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好了,醫院也沒得去了。我身上可也一丟丟手紙都沒有帶喲!」鹿一凡學著白鳳九的語氣嘲弄的說道。

「你……你好卑鄙!」

藥性作了,白鳳九捂著肚子,難過的說道:「算你狠!咱們走著瞧!我跟你說鹿一凡,總有一天,我會……哎呦……」

狠話都沒放完,白鳳九終於忍不住,噗嗤放了一個級響亮的大臭屁!

她原本蒼白的面孔立刻羞得是通紅通紅的。

「艾瑪,受不了,有人放毒氣了!!!殺淫啦~~~臭死淫啦~~~~」

鹿一凡趕緊搖開車窗,誇張的捂著鼻子嘲諷道。

白鳳九終於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她一邊抹淚,一邊惡狠狠道:「鹿一凡,你別得意,我一定不會……」

噗~~~噗~~~噗~~~~

又是連著三個響亮無比的大臭屁后,白鳳九終於崩潰了!

打開車窗,急的朝著海灘上飛奔而去。

空氣中只留著一連串「噗噗噗」的放屁聲。

(本章完)

記住手機版網址:m. 原本白鳳九想跑的遠一點,可是實在來不及了,便就近找了個還算隱蔽的海灘,立刻蹲下把短裙褪到了腳踝處。

以鹿一凡那比雄鷹還厲害的眼睛,能清晰的看到月光下,兩片白花花的臀(和諧)瓣,正對著鹿一凡這邊。

夜深人靜,雖然相距了七十多米,又有海浪的聲音,可鹿一凡還是能清晰的聽到「嘟啦嘟啦」的宣洩聲。

他肆無忌憚的哈哈大笑了起來,對著白鳳九那邊喊道:「沒想到性感漂亮的九兒大小姐,拉起便便來聲音居然如此之大!

我隔著幾百公里都聽到了!」

「鹿一凡……你……你去死!!」

海灘上,傳來了白鳳九極其虛弱的聲音,這讓鹿一凡笑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偶爾抖一抖這腦子不靈光的混血妹子,還是很有意思的嘛!

這麼想著,鹿一凡上車,開動了發動機,故意將跑車的聲音弄的巨大,然後對著白鳳九喊道:「老妹兒,你乖乖在這荒郊野外拉便便吧!

我先開你的車回去了,明天你如果因為拉便便掛掉了的話,我會負責把你火化掉的。」

白鳳九聞言,嚇得驚叫道:「鹿一凡,你……你要是敢丟下我走!我……我就告訴我堂姐去!」

「哎呦喂,你看我敢不敢?」

說著,鹿一凡一腳油門踩了下去,跑車捲起一陣塵土,三秒鐘就竄的沒影了。

肚子疼如如刀絞的白鳳九,此刻是驚恐萬分。

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她就是真的死在這都沒人知道!

最讓白鳳九覺得害怕的是,她因為不想被鹿一凡看到,所以故意跑的離海近了點。

結果現在居然漲潮了!

那潮水眼看距離自己只有不到十米的樣子了,估計不到半小時就能淹過來。

而她此時兩腳發麻,拉的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再這麼下去,白鳳九恐怕自己會被潮水給沖走淹死!

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白鳳九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咬牙切齒的道:「鹿一凡,我恨你!我恨死你了!我恨你一輩子!不!我生生世世都恨你!」

開車跑了沒多遠的鹿一凡,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給白鳳九的教訓應該已經夠多了,再鬧下去,恐怕她真的會出事。

於是開著車又回來了,順便還從自己背包里掏出一包紙巾,朝著白鳳九那邊走了過去。

不過讓鹿一凡吃驚的是,他回來的時候居然找不到白鳳九了!

連她的那坨便便都被海水給沖走了!

「卧槽,她人呢?該不會是被潮水給捲走了吧?」

鹿一凡朝著四處望了望,發現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

著急之下,他運轉真元,開啟了無妄法眼。

此時他的眼睛就如同紅熱探測儀一般,能在黑夜中看到任何有生命的物體。

焦急了的在周圍找了十幾分鐘,鹿一凡終於在距離道路不遠的一處小土丘旁,找到了白鳳九。

此時的白鳳九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就連短裙都沒來得及提上,就這麼昏倒在地上了。

兩片白花花的臀(和諧)瓣在月光下看起來是那麼的誘人,甚至鹿一凡能夠看到她兩腿間的神秘風景。

發現了人,鹿一凡鬆了一口氣。

拿起手機,鹿一凡一邊對著白鳳九的肥屁屁拍照,一邊笑著道:「我把你現在這狼狽的樣子拍下來,以後你要是再敢威脅我,我就把照片拿給你看!」

拍完照之後,鹿一凡想幫白鳳九提上短裙,卻聞到了一股臭味。

「哎呀,這麼大的人了居然便便都不擦屁屁!算了,凡哥我慈悲為懷,今天就好人做到底,幫你把屁屁擦了吧。」

說著,鹿一凡拿出手紙,將白鳳九的屁屁朝上,仔仔細細的為她擦起了屁股。

這一擦不要緊,難免觸碰到白鳳九的敏感部位,昏迷中的白鳳九一個激靈醒了過來。

當她感覺到有一雙大手在自己柔軟的屁屁上來回動著時,白鳳九嚇得叫道:「是……是誰?」

鹿一凡好笑道:「還能是誰?除了你凡哥,誰會不嫌棄你這麼臭的屁屁?」

「你……你把手從我屁屁上拿開!」白鳳九聲音顫抖著說道,說著兩行羞怒的眼淚又從眼眶中滾下。

鹿一凡哈哈一笑,把擦完的紙扔到一邊,狠狠在白鳳九肥碩、渾圓、挺翹的屁屁上打了兩下。

瞬間,她的屁屁像果凍一樣,在明亮的月光下羞恥的蠕動了起來。

「還別說,你這妮子的屁屁手感還真不錯!行了,屁股給你擦乾淨了,裙子也幫你提上去了。那我先走了!」

鹿一凡一把將白鳳九扔在了沙灘上,瀟洒的留給了白鳳九一個背影。

「你……你回來!」

白鳳九簡直要被鹿一凡給氣哭了。

自己都成這個樣子了,為什麼這傢伙就不能憐香惜玉的好言安慰自己兩句?

「又什麼事啊,我的千金大小姐?」鹿一凡無語道。

「嗚嗚嗚……」

終於受不了的白鳳九,精神崩潰的哭了起來。

鹿一凡知道自己玩的有點兒過了,便一把將白鳳九橫著抱了起來,柔聲道:「行了行了,不逗你了,我怎麼捨得扔下小九兒對不對?」

「混蛋……色狼……你看了人家的屁屁……你還在酒店幹了那種壞事……混蛋你……」白鳳九委屈巴巴的用粉拳捶打著鹿一凡的胸口道。

「小姐,那個女的可是血煞的B級殺手,差點就用槍把我給打死了!

我如果不給她點顏色看看,那我也太沒面子了吧?」鹿一凡無語道。

「什麼?她……她是血煞的B級殺手!!」白鳳九聞言,臉色一下子嚇得都白了。

血煞的大名,她這個大世家的子弟怎麼可能沒聽過!

難怪當時鹿一凡在酒店時,樣子那麼恐怖,原來事情是這樣子的!

「可……可你也不該對她那樣啊……」白鳳九雖然心裡已經覺得鹿一凡做的沒什麼問題了,可白鳳九為了自己的大小姐面子,仍然嘴硬道。

「是是是,是我不對,我當時該一拳打爆她的腦袋,而不是一棍子爆了她的菊花,是我錯了。」鹿一凡敷衍的說道。

「哼,知道錯了就……就好……」白鳳九說著說著,意識開始有些模糊了。

鹿一凡趕緊把手往她額頭上一放。

乖乖!

滾燙滾燙的!

(本章完) 「喂,傻妮子,醒醒,醒醒!」

鹿一凡重重的拍打著白鳳九的小嫩臉,結果白鳳九極其虛弱的閉著眼睛道:「別打了……臉腫了……我車子里有退燒藥,你給我拿過來吧……」

鹿一凡聞言,從車子里找到一款芬迪的包包,從裡面找到一盒葯。

拿了兩片出來,鹿一凡遞到白鳳九嘴邊。

白鳳九俏臉皺成一團,嬌軀因為發燒而微微顫抖著。

「我脫水了……快去給我弄些水……」

鹿一凡無奈道:「大姐啊,這荒郊野嶺的,上哪兒去給你弄水啊?大海裡面倒全是水,可惜你沒法喝啊!」

「不行……我嘴乾的厲害,一點口水都沒有……根本吃不下去葯的……」白鳳九虛弱的說道。

鹿一凡見狀,嘆了口氣道:「罷了,便宜你了。」

言罷,他口裡含著那兩片苦澀的藥片,對著白鳳九的小嘴便親了過去。

濕噠噠的舌頭一伸進白鳳九乾澀的口腔內,她的眼睛瞬間睜的老大!

身體本能的想掙扎反抗,可因為虛脫無力,根本沒辦法反抗。

不過感受到鹿一凡口中濕潤的口水和著藥片渡入自己口中,白鳳九也不再反抗,而是任由鹿一凡的舌頭肆意的在自己口腔內侵犯著。

啵兒~~~~

因為吸力太大,鹿一凡和白鳳九的嘴唇分開時,居然發出了這種聲音。

舔了舔嘴唇,鹿一凡看著翻白眼瞪著自己的白鳳九,笑嘻嘻道:「不用感謝我,我吃點兒虧是應該的。」

白鳳九原本就因為高燒而翻出的白眼,翻的更厲害了。

那可是自己的初吻啊!

這傢伙居然還說是自己佔便宜了!

世間居然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抱著白鳳九上了車,鹿一凡再次摸摸她的腦門兒。似乎那葯並沒有發揮作用。

鹿一凡眉頭一皺,緊接著說道:「我有一種古老的按摩手法,可以幫你退燒,只不過得把手放你肌膚上。」

聽到這話,白鳳九嬌軀微微一僵,俏臉上泛出一絲紅暈。

她雖然從小接受西方的先進教育,可思想卻比華夏人還保守,以至於到現在還沒談過戀愛,接過吻。

剛想要拒絕鹿一凡,那高燒讓身上傳來的一陣陣酸痛,讓白鳳九疼的說不出話來了。

鹿一凡當即不再猶豫,不管白鳳九願不願意,徑直將其抱起,放在跑車的後座上。

「你……」白鳳九又羞又怒,不過她知道鹿一凡是為了她好,倒也沒再掙扎。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 「那個,我要脫掉你的衣服了,這都是治療需要,你可不要怪我哈!」鹿一凡看著白鳳九,尷尬的說了一聲,然後便三下五除二,十分熟練的脫下了她的衣服。

眼前的白鳳九此時上半身的衣物已經被鹿一凡盡數脫去,僅剩下一件帶著藍色蕾絲邊的罩罩,包裹著碩大挺拔的雙峰。

「我去,你這傻妞,還挺有料的嘛!也就比我家老楊小了一號而已!」鹿一凡點頭讚歎道。

從她的身材來看,鹿一凡猜測她母親一定是身材十分熱火的西方大美女!

「你……你個流氓……」

白鳳九又羞又怒,她何時在一個男人面前如此暴露過自己的身體?

鹿一凡才懶得管她,一巴掌拍打在她肥碩的白(和諧)臀上道:「大小姐,你都病成這樣了,就別罵人了行嗎?

等我把你治好了,你攢足了力氣,使勁罵!」

經過了鹿一凡的哄騙下,白鳳九隻能認命,只是那俏臉上依舊含羞帶怒。

「咳咳,我要把手放在你小腹上輸入,嗯……你可以認為是里寫的那種『真氣』了。」

言罷,鹿一凡看著白鳳九那被藍色蕾絲邊罩罩包裹的碩大雙峰,當下只感覺下面一陣邪火上升,手掌顫抖的向著白鳳九的小腹伸去。

白鳳九的小腹平坦光滑,仿若絲綢,鹿一凡手掌剛剛觸摸其上,兩人的身軀皆是一顫。

鹿一凡只感覺到一陣細膩柔軟的感覺,這讓他情不自禁的想起今天下午,在胡麗身上做的那瘋狂的事情。

而白鳳九嬌軀顫抖不止,雖說高燒讓她感官弱化了不少,可鹿一凡那一雙大手恍若有魔力一般,一放在她小腹上,便讓她感覺到溫溫熱熱的感覺不斷傳來,舒服的讓她簡直想呻(和諧)吟出來。

鹿一凡深吸一口氣,讓自己保持冷靜,真元不斷涌動,順著自己的手掌,一絲絲的滲入白鳳九的身軀之內。

真元的能量溫熱舒緩,讓白鳳九腹中的痛苦減少了大半,高燒也漸漸退去,緊隨而來的,便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愉悅感。

鹿一凡此時心中暗暗叫道:「這小魔女真是要人老命啊!」

真元倒耗費不了多少,關鍵是這白鳳九火辣的身材和那混血的如同西方美女的俏臉上銷魂的表情,實在讓他難以自持。

不過白鳳九此時生著重病,再加上人家又不是胡麗那樣的仇人,鹿一凡也不可能用強。

白鳳九同樣心中極其矛盾。

理智告訴她,讓一個男人這樣肆無忌憚的在自己嬌軀上玩弄是非常不合適的。

可鹿一凡的雙手,讓她全身彷彿有一股股電流竄動,舒服的白鳳九連全身的毛孔都打開了!

此刻的她,只希望這一雙有魔力的手,能多在自己身上留一會兒。

甚至希望這雙手能更邪惡一些!

可惜,當鹿一凡摸了摸白鳳九的額頭,感覺退燒之後,便說道:「退燒了,我開車送你去醫院吧。」

「別……」

還未等白鳳九來得及阻止,鹿一凡的手已經離開了她的小腹。

這讓白鳳九隻感覺自己內心空落落的,好像突然失去了什麼一樣。

鹿一凡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蓋在白鳳九恍若牛奶一樣,嫩白的嬌軀上。

疲憊不堪的白鳳九安心的閉上了眼睛。

醒來時,自己已經躺在了乾淨的病床上,身邊還有美麗的護士小姐姐在照顧她。

「白小姐,您醒了啊!」美麗的護士小姐姐微笑著道。

「那個死變……呃,我是說哦鹿一凡呢?」白鳳九問道。

「他說自己今晚太累了,就先回宿舍休息去了。」護士說道。

(本章完) 回想著今夜生的一切,白鳳九面色紅如血,手情不自禁的放在自己小腹下方,低聲喃喃道:「他好像摸過這兒了……」

良久,回過神的白鳳九是又羞又愧。

自己下藥陷害鹿一凡,人家不但不介意,反而救了自己!

這個男人的心胸是有多麼寬廣啊!

想到這兒,白鳳九俏臉微紅著,拿起手機,想要給鹿一凡道歉微信。

然而當她打開手機的那一瞬間,白鳳九臉上幸福的微笑凝固住了,取而代之的是暴起的青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