣瀰漫四周,想必萬年前這裏曾隕落了一隻實力通天的大凶之物,如今萬年過去了,已經天然形成了一個大凶陣!”

“大凶陣!”辰雲驚呼一聲,頓時將一旁的邋遢道士嚇了一跳,並不是辰雲的叫聲,而是他聽到辰雲所說的大凶陣。

“難怪一路上都沒有遇到妖獸,原來誤闖進了一處大凶之地,這次完了。”邋遢道士一臉頹廢,大凶陣就連武靈高手遇到了都難以脫險,自己絕對完了。

突然,邋遢道士眼睛一亮,既然辰雲知道這裏是大凶之地,一定有機會出去。

他扯着辰雲,焦急說道“辰雲,你既然能夠認出這裏有大凶陣,就一定有辦法出去吧!一定要帶多寶離開這裏。”

辰雲嘆了口氣,“小爺怎麼知道離開這裏,只是看出了一點端倪而已。對於這些陣法,小爺是一竅不通。”

“啊!!!”邋遢道士大叫一聲,徹底絕望了,“我運氣怎麼這麼倒黴?天吶,多寶還不想死。”

辰雲嘴角掛起一絲陰謀的笑容,“或許小爺能夠帶你出去,但是……”

“但是什麼?”邋遢道士一喜,焦急詢問道。

“唉,你不知道哇!小爺家裏養了一池玉麟魚,可是呀!他們太難抓了,每隻都有武將的實力,如果有一張網,多好呀。”辰雲自語說道,暗自瞥了眼一旁面如苦瓜臉的邋遢道士。

“我XXX……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在多寶的下品地器困仙網上吧!”邋遢道士嘀咕道,在心裏鄙視着辰雲,這丫真不要臉。

“嗯,邋遢道士你說什麼呢?”

“哦,沒沒。你覺得我的那個困仙網用來抓那些玉麟魚怎麼樣?”邋遢道士說道。

“對哈!可是邋遢你能忍痛割愛嗎?我看那困仙網等級不低,要錢不?”辰雲憋住想笑的慾望,詢問道。

邋遢道士咳嗽幾聲,儘量用平靜的語氣說道:“不要,不要,多寶還有很多…呃……不是,不是,多寶拿它也沒啥用。”

說着,邋遢道士已經拿出了那困仙網被辰雲一把搶過,高興說道,“對對,對,就是這網。我們走吧!”

說完,帶頭尋找離開大凶之地的出口,辰雲不敢去看邋遢道士的臉,因爲那樣會讓他忍不住想笑的衝動,只能雙肩輕微聳動。

幸好青老還懂一些陣法,他強大的神識掃過前往,“十步之後,運轉,右二七,左十三,千萬不要碰一點花花草草,不然隨時會給你帶來生命危險你。”

辰雲凝重點了一下頭,嚴肅說道:“邋遢道士,一定要很緊小爺。”

每一步踏出,辰雲都能夠明確感受到天地之力演化的萬物移位,偶爾還能夠聽到鬼鳴之音,引出辰雲心頭的嗜血,幸好有青老的仙力將辰雲喚醒。

辰雲驚得一頭冷汗,趕緊轉身看邋遢道士,只見他頸間掛着的一粒珠子飛出,散發出濃郁的佛光,周圍的陰煞之氣瞬間被佛光澨滅。

“奶奶的,這邋遢道士寶貝還多!下次一定多敲點。”辰雲抹掉嘴角的口水自語說道,而邋遢道士也不知咋滴身體顫抖一下。

邋遢道士自語說道:“怎麼我都到了盤龍山脈,還有人打我的主意。算了,還是先離開再說吧!”

就這樣,辰雲耗費了一天時間才走完了青老所說的不足十米的路程,再次轉身之時,才發現就在自己原來站立的地方,是用白骨堆積而成,至於那些花花草草都消失了。

邋遢道士是驚出一身冷汗,其實剛纔他看到了一株靈藥想要摘下來,幸好那時想起了辰雲的話,不然結果怎樣還不知道呢!

“青老,出來了嗎?”辰雲不敢亂動,在腦海裏詢問青老。

青老神情嚴肅,“這是一處大凶之地,決不可能那麼簡單就出來的。接下來,就是要用你上古神眼來一探究竟,找出一條天地紋理所鋪的路出來。”

“上古神眼,開!”辰雲大喝一聲,額頭上的妖邪眼睛睜開。頓時,辰雲看到了許多以前看不到的東西,尤其是地底下那一片散發着無窮力量的光芒。

邋遢道士只感覺到辰雲氣勢大變,至於額頭那隻眼睛他看不到,畢竟是跟在辰雲後面的,並沒有瞧見。

“青老,我怎麼看到了地底有許多神祕石頭?這些陰煞之氣都是從這些石頭裏散發出來的。”

“嗯,想必這些都是陰煞石吧!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你從古秋風手裏奪來的那方神源?”

“嗯,記得!”辰雲從納戒中取出來,繼續說道:“可這神源除了蘊含讓人無法吸收的神力外,到底有什麼用?”

神源一出,邋遢道士一下子驚呼一聲,眼中震驚,“你……你手中的那神源是從哪裏來的。我出五件極品鬼器,你將它賣給我。”

辰雲趕緊收回,忘記了後面還有個邋遢道士,白了他一眼,“撿的,不賣。”

邋遢道士遺憾嘆了口氣,也不說什麼了,畢竟神源那種東西太珍貴了。

在上古神眼的幫助下,辰雲看到了許多天地紋理,還有一些黑色的紋路交織在一起,辰雲知道這些就是形成大凶陣的主要原因。

小心躲避開,辰雲帶着邋遢道士又走了幾步。而由於開啓上古神眼耗費辰雲太多的神力,馬上面色蒼白,停下來恢復神力。

終於,在敲詐了邋遢道士幾顆地品療傷丹藥後,辰雲神力恢復,繼續探路。

“是天品藥草!”邋遢道士突然驚呼一聲,看向某處,眼中冒着火熱。

辰雲跟隨邋遢道士的視線而去,通過神眼也看到了一顆臥龍古樹上面結出的幾顆天品等級的果子。

那邋遢道士是忍不住了,天品靈藥對於他來說太重要了,而這一次到盤龍山脈來,就是爲了尋一株天品靈藥,他迅速跑過去。

辰雲大喝,“這裏是大凶之地,快回來!”

邋遢道士不聽,摘下臥龍古樹上的幾顆蘊含天地精華的果子。

一時間,天地間突然變色,陰沉下來,無數鬼魅遊浮在大凶之地,陰風滾滾。


辰雲一張臉徹底黑下來,“我XXX……就快要出去了,大凶陣還是被觸發了。” 上古神眼所看到的那些死去百年,甚至是千年的屍體開始動起來,紛紛爬起來,骷髏頭的兩隻眼眶中閃着幽火。

邋遢道士狼狽跑回來,“好了,我們趕緊離開這個大凶之地。”敢情這邋遢道士還沒有發現這裏的變動。

“離開!離開你妹的,我們走不了,你自己看。”辰雲其實很想罵罵這邋遢道士,不過現在沒有這閒工夫,他將煞魂門二星武王那裏所奪來的中品鬼器裂山刃拿出來,沉聲說道。

“如果你不想死,接下來就給小爺拼命。能逃就逃,只有看造化了。”

邋遢道士嚴肅點頭,雙手作出一個手印,嘴裏吐出辰雲聽不懂的語言來,最後他雙眼爆發精光,一星武將的境界迅速攀升,最後停在了四星武將巔峯,而一隻散發皇者氣息的九墨天筆執在手中。

“這是皇者用過的!”辰雲大驚,邋遢道士果然不簡單,連皇者之物都有,要知道這些都是沾有皇者的氣息,能夠抗擊一切低於皇者的威壓,威力驚天動地,更重要的是有的皇者之物甚至是皇者的傳承所在,難道?

來不及細想,無數骷髏將士已經拿着生前的武器向辰雲兩人撲殺過來,空氣中傳來蕭殺之意。

辰雲的境界在青老仙力的加持下攀升到一星武將巔峯。他雙眼放出一道利芒,如同九天神雷。

仙力,神力,蠻荒聖氣注入中品鬼器之中,頓時爆發出永恆白光讓本來漆黑的盤龍山脈如若白晝,強大的氣勢從中品鬼器中散發出來。

辰雲手持中品鬼器裂山刃,大手用力一揮,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如同海波帶着洶涌之勢橫掃而過。

骷髏畢竟還是骷髏,沒有人的思想,他們眼中幽火大放,硬抗過去。頓時轟隆隆的巨響,衝向辰雲的骷髏將士化爲塵間灰粒,奈何你生前實力何等通天,死後只留一具屍骸而已。

邋遢道士右手拿着皇者之物,九墨天筆,左手拿着破爛銅錢劍,一身等級不低的躲避身法運行出去。

一畫,一揮,力量全速運轉,爆發出金色光芒, 深淵航路

看似很威風,其實邋遢道士心裏叫苦,皇者之物耗費了他太多的神力,根本不能堅持太久。而這把破舊銅錢劍乃是一把中品地器,同樣也得消耗龐大的神力。趁着空隙,邋遢道士又吞下了幾枚快速恢復神力的高階丹藥。

當邋遢道士和辰雲與這些骷髏將士大殺特殺之時,大凶陣真正的威力開始發揮出來。

那種蕭殺之意,覆蓋了整個大凶之地,無數陰煞之氣從地底狂涌而出。骷髏將士通體散發幽光,怒然長嘯,威力增大數十倍左右。

邋遢道士脖子間掛着的那枚佛光珠子飛出擋住了周圍陰煞之氣的侵入。而辰雲因爲身體裏的至尊之氣,蠻荒聖氣,所有進入辰雲體內的陰煞之氣都被絞殺。不然就憑這些陰煞之氣就會讓辰雲和邋遢道士墮落成魔,迷失自我,最後成爲大凶之地的兩具無意識的骷髏而己。

無數天地紋理暗發殺機,危險鋪天蓋地。辰雲和邋遢道士兩人被這突然襲擊而來的天地紋理的重傷。

“這…太恐怖了。邋遢道士,你媽媽的吻,都是你害的。”辰雲吞下一顆從邋遢道士那裏敲詐來地品療傷丹藥,傷勢迅速恢復。

邋遢道士重傷在地,幸得有皇者之物爲他擋去了一半,吐出一口鮮血後,他虛弱說道:“我也沒有預料到這大凶之地如此危機重重,九死一生,都怪我。如果能夠逃出去,我一定好好補償你的。”

“那我要你手裏的那支皇者用過的墨筆補償我。”就算是到了九死一生的絕境,辰雲還是要敲詐邋遢道士,不然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邋遢道士聽了辰雲的話,徹底背不過起來,“不行。我就這一樣皇者之物,給你了,那我呢?”

“好吧!那讓小爺好生想想。”辰雲狼狽躲開一次天地紋理的轟擊後,說道。

“辰雲,上古神眼能夠毀滅天地紋理,雖然以你現在的實力很難發揮出它的真實威力來。可是通過祕禁之術《神藥植身》能夠竊取妖丹和肉身裏的神力暫時再提高你的境界,發揮出它的真實實力。恰好,你也有兩隻武王境界妖獸的軀體。”

辰雲眼睛一亮,將與萬谷聖宗一起捕殺的一星武王妖獸的軀體拿出來,兩隻手指插進妖獸頭中。頓時,一股洶涌澎湃的力量充斥在辰雲體內,辰雲境界迅速攀升,最後停在了六星神將時,辰雲馬上將手指縮出來,畢竟這已經是自己能夠忍受的極限了。

“邋遢道士,你站到小爺後面去。聽好了,只要大凶陣一有停下來,就跟上小爺。”

“嗯。”邋遢道士認真點下頭後,將皇者之物收起來,拿着那把破舊銅錢劍呆在辰雲後面。


辰雲擡起左手,頓時,如同實質般的力量狂涌而出,天地間風雲變色,悶雷滾滾。

他先是施展《滅世掌》,一個百米大的烏金大掌橫空出世,濃濃的天地之力充斥其中。

烏金大掌樸實無華,力量雄渾壓在衆骷髏的身上,伴隨着轟隆隆的巨響聲,大地晃盪,塵土飛揚。

待塵土散盡,一個越十米深的巨掌印出現,而那些骷髏已經被辰雲滅殺。

“這樣就省去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了。呵呵。”


天地紋理對於辰雲的行爲震怒,發動強大的攻擊想要滅殺辰雲。


“你不過是大凶陣所演化的天地紋理而已。並未真正歸於天地的大道紋理,就想滅殺小爺,那好,小爺就讓你嚐嚐小爺的厲害。”

氣勢猛然釋放,辰雲如同九天皇者降臨於世,眼中桀驁不馴,不服於天地,睥睨一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