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彷彿就是被靜止的時間一般,凝固在了這裡。

「怎麼回事?」蘇徹疑惑的看著周圍,非常不解。

尚冥軒從後院走了出來,這時他的手裡提著一個字條。


老婆大人有點拽

「這是我在後院牆壁上發現的,他的旁邊還有五個紅色的血掌印。」尚冥軒說道。

「帶我去。」蘇徹立刻說道。

兩人來到了後院,牆壁上的五個紅色血掌印清晰可見。

而字條上面的話,非常簡單。

「五嶽樓見。」

五嶽樓,便是皇室設立在江南城的分堂。

「走。」蘇徹將紙條收入戒指之中,立刻對尚冥軒說道。

紅色的厚重牆壁,將五嶽樓包裹的非常嚴實,蘇徹來到五嶽樓面前的時候,讓他想起了半年前在百花城之中為尚冥軒取吉祥果的時候,遇到了蘇家的族人,也不知道他們現在好不好。

五嶽樓的門口依舊像皇室一貫作風,守衛的密不透風,想要光明正大的進去,幾乎是妄想。

「從長計議吧。」尚冥軒看了看五嶽樓的門衛,對蘇徹說道。

這時,蘇徹正愣著沒有理會尚冥軒。

尚冥軒疑惑的看著蘇徹。

正當這時,他才感覺到一個非常熟悉的靈氣波動在身體的周圍浮現開來。

尚冥軒說不出這是屬於誰的靈氣,但是他的熟悉程度非常的高。

「怎麼是他?」蘇徹自言自語的說道,抬起了頭,看向五嶽樓的頂端。

五嶽樓的頂端,是用紅色圍欄圍起來的瞭望台,那上面正站著一個人。

尚冥軒定睛望去,也皺起了眉,那人正是寒月。可是下一刻,尚冥軒整個人都怔在了原地。

慢慢的走出的人影,昂起了下巴,惡狠狠的看著下面的兩人。

蘇徹咬牙切齒的看著那個人影,口中淡淡的說出了兩個字。

「方成!」 自從上次和父親一別之後,蘇徹一直沒有找到方成的下落,而如今,方成正站在皇室之中,而身旁便是冥王殿的人,再加上原本和蘇家一同命運的方家最近一直沒有什麼消息,甚至連一個族人都沒有出現過,這一切在蘇徹腦海之中反覆思索了起來。

此時的方成眼神已經落到了蘇徹身上,他的臉上出現了笑容。

蘇徹不知道方成要做什麼,但是很顯然,現在他們已經站到了對立面上。

方成和寒月同時邁出一步,凌空飛出了城牆。

而下方站立的蘇徹和尚冥軒並沒有移動,靜靜的等待著兩人的到來。

蘇徹倒是想看看面前這小子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方成很快走到了蘇徹的面前,而寒月則站在他的身後。

「徹哥。」方成的笑容讓蘇徹看著非常的難受,但是到底如何難受他自己也說出來。

蘇徹點了點頭,並沒有說話,這一下讓方成尷尬在了原地。

「你怎麼在這裡。」尚冥軒擺著納悶的表情問方成。

這下換方成擺譜了,他根本沒有搭理尚冥軒的意思,甚至連一個正眼都沒看。可是他依然笑吟吟的看著蘇徹,說道:「徹哥,你怎麼在這裡?」

蘇徹深吸了一口氣,他已經感受到了,寒月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中階歸元層,而面前的方成也已經達到了上階歸元層,而且還有很明顯將要突破的跡象。

「找人。」蘇徹沒有任何的語氣,淡聲淡氣的回復到。

「來這裡,找什麼人?」寒月邁著妖嬈的步伐走向了蘇徹,嘴裡也是笑吟吟的說道。

蘇徹挑眉看去,冷哼了一聲:「江南城是你家的?」

這句話讓寒月直接閉了嘴,表情怪異的看著蘇徹,沒有繼續說話。

就在這時,遠處浩浩蕩蕩的走來了一行人,蘇徹眼尖,立刻發現其中領頭的兩個人,竟然一個是孫田一個是孫園。

平陵殿的人?他們現在來這裡幹什麼?


梅開二度:甜化冰山總裁 ,有點猜不透其中的因果,但是能夠猜得到的是,眼前這些事情,都和方成有關。

「呦,我說是誰呢,原來是蘇家的三少爺啊。」孫田一走來,那臃腫的身材就讓蘇徹作嘔。

蘇徹當然知道他來者不善,也沒回應,靜觀其變,看看他們到底是要做什麼。

「他們是誰?」尚冥軒小聲的在蘇徹耳邊問道。

「我們是平陵殿的人,我是平陵殿殿主之子,孫田。」孫田昂首闊步的說道,一臉傲氣。

尚冥軒冷哼了一聲,搖了搖頭,沒有回答他的話。

蘇徹的心思根本不在眼前的這些人身上,自從孫田來了,蘇徹感受到他是中階凝神層實力之後,連和他打招呼的意思都沒有了,隨後開始四周觀望開了。

四層九合天已經讓他的感知力提升到了一個新的境界,再加上實力突破凝神層的範疇,更是讓他的靈氣覆蓋面更加廣闊,現在的他幾乎可以俯瞰整個江南城的動向了。

「姐,你看,蘇家的人就是牛氣啊,連跟班都如此狂妄。」孫田饒有興趣的看著尚冥軒。

孫園撇著肥碩的面部,對孫田說道:「他們好像不知道他們在哪裡。」

「一口一個蘇家,你知不知道這個名稱,是不可以亂叫的啊?」尚冥軒的表情變得陰冷了起來,但是話語仍然是非常的溫柔。

溫柔的陰冷。

「哦?」孫田回過了頭,看自己身後的幾十名護衛,對他們大聲嚷嚷到:「這個傢伙說,蘇家不能亂叫,兄弟們,你們說能不能啊?」

就在這時,蘇徹的眼光忽然落在了不遠處的一個角落,那裡坐著一個乞丐。

乞丐低著頭,但是蘇徹清楚的感受到,那乞丐的靈氣非常的強,已經達到了中階歸元層的境界,而且那乞丐正在用靈氣關注著這邊。

蘇徹再次揣測了一下乞丐的靈氣,忽然臉上露出了喜色。

就在孫田的話說完之後,幾十名護衛立刻走上前,將蘇徹和尚冥軒兩人圍住了。

蘇徹瞅了瞅四周的人,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拍了怕尚冥軒的肩膀,順勢跳起身來,就要出人群。

因為他知道,方成和寒月是不會插手這件事情的,其次,尚冥軒和孫田雖然同為中階歸元層,但是這個級別所有的靈法,都是鬥不過自己家族之中的洛神賦的,因為對於洛神賦,他太了解了。

看蘇徹要脫逃,圍著的護衛立刻伸手的伸手,跳起的跳起,想要去阻攔蘇徹。

這時,尚冥軒出手了。

反手一掌,靈氣頓時出手,直奔那些人而去。

這一掌,便是帝天玄空掌的第一式,帝通掌。雖然是基礎式,但是這一掌的威力也不容小覷。

尚冥軒的突然攻擊,顯然將周圍的人們都震懾住了,一掌拍倒了八人,剩下的人都有些膽怯的看向尚冥軒。

孫田也是一愣,他沒有很強的感知力,所以根本看不出尚冥軒的實力,但自命不凡的他怎麼能在尚冥軒這種無名小卒的手下甘拜下風?於是怒喝道:「你們這幫廢物,給我回來。」

尚冥軒感興趣的看著這個小胖墩,笑了笑,一手背在身後,一手對孫田使出挑釁的手勢。

「你這是找死!」孫田說罷雙拳瞬間揮出,直奔尚冥軒頭頂靈元和腹部砸去。

這樣的攻擊力度,尚冥軒一看就看破,都懶得躲閃,左手從後背翻至前身,做出一個姿勢。

「帝天玄空掌?!」方成在一旁正看著有興趣的時候,尚冥軒一式而出,他立刻驚訝的喊道。

「識貨。」尚冥軒頭也沒回對方成說道,接著下一瞬,就是讓眾人吃驚的時候。

玄風掌一出,孫田幾乎看不到了尚冥軒的身形。

帝天玄空掌的玄風掌為速式,它的速度,非常之快,可以令人抓摸不到。

就在孫田左右觀望的時候,一股強烈的疼痛之感從身後傳來,他的身體直接向前飛出數米,摔倒在了地上。

方成原本不屑一顧的表情,現在已經凝重了起來,經過尚冥軒這一次出手,他看清楚了他的實力。

「這小子,中階歸元層了?」他喃喃的說道:「可是他怎麼會帝天玄空掌?蘇徹竟然連族內的靈法都會傳授給他?」

「這就是傳說之中的洛神賦?」寒月問道。

方成點了點頭,「如果有機會,你可以看一看,不比你家之中的任何靈法差。」

「果真如此玄妙?」寒月看著尚冥軒,對他漸漸開始感興趣了。

「洛神賦的玄妙,這才是一個皮毛。」方成嘆息的說了一聲:「如果你見到你族中的那個大長老,去問問曾經的蘇家吧,你會明白現在發生的這一切的。」

寒月冷冷的看著尚冥軒,又將目光拿去尋找蘇徹,可是無果,她便嘆息了一聲。

此時的蘇徹,根本不擔心尚冥軒,而是直奔那個街角而去。

不出他的所料,那個乞丐仍舊在原地,但是他知道,乞丐已經知道自己來了。

蘇徹一步一步的向乞丐走了過去,這時,那乞丐慢慢的站了起來。

「我就知道,如果有人能夠找到我,那個人一定是你。」乞丐說話了,這一句話,讓蘇徹潸然淚下。

花若離的聲音已經不像原來那般了,現在他的聲音充滿了沙啞,如同一個長久不說話的人突然開口,咬字都有些不清不楚。

「你……你怎麼了?」蘇徹慢慢的走到花若離面前。

嬌妻來襲,總裁別跑

蘇徹看到的是一張布滿了傷痕的面頰,那些傷痕已經結痂,還未結痂的還在留著黃色的膿水和紅色血水混合成的液體。

「你……到底是怎麼了!」蘇徹的聲音出現了一些憤怒。


花若離苦笑了一聲,搖了搖頭。

「這世間,竟有人可以讓妖刀花若離,江南城的傑出才俊流落街頭,人不人鬼不鬼。」蘇徹的聲音有些顫抖,他早就將這些人,當做了自己最好的朋友,現在的花若離,讓他的心充滿了憤怒。

「蘇徹,有些事不能怨天尤人,只能怪自己。」花若離嘶啞的聲音,每一個字都在觸動蘇徹的內心。

「你的父母呢?小薰在哪裡?」蘇徹問道。

花若離再次搖了搖頭,「他們不是你我可以對抗的勢力,不要再問了,答案會讓我們都失去生活下去的希望的。」

「若離,如果你拿我蘇徹當朋友,今天你就告訴我。」蘇徹說道。

忽然一個聲音,讓蘇徹轉頭看向街道的另一旁。

「不要問了,蘇徹哥哥,他們的實力太可怕了,你不要為難若離哥哥了。」

正是小薰。她穿著一身厚重的皮襖站在街角的對面,啜泣的說道。

「小薰?!」蘇徹連忙走到小薰身邊,拉起了她的手,蘇徹正要說話的時候,小薰大聲嚷了一下,連忙把手抽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