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鬼魂馬上就要圍上去,我奶奶和鎮山鴉突然站起身子,目光一看向他們,他們馬上就後退了回來,無人敢上去。

“哼,虛張聲勢,看我的。”有一個膽大的鬼魂開始上去。

上去直接一拳,就將鎮山鴉打倒在了地上,我奶奶要擋着他,他卻說道:“韓傑英,我們是看在你孫子的份上纔不對你動手,你可別管這事兒,不然一會兒誤傷到你的話,就不怪我們了。”

“你們敢!”我奶奶突然說道。

那鬼魂稍微被鎮住了,但是卻被我奶奶這麼嚇一下,他馬上就不爽了,正要揚拳揮上去,卻被另外的鬼魂拉住,說道:“她不能動。”

而這時候,之前讓我打主意到我奶奶身上的那鬼魂找到了我,與我勾着肩膀說:“怎麼樣?他們一會兒就要去吃鎮山鴉,韓傑英這邊沒敢管,我讓你第一個下口。”

“好呀。”我笑了笑。

絕地英雄王者歸來 我知道他是準備將過錯推到我身上了,這種事兒,一般都是第一個罪責最大。

他欣喜不已,忙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

我再次笑了笑,目光看着他說:“陳浩。”

“恩?跟那個陳浩齊名?”他沒想過我就是那個陳浩。

我說:“我是韓傑英的孫子。”

他稍微詫異了會兒,而後哈哈笑着拍我肩膀:“別開玩笑了兄弟,咱們開始吧。”

我突然神色大變,直接抓着他的腦袋就向旁邊的樹上撞了過去,他是鬼魂,暫時不怕撞。

不過樹是有魂魄的東西,他撞上去直接穿透了過去,我見後又將他直接丟在了地上,一腳踩上去,將他半個身子都踩沒了。

“都給

我住手。”我大喊了聲。

這些個鬼魂紛紛擡頭看着我,十分不解。

我腳下這個鬼魂滿臉痛苦地說:“他是陳浩……”

這些鬼魂開始沒反應過來,但是馬上就變得滿臉驚愕了,想要逃跑,卻有鬼魂舔了舔嘴脣,說道:“大家不用跑,我們這多人,他一個,怕什麼?就算是陳家家主又怎麼樣。”

其他鬼魂也完全是被我的名字給嚇到了,不過仔細一想也確實是這樣,馬上轉身看向了我。

“要是連同他一起吃了,我們豈不是會更厲害。”有鬼魂不斷煽動情緒。

轟轟轟……

幾聲沉悶的聲音響起,我身上所有鬼魂全都出現,出了謝嵐之外,其他最低層次也是灰眼級別的,而這些鬼魂,最強的不過纔是白眼級別。

“來呀,你來過來試試。”我說。

這些個鬼魂也都是欺軟怕硬的傢伙,哪兒敢上來,只是連連後退回去,這種級別的鬼魂,一般只有在世家和道門中才能見到,外面很少能有這種顏色的了。

我見他們要後退,直接上前揪住了兩個,往地下一砸,砸了個稀碎。

“誰敢走,就等死吧。”我說。

這些鬼魂突然齊齊跪下:“陳家主,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求放過我們,我們再也不敢了。”

我看了看我腳邊的這個鬼魂,彎腰將他揪了起來,說:“你還想吃我奶奶是吧?”

“沒,沒,我開玩笑的。”

“我也跟你開一個玩笑。”我對他說。

說完一口將他喂入了口中。

這些鬼魂見後驚愕無比,鬼魂吃鬼魂的事情很常見,但是這麼整個整個來的卻少得很,也恐怖得很。

這些人眼中的恐怖已經透露了他們的絕望。

我撥開他們,到了我奶奶和鎮山鴉的旁邊,鎮山鴉說:“沒想到你有這份能力。”

“你們先在桑樹林外等我,我去幫你們討回公道。”我說。

而後將周圍的招魂幡全都拔掉了,奶奶他們離開。

我轉身對這些鬼魂說道:“既然是王家讓你們來的,你們自然不能空手而歸,知道什麼意思吧?”

這些鬼魂很是爲難:“這是讓我們去死呀。”

“就是讓你們去死。”我說,“你們是選擇現在死,還是一會兒死,現在就去王家外面給我堵着。”

這些鬼魂打着的主意是一會兒過去之後就逃走,不過我卻說道:“你們可以逃走,但是最好祈禱我沒記住你,否則,一會兒陰差會找到你們的。”

說完後,我開始唸咒向陰司借兵了。

(本章完) 唸完法咒不多久時間,這周圍的陰差全都圍聚了過來,約莫百十人,見我後齊齊跪下高呼:“參見轉輪王。”

我讓他們起來等了會兒,不多久時間,這邊的幾個城隍帶着陰差過來了,而司殿遲遲沒有現身。

因爲他兩方都得罪不起,所以乾脆不來了。

不過這裏已經有兩三百陰差,加上剛纔的陰魂,人數已經夠多。

城隍門肯定知道今天的事兒,之前那麼多陰魂聚集他們不管,王家早就可陰司打好了招呼,現在我再將他們喊出來,其中目的不言而喻。

“陳家主,真的要去對付王家?”依舊有城隍在質疑我的行爲。

我恩了聲:“還能有假?”

這城隍說:“只是您現在只是在陰司掛名而已,沒有去接任轉輪王位置,現在您在陰司的地位只是陽間巡邏人,我覺得這種時候您去王家,肯定對您和陳家都不好。”

因爲我還沒有去陰司任職,所以陰司並不承認我是他們轉輪王,這恐怕也是王家敢對我奶奶動手的原因,因爲我現在只是陳家的家主。

我就問:“你要是去,我就欠你一個人情,要是不去,你現在就可以離開。”

我這話將這個城隍嚇得一抖,不管是不是上任沒有,即便我只是陳家的家主,我所欠下的一個人情分量也不輕,更遑論我我即將出任轉輪王了。

其他城隍也都聽見了,眼咕嚕一轉。

我說:“大家都一樣。”

“好,去,王家平時仗着勢力大,對我們陰司指手畫腳,甚至還干擾起了我們陰司的事情,是應該教訓教訓了。”城隍們義憤填膺。

我笑了笑,說:“那就走吧。”

前面陰魂已經圍在了王家家門口,王家人正在門口守着,大聲訓斥這些陰魂,要挾他們不願意離開的話,就直接殺掉他們。

左右是死,現在人多死得慢,要是逃走的話,被我找到就不好受了。

這些陰魂聚衆鬧事,裏面王家後人揮舞桃木劍驅趕他們。

等我們來了,這些陰魂馬上就閃到了一邊,看着這些陰差瑟瑟發抖。

道士雖然厲害,但是不多有,鬼魂對他們的忌憚有限,而陰差不一樣了,這裏每個陰魂都曾經擔心過會被陰差抓住投入地獄,現在見到這數百陰差,嚇得屁滾尿流。

不過陰差不是針對他們,而是對準了王家,

我和幾個城隍領先。

意濃 這是王家的一個不出名的小輩,見我以及這些個陰差和城隍,比陰魂的態度好不到哪兒去,往後退去,倚靠着大門才免於坐了下去:“陳,陳家主……您來這裏做什麼?”

我走上前去,將他扒在了一邊,對這些陰魂和陰差說:“給我進去砸,能砸的全砸了,能搶的全槍了,王家如果算賬,你們來陳家找我,我護今天所有人一輩子。”

這些陰差和鬼魂大喜,根本不管王家是什麼身份,瘋狂涌入進去,在王家砸了起來。

就連城隍也都參與了進去。

聽着裏面器件支離破碎的聲音,我邁步走了進去,纔沒多少時間,裏面就狼藉一片。

王家人已經迅速聚了起來,王家本來就只是以生意人的身份進入世家的,對法術不太擅長,且這麼的陰魂和陰差,他們都阻止不過來,只能眼睜睜看着。

王虎爲首,我站在距離他們三四米左右的地方,王虎冷冷看着我:“陳浩,一定要這樣嗎?”

王家人漠然看着被打砸的王家大院,默不作聲。

我卻說:“你們當初分明答應我只是詢問當初事情緣由的,卻兩次不分青紅皁白動手,怎麼?覺得我還不是轉輪王,你們就可以隨意欺負我?我陳家比不上你們王家,你們就可以不管我們陳家人的死活?”

我說完又對這些陰魂和陰差喊:“給我砸,一樣都別留。”

“你要是這樣的話,王家和陳家會玩完。”王虎又說。

我卻說:“我視王祖空爲親爺爺,視王琳琳爲親姐姐,原以爲他們有王家血統,你們也一定會如他們那般,卻發現你們跟他們完全不一樣。”

“我們雖然沒見過王祖空和王琳琳,他們爲人處世的風格我們也不大瞭解,但是他們的死,你認爲跟他們爲人處世的風格沒關係了?王家這樣,與其說是不講理,更應該說這是我們自我保護的一種手段。”王虎說道。

我卻呵呵一笑:“你在讓我理解你們王家嗎?理解你們不分青紅皁白就射我奶奶兩箭,讓我理解你們指使鬼魂分食我奶奶?”

王家人無言以對:“那是你奶奶欠我們王家的。”

“她欠你們什麼?證據呢?”

“不需要證據。”王虎說。

聽見這話我就來氣,說道:“你們可以繼續這樣行事,如果下次還這樣,我砸的就不只是王家的東西了。”

我在門口等待了約莫十分鐘,人陸陸續續出來了,我走出去,讓這些陰差和鬼魂先一步離開了。

王家大院現如今已

經成了一片廢墟,雖然這對王家的財力來說算不得什麼,但是這丟的是他們的臉,世家最看重的不就是這個嗎。

我從家離開,我滿山遍野尋找我奶奶他們,但是到了山上,我懊惱拍了一下旁邊的大樹,他們走了,說好的等我的。

正要四處尋找,卻被一股強大力量牽引着離開,徑直回到陳家村,進入了我自己軀體之中。

這是九爺在做法術,將我靈魂給召了回來。

等我回來,九爺才放下了手裏的三清鈴,說:“你要是再不回來,你的身體就要壞死了。”

對九爺說了聲謝謝,卻耿耿於懷我奶奶爲什麼一直不跟我見面的原因。

九爺說:“你還是先把你身上詛咒去除掉吧,不然這樣,你坐臥都不得。”

這確實要快點解決。

到了旁邊定住張綿的地方,到她面前後說:“幫我解開詛咒,我放你走。”

“我喜歡呆在這裏。”張綿卻微微一笑,說。

我也呵呵一笑,她既然是雨女,肯定是怕火的,就說:“陳家村在河邊,你肯定喜歡這樣的環境。”

我說完伸手過去揪住了她的衣領,將她給提了起來,到屋子外面後,撿起了一些木柴。

張綿知道我要做什麼,忙說:“你想幹什麼?”

“你穿得太單薄,給你烤火。”我說。

張綿神色大變:“我會死的。”

“跟我有什麼關係。”我說。

柴火已經堆好,將張綿放在了中間,周圍爲上了木材,潑上汽油,轟然一聲點燃了。

張綿的慘叫聲瞬間就傳遍了整個陳家村,至少這是我聽過的最淒厲的聲音。

在火光之下,張綿痛苦非常,我到了她旁邊,說道:“幫我解開詛咒,我就將火滅了。”

張綿突然停止慘叫,咬着牙對我說:“沒想到你這麼狠。”

我樂了,掀開衣服,說:“看看,是你們狠還是我狠,我身上的刀傷,槍傷,哪一處都有可能致命,如果不是我運氣好,以你爲我還會活着?以前是你們世俗張家,現在是你們世家張家,對你們,不需要有仁慈。”

火漸漸加大了,張綿神色也越來越凝重,眉頭緊蹙,十分痛苦。

“你放開我,我解掉你的詛咒。”張綿突然對我說。

我笑了笑,伸手揭開了他的身上的符紙。

張綿左右打量幾眼,而後伸手按在我肩膀上。

詛咒剛解開,他就想要逃跑,但是韓溪她們已經在周圍等待了,張綿想要逃跑的想法落空。

(本章完) 將張綿攔下後,她卻說:“我是個危險的人,你把我留下,我可能會害很多人的。”

我笑了笑:“誰說要把你留下了。”

說完將她重新定在了火圈中間,我從通道出來後,再次將汽油潑了上去,火勢突然就變大了。

不過這次卻不一樣,張綿沒有繼續發出慘叫聲音,只是漠然看了我幾眼,而後這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周圍的火瞬間被撲滅,而張綿本人,竟然隨着火焰一起消失了。

張綿逃走在意料之中情理之外,不過也沒有多在意,至少我現在身上詛咒接觸了。

回到九爺家中,次日一早,王家來了三車人,直接進入陳家村,因爲我將王家砸了,自然知道他們是來做什麼的。

等陳家有人來通知我時,我說:“讓他們到宗祠去。”

我和九爺也隨後到陳家宗祠,他們已經在等我了,我進去後,陳家人嘀嘀咕咕討論起來,說的正是我昨晚上砸掉王家的事情。

怕是江南存在世家以來,我是第一個敢去砸王家的人,現在陳家局勢本來就不好,這無異於火上加霜,更何況我是爲了我奶奶,他們眼中的韓傑英去的,這讓陳家人對我頗有微詞。

不過我進去後,宗祠還是安靜了下來,我說:“怎麼?來討回公道的?”

這次是以王虎爲首,王羲死後,王虎就成爲了王家暫時的代理家主,王家還有其他幾位長輩也都來了。

王虎站了會兒,旁邊王家長輩見王虎不說話,才拱手說:“我們是爲昨天的事情來,昨天的事情是我們唐突了,今天是來和陳家主道歉的。”

我還沒反映過來,王家人又拿出了一張卡遞給我:“這是我們王家的一點小心意,只是給陳家主您的,昨天得罪了陳家主,還請見諒。”

陳家人做好的準備就是他們來搗亂,現在他們卻來道歉,不止是他們,連我都有些詫異。

不想了解這其中發生了什麼,我也沒有接他們的東西,說:“我們的矛盾只在我奶奶身上,如果這事能解決的話,我們兩家依舊交好,否則別看現在陳家沒落了下去,要是真的動起手了,王家肯定會傷筋動骨。”

王家人認了我的威脅,說什麼都要把卡留下,我不想跟他們打交道了,就收了卡,等到王虎他們都離去了,陳家人也準備散場,我卻喊停了他們:“你們都留下。”

我拿出了準備好的兩張照片,這是我父母的照片,當初他們就是來江南一帶打工出事的,或許能在這裏找到他們出事的線索。

“你們幫忙找一下這兩個人,有他們半點消息,馬上來告訴我。”我說。

他們拿走了照片,我在宗祠

站了會兒,九爺也要離開,我喊停了九爺:“剛纔陳家人一共來了多少?”

九爺說:“三分之一。”

我說:“麻煩您今天下午六點鐘,將他們全部都召集到這裏來,我有些事情要跟他們說。”

九爺恩了聲,提醒我說:“新官上任三把火,這道理不管在什麼領域都能流通,我建議你也燒兩把火吧。”

“我就是爲了這事兒。”我說。

九爺離開了。

我到九爺屋子,路上剛好遇到了陳千秋帶着他的兩個孩子站馬步樁晨練,九爺說,陳千秋現在變得勢力了,不過這都是人之常情,我停下看了會兒。

他的兩個孩子雖然年齡小,但是站樁已經很穩了,站樁就是站如木樁,講究一個穩字,源於道教,道教認爲這樣可以達到與天地高度契合,從而參透強大的力量。

陳千秋看見了我,帶着他的兩個孩子過來了。

他喊了聲家主,他的兩個孩子喊了聲:“陳叔叔。”

陳千秋馬上順勢說:“家主,能不能麻煩您一件事情。”

“說。”我已經猜到是什麼事了。

陳千秋說:“這兩個孩子一直是由我在教,您知道的,我三腳貓的本事也教不了他們什麼,要是家主您有時間的話,可不可以教教這兩個孩子。”

他的兩個孩子滿臉希冀看着我,我哪兒會這些,無非就是一些簡單的法咒,想了會兒,將我爺爺那本畫符咒的書給了他們。

符咒也是道法中一個重要的科目,要是學好了,成爲絕頂的高手不在話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