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邪氣武王絕不比當時的溫勾毅弱,還有,天知道他有什麼本命玄寶,但邪氣武王輕敵了,蘇木以他的暗殺能力配合強悍的力量,就這樣秒殺了。

邱導師想了想,還是決定聯繫魯老。也不理會別人的尋問,打出一道道字影。化為一隻飛鳥,刷的一聲音便消失在恆月谷的方向,與此同時,考察隊長當然也看到這一幕,他知道邱導師是要聯繫魯老,無所謂。即便魯老在這他也不怕,他是高家的人,而且他現在占理。

高家在天門確實只是小嘍啰,但是他現在是天門考察隊,占理的情況下。怕什麼?

「殺了他!」

其實,這位考察隊長並不是很憤怒,冷靜下來后他甚至竊喜,邪氣武王死了就死了,他壓根就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怎麼滅掉蘇木,現在有借口了……

他們高家不強,所以必須找借口。

要不然,他們高家也不會極力爭取這個月恆谷考察隊的資格來殺蘇木,那個店小二在高家地位可不低,要是他們高家在天門有地位,早就殺過來了,何須借考察隊之名?

「是!」

考察隊自然不止考察隊長和邪氣武王兩個人,後面還有一個十幾人的隊伍,其中還有皇級巔峰的存在,自然,年紀也不算小的那種,屬於護衛的存在。

話音一落,就壓向蘇木。

蘇木則是淡定地站在那裡,殺邪氣武王,蘇木也不是衝動的,而是有計劃的,他很清楚這些人跟自己肯定是死仇,也猜到可能是那個店小二的背景,自己不管殺沒殺人,這仇還是沒辦法化解,所幸就殺了,他同樣清楚,魯老肯定不會坐視不理。

當然,這樣會給魯老惹麻煩,如果不是剛剛聽到他們的對話,蘇木肯定不會衝動。

但是他聽到了,考察隊長一口口的賤民,根本沒把魯老放在眼裡,以魯老的性情,絕對不會怕這種麻煩,當然,也是他對天門規矩越來越熟悉的緣故……

「好吧,我承認,這個人是我失手殺的,我只是武帥啊,我也沒想到一個武王巔峰這麼不經殺。」蘇木表情無辜地說道,武帥秒殺武王巔峰,確實比較奇葩,對方會很丟人,這是他敢殺的原因之一,又聽他繼續道出了第二個原因:「而且,是他要先殺我,我為什麼不能殺他,天門考察隊有規定可以隨便殺人么,有規定可以因為幾句話而殺人嗎?」

瞬間,導師們眼中精光一閃,沒錯,對方是想殺蘇木在先的,而蘇木只是武帥,殺了武王巔峰這個事,怎麼捅都有機會挽救,而且這些人之前還想殺風子秋……

「誰敢動手?」

似乎是因為蘇木的彪悍,導師們也氣勢也被提了起來,一個個站在了蘇木身前。

「怎麼,你們想當天門的叛徒嗎?」

考察隊長沒想到這些賤民出身的導師會站出來,冷冷地道,天門考察隊的權力不小,雖然只是暫時的,但地位還是比導師高,甚至比魯老要高。


他們就像是欽差,實力和原本的地位再低也握有天門指派這個底牌在。

導師們臉色一變,這個帽子扣下來,他們承受不起啊,又紛紛看向了邱導師,同時思考著要不要為蘇木這個預備學員冒險,而恰在這時,邱導師也收到魯老的回信,同樣是一隻由神門之力組成了飛鳥。飛鳥閃過,露出了只有他才能看到的兩個字——全殺!

邱導師瞳孔猛的一縮,卻沒有猶豫,緩緩地走了出來道:「叛徒,這帽子扣的可真讓我們顫抖啊,唔。不過你們真是天門考察隊嗎?我怎麼聽說考察隊出了意外,全死了!」

「嗯?」

在場諸人在聽到邱導師的話都是一愣,考察隊全死了?什麼意思?沒等他們反應,邱導師又重重地道:「天門考察隊出了意外已死在前往月恆谷的途中,這些全是冒牌的,所有預備學員聽令,現在給你們在月恆谷最後一個任務,以天門之名,諸殺這些冒牌貨……」

「嘩……」

預備學員這次是明白了。他們可都是天才,沒有幾個是獃腦經的,邱導師的意思竟然是要殺了所有天門考察隊,什麼出了意外,完全就是借口……

蘇木也茫然,魯老也太猛了吧?

「還愣著幹什麼,殺!」

邱導師暴喝,而後又道:「由預備學員出手。導師們注意保護,不要讓他們出現意外。」

「殺!」

柯復飛第一個反應過來。剛剛被完虐,他又不是真的靦腆溫和,哪能沒有半點怒氣,率先出手,比柯復飛慢一步,蘇木同樣反應過來。殺了出去……

預備學員們也就是因為在天門演武比較低調,平時可都不是簡單的主,既然有柯復飛和蘇木帶頭,一個個也沖了出去,其中不少是帶傷上陣……

「你們敢。你們……啊!」

考察隊長的實力也只是武王巔峰而已,並不是很強,全因有家族為後盾才能得到考察隊長的身份,戰力甚至比邪氣武王還弱,直接被蘇木轟,重傷垂死……

而後,剩下的十幾人都不弱,但數百名天才呢?即便他們的實力最強的也只有武王初階而已,但哪裡是這十幾個人能擋的住的,再加上有導師們的保護,一下子慘叫不斷,梁茵茵也殺了一個,當然,她並不開心,蘇木又變強了這麼多……

「前面發生什麼事了?」

恆月谷的幾名皇級終於到達,只是很疑惑,月恆谷突然殺氣爆棚是在搞毛,而他們的出現也立刻引來了邱導師的注意,眼中精光一閃,想到了魯老的交待,冷笑了一聲,猛然間就出現在他們面前,還沒有等他們反應過來,手上一招,就將幾名皇級帶到了戰場中央……

「草,發生什麼事了?」

幾名皇級暈了,怎麼暈呼呼地就捲入了戰場,還沒有等他們反應過來,一名殺紅了眼的皇級巔峰就沖了過來……這些人這麼年輕,肯定也是月恆谷的。

「轟轟轟……」

不反擊就要挨殺,幾名皇級哪有不反擊的道理,結果,聯手之下便將這名皇級巔峰給幹掉了,與此同時,戰鬥也接近尾聲,最後,在十幾名月恆谷學員轟殺了一名皇級中階之後也宣告結束,結束了……所有人還是有些不知所措,他們竟然聯手轟殺天門考察隊。

茫然的茫然,不知所措的不知所措,還有興奮的興奮,卻都在回憶剛剛的戰鬥。

「很好,所有月恆谷學員每人獎勵100積分……」

邱導師雖然也神情有些不自然,畢竟這不算小事,但他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很快就淡定下來,既然已經做了就沒有什麼可後悔的,天塌了還有魯老頂著呢!

不過,他最後還是留下了那名重傷的考察隊長,等魯老回來處置。

「嘩……」

獎勵也讓不少月恆谷的學員們暫時忘記了煩惱,大聲叫了起來。

「那個,能不能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恆月谷的皇級還在發獃,太詭異了,現在他們都忘記了蘇木的存在,要把事情搞清楚先。

「還有,感謝來支援的恆月谷學員們。」邱導師帶著陰側側的笑道:「事情是這樣的,來月恆谷的天門考察隊發生了意外,這些人冒充天門考察隊來我月恆谷搗亂,自然要殺,幾位不愧是恆月谷的頂級學員,在這裡,我代表月恆谷對你們的支援表現最真誠的感謝。」

這什麼跟什麼,我們支援什麼了?

「等一下,天門考察隊,死了!」

有名皇級思緒敏捷。喃喃自語,很快便瞪大了眼睛,他明白了,月恆谷屠殺的天門考察隊只剩下一人,而他們不幸被卷了進來,而且。他們還幫忙殺了其中一個。

聽到他的話,其他幾名皇級也反應過來,表情比死了還要難看。

「我們會通知恆月谷那邊,給你們獎勵的。」

邱導師的聲音更顯陰森,皇級們很想豎起中指,獎勵你妹的,但怎麼都豎不起來,邱導師沒把他們滅口就不錯了,趕緊客套了幾句。閃人了。


至於對蘇木,他們還有個屁心思啊!

「魯老,這件事……」

「做的太過分了是吧?」

夜,月恆谷顯的異常寧靜,在那雪白的花下,魯老和邱導師並肩而立,邱導師依然疑惑魯老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即便蘇木殺掉那名邪氣武王。還是有辦法可以處理的,何必將整個天門考察隊全屠呢。落下這樣的死仇,一個不好,很可能他們全部完蛋。

也因此,他才會留下身份最高的考察隊長!

「學生實在不理解。」邱導師低著頭回道。

「暫時你還不需要理解,你只要知道天門要變天了,變天成功。今天的事情壓根不算是事,而變天不成功,即便沒有今天的事,我們也都要死。」魯老輕輕地回道。

「魯老,這、這是什麼意思?」邱導師臉色大變。

「不必多問。很快你就會知道,也別想那麼多,即便失敗我是必死的,你嘛,以你的地位還是有機會活的。」魯老打斷道:「不過,我不認為會變天失敗,準備了這麼久啊,呵,算了,不跟你說這麼多,天門演武的事情一切照舊,今天的事情我也會寫封報告發上去。」

「是!」邱導師心思狂轉,卻怎麼也想不通到底是變什麼天,也不敢多問。

「嗯,下一站我們要去的是靈門吧?」魯老又問道。

「是的,從那考察隊長身上搜出了天門令,下一站,月恆谷的預備學員分配到靈門修習和交流。」邱導師點了點頭,暫時將心中的疑惑拋在一邊回道。


「嗯!」魯老點了點頭:「至於你留下的那位高家考察隊長,也好,等變天計劃開始,就讓他回去吧,到時你給他點恩惠,如果變天失敗,說不定能保你性命……」

「變成計劃!」邱導師獃獃地站著,魯老走了,而他卻在風中凌亂!

「下一站竟然是靈門。」

目光來到蘇木的院子里,蘇木正盤膝坐在床上,他想過三年後會登上靈門,大戰連越和去見一見那位這輩子的親生母親,只是沒想到事情來的這麼快,竟然提前了近兩年。

天門演武每個組在經過一定時間的修鍊,考察隊考察完畢后,都會前往十大門或者某大宗派中修鍊,或者說是與十大門的弟子交流,月恆谷這次被安排到靈門中去,當早間蘇木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大吃一驚,但既然是天門的安排,他也沒辦法改變。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怕個毛!」蘇木猛的又自語道。

既然上蒼安排他提前到靈門,那就提前好了,怕什麼的,再說,說不定到了靈門只是短暫的停留,連越和自己那位母親也壓根就不知道自己的存在,而且,魯老看起來很是看重自己的樣子,自己也不是沒有後盾了,連鋒想要對自己下手,沒那麼簡單。

「對了,魯老也太猛了吧?」

蘇木忍不住想,今早殺邪氣武王的事情蘇木知道魯老肯定會站出來,在他的預想中魯老應該是會以高壓狀態將天門考察隊逼走,而且對整個月恆谷也不會有任何影響,但沒想到魯老竟然做的這麼徹底,將天門考察隊給一鍋端,魯老憑什麼有這樣的底氣?

「不管怎樣,趕緊將實力提升上去。」蘇木又重重地道,只有實力提升,才可以應付到了靈門后的任何變化,至於魯老,既然他敢這麼干,肯定有把握擺平。

想到這裡,蘇木便準備繼續修鍊最後那108角符號功法……

「誰!」

想要達到武王境界,想要突破那個戰四牌蘿莉,剩下的108個符號是關鍵,但就在他剛剛入定的時候,卻猛的感應到什麼,豁然向窗外看去,但他卻半個人影都沒有看到,就在蘇木疑惑之時,目光又猛的一凝,不知道什麼時候,窗檯下面已經多出了一張紙!

眨了眨眼,蘇木還是向紙張的方向走去,輕輕地拿了起來,而當他看到紙上的內容的時候,心口卻猛的一震,只見上面寫著:「靈門,連越,殺!」

五個字,充滿了凌厲的殺意,只是到底是誰留下的,是誰知道自己與連越的事情?(未完待續。。) 「不對,這字跡……」

蘇木猛的覺的這些字跡有些眼熟,又飛快地從戰神背包中拿出了一封信件,那是乾幫主給他的信,對照了下,忍不住張了張嘴,竟然真是乾爺爺留下的……



乾爺爺還真是隱藏高人,可是為什麼要留下這張紙條?

緩緩地回到了床上,蘇木表情驚疑不定,他並沒有出去高呼乾爺爺,他知道既然乾爺爺現在不出現來見自己,肯定有他的理由,自己別出去亂吼的把他給暴露了。∏∈

「對了,肯定是那個坑兒貨有什麼行動了吧?」

蘇木又想到蘇黎,乾爺爺之所以會留下這張字,肯定是蘇黎指派的。

他知道自己要前往靈門,還讓自己殺連越,恐怕是有什麼計劃,也就是說,自己去到靈門滅掉連越,也絕不會有事,蘇黎是在讓自己去了靈門后,直接放開手腳嗎?

「砰……」

就在蘇木低著頭思考的時候,紙張猛然間炸開,這可把蘇木嚇了一大跳,該不會是這紙張有問題吧,誰冒充乾爺爺來殺自己?可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一幅幅幻象便猛的出現在他眼前,微微一愣,旋即就瞪起了眼,奇門之陣,竟然是一個奇門之陣!

不,不止一個,而是三個……

一個是屬於大陣師的,還有兩個,是屬於「陣帥」級的陣法,乾爺爺要將自己送入「陣王」之境么?蘇木因為功法的事情,也沒空再尋找奇門之陣,此時他還停留在大陣師巔峰的境界,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達到「陣帥」,沒想到乾爺爺直接就給自己送了三個陣法來。

「看來,我的任務更加繁重了。」

看著眼前的陣法。蘇木苦笑,而後還是放棄了對符號功法的修鍊,轉而開始修鍊奇門之陣,依然是在神門之中刻下陣法,當天亮的時候,蘇木終於達到了「陣帥」之境。

與此同時。月恆谷的學員也要出發了,將乾爺爺給他的紙張收了回來,集合去了!

是的,破碎的紙張又詭異地組合了起來,只是上面沒有了字,而蘇木只要用神門陣力激發,立刻又會幻化出三個可以借他修鍊的奇門之陣來……

時光如梭,半個月之後……

「蘇木,別修鍊了。靈門已到,等到了住外再繼續吧,靈門,我可聽說風景如畫,美女更是多多,術者嘛,那可是高產美女的職業哦。」

巨大的玄龜獸上,蘇木彷彿就是一個與世隔絕的苦修者。無論周圍如何變幻,他就是巍然不動地修鍊著。要知道,像玄龜獸這樣巨大的魔獸,上面可是可以乘坐幾十人的。

蘇木這半個月來竟然都旁若無人地修鍊,幾乎沒有停下來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