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看在墨九琪的眼中,卻是讓她的眼底更多了一分冷意,只是急切想找到墨九狸的太子沒有發現罷了……

「是的,畢竟我和妹妹一起長大,她的事情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了!」墨九琪故意說道。

「九琪,我們換個地方說話吧!走,我帶你去九樓!」太子聞言一喜,立即溫柔的對著墨九琪說道。

這幾天沒有墨九狸的消息,天知道他的腦海里,總是浮現出那個紅衣女子,淡笑的模樣,原本他以為自己只是因為墨九狸的容貌和實力,才會對她有興趣……

可是,經過這幾天,他覺得自己已經愛上墨九狸了!愛上那個狡猾如狐般的絕色女子了……

所以,無論如何,他也要得到那個女人,不但如此,他還要讓她深深的愛上自己才行!因此,在聽到墨九琪說要告訴自己關於墨九狸的事情時,他心裡便有了想法……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只要他能夠多了解墨九狸一些,說不定等到她再出現的時候,自己就有辦法得到她的芳心呢……

這樣想著,他看墨九琪也順眼了幾分,態度自然也就溫柔了幾分。而儘管對他心存芥蒂,奈何愛他至深的墨九琪來說,歐陽落熙的每一分溫柔,都是她的毒藥,讓她心甘情願沉淪的……

兩人直接無視墨辰風等人便離開了……

看著墨九琪和太子漸漸消失的背影,墨辰風的臉色有些難看……

「三弟,四弟,難道就沒有辦法收拾那對母女嗎?我現在真是一點也不想再見到母女兩人!你們看看九琪今天那個樣子,簡直就是丟盡了我們將軍府的臉面……」回到將軍府的議事廳,墨辰風沒好氣的說道。

「大哥,我知道你的心情,可是九狸不是說先不要動她們母女嗎?我們還是聽九狸的吧!」墨辰落無奈的說道。

「你們放心好了!那對狗男女是不會有好下場的!」冷汐夜一邊涼涼的說著,一邊和冷殘淚一起走了進來。

「兩位姑娘你們是?」墨辰風兄弟三人見到忽然進來的兩人,先是一愣,隨即倒是沒有什麼意外的看著兩人問道。

「墨九狸是我們的主子,她要我們在這裡等著她的!」冷汐夜直接的說道。

對於眼前三人,她們是了解的,雖然她們剛到風雲城,但是墨九狸在風雲城的一些事情,她們還是非常清楚的……

因此,對墨辰風三人說話的態度也是非常好的!畢竟,這幾人雖然實力差了點,但怎麼說也是自家主子的舅舅啊……

聞言,墨辰風三人點了點頭,倒是沒有懷疑什麼。因為他們知道,就算他們懷疑也沒用,這兩個女子的實力不低,而且身法詭異,他們三個一起,也不一定是她們的對手……

看她們剛才輕鬆在眾人眼前消失,又詭異的出現在他們三個面前就知道了……

不過,出於愛屋及烏的心裡,由於冷汐夜兩人說是墨九狸的手下,三人看著她們兩個的眼神都是非常和藹的……

冷汐夜還好,她原本就性格活躍,自來熟無拘無束的。可是對於性格冰冷的冷殘淚來說,墨辰風三人的眼神,讓她微微有些不自然,她這一不自然,身上的冷氣就格外的明顯……

弄得墨辰風三人心裡有些忐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得罪這位姑娘了。於是看著冷殘淚的表情就更加的溫和了……

冷汐夜夾在四個人中間,饒是她這麼好的性格,都快受不了了,殘淚這丫的是在搞什麼鬼啊啊啊……

「淚姨誰惹你了,幹嘛又放冷氣啊!」正在冷汐夜想著要不要找個話題,緩和下尷尬氣氛的時候,一道天籟般稚嫩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隨後墨寶寶粉嫩的小身影,就走了進來,她身邊跟著的則是林月……

冷殘淚渾身的冷氣在寶寶聲音響起的瞬間,立即冰雪消融,直接接住寶寶飛過來的小身子抱在懷裡,對著她粉嫩的臉頰吧唧吧唧的親了寶寶滿臉的口水,才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說道:「寶寶,你有沒有想淚姨?淚姨好想你哦!做夢都夢到你了……」

冷汐夜和林月兩人是早就習慣了冷殘淚,見到寶寶和墨九狸時的態度轉變,而墨辰風三人卻是不知道的……

他們看著從寶寶進來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冷殘淚,驚得下吧都要掉下來了,這還是剛才那個渾身冷氣的女子嗎?這反差是不是也太大了啊啊啊啊啊……

「我當然想淚姨啦!我也想夜姨!」寶寶察覺到旁邊一道眼神飛來,立即嘴甜的補上了一句。

冷汐夜這才滿意的抱過寶寶,又是一頓口水亂親……

「淚姨,夜姨,你們以後不能這樣子總是親我。娘親說了,女人親女人就是百合,我將來可是要有相公的,我可不想跟你們做百合!」寶寶抹了下小臉上的口水,非常嚴肅的說道。

「噗~~寶寶啊,你才這麼一咪咪點大,要相公幹啥?」冷汐夜被寶寶的話萌的一臉血問道。

「我要相公跟我一起保護娘親啊!這樣就再也不能有壞人欺負娘親了!」寶寶想也不想的直接說道。

「好好,等著我和你淚姨給你找好多相公,然後一起保護你娘親哈哈哈哈哈……」冷汐夜笑著說道。 魂飛魄散?徐鳳年死了?

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心突然間好痛,鑽心的痛…

我想起了他的樣子,想起他每次都會很溫柔很高興的叫我娘子,想起昨晚爲了保護我,大戰無頭男的樣子,是那麼的帥和勇敢…

有時候想,如果他不是個鬼,那該多好啊,因爲在不知不覺中,我竟然喜歡上了他。喜歡他的霸道,喜歡他對我的糾纏,雖然我一直沒有承認,但我心裏明白,我是真的喜歡他…

可他那麼厲害,怎麼會魂飛魄散了呢?昨晚他剛答應過我,會一直保護我的,他又沒做到…

我愣了兩分鐘,才撿起地上的手機,郭勇佳沒掛,在電話裏一直叫我。

“喂,喂?美女你怎麼了?”

“哦…我沒事,就是有點意外…”我的大腦還處於空白。

“意外什麼?”郭勇佳問我。

“哈哈,我都說了我很厲害的,他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我沒聽進他的話,只是呆呆的問了一句:“他真的,魂飛魄散了?”

“你怎麼了?”郭勇佳感覺到了我的不對勁。

“你就告訴我,他是不是真的魂飛魄散了!”我的聲音很大,夾雜着憤怒,臉上也落下了淚水。

“沒有。”郭勇佳的聲音很深沉。

“沒有?”我心裏一頓,突然燃起了希望。

“他很厲害,我滅不了他,但是他被我重傷了,現在估計不會出來。”郭勇佳緩緩說道。

“謝謝你。”說完我掛斷了電話。

失魂落魄回到了家裏,我早早的睡下,希望半夜會起來,能看到他站在我的面前,笑着對我說:“娘子,我們走吧…”

可惜,一覺到天亮,我都沒有見到徐鳳年。

上完班,我給郭勇佳打了一個電話,因爲我覺得我昨天衝動了,郭勇佳是爲了救我才和徐鳳年打起來的,昨天聽他的聲音,好像也很虛弱。

電話接通了。

“喂,郭勇佳嗎?”我很心虛的說。

“幹嘛,還想罵我什麼?”郭勇佳的聲音風輕雲淡,沒有了之前的調侃,反而讓我有些不習慣。

“你是不是受傷了?”

“跟你沒關係,沒事我掛了。”他依舊冷漠。

“等等,我能不能去看看你?”我急忙道,生怕他掛了電話。

電話裏沉默了一會,才報出一個地址給我。

掛了電話,我正準備攔車過去,突然手機震動了一下。

“給我帶一杯咖啡。”

於是我帶着咖啡來到了郭勇佳說的地方,是一個普通小區,上課樓,等了很久他纔給我開了門,我心裏有些埋怨,開個門都這麼久,可是看到他的時候我卻愣住了。

郭勇佳穿着一身白衣服,身子很彎像個老頭,臉色非常蒼白,一點血氣都沒有,開了門,連側過身子都很艱難。

我急忙扶住他走了進去,坐在大廳的沙發上。

“你怎麼受這麼重的傷?”其實我心裏很清楚,他肯定是因爲我,跟徐鳳年拼命纔會受這麼重的傷。

“還不是因爲你?不識好人心。”他白了我一眼,顫抖的伸出手想要拿桌子上的咖啡。

我真懷疑現在有個小孩在這,都能不費力的弄死他…

我主動拿起咖啡,放在他嘴邊。

他看了我一眼,吸了一口,好像很享受的樣子。

“你肚子很餓?”我試探的問。

“兩天沒吃,你試試?”郭勇佳沒好氣道。

我心裏很愧疚,說:“你等下,我去樓下買點東西。”

下了樓,我打包了一份快餐上去。郭勇佳看見飯就更瘋了一樣,一口氣全部吃完了,滿足的看着我。

“對不起,都是我把你害成這樣的。”

“行了,沒事,反正過去了,真是倒黴,你們這些女的,就是說變就變,完全不知道因爲什麼。叫我替你擺脫他的是你,現在擺脫了你還要來罵我,鬱悶。”郭勇佳吃了飯似乎好多了,沒有剛纔那麼虛弱。

“我也不想啊,我本來不想讓你來找我的,可是我玉佩剛扔出去,你就找到我了。”我也有點委屈。

“那你幹嘛叫我救你?”郭勇佳疑惑的看着我。

“…”我沒說話,低着頭沉默。因爲我不知道要說什麼,難道要說,我愛上了徐鳳年?

“哎,難道你喜歡上了他?”郭勇佳嘆氣。

我輕輕點了點頭,心裏有點害羞,畢竟當着別人的面承認喜歡一隻鬼,這在我以前看來是不可思議的事…

“不會吧?靠,我一個大活人帥哥在你面前你不喜歡,去喜歡一個鬼?”郭勇佳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看着我。

我見郭勇佳還有力氣吐槽,就知道他傷的其實不重,於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長得比你帥。”

郭勇佳無奈的搖了搖頭,收起玩笑,臉色凝重的說:“他很厲害,我勸你還是放棄吧,我說過人鬼殊途,你們在一起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郭勇佳不用說我都知道,人和鬼在一起,能有什麼好下場?可是經歷過這次的事以後,我才發現我的心裏有他,能隨便放下嗎?

“你能不能告訴我,徐鳳年現在怎麼樣了?”我看着郭勇佳說。

“我去,徐鳳年?鬼的名字你都知道了?不過這名字好燒包啊…”

“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你是不是被他下了什麼藥?這麼迷戀他?”

我沒接話,依舊看着他。

“真拿你沒辦法。” 總裁蜜寵小嬌妻 郭勇佳嘆氣:“放心吧,他死不了,千年鬼魂,我只是傷了他,沒辦法消滅他…”

千年鬼魂?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那他現在在哪?爲什麼都沒有出來找我?”我焦急的說。

“美女,我都說了,他重傷了,就跟我這樣差不多,不過他還是鬼,平時基本不能隨便出來走動,只能等恢復了才能出來,哎哎哎,我真搞不明白你喜歡他什麼?” 情深緣淺,奈何一場錯 郭勇佳很是不滿。

“喜歡他什麼?”我自言自語,對啊,我到底喜歡他什麼?喜歡他叫我娘子?喜歡他對我的霸道?還是喜歡他能像個男人一樣保護我?

“我不知道,就是喜歡他,喜歡一個人需要理由嗎?”我問郭勇佳。

“擺託,美女,他不是人,他是鬼!麻煩你搞清楚這點。”郭勇佳似乎對我很無奈。

“我知道他是鬼,但我也喜歡他!”我很堅決的說道。

郭勇佳聳了聳肩,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我沉默了一會,說:“那我能去找他嗎?”

“能,但是很難。”郭勇佳不懷好意的看着我。

“很難?需要怎麼做?”我問他。

“回家用刀抹脖子,我保證你能看見他。”郭勇佳笑着說。

“不是這個,我的意思是,能不能用什麼辦法找到他!!”我大聲對郭勇佳喊了一句。

“行了行了,真是的,搞不懂他到底有什麼好的,讓你這麼喜歡他…”郭勇佳屁股挪了挪,好像怕我吃了他。

“去買點白蠟燭和香火,給他墳頭燒香點蠟燭,然後你靠在墓碑上睡覺,能不能了見到他,我不敢保證。”郭勇佳撇了撇嘴。

“真的嗎?那我現在就去試試!”說着我就站了起來。

“哎哎哎,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急,我話還沒說完呢,必須要晚上過了十二點以後纔可以!”郭勇佳拉住我的手。

我楞了下,輕輕抽回了手,臉上紅了起來。

郭勇佳也意識到了不對,有些尷尬的看着我。

“我先去給你買點東西吧。”我抓起包包,出了門去超市買了很多吃的零食和麪包,領到了樓上跟郭勇佳說。

“看你樣子肯定不能下去吃,這幾天你先將就吧,我會經常來看你,先走啦,拜拜!”說完我高高興興的回家了。 「找好多相公?唔唔,這個主意不錯,那我就找好多相公,以後……」

「好了寶寶,別聽你夜姨胡扯!你娘親呢?」冷殘淚覺得再讓汐夜說下去,一定會教壞她們可愛的寶寶。

「主子出去有事,讓我來接你們!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們就走吧!」林月笑著看了看兩人說道。

「好,那走吧!」冷殘淚點點頭。

「舅姥爺,我娘親說你們有事就傳音給她!還有關於皇室聖旨的事情,娘親說讓你們不用理會,她忙完了會處理的!」寶寶看著墨辰風三人,小大人般的說道。

「好,我們知道了!寶寶要不要留在府上玩幾天?」墨辰風看著寶寶粉嫩的樣子,實在是喜愛的不行。

寶寶聞言想了想,回頭看著林月道:「月姨,我可以留在這裡玩幾天嗎?」

林月三人都沒有想到寶寶會想要留下來,可是留下她自己在墨府,她們怎麼可能放心……

「月姨你們放心啦,這裡還有太祖他們在,我不會有事的啦!再說本寶寶可是非常厲害的哦!」不等林月說話,寶寶就拍著胸脯保證道。

「這,好吧!不過寶寶我們先說好,你不能隨便亂跑知道嗎?有什麼事情記得跟我們聯繫知道嗎?不能自己冒險聽到沒?」林月不放心的叮囑道。

「對,一旦有危險,就跟淚姨說知道嗎?千萬不可以自己動手?」冷殘淚也非常嚴肅的叮囑著。

「寶寶,要不夜姨留下來陪你啊好不好?」冷汐夜更是直接要求留下來道。

「哎呦,不用了夜姨,娘親還有事情需要你們呢!再說有舅姥爺和太祖他們在,我是不會有事的啦!」寶寶立即拒絕說道。

最後,林月三人在千叮嚀萬囑咐下,又在寶寶無數的保證自己不會有事的情況下,才不舍的離開了將軍府……

墨辰風三人看的出來剛才的三個女子,都是真心疼愛寶寶的。這讓他們替九狸開心和欣慰的同時,也更加的自責了……

連九狸的朋友都能待她們母女如此,而將軍府這些所謂九狸的親人,卻險些害死了九狸,這讓他們的心裡非常的不好受……

「舅姥爺你送我去太祖那裡吧,我有事情找他們啊!」寶寶三兩下爬到墨辰風的懷裡說道。

墨辰風開心的抱著寶寶道:「好,走,舅姥爺帶你去找太祖。」

說完在墨辰雲和墨辰落羨慕的目光中,抱著寶寶向著後院走去……

為毛寶寶不來抱他們啊,他們也是她的舅姥爺好不好啊!兩個大男人竟然為了寶寶的一個抱抱還吃上醋了,也是讓人醉了啊……

風雲城城郊的一處小院外,墨九狸一身紅衣的站在門口,今天她讓寶寶和林月去接冷汐夜和殘淚她們,是因為她太了解汐夜毒舌的性子了……

估計在將軍府面前又讓不少人注意到她們了。如果讓她們直接去九樓,怕是引起別人的注意。所以,她才讓林月和寶寶去接應她們回九樓……

而她自己則來到城郊,這裡則是當初在煉丹工會遇到的那個姑娘雲夏的家。原本她早就想來了,只是有事一直耽擱著,今天剛好一個人過來看看……

剛走到門口,就看到雲夏一身孝服的走了出來,臉上明顯有著瘀傷,應該是剛受傷不久的……

墨九狸的臉色瞬間一變,直接推門走了進來:「雲夏,你這是怎麼了?」

雲夏聞聲一愣,抬頭看到走進來的墨九狸,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道:「墨小姐是你,你怎麼來了?」

「之前有事耽擱了,今天才有時間來看你,只是你這是怎麼了?」墨九狸指著她的孝服和她臉上的傷問道。

「我的爹爹過世了,我的傷……沒什麼!」雲夏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眼神看向墨九狸真摯的說道:「小姐,謝謝你!當初如果不是你,我爹爹的病也不會痊癒,多虧了你,煉丹公會的會長,親自前來為爹爹看病,花費了大量的藥材,才終於治好了我的爹爹!」

「雲夏,究竟怎麼回事?既然你爹爹的病好了,為什麼現在會……」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她當初對雲夏的身世就好奇,才會做了順水人情,讓煉丹師工會的會長,前來救治雲夏的父親。而且,她也相信有付會長在,雲夏的爹爹一定能治好……

可是,不過幾天的時間,人是被治好了,卻死了!還有雲夏臉上的傷,一看就是被人打傷的……

而且,她還沒有還手,能讓她不還手挨揍的事情,大概就只有她口中的爹爹了。也就是說有人可能抓了她的爹爹威脅她,然後打傷了她不說,最後還有可能殺了老人家……

「雲夏,你可以願意跟我說說事情的經過?難道,你就不想為爹爹報仇嗎?」墨九狸看著雲夏無神的眼睛說道。

她清楚看到自己說前半句的時候,雲夏的眼神幾乎沒有波動,唯獨在她說道報仇的時候,雲夏的眼中閃過一道亮光,卻很快又暗淡下去了……

見狀,墨九狸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測了!看起來雲夏不是不報仇,而是對方太過強大,她現在無法報仇才會如此頹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