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霍錚真的相信近墨者黑。

原本的二嬸,是那樣的善良溫柔,可與二叔呆的時間長了,竟然也變得那麼腹黑。

「二嬸,你打算做什麼?」

霍錚被慕初笛盯得渾身發毛,他揉了揉手臂豎起的毛孔。

「蓄意傷人是刑事案件,警察會徹查的吧?」

「這問我幹什麼,小爺是軍人,不是警察!」

見慕初笛眼底閃過失望,霍錚覺得真是夠了,為什麼他家二叔的女人,要他來瞎操心。

「好吧,我會給張局長打通電話,行了吧,二嬸下次你直說吧,不要兜圈了。」

說那麼多,都只是想讓他給警察局施壓而已。

楊天奇肯定不敢指證對方,通常這種情況下,警察局不會徹查的。

可慕初笛就是想徹查到底,扯出背後的康瓷兒。

此時,醫院內

醫生剛給楊天奇處理好傷口,兩位警員就走了進去。

楊天奇渾身打著石膏,臉傷得看不出他本來的面貌。

「先生,我們是容城總部的警察,想詢問你當時的情況,那幾個打你的人是什麼人?」

警員拿著本子在記錄。

楊天奇驚呼一聲,「誰,嘶,誰說我是被打的?」

過於激動,牽扯到嘴唇的傷,痛得他嗷嗷大叫。

警員明顯是不相信的,「根據我們現場警員的口供,那些人有計劃有預謀地把你堵在監控死角,用鐵棒打你,難道你告訴我,這是在玩耍?」

「對,就是玩耍。」

楊天奇恨死這群警察了,容城那麼多案子不去破,跑來搞他幹什麼?

如果不是他們到場,他已經說服那些人。

現在好了,他們都以為是他報警的,那肯定也會誤會是他故意放過慕睿,讓慕睿東山再起。

真是天大的冤枉!

楊天奇內心滿是埋怨,所以,語氣也不好。

「玩耍玩出血來,玩到醫院?」

「對,就是這樣,我說警察同志,我沒事,外面還有大把案子等著你們查呢,那些綁架案,碎屍案,可是比我重要多了。」

「楊先生,你這麼不配合,我們可以告你的。而且,這件事已經不算小事,故意傷人,局裡已經立案緝查。」

局裡還讓他們認真調查呢,可想而知案子的重要性,誰都不敢怠慢。

「什麼,立案緝查?」

楊天奇驚得想要坐直身子,直到渾身的細胞都痛苦地叫囂,他再次倒回床上。

「不是我報警的,我不要立案。」

楊天奇失去血色的臉此時更是蒼白。

他們以為他放過慕睿,就敢來虐打他,若是誤會他報警,豈不是要殺了他?

楊天奇很惜命膽小。

警員態度強勢起來,「案子已經立了,沒有你說不的權利,要不你現在說,要不等傷好了到局裡說。」

楊天奇瞪著眼睛,敢怒不敢言。

等警察離開后,連忙給那個大佬打電話。

另一頭,醫院門外的高級豪華轎車裡。

「哈哈,勾到線拉。」

他指了指前面一大堆儀器設備。

「小爺是不是很厲害!」 「二嬸,我們是不是殺過去,我有一大群子弟兵呢?」

慕初笛按了按太陽穴,總覺得霍錚哪來的英雄模樣,倒是像土匪,老是打打殺殺的。

「腦子是個好東西,出門記得要帶!」

慕初笛微微搖頭嘆息。

「二嬸,不帶這樣的,邊用邊罵,算什麼!」

「我要向二叔投訴,投訴!」

霍小爺被懷疑智商,行動力馬上上來了。

連忙撥打他家二叔電話。

嗶哩吧啦地把事情前因後果說了一遍,然後特別委屈地抱怨,「二叔,你說二嬸是不是太過分?」

慕初笛掐著手心,心裡把霍錚腹誹百遍。

這麼點小事,都打電話給霍驍,又不是小孩子,打什麼小報告。

緊張兮兮地盯著霍錚,心猛然撲騰撲騰地狂跳。

霍錚想著他家二叔肯定會站在他這一邊,於是,點了擴音。

「那話,沒毛病!」

沒毛病?

那句話?

二嬸這樣鄙視他們霍家的因子,竟然還沒有毛病?

霍錚想要反駁,啪,接著便是忙音。

當他再打一遍,就發現打不通了。

好吧,霍小爺被虐了。

慕初笛見狀,深知霍錚幫了她不少忙,於是解釋道,「我要抓的,是幕後的人,如果現在把那群人暴打一頓,或者送他們進警察局,這樣起不到作用。」

「說了讓他們狗咬狗,就一定能做到。」

雖然慕初笛沒有明說,可機智如他,霍錚一下子就明白過來,然後連忙給警察局施壓,要他們加大緝查的力度,勢必三天內把人抓到。

掛掉電話后,晃了晃手機,「二嬸,我聰明吧,是不是應該請我吃一頓呢?」

然後,慕初笛就被敲了一頓。

霍小爺也非常厚道,沒有狠狠宰慕初笛一脖子血,而是很地道地去了一家火鍋店。

火鍋店處於四環,距離市中心有一定的距離。

四周環境很不錯,近山近水,來往的人很多。

古老的招牌,店裡所有的一切都洋溢著歷史的味道。

東西都是有一定的年紀,幸好很乾凈。

慕初笛沒有想到,霍錚竟然會到這種地方來吃東西。

「不嫌臟吧!」

霍錚話雖然問了出口,卻沒代表他有換地方的意思。

老早就伸手,把夥計叫了過來。

「怎麼會,很乾凈呢。以前我最喜歡跟朋友一起來這樣的地方。」

她跟夏冉冉可是跑過不少偏遠的地方,找這樣的老字號的店鋪找吃的。

「該不會是前男友吧!」

霍錚隨口一說,他可記得他家二嬸好像有個前任未婚夫。

「不是。」

影視最強反派 池南是很寵她,可是從來不會跟她在這樣的地方吃東西。

也許他覺得不夠格調吧。

「吃辣吧?」

感情問題始終抵不過肚子,對霍小爺來說,嫁給他二叔就是他們霍家人,以前的什麼鬼都好,沒興趣。

慕初笛點點頭,「吃。」

她很喜歡吃辣。

霍錚連菜牌都不用看,直接點餐,「要一個勁辣套餐。」

夥計下了單子,然後問,「兩位?」

慕初笛正準備點頭,霍錚卻豎起三隻手指,「三位。」 「難道?」

「對,你老公也來。」

慕初笛有點囧,不管解釋多少遍,霍錚權當聽不到,還一意孤行。

然而這聲老公,真讓她渾身不自在。

「那還是點哥鴛鴦鍋吧!」

霍驍有胃病,不好吃辣。

霍錚擺擺手,「不用,勁辣就行,反正他都不吃。」

「為什麼?」

「我家二叔潔癖,這種洗筷子的活動,他絕對不吃的。」

慕初笛柳眉挑了挑,她覺得醉醉的,「不吃你還叫他過來幹什麼?」

難道看著他們吃嗎,多無聊的!

霍錚不甚在意道,「膈應他啊!」

嫌棄他,哼!

夥計記錄好單子,轉身離開。

「等等!」

慕初笛把夥計攔了下來,「還是換個鴛鴦鍋吧!」

霍驍來到火鍋店,看到的正是慕初笛與霍錚兩人爭相恐后地搶吃,恍若晚一步,就沒吃的。

兩個餓鬼投胎。

他邁著大長腿,走了過去,直接拉過霍錚與慕初笛中間的位子,坐了下來。

就像一條楚河漢界,把兩人隔開。

霍錚挑挑眉,早就知道他家二叔佔有慾強,所以對於霍驍這宣示自主權的做法,霍小爺內心是毫無波動。

「好吃嗎?」

慕初笛扒了幾口,再點點頭。

一開始,她還以為霍錚很厚道,吃了才知道,這跟厚道不厚道完全沒有關係,完全是味蕾被征服。

「霍總,你也嘗嘗,真的很好吃。」

吃貨,都很樂意分享美食。

於是,慕初笛用筷子給霍驍夾了一塊不辣的肉片。

放進霍驍碗里,她才記起霍小爺說的什麼,覺得有點尷尬。

「阿西吧,二嬸,別浪費食物!」

霍錚把筷子伸進霍驍的碗里,準備把他的肉片夾走。

啪的一聲,筷子被打掉。

「吃到人家碗里來,這就是你的教養?」

霍錚見他家二叔又板著臉,無趣地嘀咕,「不吃又不給別人吃,教養是什麼,能吃嗎?」

最後那句話,說得很是小聲,幾乎只有霍錚自個兒聽到。

霍驍在霍錚埋怨的眼神下,夾起肉片放進嘴裡。

喉嚨上下滾動。

咽下去了。

慕初笛頓時覺得不好意思,「霍總,不好意思,剛才忘記換筷子。」

對有潔癖的人來說,這簡直是噩耗。

然而霍驍卻不甚在意,「又不是第一次,吃。」

他的話,說得慢條斯理,然而慕初笛卻覺得,這個吃字前面,是有逗號的。

吃的到底是什麼,似乎,若有所指。

她耳根微微發燙,埋頭拚命吃火鍋。

霍錚不明思議,「二嬸,有這麼熱嗎,開著空調呢?」

「要不,我讓夥計降幾度?」

霍驍直接把霍錚的頭給摁了下去,「別瞎折騰,吃你的,我就當今天的事沒發生。」

「今天什麼事?小爺我今天做大事的。」

今天他的英雄事迹,當然不能抹掉。

「膈應我?」

好吧,還是抹掉好了。

霍錚恨鐵不成鋼地瞥向慕初笛,慕初笛覺得無辜極了,「不是我啊!」

「那二叔怎麼會知道。」

霍驍笑了笑,好像這個問題,極其天真,「單細胞的想法,難捉摸嗎?」 這一頓飯下來,霍錚被虐了一輪。

霍錚一肚子的怨氣,買單的時候,是慕初笛給的錢。

霍錚報復性地打趣,「二叔,吃軟飯哦!」

「夫妻共同財產,倒是你,吃得不少。」

霍驍毫無聲息地把刀子狠狠地插在霍錚胸口上,抽痛抽痛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