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能飛上天的那些凶禽的優勢被凸顯了出來,這些凶禽可以逃過一劫,但是,那些不能飛,只能在地上行走的生靈,卻是遭到了滅頂之災。

大地在塌陷,一隻巨大無比的手臂從地里伸了出來,那是一隻手上長滿了鱗甲的手臂。

一股強大到了極點的煞氣,從那隻大手之上擴散了開來,緊接著,一個巨大無比的生靈,從地里爬了出來。

姜凡與青蛟感應到那股前所未有般強大的煞氣波動,頓時變色,而後連忙從山谷之中沖了出去。

他們登上了山谷外面的一座山峰,向著那頭巨靈的方向望去,當他們見到那頭從地上坐起來的巨獸的時候,都驚呆了。

「真的是上古年間曾經出現過的巨靈族?」

青蛟的聲音顫抖了起來。

那個人形的巨大生靈從地上站了起來,這頭生靈雖然有著人類的外形,但是卻並不是真正的人族。

這頭生靈比山嶺還要高大,一條手臂足以掃平一條山脈,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眸之中,有令人心悸的精光在閃爍。

「碰!」

「碰!」

「碰!」

巨靈族人邁開大步,直接向著這一方天地的深處沖了進去,這個頭生靈每邁出一步,大地都跟著顫抖一下。

很快,巨靈族人那高大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天邊。

「小鼎,我們是不是也要動手了?」

姜凡向小石鼎傳音說道。


「急什麼,真正的神藏還沒有出現呢。」

小石鼎說道,這只是前戲,是大荒神藏將要出世的時候,天地間出現一種異象。

「轟隆隆……」

轟鳴聲再次傳來,大地在震動。

在其他地域,也有強大無比的生靈跳了出來,而後衝進了神藏天地深處,去爭奪那大荒神藏。

姜凡與青蛟見到了一頭金色的大鳥,從遠處沖了過來,其身上透發出來的強大氣息,令人有一種將要窒息的感覺。

那頭金色大鳥雙翼伸開,足足遮擋住了半邊天空,它從山嶺上空掠過,瞬間便進入了這一方天地深處。

在另一個方向,一頭巨大無比的黑色魔猿從遠處沖了過來,橫衝直撞,將幾座擋道的大山直接撞碎,而後一衝而過。

「這……」

見到這一幕,姜凡與青蛟都不禁心頭凜然。

黑魔猿很強大,絕對不弱於聚神境界的人族強者,其身上透發出來的強大凶威,令無數生靈心悸。

那頭魔猿從姜凡與青蛟所在的山峰旁邊一衝而過,看都不看姜凡與青蛟一眼,便瞬間遠去了,隨即便消失在了姜凡的視線之外了。

「這是強者的舞台。」

姜凡在自語,只有聚神境界的強者,才有資格參與到大荒神藏的爭奪之中。

越來越多的強者衝進了這一方天地的深處,隨後便爆發了大戰。

無數強者匯聚在一起,所有人都想要得到大荒神藏,相互之間,絕對不友好,都是競爭關係,不出問題才怪。 巨靈族,魔猿,還有那金鳥,都是上古年間的強大生靈,竟然出現在了神藏天地之中,這令姜凡震驚無比。

與這些強大的生靈比起來,姜凡覺得自己就像是螻蟻一樣的弱小,根本沒有資格去與這些生靈爭奪大荒神藏啊!

但是,姜凡卻是知道,自己並不是沒有機會,小鼎答應出手兩次。

姜凡與青蛟退回了那座隱秘的山谷之中,青蛟的震驚比姜凡更甚,因為它曾經也是這些強者當中的一員,很清楚這種級數的生靈的可怕。

神藏天地深處不可避免的發生了大戰,恐怖的波動從這一方天地深處浩蕩而出,令這一方天地之中的那些弱小的生靈惶恐不已。

「轟隆隆……」

忽然,姜凡感覺到一陣山搖地動,整座山谷竟然在向上升起,大地崩裂,一座座山峰崩塌,就像是末日降臨一樣。

「怎麼回事!」

就連青蛟都大驚失色。

「吼!」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沉悶的吼叫從山谷下方傳了出來。

「什麼……」

姜凡很快便清醒了過來,而後臉色大變,他感覺到,這一切就像是如同在夢中一樣,太過不可思議了。

一頭比山嶽還要巨大得多的巨龜,從大地之中爬了出來,而姜凡與青蛟所在的那座山谷,正在這頭巨龜的背上。

這頭巨龜絕對是一頭巨無霸,也不知道在地里沉眠了多少年月了,其背上竟然長滿了植被,被一層厚厚的泥土覆蓋。

「糟糕!」

就連青蛟這個時候都不得不變色了,它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會在一頭巨龜的背脊之上。

而且,令姜凡與青蛟真正不安的是,這頭巨龜竟然馱著他們,直接向著這一方天地的深處爬去。

巨龜爬行的速度看似緩慢,但是其實卻是不慢,很快,這頭巨龜便馱著姜凡與青蛟,進入了大荒神藏所在的範圍。

「轟!」

一聲悶響,虛空震動,就在巨龜爬進大荒神藏所在的範圍的時候,一隻巨大無比的拳頭,便從天上向著巨龜砸了下來。

有強大的生靈在向巨龜出手。

「吼!」

巨龜怒吼一聲,張口便噴出了一團神火向著砸來的拳頭衝撞而去。

「轟!」

火團與那隻砸下來的拳頭碰撞在了一起,發出了一聲巨響,強大的力量浩蕩開來,幾乎將龜背上的姜凡與青蛟震飛了開去。

「這……」

姜凡震驚無比,自己可是五極荒體,荒體強悍無比,現在竟然連這種級數的生靈的餘威都承受不了。

「嗡!」

就在這個時候,巨龜的身上傳出了一陣震鳴之音,而後,一道道荒紋在其龜背之上湧現,交織成了一層光罩,將巨龜保護了起來。


就連在龜背之上的姜凡與青蛟都受到了保護。

「老王八,想不到你還沒有死。」

一道神念從遠處傳了過來,神念傳來的方向,有一道巨大的身影在隱現,剛才正是那頭巨靈在向巨龜出手。

「哼!你還沒死,我怎麼會死!」

一道神念波動隨即從巨龜的身上傳了出去。

「轟隆隆……」

就在這個時候,大地震動,那股強大的真神氣息再次出現,令各方強者都震驚無比,這一次出現的真神氣息,比之前那一次要強大不少。

「看來時候將至了。」

另一個方向,一頭魔猿站在了兩座山峰之間,眼眸開闔間,精光亂閃,那兩座山峰的高度,只到那頭魔猿的腰間。

「哼!這一次的外來者似乎不少,我們是不是要先清場?」

高天之上,一頭通體透發出璀璨金光的金鳥之上,傳出了這樣的一股神念波動來。

「什麼……」

那些從九道石門進入神藏天地之中的強者聞言,不禁變色。

這些上古遺種強大無比,如果聯起手來清場的話,這對從外界進來的所有強者來說都是一場災難。

「哼!想要清場?你們有這個實力嗎?」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渾身龍氣浩蕩的身影,從遠處走了過來,這是一個人族皇者,身上有真龍氣,一道道大龍的虛影,在他的身周隱現。

「是他?」

龜背之上,見到一步一步走來的那個人族皇者,姜凡與青蛟都吃了一驚,這個人,正是之前擊殺聚神境界的荒獸的那個夏國的皇者。

當然,這個中年皇者,並不是夏國的夏皇。


整個夏國之中,只有真正的夏國的皇主,才能被稱為夏皇,一般的皇者,是不能被稱為夏皇的。

「人族,你很狂!」

高天之上,那頭金鳥的語氣變得兵冷無比,很顯然,這頭金鳥已經對夏國的這位皇者生出了殺心。

「太狂的人,下場一向不是那麼好。」

那頭魔猿在說話,它轉身向著夏國皇者望去,巨大的眼眸之中,有血光在隱現,一股狂暴的氣息,從它的身上爆發了開來。

「哼!不過是一群畜生,卻是在這裡胡吹大氣。」

夏國皇者很強勢,即便是面對這幾頭上古遺種也都不示弱。

「哼!」

那名巨靈族的強大生靈沒有說什麼,直接大手一伸,便向著夏國的那位皇者抓了過去,巨大的手掌,瞬間便籠罩住了夏國皇者頭頂上空的整片虛空。

「嗡!」

夏國皇者的身上衝出了一道紫光,紫光之中,傳出了一聲劍鳴,一道璀璨的劍光,衝天而起,直接洞穿了巨靈族強者的那隻大手。

藍色的鮮血從空中灑落,那頭巨靈族強者痛哼了一聲,那隻大手縮了回去。

「神靈荒器?」

巨靈族的強者怒吼練練,它吃了一個大虧,它萬萬沒有想到,對方的身上竟然帶著神靈荒器。

「這……」

其他幾頭上古遺種見到這一幕,都不禁變色,它們很清楚神靈荒器的可怕,那是僅次於真神荒器的神兵。

「原來你的底氣來自神靈荒器!」

高天之上,那頭金鳥冷冷說道,金鳥的眼眸之中,透發出了凌厲的目光,狠狠的盯著夏國的那名皇者。

「敢來一戰否?」

夏國的那位人族皇者手持神靈劍器,劍指金鳥,戰意如虹。 夏國皇者強勢無匹,傲視四大上古遺種,一柄神靈劍器在他的身周繚繞,透發出了陣陣令人心悸的神靈氣息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