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賬號是自己當初無意間加的,後來她才知道這人是政府的人,但是兩個人還從來沒有發過消息,這一次算是派上用場了。

顧清辭沒有發什麼多餘的廢話,直接把手裏的當初有關於戴高龍的資料發給對方。

先斷了她的左膀右臂,接下來的行動才會更加方便,以政府的行動速度,估計明晚之前就會有所行動了。畢竟自己給的東西可是詳細得不能再詳細了。

解決完一切,顧清辭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最近這兩天自己有點用腦過度。

關掉電腦和手機,顧清辭睡了一下午,等醒來的時候天都暗了。

開了燈,在床上清醒會兒之後下樓,只有雲姨一個人,「他們人呢?」

「先生他們吃完飯出去散步了,我想着你還沒起,就在家裏。」先生下班回來的時候太太還在睡,但是沒有去打擾她,「我去幫您把菜熱一熱吧。」

「不用了,我就這樣吃吧。」看樣子,他們也才吃完沒多久,就這麼吃吧。睡了一下午,自己還真的餓了。

「那行吧,你等等,我去給你拿碗筷。」雲姨轉身去廚房給顧清辭盛飯。

顧清辭剛剛吃完,出門散步的人就回來,「醒了。」

「嗯!」他怎麼都不叫自己,害自己睡那麼遲。

。《戰爺的掌心寵又甜又嬌》第547章女人也要當自強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條巨大的骨龍扇動著骨翼騰空而起,在骨龍的頭頂站著一個光頭刀疤臉的大漢。

「居然是你,居然是你,哈哈哈,道格老頭,還記得我嗎?」

骨龍的出現讓道格和依莎吃了一驚,他們沒有想到這個距離奧林沃菲不遠的地方居然會有一條骨龍潛伏在這裡。

在不死者中骨龍算是最頂端的生物之一了,擁有著上級惡魔才有的魔法無效化能力,堪稱魔法師大敵。

「你是…」道格院長並沒有認出奇羅,畢竟現在的奇羅和當年的他已經是天壤之別。

依莎也沒有認出奇羅,她雖然覺得這個人的聲音有些耳熟,但是也無法把現在的奇羅和當年的總是洋溢著笑容的少年聯繫起來。

「看來你就是安格蓋爾背後的人了,我不管你是誰,趕緊交出安格蓋爾和聖羽學院的導師。」道格院長眼中閃過一絲精芒,聲音宛若洪鐘。

「還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啊,該死的老東西。」奇羅冷笑一聲。

咻!一發烈焰火球夾著熊熊烈火向著奇羅砸去。

骨龍昂首,一口黑炎噴射而出,將烈焰火球消滅。

依莎冷眼看著奇羅:「嘴巴放乾淨點。」

「嘿嘿,你還是一點都沒有變啊,依舊是這麼直率。」奇羅這才看向了依莎,嗤笑一聲。

依莎和道格院長都有些疑惑,眼前這個人一副和他們很熟悉的樣子,但是任憑他們怎麼想都難以在記憶中找出這樣一個光頭刀疤臉的熟人,因為奇羅現在的樣子辨識度太高了。

「喲,奇羅,看起來你的老冤家早就把你給忘了呢。」

安格蓋爾與奇美拉也飛了上來,安格蓋爾雙手環胸,他並沒有騎在奇美拉身上,而是獨自漂浮在一邊,眼神戲謔。

「安格蓋爾!」

依莎眼神一變,魔法『覆合靈骼』浮現在身上,一柄青紅魔力光劍閃現在手中。

「奇羅…你是奇羅?怎麼會?」

道格院長聽見安格蓋爾的話后終於是從記憶的深處找到了那一位少年。

但是他和之前的艾森一樣無法將眼前這個人和當初的少年重合在一起。

「怎麼會變成這樣?還不是拜你們所賜!」

奇羅握緊了拳頭,從牙縫中發出聲音:「一群偽君子,在你們背叛我的時候我就決定了,一定要毀掉這所學院。」

「背叛么。」道格院長眼神動容。

許多事情是難以解釋的,原本他們認為讓奇羅有一個仇恨的對象能讓他有一些活下去的動力,沒想到最後居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當年的少年因為恨意而變質,意識已經被仇恨給完全佔據了。

奇羅知道僅靠自己一人是難以復仇的,所以他設計加入了浮士德,利用浮士德的各種資源來製造不死者,短短數年時間他便打造出了一支真正的不死者大軍,甚至還有這條堪稱殺手鐧的骨龍。

「嘿嘿,原本只是準備打算先滅掉一些人讓你們心疼一下的,沒想到你這老傢伙居然這麼快出手了,有些出乎我意料,不過這樣也好,宰了你就是我向聖羽學院復仇的第一步。」

骨龍的嘴裡再次噴出了一口黑炎,燒向道格院長。

「唉…」道格院長嘴裡發出一聲悠悠的嘆息。

拔劍,出鞘!

劍芒暴漲,劃破黑暗,黑炎被劍光的攪的粉碎,熄滅在空中。

「老東西,你這怪物一樣的實力一點都沒有退步。」奇羅輕哼一聲,眼神凝重。

雖然嘴上不說,但是他心裡也清楚這位老人有多麼的強橫,在五十年前這位的劍術就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了。

「收手吧,小傢伙,這些不適合你,你的母親也不希望你變成這個樣子。」

「住口!你不配提她!」

奇羅從骨龍的身上一躍而下,同時命令道:「殺了他!」

骨龍嘶鳴一聲,骨翼一震,沖向了道格院長,兩者在空中展開了一場猛烈的廝殺。

而另一邊…

依莎從奇羅的心神上收斂過來,對於奇羅她也是有些印象的,畢竟其母親當年對她頗為照顧,雖然依莎和奇羅接觸不多但是也沒有想到多年不見后對方居然變成了這副模樣。

不過她的對手並不是奇羅,而是這個白衣面具人。

「安格蓋爾,沒想到你會到這裡來,很好,正合我意,準備好受死了嗎?」

「抱歉,我還有許多事情要做,暫時還不能死,所以我是會抵抗的。」

安格蓋爾搖搖頭,做出了很無奈的手勢。

「是么,隨你吧,反正無論如何結果都是一樣的。」

奇美拉目光凶煞,盯著依莎的一舉一動,左右兩邊的頭顱嘴裡開始積蓄魔力。

依莎同樣是如此,咒文的吟唱速度飛快,魔力涌動,對付奇美拉這種級別的魔獸她也要傾盡全力才行。

「黑色魔女,你尋我是因為葛麗莎吧。」

安格蓋爾彷彿看不見現在這劍拔弩張的氣氛,反而和依莎攀談起來。

「是你殺了她。」依莎的聲音越來越冰冷。

葛麗莎是依莎曾經最好的朋友。

「不不不,你誤會了,我可沒有殺她,她很有資質,對於有資質的人我們可不會輕易的殺死。」安格蓋爾微笑道。

「你什麼意思?」依莎臉色一變。

「我的意思是她現在還活著,而且過的非常不錯,早就是我們的一員。」安格蓋爾隨口說出了讓依莎無比動搖的話來。

「她還活著?」依莎渾身一震,魔力運轉的速度都緩慢了一些。

但僅僅只是一瞬而已,依莎的眼神恢復了銳利,很顯然她並不相信安格蓋爾的話。

當年依莎可是親眼見到葛麗莎被殺死後屍體被對方帶走的。

「不相信嗎?這樣吧,只要你答應加入我們,我立刻讓你見到她怎麼樣?這個交易不錯吧,我們也算互惠互利。」

安格蓋爾不厭其煩的說著。

依莎對此充耳不聞,她化作一顆青紅色的流星舉劍沖向了安格蓋爾。

吼!

奇美拉擋在了安格蓋爾前面,兩道藍白的魔力閃電從左右兩顆頭顱的嘴中爆射而出。

青紅的劍光一閃而過,將魔力閃電擊潰,依莎速度不減,直取安格蓋爾的心臟。。 說話間,劍九將自身的氣息毫不保留的釋放了出來。

霎時間,一劍橫空,天地失色,日月無光,冥冥之中甚至伴隨著不朽王者臨終前絕望的嘶吼,無盡駭人無比的異象在劍九身邊顯現。

只是剎那間,如天發殺機,斗轉星移,那抹劍意直衝雲霄,攪亂了漫天的星斗,有屍山血海、星辰墜落的異象自劍九身後升騰。

「一株草斬盡星辰??!你是那株凶草?!」,蒲魔王大駭,聲音甚至略微有些顫抖,「你沒死?不應該呀!巨頭出手都未能讓你徹底隕落,你倒是命硬!」

「咦~咦~~」,聽到蒲魔王這口不擇言的一番話,劍九卻是有些驚奇,「看來你們是知道些什麼呀!看來那次被黑暗偷襲竟然不是偶然?!這就有意思了……」

「說說吧,我可以讓你多活上幾句話的時間」

「哼!!」

「看來你是不打算抓住這個機會了,不過你不說我也猜得到,是叛徒吧,讓我猜猜是哪一族,墮落血凰?黃金獅子?亦或是那幾個叛族?看來我做的還是不夠保密呀!明明我連姐姐都沒告訴,沒想到還是出了差錯…」

「不過倒也無妨,今天先宰了你出出氣,日後再去滅了你異域和那些個叛徒,如此,你便安心去吧,不就的日後就會有人去陪你的!」

「狂妄,你界全盛時期都要破滅,縱使你沒死又如何,面對我界大軍,註定如螳臂當車,死期將近也!」

面對蒲魔王的嘲諷,劍九隻是淡淡一笑,不再多語,手一招,一柄晶瑩的骨扇出現在他手中,獅子搏兔尚且需盡全力,更何況,這位可不是什麼兔子呀!

「姐姐為我壓陣便是,我先活動活動身子!」

鋥!

一聲劍鳴,如同混沌天雷炸開,震撼人心;一縷劍氣,璀璨奪目,狀若神虹,一剎那間,彷彿無上仙光充斥時間,冷如地域,冰寒刺骨,劍九以扇為劍,筆直的向蒲魔王刺去。

此時的劍九才無愧九葉劍草的凶名,長發披肩,化作無上戰仙,滿身的精氣滾滾翻騰,氣貫雲霄,人如劍,劍如虹,只是轉瞬之間便殺到了蒲魔王身前。

「請道友歸墟」

「找死」,面對極其自信向它殺來的劍九,蒲魔王狂怒不已。

只見去高大魁梧的身軀微微一閃,一掌向前拍去,有天崩地裂鬼神哭嚎之威,無上法力在其身上翻湧,這一掌看似簡單,卻蘊藏著莫大的威力。

「誰能阻我?」,一聲怒號,凶焰滔天,於仙古年間戰死,它的內心自有一股戾氣翻騰,此時被劍九阻攔,自然是非常的嗜殺。

劍九卻是人狠話不多的那種人,一句話不多說,一道赤霞應向蒲魔王的這一掌。

咚!!

二者相撞,皆是倒飛出去數千丈之遠。

「爽快」

劍九黑髮散亂,眸里有金光閃出,氣勢如虹,血氣如海,戰意澎湃,長嘯一聲,彷彿要將這蒼穹撕裂。

這才是劍九啊,天生的一株凶草,豈會真是那般的溫潤如玉?!

不過蒲魔王也不是什麼軟柿子,一個曾經的巨頭,他豈會沒有幾手搏命的神通,如今只不過是開始罷了。

一聲嘶吼,漫天都是雪白的種子,蒲公英一般的飛絮紛紛揚揚,都在放光。蒲公英一般的種子,皆是蒲魔王的手段,可以紮根敵人的道果,汲取其精氣神。

剎那間,無盡蒲公英似的種子以撕裂星河之威勢向劍九鎮殺而來,密密麻麻,想要將其淹沒,將其強勢鎮殺,蒲魔王這是要搏命了,它有預料,今天怕不是要栽了,全力搏命之下尚且有一線生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