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聲前輩倒是讓夜無悔有些不好意思,要說前輩倒也可以這麼說,因爲夜無悔之前也是夜盟的人,他們兩個現在是夜盟的人,論輩分的確算是他們的前輩,不過在年齡上講,夜無悔也就比他們大四五歲罷了。

夜無悔笑了笑,跟着和賴青天跟着其中一名青年進入到了夜盟之內,夜盟之內還是沒有任何的變化。

這名青年走上前去,推開了夜盟大廳的大門,突然之間裏面傳來了一道喝聲。

“我們正在議事,誰讓你進來的!”

這聲音傳到夜無悔的耳中有一些熟悉,聽到這聲音之後,夜無悔不由笑了起來,跟着夜無悔的目光落到了坐在首位的那名青年以及側邊的那名青年身上。

剛纔這聲喝聲便是來自於側邊第一位的那名青年。

“王虎,這麼些年不見,脾氣還是這麼大呀!”

夜無悔淡笑着從門外走進了廳內。

隨着夜無悔出現在大廳之內,坐在上方的王龍,以及側位的王虎都愣了,不單單是他們兩人,邊上還有不少的強者都愣了。

夜無悔朝兩邊看了看,其中不少人都是熟悉的臉龐,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夜無悔不認識。

幾年過去,夜盟有很多強者都已經進入了內門,有些已經外出闖蕩了。王龍王虎兄弟兩個的資格在夜盟之中的確已經算很老了。

所以現在王龍乃是夜盟的盟主,王虎是副盟主,此外還有一位副盟主夜無悔倒不認識,是坐在王虎對面一名身穿着夜盟黑色制服,一頭白髮的青年。

此人看上去很年輕,面目堅毅,身上散發着一種與生俱來的自信。

“老大!”

幾乎是同時,王龍王虎同時從位置上站了起來,對夜無悔喊道。


在場的這些人當中,雖然有些人也認識夜無悔,但是他們過去只能夠遠遠的看着夜無悔,和夜無悔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也就只有王龍王虎兄弟兩個和夜無悔關係最近。

“你們兩個可是長本事了!”

夜無悔玩笑般的對兩人說道。

王龍王虎兩人對於夜盟的功勞還真是不小,如果不是因爲王龍王虎兩個的話,夜盟也就不會存在了,當初夜無悔並沒有建立夜盟的打算,可是王龍王虎給了夜無悔啓發。

“老大,你別開玩笑了,我們也就沾了你的光而已!”

王龍淡笑着說道的同時,拉着夜無悔朝上方走了過去,將自己的位置讓了出來,夜無悔見王龍如此盛情,也不好推辭,直接坐了下來,自己則是站在夜無悔的身邊。

“諸位,這位便是我夜盟第一位盟主——武悔,啊,不對,是夜無悔!”

王龍等夜無悔說完之後,便轉身對其他人介紹道,當他話剛剛說出口之後,便立即改口。

之前夜無悔是以武悔的身份創建夜盟盟主的,開始王龍王虎不知道夜無悔的真實身份是夜無悔,不過一年多前,一位曾經離開炎宗隨薛劍前往京城相助夜無悔的夜盟強者卻將夜無悔真實身份告訴了王龍,王龍這才知道夜無悔的真實身份。

而隨後,夜無悔的真實身份也就被王龍公開了,大家都知道夜盟的第一任盟主乃是夜無悔。

夜無悔的名字瞬間也就傳遍了整個內門,在內門之中夜無悔絕對是一個風雲人物,早就被寫進了炎宗內門的歷史。

“你就是夜盟第一人盟主?”

正在這個時候,那名青年從位置上站了起來直視着夜無悔說道,從他的臉上,夜無悔能夠看到傲氣。

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敢直視夜無悔,只有這個人敢直視夜無悔。

“辰軒,不可無禮!”

在王龍的心中,夜無悔可是不可侵犯的存在,但是辰軒卻這麼對夜無悔說話,不僅僅是不給夜無悔面子,也是不給他王龍面子。

“誒,沒事!”

夜無悔笑了笑說道,身爲前輩,夜無悔是不應該跟小輩一般見識的。

“你叫辰軒是吧?怎麼?有什麼事麼?”

夜無悔跟着說道。

“聽說你曾經是內門第一天才,很巧,我也是。可惜我們不是生在同一個時代,不然的話,恐怕你就沒有第一天才的位置了!”

辰軒冷笑着對夜無悔樹說道。

從辰軒的話語之中可以看出他對夜無悔**裸的挑釁。他的一番話也讓夜無悔知道,這個辰軒可不是一般的自信,甚至到達了自負的層次。

“你很像一個人!”

夜無悔聽到辰軒的話,不由笑了笑。

“誰?”

聽夜無悔這麼一說,辰軒不由來了興趣。

“蕭陽!曾經炎盟的盟主!”

夜無悔笑了笑說道。


蕭陽這個人在炎宗內門之中曾經也是名噪一時,即使是現在也依舊還有着不小的名聲,只不過現在每當提起他的時候,一般都是伴隨着夜無悔的。

內門之中所有人都知道,當初炎盟的盟主蕭陽敗在了夜無悔的手中之後,便一蹶不振。

“他怎麼能夠和我比!”

惹火嬌妻:莫少,輕點撩 。辰軒知道,蕭陽是敗在了夜無悔的手中,但是在他看來,要是他早出生幾年,估計他就能夠擊敗夜無悔了。

“你和他一樣自信,自信過度,變成了自負。或許你是一個天才,但是天才最忌諱的就是自負,一旦自負了,就離隕落不遠了!”

夜無悔淡淡的說道,辰軒畢竟是夜盟的人,他是在夜無悔離開炎宗之後才加入夜盟的,在場的這些夜盟高層當中,有不少人資格都要比辰軒老,但是辰軒卻能夠坐到和王虎一樣的位置,從中不難判斷出,辰軒的確是一個天才。

“你可敢接受我的挑戰!”

辰軒絲毫沒有因爲夜無悔的話而改變自己的想法,而是直接對夜無悔發起了挑戰,他知道自己不會是夜無悔的對手,但是卻還是想要看看自己和夜無悔之間的差距。

“挑戰我們老大?哈哈哈!”

聽到辰軒說的,賴青天不由大笑了起來。

“區區一個武宗也敢挑戰我們老大,真是太可笑了!”

賴青天的笑聲張狂肆無忌憚,這對於自負的辰軒來說絕對是一個打擊,讓辰軒覺得賴青天根本就看不起他。

“你看不起我?”

辰軒的眼神之中出現了怒意,但是也僅僅只是怒意而已。

“辰軒,你欣賞你的勇氣,但是不是我說,你不是我的對手。不如這樣吧,我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你和青天交戰,青天他不動用武魂,並且不使用雙手雙腳,若是你能夠讓他出現任何的傷勢,就算你贏。時間不限,直到你認輸爲止!”

夜無悔淡淡的對夜無悔說道。 “你也看不起我?”

辰軒聽到了夜無悔的話,臉上的怒意更甚。

對於辰軒來說,夜無悔這一番話更加是對他的侮辱。越是天才的人物,越是擁有傲氣,見到別人對他的蔑視,越容易被刺激到。

“我可沒有看不起你,若是真的看不起你,根本就不用理會你,現在我只是給你一個表現自己的機會而已!”

夜無悔搖了搖頭,果然不出夜無悔的預料,這個辰軒的確是太自負了,只是這樣子說就已經讓他覺得受到了蔑視。

辰軒畢竟是年輕氣盛,但是實力卻是值得肯定的,這樣的人身在夜盟之中,對於夜盟來說是一件好事,但是若是他一直這麼自負下去,將來害的只會是他自己。

夜無悔是打算幫這辰軒一把的,而不是爲了打擊他。

“小子,少廢話,有本事就來吧!”

賴青天可沒有夜無悔這麼好說話,直接對辰軒說道,對辰軒做了一個極其挑釁的動作,跟着他自己先出了議事廳之外。

辰軒的雙目之中充滿了怒意,看了夜無悔一眼,似乎在告訴夜無悔說他會證明自己的,而後他也跟着賴青天走了出去。

“老大,你這位朋友的實力真有這麼強麼?辰軒的實力可也不弱呀!”

王龍湊到夜無悔的身邊小聲的對夜無悔說道。

辰軒的實力如何,身爲夜盟盟主的王龍自然是清楚,當然,對於夜無悔身邊的賴青天實力如何,他也能夠猜到幾分,最起碼也是武皇的實力。

可是即使是武皇,在不動用武魂還可以理解,雙手雙腳都不動,任由攻擊,這是不是太誇張了?難道這樣子,辰軒也傷不了賴青天一分一毫?王龍他是不相信的。


“你們幾個就等着看場好戲吧,走,我們也出去!”

夜無悔笑了笑,隨後起身便朝議事廳之外走了出去,夜盟其他的人也一個個跟了出去,一同看看這場好戲。

對於賴青天的實力,夜無悔自然是有着充足的估計,面對武宗層次的辰軒,就算賴青天不使用天罡鍛體術和獸王變,估計也能夠輕鬆的接下。

夜無悔這麼安排,一是要搓搓辰軒的銳氣,讓辰軒認識到自己,同時自己也想要看看辰軒的實力有多強。

等夜無悔出了議事廳之後,看到賴青天已經站在了夜盟院子的中央,雙臂交叉,面露微笑,一臉有恃無恐的樣子。

而辰軒此刻已經取出了他的長劍,他手中的長劍倒是值得一提,劍刃散發着淡淡的紫光,劍柄位置印有紫金龍紋,霸氣十足。

辰軒剛剛站定,手中的長劍已出,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向賴青天。不過賴青天的反應能力不差,身上金色的魂力已然釋放而出,包裹住了夜無悔的全身。

“武皇!”

隨着賴青天身上金色魂力釋放而出,周邊一些夜盟的強者們頓時一片譁然。

對於還是武宗的他們來說,武皇強者已經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了。賴青天的年齡比他們大不了幾歲,但是卻擁有這樣的實力。

對於在場的大部分人來說,再給他們五年的時間,也不一定能夠達到武皇的層次,所以現在看到面前年紀比他們大不了多少的賴青天已經是武皇的實力,他們這些人還是挺震撼的。

但是若是賴青天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不使用雙手雙腳的情況之下,辰軒真的沒有任何的機會麼?

很多人還是不相信賴青天能夠做到這一點的,畢竟辰軒也不是蓋的。

現在的辰軒在內門之中擁有內門第一劍的美譽,沒錯,就是內門第一劍,曾經這個稱呼是屬於薛劍的,算起來薛劍應該算是辰軒的前輩了。

在劍術上,薛劍曾經指導過辰軒。但是辰軒恐怕不知道,薛劍在劍術上從來沒有服過任何人,當然一個人除外,那就是夜無悔,夜無悔的劍招已經徹底讓薛劍折服。

並不是說薛劍的劍術差,而是夜無悔的劍術太過於詭異,已經超出了薛劍對劍的理解,這才使得薛劍十分佩服夜無悔。

辰軒的速度極快,青色的魂力閃耀,這一劍的刺出空氣之中都發出了爆鳴。

換做是內門之中的其他人,估計都會選擇暫避其鋒芒。有點實力的頂多是用兵器相抗,敢直接用肉體迎接的人絕對不存在。

但是在內門之中不存在,並不代表着其他地方也不存在。賴青天的實力要應對這一件簡直就是輕鬆加愉快,他可是連武帝強者的攻擊都能夠扛下來。

面對辰軒的這一擊,賴青天依舊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此刻在他的身上,金色的魂力包裹住他的全身。

緣戀 ,發出了“叮”的一聲,好似這一劍好似落在了銅牆鐵壁上一般。

荒天之究 怎麼可能?”

辰軒的身體猛退,落到地上退後了幾步,而賴青天的臉上卻是掛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剛纔那一擊根本就不痛不癢。

“你就這麼點實力?有什麼本事全部拿出來吧!”

賴青天笑着對辰軒說道。

剛纔賴青天甚至都沒有使用天罡鍛體術和獸王變。當然天罡鍛體術使不使用,差別並不大,因爲在修煉天罡煅體術的過程當中,賴青天的肉體便已經逐漸被加強了。

辰軒的面色現在難看到了極點,剛纔他那一擊雖然是第一擊,但是卻已經使出了他的全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