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人深怕林雲飛沒死,要知道殺害同門,在任何門派家族都是要被處死的,他們怕啊,只好順着林雲飛逃離的方向尋找。

而現在這三人之所以能找到他們,是因爲三人當中的一位昨天恰巧看到他們用調虎離山之計,將三花蟒的蛇蛋成功偷走,過來強取豪奪了。

順便,將林雲飛殺死。

姚洪這才明白救下林雲飛的時候,他爲什麼這麼落寞了,同門相害,甚至是自己背靠背的生死隊友,卻爲了利益殺害自己,想來是誰都不會高興的。

“慢着。”望着八層武者要衝過來的陣勢,林雲飛突然說道。

人級八層的武者一愣,瞬間大喜,接着不屑的望着林雲飛,他還以爲林雲飛怕了他們,後悔了呢。

其他兩個武者也是以爲林雲飛怕了他們。

“這位是我朋友,這事和我朋友無關,只是見過幾面,先想讓他走,然後我們在算這筆賬。”林雲飛指着旁邊的姚洪,說道。

“你是什麼東西和我們講條件?”八層的武者嘲笑的說道:“你也不看看現在的形式,你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還有心情管別人。告訴你實話,今天這裏你和這位都跑不了。”

這倒是,這兩人裏面,也只有林雲飛這個人級八層的武者,對他們有點威脅,不過林雲飛也受了傷,不能發揮全部實力。

而他們三人,隨便挑出一人來,實力都比林雲飛強,更何況他們三人是一起來對付姚洪兩人的。

至於姚洪這個人級六層的武者,直接被他們無視了。

聽了那位武者說的話,姚洪摸了摸鼻子,不由苦笑,看來自己被無視了。

想來也是,這裏除了林雲飛知道姚洪的實力外,其他人都不會看得起姚洪的,在他們看來,隨便一隻手都能捏死姚洪。

九層的武者楚師兄見說不動林雲飛他們,冷然一笑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跟上次一樣,先把他打個半死,看他說不說。”

“動手。” 隨着楚師兄命令之後,另外兩人點了點頭,和楚師兄一起對着姚洪兩人使用最強的手段。

雖然他們個個的實力都比姚洪他們高,但爲了以防萬一,他們必須嚴謹對待,深怕出了上次的意外。

“你們別逼我。”林雲飛怒視對方,說道。

三人臉龐泛起冷冷的笑容,如同在嘲笑的看着林雲飛,在他們看來,林雲飛不過是困獸之鬥而已。

轟的一聲,三人的最強手段全部轟在了姚洪腳下,周圍全部炸了起來,掀起一片塵土飛揚。

三人都忍不住笑容起來,要知道他們三人加起來的力量,足夠幹掉一個人級十層的武者了,對付他們兩個,小菜一碟。


可是一片塵土飛揚過後,那裏竟然沒有一人,一點血跡都沒有,彷彿根本在那裏就沒有人一樣。

楚師兄不由一愣,不明所以,突然一人指着遠處說道:“他們在那裏。”

楚師兄擡頭一看,不知爲何林雲飛和姚洪現在竟然到了千米遠地方,差一點消失在他們眼前了。

雖然疑惑,但讓林雲飛他們跑了,到時候讓門派知道了,他們肯定死無葬身之地。

“追。”楚師兄眼神閃過一絲冷芒說道。

噗的一聲,林雲飛突然噴出一大口鮮血,吐完之後,他的臉色劇烈蒼白,神情萎縮,好像整個人都沒有精神氣一樣。

“你怎麼樣了?”姚洪皺眉的問道。

剛纔在那三個武者攻擊的時候,林雲飛不知使用了什麼祕法,竟然將他和姚洪兩人轉移到近千米的地方。

而結果,則是讓林雲飛身受重傷,並且傷勢一直在增加。姚洪看得出來,他的內傷非常嚴重,若不及時醫治,就算以後治好了,他實力也要大打折扣,甚至成爲一個廢人。

“沒事。你快點走,我還能阻攔他們一會。”林雲飛搖搖頭,強忍着痛苦露出了微笑說道。

剛一說完,忽然又猛地吐出一大口鮮血,林雲飛一個蹌踉,差點摔倒在地。

“都這樣了?還叫沒事?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姚洪心中忍不住撇了撇嘴。

不過姚洪還是有些感動的,畢竟剛纔在危機面前,林雲飛主動承擔一切,讓姚洪走。雖然姚洪肯定不會走,但這份心讓姚洪感覺很暖。

姚洪回頭一看,那三個武者正往這裏趕來,還有段距離。

他急忙停了下來,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以兩瓶靈液來。

一瓶是他用靈玉花所製成的靈玉液,那是他斬殺蠍尾狼的時候得到的一種非常珍貴的靈藥。而另外一瓶則是普通治療傷勢的靈液。

本來那一瓶治療傷勢的靈液,就算喂下林雲飛也不能起多大作用,可若是將靈玉液加入其中,那麼林雲飛的傷就能治好。

將加入靈玉液的那瓶靈液快速攪拌好,姚洪捏着林雲飛的嘴巴,將它強行灌入了口中。

林雲飛現在都接近昏迷,被這靈液灌入其中,不由自主的喝了起來。

一股熱騰騰的感覺在林雲飛的丹田內升了起來,同時,他感覺一直在受創的傷勢終於停了下來,讓他的重傷不在繼續。

“接下來,你休息下,接下來就看我的了。”姚洪直接一個手刀,擊在林雲飛的後勁處。

林雲飛頭一歪,雙眼一翻,忍不住看了一眼姚洪,彷彿在說:又把我擊昏。

見林雲飛終於昏迷,姚洪起身一腳將林雲飛踹飛,這裏都是叢林,很快就看不到了。姚洪並不擔心林雲飛會被自己踹傷,因爲他用的是巧勁,不會傷到林雲飛。

回頭一看,那位楚師兄他們已經在百米之內了,只用幾個呼吸就能到他面前。

姚洪深深吸了口氣,故意將戒指中的妖獸蛋拿了出來,放在手中擡高了起來。百米遠的距離對武者來說,如同在眼前一眼,三人自然看得見。

“是三花蟒蛇蛋。”楚師兄見姚洪手中的妖獸蛋,他眼睛一亮,他能夠感受到妖獸蛋中的生命。

“妖獸蛋在我手中,想要就看你們的本事了。”姚洪將妖獸蛋收了起來,然後運用真元,向着遠處狂奔了起來。

“走,快追。”楚師兄見姚洪離開,立刻就急眼了,催促着同伴追去。一見妖獸蛋,這一刻,他早忘了還有個林雲飛不見了,在他眼中,只有妖獸蛋了。

不過讓楚師兄他們驚訝的是,不管他們怎麼用力追姚洪,卻怎麼也追不上姚洪。

這讓他們震驚,要知道姚洪不過人級六層的實力,而他們最差的都要八層的實力,可他們這些高手卻追不上,那麼姚洪肯定有什麼神奇的步法。這個想法讓他們眼睛一亮,更加努力的往前趕了。

“咦?”不知跑了多久,那楚師兄突然驚訝姚洪的速度降下來了,不由興奮的說道:“他沒真元了,兄弟們加把勁啊,肯定就追到了,到時候把這小子殺了之後,蛇蛋歸我,那神奇的步法歸你們。”

楚師兄鼓勵人心的本事還是有的,那兩人一想到這神奇的步法,將被自己擁有,立刻充滿幹勁的狂奔了起來。

姚洪瞥了一眼越來越近的三人,不由苦笑。他經過昨天晚上一整夜,用真元餵養妖獸蛋,身體之中早就沒有多少真元了,這點真元還是他用靈液補充過來的。

現在狂奔了接近三十里了,丹田中的真元以快速無比的速度消耗着,他算了下,不過多長時間他丹田中的真元就沒有了。

而這樣的結果,他就被這三人給劈死,然後將他的妖獸蛋搶走,並且將他所有寶貝都給分了。

“我是不是這段時間出來沒看黃曆啊。”姚洪暗自嘆息,昨天就被三花蟒追的沒有真元,差點成爲腹中之食。今天又被一夥高手們追擊,而且也沒真元了。

不過這話提醒了姚洪,感覺這路段越走越熟悉啊,周圍一片狼藉,姚洪突然恍然大悟,這不是昨天三花蟒追擊自己的道路嗎?

姚洪眼睛一亮,他有了一個辦法。


“哈哈,這小子你沒真元了,趕快投降,你爺爺我弄不好給你留個全屍。”一位八層的武者哈哈大笑的說道。

“話還真多啊。”姚洪忍不住撇撇嘴說道:“給你一個毒液,堵住你的嘴。”

話音剛落,姚洪便一甩手,連看都不看,直接將一小白瓶向後扔了過去。

那位楚師兄看着一小白瓶向着他們扔了過來,突然說道:“大家小心。”

楚師兄嘴中一噴,一股真元形成的利箭,直接擊在小白瓶。小白瓶啪的一聲,破碎的四分五裂,一股清醒的香氣綻放開來。

楚師兄他們愕然,這哪裏是什麼毒液,這根本就是靈藥而已。

“哦,不好意思,拿錯了東西,這個纔是毒液。”姚洪不好意思笑了笑,將另外一個小白瓶扔了過去。

楚師兄剛剛放鬆的神經,再次警惕起來。再次一噴,沒想到小白瓶裏面還是靈藥,根本不是什麼毒藥。

“這小子根本沒有什麼毒液,大家不要上當,快追。”楚師兄不由大喊,這兩次他們躲開的時候,他們和姚洪的距離本來離得挺近了,卻再次加大。

楚師兄認爲姚洪根本沒有毒液,是故意用靈液欺騙他們,讓他逃跑的。

姚洪哼了一聲,不理不睬,埋頭狂奔,姚洪的這種態度讓楚師兄認定他的猜測是對的。

經過一段時間的追擊,姚洪和他們的距離再次拉近。

姚洪心底冷冷一笑,從戒指中找到了拿一小白瓶,再次扔了過來。

楚師兄他們以爲還是靈藥,一位八層的武者哈哈一笑,說道:“這次讓我來。”

八層的武者舉起拳頭,一拳將小白瓶給擊碎。

轟的一聲小白瓶炸開,一股綠色的血液突然飛出,大部分的綠色血液都在那位武者的臉上和身上,只有濺到一點在那位楚師兄和那位八層武者衣服上。

啊的一聲慘叫,那位武者突然雙手捂着臉,不由在地上滾來滾去,纔不過幾秒鐘的時候,那武者就氣絕身亡。

當那位武者死去之後,他的雙手不由滑了下來,那位武者的面部早已毀容,以前的面部都看不出來,瞪着一雙死魚眼,死不瞑目。

楚師兄和那位武者傻眼了,他們完全沒想到這次姚洪竟然扔的是真的毒液。而且這毒液竟然如此厲害,不到幾秒鐘的時間,便將人級八層的武者給毒死。

想到這,楚師兄和那位武者不由一陣後怕,所幸他們只有衣服上沾了一點,並沒有沾上皮膚,不然他們肯定和死去的同伴一樣。

“嘿嘿,告訴你們是有毒的了,你們還不躲開,真是蠢啊。”姚洪幸災樂禍的說道。

“你給我站住,今天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楚師兄怒吼道。

姚洪聳了聳肩,再次狂奔。

那瓶毒液是昨天三花蟒和火爆猴戰鬥後,留下的毒血,姚洪不知爲什麼,就灌了一瓶留了下來。


以前他就知道三花蟒的毒液有毒,可沒想到會這麼厲害,竟然能將人級八層的武者,一下子給毒死了,真是太厲害了。

接下來姚洪也不再說話,一直向着熟悉的方向趕。很快,望着眼前昨天戰鬥的痕跡,姚洪眼前一亮。

“到了,就是這裏!” 周圍的叢林,被火爆猴和三花蟒戰鬥後,將這片區域變得一片狼藉。

姚洪確定沒有記錯便是這裏,便停下了腳步,轉過頭來面對這飛奔過來的楚師兄兩人。

那楚師兄見姚洪不跑了,誤以爲姚洪沒有真元跑不動了,不由心中一喜。

至於周遭的環境,被他直接的忽略了。要知道這裏是黑風谷,黑風谷裏有無數的妖獸,這裏妖獸天天打架自然是常有的事情,不足爲奇。

“嘿嘿,你跑啊,你怎麼不跑了,有本事接着跑啊。”楚師兄停在姚洪面前,咬牙切齒的說道。

他對面前這人級六層的小子恨到了極點了,本來他們以爲勝券在握,誰知被林雲飛出來攪局。而接着這小子竟然有妖獸蛋,不僅速度快速無比,而且還用陰謀將他們一個同夥害死。楚師兄對姚洪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

“我不用逃了,因爲,接下來該你們逃了。”姚洪笑嘻嘻的說道。

楚師兄兩人一愣,疑惑對視一眼,不明白姚洪的意思。

吼!

就在這時,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聲傳來。

這道聲音一傳來,楚師兄兩人臉色立刻變了,他們也不是菜鳥了,自然感受的出來,有這種威力,自然是四級妖獸。

不過也只是愣了愣,畢竟他們兩個聯手之下,對付一個四級的妖獸就算不贏,也不會短時間落敗,除非是四級妖獸中厲害的存在。

緊接着,一個火紅色的影子從叢林中鑽了出來。這火紅色的身軀無比魁梧,氣勢逼人,尤其是那一張憤怒無比的猴臉,赤紅色的雙眼,如同輸了錢的賭徒,什麼都能幹的出來。

“火爆猴。”

楚師兄兩人臉色充滿了絕望,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啊。火爆猴雖然不算四級頂級的妖獸,但也是非常厲害的妖獸,不然也不會和三花蟒這種厲害的妖獸,戰了這麼多次還能不敗。尤其是火爆猴越是憤怒,實力越是強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