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什麼情況?

長發青年立即釋放神識,查看靈氣的來源,然後他就看見秦溪雪剛剛解開襯衫的扣子。

長發青年立即收回神識,皺了皺眉,然後看向床上的林奕。

「這小子的女朋友嗎?」

長發青年點點頭,認為自己想的沒有錯,然後拍了拍林奕的臉頰。

「女朋友受傷了還在呼呼大睡,這像話嗎?」

林奕在睡夢中,感覺臉頰有些痛,迷迷糊糊睜開眼睛,可四周什麼都沒有。

困意來襲,他又閉上眼睛。

長發青年愣了愣,這麼嗜睡的嗎?!這一點還真的和她很像啊!

抬起手,指尖跳動著一條電弧,然後對著林奕屈指一彈。

林奕被電流刺激的渾身打了一個激靈,睡意頃刻間蕩然無存。

猛地從床上坐起來,皺眉四處張望。

沒有人?

撓了撓頭,林奕一臉茫然。

感覺有些口渴,林奕穿好拖鞋,準備去倒一杯水。

長發青年就站在林奕床邊,只不過林奕看不見他而已。

看見林奕出去,青年點點頭,然後身影一閃,驟然消失。

……

來到客廳的林奕,看了看已經被切成兩半的飲水機,嘆了口氣,這就是自作自受?

轉身走向廚房,打算燒一點白開水喝,不過他一轉身,就看見洗手間的燈是開著的。

林奕不由皺了皺眉,自己上廁所沒有關燈嗎?自己回來後有上廁所嗎?

無奈嘆了口氣,走向洗手間,準備將燈關了。

節約用電,人人有責!這是幼兒園老師就開始教的了。

迷迷糊糊來到洗手間,林奕伸手打開洗手間的門,看向裡面。

也就是在這一刻,洗手間裡面站在艱難纏著左胸繃帶的秦溪雪扭頭,看向林奕。

兩個人對視,寂靜無聲!

一秒、兩秒,到了第三秒,林奕回過神,將洗手間的門關上。

「我一定在做夢,不然不可能出現那麼香艷的一幕,回去接著睡。」

嘭!

林奕剛剛轉身,身後的洗手間的門就立即破碎,變成碎末飛濺開了。

林奕一臉茫然無措,這尼瑪是要死人的節奏啊!

秦溪雪已經穿上了一件襯衫,紐扣都還沒有扣好,領口處雪白的鎖骨一覽無遺,往下還有一條深深的溝壑,直教人慾罷不能。

這樣穿,絕對是走光了,可秦溪雪現在不在意,確切的說她沒有時間去理這些。

現在她只想宰了林奕,其他的都無所謂!

右手一滑,一把鋒利的短劍出現在她手中,短劍長四十厘米,劍刃上也一些花紋,正散發著森寒的光芒。

林奕只感覺後頸一涼,急忙轉身,抬手抓住了握住短劍,正刺下來的纖纖玉手。

林奕還來不及看向秦溪雪,腹部就感覺一痛,緊接著他就倒飛出去,在地上滾了幾圈,然後重重地砸在牆上。

哇!

林奕落地的一瞬間,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

秦溪雪這一腳相當用力,所以林奕受的傷真的不輕,骨頭都快散架了,五臟六腑都移了位置。

林奕腦海飛快的運轉,想能活下去的辦法。

秦溪雪真的會殺了自己,怎麼辦怎麼辦?

突然,林奕眼睛一亮。

「啟動〖力量調節器〗,花費一點【緣】,進行損傷修復!」

林奕在心中默念,在這一刻,腦海中就出現一條信息。

『〖力量調節器〗啟動,正在修復書屋之主身體上的異常狀態……』

『修復完成,已解除異常狀態!』

啟動『力量調節器』,再用支付一點【緣】,可以解除身上所有異常狀態。 身體受到傷害,這也是異常狀態的一種。

〖力量調節器〗可以修復!

緩緩地站起來,林奕啟動了『虛空之瞳』,一輪月牙出現在右眼中。

秦溪雪看見林奕受了她一腳還能站起來,有些驚訝,不過這一絲驚訝,在下一刻,變成了森寒的殺意。

她肯定,林奕絕對看見了,所以她絕對要殺死林奕。

踏前一步,發動固有魔法【空間跳躍】進行瞬間移動。

林奕此時也開著『虛空之瞳』,在解析計算【空間跳躍】。

「『虛空之瞳』啟動!」

「解析目標:魔法!」

「解析失敗,對方固有魔法魔法術式太過龐大複雜,當前源力和精神力不足以支持運算解析!」

林奕愕然,解析不了,這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性命攸關啊!

「解析【空間跳躍】的跳躍點!」

既然解析不了【空間跳躍】這個魔法過程,那麼就解析結果,知道秦溪雪會在哪裡出現就可以了。

「重新定義,開始解析!」

「解析目標:【空間跳躍】跳躍結果!」

「解析中……百分之十!」

「百分之二十、百分之六十,百分之九十、百分之百!解析成功!」

「空間蟲洞位於書屋背後五十公分處,預計蟲洞形成時間,零點四秒。」

得到結果,林奕猛地轉身,然後一下子向前撲。

剛剛從空間中出現的秦溪雪,還沒有來得及揮劍,就被林奕給撲倒。

在這一瞬間,她腦海中滿是怎麼可能四個字,林奕居然會知道她從哪裡出來!

要知道她的固有魔法【空間跳躍】從發動到完成,只需要零點五秒左右,在這個時間裡面,能看看出來的落點的人不是沒有,可他們無一不是聖階魔法師。

這傢伙是一個聖階魔法師嗎?

她來不及多想,因為後背和後腦勺砸在地板上的痛覺驚醒了她。

短暫失神后,秦溪雪反應過來,就行抬手攻擊林奕。

可她卻發現,自己的雙手被林奕給握住手腕,然後按在頭頂的地板上。

手動不了,還有腳,可林奕似乎知道她想什麼,立即用自己的雙腿壓住秦溪雪的雙腳。

在力量方面,林奕可不會輸。

此時兩個人的姿勢有些怪異,林奕雙手扣住秦溪雪的兩隻手腕,而他整個人就壓在秦溪雪身上。

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只有呼吸聲此起彼伏。

這樣的氣氛持續多久,林奕就先開口了。

「我放開你,別動手!」

「不可能,我能動,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秦溪雪一雙鳳眸早已經沒有了最初見面時的嫵媚,現在有的只是平靜而堅決的殺意。

林奕無奈道:「就因為我看見了你**的樣子?」

他的確看見了,這一點林奕不會抵賴,不過只是看了一眼,就要用命去償還,怎麼想也不可能。

秦溪雪沒有回答,可眼神中的殺意卻是有增無減。

林奕無語,已經不知道怎麼說了。

既然沒辦法溝通,那就這麼僵著吧!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對林奕和秦溪雪來說都是驕傲。

秦溪雪出來的急,也就穿了一件襯衫,在剛剛的運動中,襯衫的紐扣已經崩開一顆。

此時她的胸器露出大部分,讓林奕大飽眼福的同時又有些無奈。

三次元的女生他提不起興趣,看見女生身體的情況這不是第一次,每一次他表現都相當平靜。

穆雨兩次,韓紫琳一次,她們都是傾國傾城的美女,和秦溪雪相比不遑多讓,可他還不是能夠無視。

可此時他沒辦法無視,因為長時間扭頭,他的脖子已經酸了。

兩個人保持著這種姿勢已經快一個小時了,林奕是渾身酸麻。

可他不敢動啊!他怕一動秦溪雪就會掙脫,到時候自己可能凶多吉少了,他不敢冒險。

秦溪雪其實也差不多了,雙腿被林奕壓住,血液循環不通暢,早就麻的不行。

不過她也是硬撐著,等林奕放鬆的時刻。

林奕一放鬆,自己就動用【空間跳躍】,掙脫束縛,然後將林奕給碎屍萬段,她不相信林奕還能看得出來她的落點。

一分鐘……

十分鐘……

三十分鐘……

一個小時過去了!

林奕忍不住,保持一個姿勢,而且還要不停的使勁壓制,這誰受得了?

現在他雙手雙腳麻的厲害,都已經在打顫了,身上也已經被汗水寖濕。

「我……我說……咱們各退一步,我放開你,好好溝通行不行!」林奕聲音顫抖,帶著一些哭腔說道,他是真的受不了了。

秦溪雪淡漠看著林奕,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

林奕都快哭了,這尼瑪什麼事!

死就死吧!

林奕準備放開秦溪雪了,可手臂兩個小時內一動不動,還要緊繃著肌肉,手臂早已經麻木。

此時稍微一放鬆,手臂就感覺不像是自己的一樣,不受控制,胳膊肘一軟,整個人倒了下去,然後整張臉埋入那深深的溝壑中。

完蛋了!

林奕在倒下去的一瞬間,腦海中只有這個念頭。

身下傳來的柔軟,以及臉頰上傳來的溫軟觸感,沒有讓林奕感覺到很舒服,或者說心猿意馬。

有的只是慌張和驚懼,這一次肯定要被她給弄死。

死就死吧!

林奕眼睛一閉,就到等著秦溪雪狂風暴雨般的攻勢,可好半響,想象中的痛覺並沒有傳來。

緩緩地抬起頭,看向秦溪雪,林奕一臉懵逼。

暈了?

林奕很是無語,搞不清楚狀況,這就暈了?

恢復一些力氣,林奕從秦溪雪身上移開,可剛剛站起來,他就感覺胸口粘噠噠的,這感覺不像是汗水。

伸手摸了摸,衣服已經濕了,接著昏暗的燈光,林奕看清楚手上的是什麼東西。

那是鮮血!

林奕猛地看向秦溪雪,她左肩布料已經被鮮血染紅。

此時林奕已經顧不上什麼男女有別,掀開秦溪雪的左邊的衣服,纏著繃帶的左胸和左手臂已經鮮血淋漓。

左手臂上的傷他知道情況,因為那是自己弄的,而左胸口的傷口,卻讓林奕皺了皺眉。

那什麼殘留有魔力,而且這股魔力他非常熟悉,這是來自於韓紫琳的。

心念百轉,林奕大致猜出來了情況。

又是自己的鍋,沒法甩掉。

因為韓紫琳是因為他才出手的,這個責任推不掉。

急忙將秦溪雪抱起來,走向卧室。 林奕看著躺在床上的秦溪雪,漠然無語。

她的傷口此時正在大出血,床鋪都已經被染紅一片。

韓紫琳的魔力非常霸道,在破壞秦溪雪的傷口,讓傷口沒辦法癒合,就是林奕姑姑留下來的那些葯都不行。

深吸口氣,林奕緩緩地將秦溪雪的衣服脫掀開一部分,看著左胸口的繃帶。

繃帶已經染紅,林奕將那一層裹得不是很標準的繃帶拆下來,一枚雞蛋大小的血洞出現在林奕眼中。

血洞在往外冒著鮮血,勉強能看清楚傷口的情況。

焦黑的皮膚裂開后,就是一層已經壞死的肌肉,這些肌肉呈現慘白色,看著是被被雷電給弄的。

這樣壞死的肌肉留著傷口上,傷口怎麼可能會癒合?

更重要一點這些壞死的肌肉會向其他好的肌肉蔓延,過不了多久,秦溪雪就會因為感染細菌而死。

這樣的傷勢,第一步要先祛除這些已經熟透的肌肉,可現在林奕沒必要處理,他不是專業的醫生,也沒有器材。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送秦溪雪上醫院。

林奕從衣櫃裡面取出一條幹凈的毛巾,捂住秦溪雪正在流血的傷口。

「不想她死,就不要亂動!」

就在林奕剛剛想將秦溪雪抱起來,去醫院的時候,林奕聽見這麼一句話。

林奕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左顧右盼,尋找聲音的主人。

「想救她,接下來就按照我說的方法去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