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世,我當勇猛高歌,一往無前!

南天的媽媽捂住臉,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孩兒,說實話。我是捨不得你離開的,你現在已經混的很不錯了。咱們,在海藍星上,已經十分受人尊重。你到外面的世界闖蕩,媽媽真的很不放心。這世界是公平的,媽媽知道,你能夠混得這麼好,肯定付出了常人所難想象的艱辛。”

“外面的世界那麼危險,孩兒,無論什麼情況,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媽媽,永遠愛你!”

南天的媽媽抱住了南天。

南天堂堂七尺男兒,在一刻,也是不禁眼眶溼潤了。

“爸爸媽媽,我也永遠愛你們!孩兒此次遠行,是爲了給家族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

南天鄭重地說道。

南天的爸爸理解地點了點頭:“去吧,好男兒當志在四方,爸爸支持你!”

“嗯!”

南天開心地笑了笑。

再離別之際,南天又再一次地給父母叮囑了猛虎兵符的妙用。

只要,遇到困難,隨時可以使用兵符,來保護自身安全。

最後,南天又見了見自己的堂弟南勝。

南天指出了南勝身上一些武道上的瑕疵,又鼓勵了幾句,便離開了。

南天去了和古詮約定好的地點。

古詮早就等急了。

終於見到南天來了。

古詮也是放下心來了。

“你來了,就好!”

古詮哈哈一笑。

“快快上船,是我專門給你準備的空間運輸飛船,是a級的!沒有別的專長,就是飛行速度特別快,在空間傳送這一塊,功能強大!”

“浩瀚主星雖然離這裏很遠,但是你坐上飛船,應該不出意外的情況,三個月左右時間,就可以抵達了!”

古詮說道。

“諾,還有這些手續和文件,你拿着!等到了浩瀚主星上的紫羽學院,這些就是你的證明文件!好好加油呀,南天中校!”

古詮拍了拍南天的肩膀。

南天敬禮:“放心吧,巡察長,我保證完成任務!”

這個時候,從飛船上面又走出了幾十個號人。

古詮指着一個船長打扮的軍官,給南天介紹道:“給你簡單地介紹一下!這位是鄒船長,軍銜少校,以前是我的一個警衛長。鄒船長這些人,一路上都是你的隨從。”

愛情未滿 “這個,其實,我一個人開着飛船過去就行了。”

南天呵呵一笑。 “瞧你這話說的。南天中校!”

“南天中校,你現在可是我們海藍星這一片區域的希望! 庶女絕色,鬼帝大人求放過 一路上,總得帶幾個隨從吧。“

“再者,浩瀚主星對於你來說是完全陌生的。但是,鄒船長不一樣。鄒船長以前是我的一個警衛長,跟着我去過幾次浩瀚主星,對哪裏有些瞭解。不管怎麼說,都可以給你當個嚮導!”

古詮緩緩地說道。

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南天也不好拒絕了。

“行,就聽巡察長你的安排吧!”

南天揮了揮手。

鄒船長也是走到南天跟前,朗聲道:“報告南天長官!飛船已經檢查完畢,發動機,能源儲備一切正常,隨時可以遠程航行! 和霸總離婚後我成了萬人迷 請南天長官,下達命令!”

“好,出發!”

南天跟着鄒船長走上了飛船。

“轟隆隆!”

飛船啓動,在前方破開了一個空間裂縫。

這艘a級飛船,沒有什麼特色,最大的特色,就如古詮所說的那樣,優勢在於空間航行。

這飛船,曾經花費了古詮鉅額的改裝費。

古詮在飛船上面加裝了許多,最爲先進的空間穿梭,空間摺疊,以及空間蟲洞破開裝備。

別看,它只是一個a級飛船,一旦全速飛行起來。

速度甚至不亞於s級飛船“太谷號”。

看着,舷窗外邊,五光十色的空間隧道。

南天一時也有些悶得慌。

宇宙空間的航行旅途,是十分枯燥乏味的。

шшш● ttKan● C○

尤其這一次的距離,超級遠!

足有百萬光年之遙。

鄒船長給南天建議道:“南天長官,我們飛船配備了不少睡眠艙。您可以進入睡眠艙,只要好好睡一覺,然後就可以達到目的地了。”

南天擺了擺手:“罷了,我還是去訓練房裏頭!睡眠艙,我是不會去的。幾個月的大好時光,我可不能用在睡覺上面!”

鄒船長點了點頭:“長官所言極是!飛船裏頭的訓練房,也是不錯的,裏面各種各樣的器材,一應俱全。”

“你在這裏,好好看着飛船!因爲這一次,飛行的距離,實在有些遠。空間隧道里頭,難保不會出現一些異常情況,你作爲船長,可以要注意點呀!”

南天提醒道。

鄒船長鄭重地揚了揚手:“嗯,放心吧,南天長官!我有好幾次這樣的超遠距離的宇宙空間航行經驗。屬下一定保證將大人,安全的送到目的地。”

南天笑了笑:“你就多費些心了!”

南天說罷,便轉身前往飛船的訓練房裏頭。

飛船裏頭的訓練房,因爲是軍部專用,所以被改造地非常大,裏面的訓練器材,也是豐富無比。

南天抓緊時間,在訓練房裏頭,演練了一番古武祕技,又盤膝而坐,打坐冥想,提升機甲修爲。

功夫不負有心人。

經過將近半個月的苦修,南天的修爲終於是再次精進!

現在,南天的屬性面板已經變成這樣了:

宿主:南天

身份:銀河聯盟三等男爵,銀河軍內部編制中校銜軍官

財富值:一百萬銀河貢獻點+1000勳軍功值+一百億銀河幣

體能:33.9(36.9)

精神力:39

生命力:33.9(36.9)

力量:33.9(36.9)

敏捷:33.9(36.9)

綜合戰力:34.12(36.12)

主職業:機甲戰士/六品機甲戰尊

第一副職業:古武者/六品武尊

第二副職業:會計師/會計從業者

天賦等級:虛道級

幸運值:3

主線任務:解救李樂音,將李樂音從天音閣中帶出來或者將李樂音扶植成天音閣主!(完成獎勵:超級大禮包)(失敗懲罰:直接抹殺宿主!)

支線任務:暫無

南天現在又從七品機甲戰尊,七品武尊,提升到了:六品機甲戰尊,六品武尊。

南天信心大增!

還有幾個月的航行時間,南天準備一鼓作氣,一下子衝鋒到五品機甲戰尊,五品武尊的境界!

這樣一來,就算到了紫羽學院。

不用古武祕技,還有南天自己肉身恐怖力量,南天依舊可以傲視青年一輩。

“修煉,修煉!努力修煉!非常努力修煉!”

花心總裁的契約新娘 南天在古武時代便是一個有名的武癡,對武道有着執著的追求。

南天幾乎在訓練房裏頭,沒有出來過。

那些隨從們可是急壞了。

見南天不少天,也不出來走走。

隨從們又不敢冒昧打擾南天,只得手捧美味佳餚,在訓練房外頭候着。

一旦傳喚,他們就會立馬過去。

南天敏銳力驚人,隔着牆壁,都把門外那些隨從們的舉動,看在了眼裏。

但是,隨着修爲逐漸提升,尤其是古武修爲的提升,南天不再需要普通食物了。

普通的食物,相反還有許多雜質,吃下去了,對身體還不好。

南天在訓練房裏頭,瘋狂地訓練修行,餓了渴了,就來一杯生命之泉。

生命之泉裏頭含有大量而純粹的生命精氣。

這些生命精氣,供給南天綽綽有餘了。

南天哪裏需要哪些普通的食物。

南天旋即傳話,讓這些隨從散去,各做各事,好好休息一番。

侍從們紛紛在門外給南天跪倒,拜謝南天如此平易近人。

一般的主子,都是想着辦法,來整自己的侍從,叫侍從們做許多困難的事情。

又或者,讓侍從想着辦法,來侍奉主子。

南天倒好,給了侍從們充分的自由和休息時間。

南天擦了擦汗身上的汗水,並不知道,自己已經在一衆侍從心中,樹立了一個光輝的形象。

南天兀自感嘆着,自從突破到了六品機甲戰尊,六品武尊。

但是,從六品機甲戰尊,六品武尊,晉升到五品機甲戰尊,五品武尊。

這兩個層級之間,有着莫大的鴻溝。

南天費了好大勁,也沒有摸到頭緒。

南天喃喃低語:“看來,哪怕飛到了紫羽學院,我也不一定能夠突破呀!”

“正常情況下,我還需要將近半年的時間來積澱,突破呀!尤其是,機甲修爲,提升到五品機甲戰尊,這一條路,我完全是第一次,全是抹黑着,硬着頭皮,探索着。”

“罷了,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我吉人自有天相,這些天,先好好努力地修煉就行了!不需要管其它雜事。”

南天原本混亂地心情,也是漸漸平復了下來。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着。

飛船在空間隧道里頭,大約飛行了二個多月。

忽然一日,飛船整個船艙裏頭,開始劇烈地顫抖了起來。

船艙裏頭的警報燈不停地閃爍,“叮叮”地警報聲,也是不絕於耳。

一時間,整個飛船上的人都驚動了。

南天也是從訓練房走了出來,連忙來到主控制艙。

鄒船長手忙腳亂地在控制檯上,不停地操控着。

南天問道:“鄒船長,發生什麼事情了?”

鄒船長臉上冷汗直流。

“報告南天長官,飛船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間,飛船的空間穿梭裝置壞掉了。現在,我們已經偏離了正常航線,而且,飛船還非常不巧地誤入了空間亂流當中。”

“情況十分危急,南天長官,我不能給你多解釋什麼。我現在必須全神貫注地開始嘗試着,修復一下飛船。”

說罷,鄒船長便不再回答南天。

鄒船長“噼裏啪啦”地不停地按着按鈕。

還有一些隨從,也是走過去幫忙。

甚至,一些悍不畏死者,身穿着特製地宇航服,就跑到了外頭,頂着空間亂流,開始在外面修復着。

不過,空間亂流何等厲害。

那些隨從一出去,哪怕有特製的宇航服保護,也是沒過去多久,就被空間亂流湮滅掉了。

“滴滴滴滴!”

飛船裏頭警報聲越來越大了。

飛船整個船體也是在不停地抖動着。

南天眉頭一皺,當機立斷:“罷了,你們全部退到我的飛船裏頭吧。 狠心總裁我不要 我隨身攜帶了一個飛船。”

鄒船長面若鐵灰色:“來不及了!來不及了!南天長官!現在,飛船誤入了黑洞洞口,馬上飛船就要被吞噬進去了!”

“黑洞的引力太大了,我們掙脫不了的!就算是s飛船,不是專門地速度型,也是逃離不了!”

“南天長官,是屬下無能,害了大人!”

鄒船長和一些隨從神情疲軟,癱軟在了地上。

南天咬了咬牙:“放心,不會有事情的!”

南天話音一落,整個飛船的船艙的所有燈光,都恍然間滅掉了。

漆黑一片,靜寂無聲。

在這一刻,仿若時間與空間都凝固了。

身處這個奇妙境界的南天,也是感受到了一種難言的感覺。

也是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