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莫太太顯然很厲害嘛!

莫晉北挑眉道:「還不滾?」

女人嚇了一跳,忍著羞憤走了。

夏念念斂去嘴角的笑意,淡淡說道:「衣服不合適。」

莫晉北搶先一步攔住她:「我覺得挺好的,穿著吧。」

付款的時候,夏念念瞥了一眼長長的賬單,她只買了兩件衣服,明顯不是她消費的。

莫晉北龍飛鳳舞地簽上自己的大名后,淡淡說道:「以後不許掛我的帳了。」

買完了衣服,莫晉北帶著夏念念直奔新品發布會。

夏念念並不喜歡這種熱鬧的場合,可她為了配合莫晉北,也保持微笑,高貴大方地站在他身邊。

「我去下洗手間。」她說。

莫晉北低頭溫柔地幫她理了理頭髮:「要不要我陪你去?」

夏念念強忍著抗拒和不適:「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進了洗手間,夏念念對著鏡子整理了自己的妝容。

這時候有三個女人推門進來,說說笑笑著,在看到夏念念身上穿著的衣服時,立刻瞪大了眼睛。

「快看,她身上穿的不是設計師艾倫剛剛設計的新品嗎?」

夏念念抬眸,看向三個女人。

她們每個人的臉上都精心描繪著妝容,身上也穿著漂亮的衣服。

只是她們的臉上都掛著趾高氣揚的神氣,自我感覺高人一等地看著夏念念。

夏念念向來的觀點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所以她並沒有太在意她們,擦乾淨手就想離開。

「站住!」站在中間的叫琳達的女人,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審視著夏念念。

看著夏念念穿戴雖然不凡,卻從未在上流社會的圈子裡見過。

「有什麼事?」夏念念蹙眉。

琳達輕蔑地看了一眼夏念念:「你是什麼人,怎麼會穿這件衣服?這件衣服可是艾倫大師設計的,全球限量版,有錢都買不到。」

她頓了頓,眯了眯眼睛:「難道你是偷來的?」

夏念念的眼眸中染上一層怒氣,她握緊了拳頭:「是別人買給我的,還有我今天是來參加新品發布會的。」

琳達冷言諷刺道:「別人買的?你該不會是做小三,被人包養才送給你的吧?」

「我沒必要跟你解釋,麻煩讓讓,我要出去。」夏念念說完,挺直腰桿就要出去。

「今天來會場的全都是上流千金,你身上的衣服一定是在會場偷別人的!」

「快看,她手上還戴著鑽石手鏈呢!好像我在一本雜誌上看到過,是一個著名英國設計師設計的。」

「什麼鑽石手鏈,我看肯定是高仿貨!」

幾個女人盯著夏念念,眼中露出鄙夷的神色,極盡所能的用言語挖苦諷刺夏念念。 從明天開始被放長假?

劉夢潔沒想到劉穎會直接這麼說,整個人慌了:「劉主管……姐!」

劉穎呵斥打斷:「注意言行!這是公司!」

劉夢潔沒音了。

事到如今,剛來的鐘樂也看出了點端倪。劉夢潔肯定是搞砸了什麼事。

畢竟連保安都來了……

作為分管行政的總監,鍾樂當然要了解清楚情況,不過現在氛圍如此緊張,還有那麼多人在場,為了給當事人留點臉面,他也不便再細問追究什麼。

「鍾總,不好意思,你那個項目後續我會親自幫忙,梁菲菲和沈笑瀾繼續打下手。」劉穎穩定了一下情緒說。

「嗯,劉主管,你來我辦公室詳談。其他人回去工作吧。」鍾樂點點頭離開。

人群散去,劉穎去了鍾樂辦公室,劉夢潔則紅了眼,忍不住哭出聲,直直奔進廁所。

事態平息,沈笑瀾給龐阿茂按了電梯下行鍵,有些抱歉的說:「剛才真是不好意思啊,讓你卷進來了,耽誤了這麼多時間。」

龐阿茂忙搖搖頭:「沒事,真是謝謝你了……她們、她們都以為是我,就你相信我。」

「她們大概覺得你是外人吧,所以先懷疑上了。」沈笑瀾笑了笑。

其實她們就是看不起龐阿茂……

人不可貌相,興宏集團這些正式員工都是大學畢業生,道理應該也懂,只不過實際中還是以貌取人了。

「以後……過來交付樣品能直接找你嗎?」龐阿茂紅著臉小聲問。

「估計不行吧,我只是個實習生,做完這個暑假就要開學了。到時候也就不在這了。」

「……哦。」龐阿茂悵惘,心裡很是遺憾。他瞅著沈笑瀾跟他年齡差不多大,人也不錯,可惜以後怕是沒機會接觸了。

電梯門一開,龐阿茂也不知鼓起了多大勇氣,對沈笑瀾說:「我老家在桃花鎮,那邊比不上城裡,不過風景不錯,哪天你要是想去透透氣,可以找我當導遊。」

沈笑瀾一愣,笑著點點頭,心想這龐阿茂憨厚的有意思。

對女孩子有好感不要聯繫方式,反而說了個空泛的……要是以後能在茫茫人海中遇到,那確實是有緣了。

……

行政部的員工雖然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崗位上,表面沒什麼聲音了,但是私下的小群信息交流得飛起。

小袁:「剛才到底咋回事啊,這手鐲是劉穎那個老女人偷的?」

小張:「不能吧。她偷她堂妹的東西幹嘛,再說了,時間上也不可能吧。她不是開會去了么。」

小袁:「哦哦,也是,我都忘了這茬。看來是劉夢潔自己放的吧!不過她自己放她堂姐包里幹嘛呢?找抽么?」

小常:「我估計啊,劉夢潔本來是想放沈笑瀾包里的。你們看剛才她那個反應,就是想在沈笑瀾包里找出點什麼來!」

小袁:「哈哈,可是沒想到東西卻在劉穎那個老女人包里。」

小張:「不過到底是誰放的呢,我也沒看到劉夢潔走過去啊……」

小袁:「難不成真是沈笑瀾放的?也不可能吧……」

小常:「鬼知道。」

小王:「哈哈,對,鬼知道。」

小袁:「可以了,挺爽。這個劉夢潔是真囂張,來了沒幾天還惹出這麼些事,讓她回去消停消停也好。」

小常:「就是,也省得她在這兒顯擺跟鍾總走得近。」

梁菲菲也在這個沒有領導的小群里,看到不斷彈出的這些信息,她雖然沒說話,也露出了一個笑容。

敵人終於少了一個。

梁菲菲揉了揉太陽穴,把沈笑瀾幫忙複印好的材料整理分類,準備拿去膠裝。

雖然明天劉夢潔不在了,但她之前定下的任務還是得完成。現在劉穎接手,只怕更是難以應付。

……

沈笑瀾回到家裡,依然是笑嘻嘻的。

「心情很好?」冼星堯抬眼問。

難得見沈笑瀾剛下班就這狀態。平時她都像個鹹魚一樣,一到家就把自己攤在沙發里,一副累的夠嗆的模樣。

「師父,有人想整我,被我反整了回去,爽!」沈笑瀾很是自豪。

「哦?給為師講講。」冼星堯本來對人的事情並不感興趣,不過沈笑瀾現在似乎很需要一個聽眾。

沈笑瀾便把自己使用了「窺」和「探」之後的事情與冼星堯說了。

與「窺」同步后,沈笑瀾看過了周圍的幾個人,身上並沒有手鐲。

想到劉夢潔責備龐阿茂不安分的反應和提議辦公室全員查包,沈笑瀾覺得劉夢潔像是在針對誰。

朝著辦公室中自己的位置一看,那手鐲果然就在自己包里,沈笑瀾立刻無語。

劉夢潔還真是一有機會就來搞事……

手鐲價值不低,而且又是鍾樂送的,許多人眼饞。

沈笑瀾是個實習生,因之前被傳跟鍾樂有染,又與劉夢潔不合,現在知道她收了鍾樂的禮物,嫉妒攻心立刻下手偷了去,動機也講得通。

如果這手鐲真在沈笑瀾的包里被發現,就算她怎麼喊冤也無濟於事了。

當然,劉夢潔還是太理想化了。

沈笑瀾要是普通人,必然中招慘遭陷害,可她偏偏不是!

用「窺」看透這些后,沈笑瀾立刻驅使著「探」,神不知鬼不覺的把手鐲取出來,換到了劉穎的包里。

劉夢潔如此膽大,做出這麼出格的事情,也是因為有堂姐劉穎這個主管庇護。既然她們這麼喜歡玩,就讓她們自己玩一玩。

「……膽子挺大。」冼星堯聽完過程后評價。

「師父,你也覺得那個劉夢潔膽子挺大是吧。」

「不,是你。依你現在的能力,驅使鬼兵完成一個任務后,鬼兵需要休養一段時間。你這一次驅使了窺和探兩個鬼兵,這幾日鬼賬簿你怕是用不上了。」冼星堯說。

「啊?」沈笑瀾一愣。

她一共就三個鬼兵,劉鴻最近才用過,窺和探今天用的,按照冼星堯說的,她這幾天召喚不出鬼兵,只能是個光桿司令了?

……這好像確實有點不妙。以她的水平,如果只是使用符紙,也沒什麼大用。

「那可真糟糕! 靈卦天下 師父,你還有什麼法寶能給我的沒?」沈笑瀾眼巴巴的看著冼星堯。

現在她聰明了,知道凡事先抱著冼星堯大腿。這樣總沒錯。

冼星堯那個八寶箱雖然看著小而舊,但還是有一些存貨的。

厲害的她用不了,冼星堯挑不厲害的隨便給她幾樣,足夠她稱霸新手圈,拳打腳踢低級靈了。

冼星堯嘆了口氣,拿沈笑瀾沒辦法,摸索半天拿出一塊淡紅色玉佩。

「這塊千年血玉吸收過不少日月精華,可以鞏固魂魄,避免一次致命傷。每次使用過後的冷卻時間是三天,拿著防身吧。」

沈笑瀾忙不迭的接過來,找了個紅線掛在了脖子上:「師父,這麼厲害的東西,下次早點給我!」 沈笑瀾坐在辦公桌前,心思卻都在手機上。

林歡微信發來好幾條信息,沈笑瀾忙不迭的回復。

「找了兼職就不理人了?有沒有這麼忙啊,休息日也不見出來玩。」

沈笑瀾扶額:「……真忙,等忙過這陣子。」

講道理,這份工作一周只需要工作三天,熬過今天她馬上又可以休息了。不過,現在的她可沒什麼假期,平時搞不好會比上班還忙。

冼星堯每天會給她布置作業,監督她學習,無論是畫符、念咒、冥想等等,樣樣不能少。

就這樣,他還嫌進度慢,不滿意呢……

除了這些理論課,還得社會實踐。每接近凌晨,兩人就得外出散步遛彎,碰碰運氣看有沒有幾個孤魂野鬼能收拾收拾練練手。

也是奇了,回顧最近這段實踐的苦逼經歷,鬼怪凶靈等等隔三差五跟排隊一樣撞上來,周一那天她還一下子收了「窺」和「探」兩個鬼兵,想起來都覺得累……

林歡又問:「你到底忙什麼呀,是不是家裡出事了?有困難可以跟我們說,別藏著掖著自己扛。」

沈笑瀾心一暖,林歡就是有時候嘴欠點,人八卦點,但總的來說還是個比較仗義的朋友。

「家裡沒事,我就是做兼職外加學習業務,新人嘛,時間精力要付出的多點。」

「靠,整得跟那麼回事似的。 一女二三男事 不扯那些沒用的,這周六能查高考成績了,你別說你忘了。」

看到這一句,沈笑瀾一愣。靠,她還真的就忘了這茬。

如此重要的事情,居然已經淡出她的腦海了!

就在幾個星期前,她還擔心得不行,生怕自己志願落空,沒想到現在還要靠著別人提醒才能想起來!

摺扇美人笑 除了高考成績,老爸老媽她也有段時間沒主動聯繫了,她現在偶爾想起來的時候,也就是翻翻老媽的朋友圈,看看他們在國外度假髮的照片,了解一下動態。

沈笑瀾意識到,自己真的跟正常人、正常生活嚴重脫節。

「謝謝啊。」沈笑瀾感激的發了一句。不管林歡是有心還是無意,反正她一直沒忘了自己,主動拉著自己跟上正常人的節奏。

「這點事就要謝我呀?嘻嘻,等我說完下一個事再謝我也不遲。」林歡賣了個關子。

沈笑瀾回了個問號,不知道她想說什麼。

「周日初中同學聚會,馮易確定會來,好機會!」

沈笑瀾無語:「他來他的,跟我有什麼關係?」

「你當然也得來啊,我會想辦法撮合你們,聽說他現在還是老樣子單著,嘖嘖,萬花叢中過不沾一片葉……」

「得了姐姐,我初中三年被你們玩笑開的也不少了,咱能走出那段中二期嗎?掀篇了。」沈笑瀾無奈的打字。

「你那叫掀篇嗎,別自欺欺人。馮易是比杜鵬強太多了,我支持你們,就算競爭對手再多也得試一試,愛拼才會贏!」

「……我不去。」沈笑瀾殘忍拒絕,心裡對林歡刷新了認知。

這貨絕對不是正常人,簡直八卦到家了,瞎判斷,盲目送關懷。

「嘿嘿,你要是不去我就跟馮易說,你還是放不下以前的事。」

沈笑瀾無語,回復了一個問號一個嘆號表示震驚。

「去不去?」

「……去。」

沈笑瀾服了軟。如果她要是不去,指不定被說成什麼樣,這種事林歡說到做到。雖然去了肯定也會尷尬,但好歹人在場,起碼有的沒的自己能知道。

前妻的祕密 林歡很快把聚會的時間地點發過來了,沈笑瀾嘆了口氣。

劉穎遠遠咳嗽了一聲。

沈笑瀾默默收起手機,眼睛掃了一下窗邊空出來的那個位置。

劉夢潔果然今天沒來,按照劉穎的說法,她將很長一段時間缺席,至於什麼時候回來,以後能不能保住這份工作,這些恐怕還要看她的造化了。

沈笑瀾原本以為,鍾樂對劉夢潔是有些意思的,如果他肯留人,劉穎肯定會聽從他的指令,頂多責罰一下劉夢潔,人起碼還會來上班。現在看來,不過爾爾。

而劉穎則選擇「犧牲」了自己的堂妹,來壓住悠悠眾口,讓昨天的事不了了之。當然,這一切也只是怪劉夢潔太傻,沉不住氣,自作自受。

不知是不是錯覺,沈笑瀾感覺劉穎正在刻意疏遠她。前段時間還是天天給她安排得滿滿當當,今天到現在她啥事也沒有,劉穎也沒拿正眼瞧過她。

這就有點讓沈笑瀾不好受了,摸不清劉穎到底是什麼套路。

QQ上諮詢過梁菲菲后,梁菲菲告訴沈笑瀾,這是一種擠兌法。

把員工邊緣化,不予理睬,大家忙她閑著,時間長了她人也就自然待不下去了。

沈笑瀾感慨:還有這種騷操作?聽起來像是冷處理,不過如果遇到臉皮厚的員工,人家就是死乞白賴每天坐在這玩,劉穎這招也不管用吧……

「梁菲菲!」劉穎一嗓子喊得突兀,驚醒了沈笑瀾。

「你這標書做的怎麼回事?報價部分錯了一個小數點!」劉穎走過來,把六本已經膠裝好的標書摔在梁菲菲桌上。

報價部分……沈笑瀾一想,可不就是劉夢潔之前讓自己錄入做的報價單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