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李浩然一臉陰沉的從這人遠處的一個水窪之中走出,他看著前方那穿著破爛,手腳上帶著一個破裂鐐銬,手持一柄戒刀的漢子,冷聲說道:「為什麼要偷襲我?」

方才那一刀,頗有讓他風吹褲。襠。雞。。雞。。涼的感覺,幸虧他反應及時,要不然這一刀下來他就算是能活命,至少也廢了。

魁梧的漢子看著李浩然哈哈笑著說道:「嘿嘿!你這人莫不成是白痴?在這煉獄之內,沒有吃的,沒有喝的,我不殺你,如何裹腹?」

話音落下,李浩然心頭更冷,不由暗道,原來這裡的人都是過著吃人的生活啊。

想到這裡,他的手中光芒一閃,正氣刀憑空出現,他的身形一動,徑直朝著前方殺去。

嗡!


刀光震動,天地之間氣息倒卷,更有一團濃烈的浩然正氣隱隱閃爍,不過浩然正氣在剛剛閃爍出體外的時候,就被那天空中的佛光壓制,復又回到了體內。

砰!

前方的魁梧漢子見此哈哈一笑,他的修為比李浩然要高,方才施展的那一刀雖然被躲過去了,並不說他不如李浩然,而是因為他的力量,也同在被這裡的佛光壓制。

兩刀相碰,濺起了一團火光,李浩然只覺得手臂一麻,被一股巨力退後了十步之多。

前方的魁梧漢子不退反進,哈哈笑著說道:「小子,你是第一次進入這裡的吧!雖不知道你是如何來到這裡的,可你遇到了我,也算是你倒霉!你身上的東西,就給我把!」

說著,魁梧漢子抬手一刀,徑直刺向了李浩然的下盤。

這一刀帶著一抹陰狠,且力大無比,在刺出的瞬間,竟從上面奔射出了一道刀光。

砰!砰!砰!

李浩然四處受制,還不習慣這樣的戰鬥方法,只覺得出招困難無比,雖然接住了對方的攻擊,可落敗是遲早的事情。

眼見於此,李浩然心神一動,也不在停留,轉身之間,就要施展遁術離去。

嗡!

可,眼前那魁梧漢子手中光影一揮,一個缽盂如同暗器一般徑直飛到了李浩然的頭頂之上,竟然將李浩然釘在了原地,讓他動不得半點的元氣力量。

「嘿嘿!小子,你來時那些和尚沒有告訴你么?在這裡非佛門之力,都要受到壓制!哥哥我在這裡苦練五十年刀法,方才能夠施展刀氣,你這初生牛犢,就想要戰我,當真是痴心妄想啊!」

魁梧漢子一邊說著,一步步朝著百步之外的李浩然身前走來。

李浩然眉頭皺起,抬頭看了眼懸浮在他頭頂上的缽盂,抬手一番拿出了一片玉令,看著前方的漢子沉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嘿嘿!既然你問了,我就告訴你!哥哥我叫斷子絕孫刀,但凡被我殺的男人,我都會先閹。。割了他們……哈哈……」

魁梧的漢子哈哈笑著,肆無忌憚的走向了李浩然,他的刀微微握緊,正防備著李浩然忽然乍起反攻於他。

李浩然聽聞此話,眉頭皺起,沉聲說道:「好我記住你了,下一次見面必取你性命!」

言罷,李浩然意念一動,手中玉令嗡然一動,一道佛光忽然從他的頭頂之上落下,徑直將懸浮在他頭頂的缽盂一同籠罩下來,就在前方魁梧漢子頓步之時,李浩然的身影一晃,竟消失在了佛光之中。

「靠!他當我是白痴……」

待李浩然消失之後,斷子絕孫刀才從愣神之中醒來,這才明白自己被騙了,不由冷聲一罵,雙拳打在了自己的腦袋之上。

……

嗡!

在距離這裡大約六十多裡外的一處地方,天空中一道金光落下,李浩然的身影浮現了出來,他緩緩鬆了口氣,意念一動,將手中的正氣刀一收,抬手將頭頂上的缽盂取下。

缽盂失去了控制,復又化作了無主之物,在方才李浩然消失的時候,落在了李浩然的頭頂之上。

看著手中如玉一般的缽盂,還有缽盂內中印刻著的一段佛門經文,李浩然一嘆,扭頭看了眼空蕩蕩的周圍,看準了一個方向,身形一頓,以雷遁的力量迅速朝著元粗那一片叢林之中行去。

「呼!沒想到,這裡的佛光竟然如此厲害……若僅憑現在的情況的話,我恐怕出不了這煉獄了……」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小心翼翼的李浩然悄然來到了那一片綠色叢林之外,他並未貿然進去,而是找了個白骨山藏身在了山腹之內,靜坐裡面仔細思考著。

嗡!

想到這裡,李浩然心神一動,抬手一番,從封竅內取出了來自於咫尺天涯境內的那一根斷魂棍。

此木是一件佛門兵器,上面印刻著未來佛身法相,是一篇通過信仰之力,凝聚未來佛法相的一篇佛門秘術。

經文中蘊含有吸收佛門信仰之力的方法!

「這或許是此刻唯一的方法……」

李浩然拿出了斷魂棍,看著上面的佛經,慢慢的探入精神,施展筆墨華氣書之力,開始吸收其中的佛經奧義。

嗡!

空氣中微微一震,接著一道金色的光芒進入了李浩然的體內,然後在李浩然的記憶之中,忽然閃爍出了一尊未來佛的佛影。

佛影浩瀚無邊,給人以寬闊無量的感覺。尤其是未來佛的笑容,更是讓李浩然心中的無畏無限放大。

這一刻,李浩然忽然有了一種神奇的感覺,他忽然覺得這片天地可愛了起來,周圍充斥著讓他興奮的光芒,這些光芒都是佛光,源自於煉獄內的佛門之力。

「這是一片冥想之術,通過冥想來凝練佛門金光,構建未來佛法相……對了!此法,正好配合《神通法相》來修鍊……」

看著深深印刻在記憶之中的未來佛影,李浩然意念一動,抬手拿出了得自於李霸天的李氏傳承《神通法相》之術,徑直查閱到了法相篇章,開始研究了起來。

……

也在這個時候,在煉獄第一層,琉璃袈裟佛帶著千餘名高手,正在和他們遇到的一群數萬武者展開猛烈的廝殺。

在戰場的邊緣之中,張九難帶著未來佛山的客卿,正一步步的朝著外面退著。

「張前輩,咱們這般的退去,不合適吧?」

人群中的一個客卿,一刀斬殺了一個罪犯,沉聲喊道。


頂在最前面的張九難沉聲說道:「哼!琉璃這人陰險的恨!他沒有殺掉李浩然,定會找我們開刀,且咱們未來佛山的佛主大人,和琉璃有些間隙,若不趁著此刻離去,恐怕咱們都要死在琉璃的算計之下!」

「我們怎麼說也是客卿啊!他不會這般……」

人群中,一個武王沉聲說道。

張九難哈哈一笑,凝重的問道:「那你們來說說,李浩然也是客卿,他為何要迫不及待的動手……」 第三百七十章夜森林

「看!有人從側面走了!」

正在張九難等人爭執的時候,未來佛山客卿之中的一人忽地指著戰場遠處的一支隊伍沉聲喊道。

他的話音剛落,緊接著張九難等人順著這人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在他們的另外一邊,正有一百多個武者,一邊戰著,一邊朝著戰場之外行去。

且在他們的看去之時,另外一邊靠近一處白骨小山旁,也正有一些客卿悄然朝著戰場的外面退去。

煉獄本就是一處牢獄,一處試煉戰場。

這些客卿來這裡並非是為了給金剛寺的眾和尚賣命的,而是為了要在這裡獲取他們的需求,贏得這一次任務的獎勵。

在他們看來,跟著陰狠的琉璃,還不如各自為戰,至少他們的命都保護在他們的手中。

先前李浩然之事,眾客卿雖未曾表露態度,也都對琉璃的號召答應了下來,可他們並非是傻瓜,只道琉璃此人既然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如此的事情來,那麼倘若真的到了危機時刻,他們的性命也就不值一提,會成為那隨時都會拋棄的棋子。

這種命不由己,身為棋子的感覺,讓所有人心中都是不滿。

故而,眾多客卿中的大部分人,都趁著這個機會,飛速的退後著。

畢竟他們已經獲得了離開這裡的佛令,且只要堅持,廝殺足夠的罪犯,回去以後自不會受到任何的責罰。

在說了,正所謂法不責眾,更何況他們並非是金剛寺的人,這一次進來只不過是為了任務而來,成功不成功又與他們何干!

沒有多少責任心和不甘被操控命運的眾位客卿,也都有了各自的主意。

「走!」

張九難見此微微一笑,也沒有在勸阻身旁的眾人,毅然抬腳朝著戰場的外面走去。

眾未來佛山的客卿見此,心頭一沉,知道這一次人心以亂,也不敢在停留,趕忙跟著張九難離去。

正沖在前方,帶著眾佛門弟子奮戰的琉璃,忽感身後壓力劇增,神識一放,頓時氣的一哆嗦,扭頭看了眼身後還跟著他戰鬥的佛門弟子,心頭一沉,也不在壓制自身的氣勢,屬於帝級的力量嗡然釋放出來,朝著前方四面八方的敵人身上鎮壓過去。

噗!噗!噗!

一時間,十里戰場,鮮血噴射,傳出了一個個爆裂之聲。

帝級威壓碾壓而下,將數萬囚犯盡數滅殺。

環繞在琉璃周圍,正待戰鬥的眾多僧眾一個個的面色驚變,其中一位武君上前,雙手合十宣了聲佛號恭敬的說道:「山主,發生了什麼事情?難不成關押在第三層的帝級強者脫困了么?」

「非也!那些該死的客卿果然是靠不住的傢伙,他們竟趁著我們在此奮戰的時候,從後面偷偷的溜走了!」

琉璃面色陰沉,看了眼上前說話的武君,嘆了口氣沉聲說道。

他的話音落下,周圍的僧眾才發現,起先人還十分多的隊伍,此刻竟然僅剩下了他們這支金剛寺的隊伍,而那些客卿卻是一個人都未曾看到。

如此景象,讓所有僧眾心中一沉,這種事情從未發生過。

以往金剛寺總共發布了一百多次煉獄任務,其中各大佛山的客卿參與了五十多次,幾乎每一次這些客卿都很心齊,也都聽從金剛寺領頭之人的約束。

可今日的事情,讓這些僧眾心中頓時一慌。

也有的人已經想到了為什麼,可他們都知道琉璃的脾氣和性格,故而也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說出其他的話來。

琉璃掃視了一下周圍,心中陰沉無比,更是恨上了這些客卿,扭頭看著氣息壓抑的眾和尚,沉聲說道:「傳本山主法令,眾客卿不服管教,背棄金剛寺,為我金剛寺之仇敵,爾等若在煉獄見到,趕盡殺絕!」

「山主,不可!……」

當下,又有一尊強者站出,趕忙單膝跪地沉聲說道。

噗!

琉璃那冰冷的眼神一轉,這位還未說完話的強者胸口一震,吐出了一口污血來,竟在無聲之間被琉璃震傷。


「哪裡這麼多的廢話!這裡是我做主,爾等都要聽從我的管教!要是有人在敢提出反對意見,我必殺之!」

琉璃冷眼看著周圍的眾人,沉聲一喝,抬腳朝著前方走去。

……

在第三層,正盤坐閉目的李浩然忽然睜開了眼睛,此刻他的身上流轉著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芒,此光乃是正是佛光。


經過大約兩個時辰的感悟和修鍊,李浩然終於把握到了訣竅,將佛門專屬的信仰之力吸收,化作了他的力量。

在這一股佛光進入他體內的時候,他忽然覺得這個世界親切了起來,煉獄內的壓制之力微微一松,壓在他頭頂上的大山頓時消失。

感受到一身輕鬆的李浩然微微一笑,復又繼續修鍊了起來。

他發現,佛門修鍊的佛法金光,並非需要特定的元竅,這股力量可以存儲於任何屬性的元竅之中。

和元氣不同,這種力量天生帶有一股精神之力,此力精純無比,讓人精神振奮,如同浩然正氣一般,帶著一股剛正柔和的力量。

如今,李浩然吸收的信仰之力雖少,還不能讓他施展出全部的力量,不過李浩然相信,只要他按照斷魂棍中記錄的方法修鍊,煉獄對他的壓制將徹底不存在,他甚至還可以藉助煉獄的力量。

不過,李浩然修鍊了片刻,還是停了下來,他反手一抓,將彌陀送給他的佛骨舍利取出,一時間他周圍的佛光更濃。

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