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阿金的戰鬥力是肉眼可見的比以往要強大了。

在槍林彈雨與刀舞劍揮之中,阿金的身影就像是影子一樣不停的變換穿梭,好像沒有人能打中他一樣。

阿金的見聞色霸氣…覺醒了。

因為這一次的事件,阿金的戰鬥力得到了提升,現在的他已經是這片戰場上的最高級別獵手。

穩操勝券了。

不過,這對於他來說,可能不是什麼值得開心的事情。

明明當哥哥的還在呢,小弟卻在他的眼前受傷了,還是為了保護他而受傷,這件事情…無論怎麼想,阿金的心裏面都愉快不起來。

這一次蒂迦的受傷,算是在阿金的心裏面留下了一道疤。

這道疤會永遠的刺激著他不停的前進。

。。。

還在研究古代遺址的卡贊、羅賓和小砂糖並不知道另外兩邊發生的事情。

反正就卡贊所在的這座古代遺址倒是挺安靜的,一直都沒有什麼人來打擾他們。

也不能說沒有吧,只不過在卡贊的見聞色霸氣感知中。

那些人剛剛踏入這片古代遺址就立刻以一種飛一般的速度離開了這個地方。

大概是看見他的身影了。

卡贊牽著砂糖一直跟在羅賓的身後聽她講述著從這座古代遺址中了解到的信息。

上千年前阿斯卡王國的故事。

卡贊對此完全不感興趣,全當一個故事在聽。

不過也就一個地方讓他感到了有些在意。

那就是…七星劍這個東西好像是有著自己的意識。

七星劍是七星眾神賜予的美麗而無敵的聖劍,拿上了它的人就會變身成為強大的劍豪。

不過,七星劍殺戮的生靈實在是太多了,完完全全化為了一把妖刀。

妖刀的等級有些複雜,像是三代鬼徹那一種的,只要使用者實力夠強,就能壓制住它可能帶來的霉運。

而如果使用者實力不夠,三代鬼徹就會引來厄運弄死現代使用者,等著下一位主人的到來,知道它找到合適的主人。

聽起來很恐怖,至少在四海三代鬼徹就已經是讓人聞風喪膽的快刀了。

然而,這樣的刀在妖刀裡面確是屬於最低級的那一層次。

而七星劍就是屬於最高級的那一種,是比卡贊手中的妖刀無用還要高一層次的那一種。

不管使用者的實力強不強,當血色滿月升空,黑暗籠罩大地,沉睡在七星劍中、從殺戮與死亡里孕育出來的意識就會蘇醒。

它會竭盡一切的去控制持劍者的思想,掠奪他的軀體。

直到最後,七星劍消失不見,換句說法是融入了持劍者的身體裡面去,達到了『人劍合一』的地步,持劍者的身體就是七星劍的本體,隨便一揮手,就是一發飛翔斬擊。

而原本的持劍者還活著,但是也已經死了。

真正控制著那副肉身的,是原本沉睡在七星劍中的意識。

想要不被控制、真正的使用七星劍。

只有靠伴隨七星劍一同降下的三顆寶玉,在血色滿月來臨的那一天,滿月升空之前。

讓巫女通過遠古流傳下來的儀式,將七星劍的意識鎮壓封印才行。

不過饒是如此,就算七星劍的意識被鎮壓,平時使用它的時候,它依然會無時無刻的不潛移默化的去影響著使用者的情緒。

只要使用者的內心之中存在的任何一絲的負面情緒,那麼對於七星劍來說就是一個破綻。

它可以悄悄的不停放大這個負面情緒,當負面情緒充斥使用者的內心,將使用者心態擊潰壓垮的時候。

就是它伺機而動的時刻了。

只有內心無比強大堅韌的劍豪,才有駕馭住七星劍的資格。

這些都是在這座古代遺址中對七星劍的記載,是阿斯卡島本土居民花費了上千年,經歷了好幾次血淋淋的教訓才記錄下來的歷史。

就是為了讓後人明白一件事情——不要碰七星劍。

海書網 位於白城老城區的四星級華悅酒店,被瑞豐包下,供參賽選手入住,尤葉作為參賽的普通一員,和其他人一樣排隊等著分配房間。

化妝師雖然大多是為女人服務,但這個行業的男性化妝師比例也不在少數,參賽選手中不乏男性選手,很快,尤葉的周圍就圍了一圈男生。

有想幫她拿行李箱的,有打聽她的聯絡方式的,有藉著切磋技藝的名義緊緊盯着她的臉的,還有的不靠近,站在不遠處欣賞著尤葉出眾的身材。

她今天穿肥大的連帽衛衣配牛仔褲,戴棒球帽,穿球鞋,自認這身衣服也不可能暴露身材,帽子又遮住了半張臉,實在是平淡無奇的樣子。

但哪怕是穿松垮的衛衣,尤葉筆直的站姿跟出色的線條,也令她的氣質與眾不同,而僅僅露出一個尖尖的下巴,已經小巧秀氣得攝人心魄了。

美妝大賽歷時時間長,以後她還要進入瑞豐,易容只適合短暫的十幾小時,她只能頂着真實面容來參賽。

尤葉就知道她這張臉總惹是非,按平日裏的性子肯定就把這些蒼蠅男給罵走了,可今天是來參賽的,有多少男人盯着她,就有多少個嫉妒的女人等著找她的茬兒。

只能忍着敷衍,偏偏還是出了亂子。

就快要排到她的時候,一個油頭粉面的男生過來搭訕,尤葉沒理他,可這男生就是賴著不走,非要尤葉的手機號。

內心的怒火在爆炸,尤葉默默給自己倒計時,再忍他三分鐘,拿到房卡就走人。

就在只剩一分鐘便拿到房卡的時候,突然衝過來一個女生,一把揪住尤葉:「不要臉!勾搭別人男朋友!」

原來這是情侶參賽,男生趁著女生去洗手間的功夫,想摘尤葉這朵野花。

尤葉真的怒了。

她想起一件事,決定不再忍。

「鬆開手。」尤葉聲音平靜,摘掉帽子,一雙妙目望着眼前的女生。

濃妝也遮掩不住烏青的眼圈,粗糙的皮膚。

她摘帽子的一瞬,那女生愣住了,不知不覺間鬆開了手。

看到尤葉的容貌,這個女生不得不承認,長著這樣一張臉,根本不需要去勾男人。

男人們會主動蜂擁而至的。

「不好意思,我就算勾男人,也不會是你男朋友那種貨色,你皮膚這麼差,眼神又不好,真給化妝師丟臉。」尤葉終於說出這一句,心中舒暢許多。

她是來拿冠軍的,不是來受氣的。

那女生後退一步,忿忿不平,令尤葉沒想到的是,接着圍過來五六個女生,虎視眈眈的盯着她。

原來她們都是一起的,怪不得有恃無恐。

「小妞,海選不管你在哪個區,我們姐妹都會好好招呼你。」為首的女生又高又壯,她早就看尤葉不順眼了。

其他幾個女生嗤嗤笑起來,其他女化妝師們心照不宣的互相遞了眼神,很不友善的看着尤葉。

長得太美的女生,天生就是同類的公敵。

尤葉卻笑了。

像冰冷的雪蓮忽然在陽光下盛開,別說在場的男生,連女生都看呆。

「不好意思,我不參加海選的。」她上前一步,看着那位鐵塔似的大姐大。

「為什麼!」大姐大怒氣沖沖地問。

「因為,我長得好看啊。」尤葉柔柔一笑。

溫柔中透著俏皮,俏皮中透著不屑。

「不公平,有黑幕!憑什麼她不用海選!」大姐大嚷了起來。

其他女化妝師也跟着起鬨,剛才想討尤葉歡心的男化妝師們,悄悄溜到一旁,都噤聲了。

前面的工作人員過來調解,埋怨尤葉:「本想給你分個好房間的,這一鬧可怎麼收場,你也不能亂說,不參加海選啊。」

「我沒有亂說,我不參加海選,是你們總裁允許的。」尤葉淡淡地回了一句。

聽到「總裁」兩個字,吵鬧的女生們一下子安靜。

誰不知道瑞豐的總裁林昊楓是男神級別的人物,有些女生來參賽,就是為了看林昊楓一眼。

「你胡說!」大姐大喊了一句。

尤葉就知道她們會質疑,拿出手機,當着她們的面撥出去:「林昊楓,我說我不用海選,她們不信。」

。 方海以為自己已經足夠成熟,成熟到可以應對各種情況。

可眼前的一切還是讓他感覺自己太年輕。

他甚至沒有去問方芮一些亂七八糟的廢話。

作為孿生兄妹,方海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方芮的能力。

鬼指的能力極強,經理曾經用葉總的鬼域做過嘗試,實驗證明哪怕是葉總的鬼域鬼指也能造成部分影響。

可方才方芮的動作卻毫無作用。

這有兩個可能。

第一,眼前的一切只是幻覺,這裏就是真實世界。

第二,眼前的一切超出了他現有世界觀的理解,這隻厲鬼的恐怖是他以往所遇到的厲鬼完全不能比擬的。

後者的可能性更大,方海的小心臟忍不住揪了起來。

本以為是個輕鬆的差使,怎麼會搞成這個樣子,那沈林究竟參與了一個什麼樣的事件,能造成這種恐怖的景象。

「怎麼辦?」方芮上前,有些焦急的詢問。

鬼指的能力無效,她現在跟個廢人沒什麼區別,這讓方芮有些慌亂。

其餘三人也圍在了方海的身旁。

靈異論壇的頂尖隊伍在這種突發的狀況之下那種弔兒郎當的散漫氣質消失得一乾二淨,展現出一個頂尖的馭鬼者組織該有的素質。

「情況不太對,這情況很有可能是鬼域對現實的入侵,就小芮的鬼指一點效用都沒有這一點來看,這隻鬼比我們想像的要恐怖的多。」方海沉着臉言道。

緩緩打量四周,方海忍不住嘆氣。

「就我估計,這隻鬼的鬼域程度,可能比葉總的還要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