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傻逼斌,真的太厲害了!在那樣的劣勢下竟然還能反擊!

我拎着劍朝着他走過去,他卻一步步後退,之後猛地騰空而起,在空中喊道:“楊落,有本事來空中和我打!”

“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是天界第幾!?”我擡頭喊道,“剛纔似乎某人一直在吹牛逼,說自己是天界第一,難道天界第一隻有逃跑的份兒嗎?”

我扭頭看着姬長老說:“姬長老,這黃斌是天界第幾?”

姬長老猛地一抱拳說:“楊大帝,黃斌,屁都不是!他只是一惡煞,不在大道之內,在我道教,無法排名!”

我哈哈大笑了起來,但是我是不可能去空中和黃斌打的。因爲在空中,他有絕對的優勢。他煞氣護體,我只能將金甲化作翅膀,但是這樣,我的本體就失去了保護。在空中難免吃虧。

我拎着劍一步步朝着姬長老走去。

黃斌卻在空中喊道:“楊落,怕了吧!在地上你是天界第一,在空中,我就是天界第一!”

我擡頭看着空中說:“好啊,我同意,這空中的東西,都是你的了!地上的都是我的。”

頓時所有人都大笑了起來,空中有什麼呢?一片虛無,空氣?他能呼吸的完嗎?都給他有用嗎?

姬長老一步步後退,他喊道:“楊落,手下留情,我可是中天第一大長老,你殺了我會激起公憤的知道嗎?”

我看着他說:“此時,你還想活命嗎?”

他傳音道:“楊落,只要是你放過我,我就奉你爲中天大帝,如何?”

“老子當中天大帝不需要誰奉,我要打出一箇中天大帝來。”

偏偏此時,我聽到了一聲清脆的呼喊聲:“父親,不要殺爺爺,爺爺很好的。”

我猛地一轉頭,竟然看到了我的寶貝女兒美晨和我的寶貝姐姐子雅。

姬子雅摟着美晨站在一旁,她微笑着看着我。我說:“子雅,你怎麼來了天界?”

“是祖爺爺接我們來天界探親的,楊落,難道非要殺死祖爺爺嗎?雖然我也知道帝王之道,六親不認,但是,真的要這麼做嗎?畢竟,我們美晨身體裏和叔祖爺爺流淌的血是一樣的啊!”

姬長老看着我,他哈哈笑着說:“楊落,我們是一家人啊,怎麼可以打打殺殺呢?”

我這個手癢啊!

在空中的黃斌哈哈笑着說:“楊落,你殺啊!殺了姬長老,之後這中天就是你的了,所有人都臣服你,中天本來就是人類的世界,你身爲人類,統治中天也無可厚非,但是,你能下手嗎?”

姬子雅喊道:“楊落,我是中天大帝直系,長老是中天大帝的親兄弟。你就不能放過叔祖爺爺一命嗎?”

明月這時候喊道:“子雅姐姐,你住嘴,這是你死我活的戰爭,不是攀親戚的時候。帝王之家,哪裏有親情?這都過了多少輩子的事情了?哪裏還有什麼親情?楊落,殺了他。”

姬子雅喊道:“明月,你說的有幾分道理,但是你想過沒有,殺了姬長老,靠誰來穩定民心?!”

美晨這時候跑了過來,抱着我的大腿,擡着頭看着我說:“父親,這一次,就算了吧。叔祖爺爺對我很好的。他不是壞人!”

他不是壞人,是啊,我也承認他不是壞人。低頭看着這雙大眼睛,我手裏的劍還是會揮不下去了,我慢慢將長劍收回了體內,抱起美晨說:“回家!”

姬長老突然舉着胳膊喊了句:“楊落,天界第一!”

頓時有人喊了句:“這新太極,招搖撞騙,大家燒了這新太極門!”

我抱着孩子朝着子雅走去,身後,熊熊烈火就燒了起來。

我把子雅姐抱在了懷裏,轉過身的時候,發現這羣人都瘋了一樣,大家無比的瘋狂,姬長老帶着人,正在打砸,宛如是一場革命!很快,整個的山都燒紅了。

納蘭英雄說:“都瘋了,這讓我想起了天朝剛建國後的那段歲月。”

我問:“那時候你幹嘛呢?”

“我跟着小夥伴們滿世界玩耍呢,我曾經也是個紅衛兵小將好不好!”他說。

我這時候再去找長青,哪裏還有他的影子。但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他還能跑出去極樂世界嗎? 明月以女主人的身份招待子雅姐姐,子雅姐姐也不在乎,就這樣欣然接受着。在吃飯的時候,子雅姐放下筷子,然後看看同樣大着肚子的葉碧君說:“葉妹妹,不如隨我回地界玩耍幾個月吧,我那邊安全,清淨,免得你心情不好,據說心情不好的孕婦,生出的孩子都是很醜的。”

葉碧君笑着說:“好啊,我很想出去走走呢!”

其實我還是知道子雅姐的用心良苦的,她也許是嗅到了什麼。難道,明月真的會對葉碧君下手麼?她敢嗎?葉碧君的身後站着的可是雲清大帝啊!那是一個帝國的後盾啊!

此時我倒是有一種想法,不知道佳麗會不會懷孕,如果她懷孕了,會給我生出一個什麼東西啊!不會是生出一堆金屬吧,然後這堆金屬就像是變形金剛一樣嘁哩喀喳變來變去,那就太操蛋了。

我算是知道爲什麼神龍主神的兒子爲毛都奇形怪狀的了,指定的,他幹了很多不着調的不能描寫的事情啊!

這天我走進了明晰的寢宮,明晰也是貴妃之一了。明月的這位表姐也算得上是風情萬種了,這天我請她吃了幾塊錢的麻辣燙後,一晚上卻很吃虧地只幹了兩次,之後便躺在了一旁休息了。

明晰說:“哥,明輝有事求見你。”

這是第一次聽她這麼稱呼我。

我說:“他找我有事嗎?”

明輝和明月的關係很好,和明晰的關係很一般。但是此刻,告訴我明輝要找我消息的是明晰而不是明月,很明顯,我這小舅子此刻似乎和明月有了隔閡了。

明輝是明晰的親弟弟,這種關係是不能被改變的。和明月的感情,看來還是很脆弱。

“明輝說,他想讓你賜婚!”

我笑着說:“他急什麼,看上誰了?”

“看上那個醫生杞人了,說了,非她不娶。”

我一聽就坐了起來,隨後說:“這個杞人人品不錯,只不過,虛榮心強了些,有些不踏實。需要好好調教才行。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

明晰說:“這麼說你是答應了啊!”

我嗯了一聲說:“明日陪我去新二屆,去看看驅逐和尚的情況,這個雲清大帝,一直就是誰也不得罪,和我結盟,但是幹事情卻一直是特立獨行,倒像是實行我天朝的不結盟政策,令人不放心。我必須去實地看看情況了。”

“好啊!我求之不得,在這宮裏,悶都悶死了。”

賜婚的事情不是張嘴一說就行的,要是和電視上那樣隨便賜婚,那就是昏君。我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太醫院找到了杞人,杞人看到我後臉就紅了。我說:“杞人,你是不是見過明輝?”

杞人說見過。

我說:“你覺得明輝人怎麼樣?”

“挺好的。”

“那麼,我打算撮合下你倆,你看可以嗎?”

杞人點頭說:“只要明輝少爺不嫌棄,我還有什麼說的?其實我也知道,我看不上二狗,就意味着與帝君你無緣了。這都是我自己找的,但總不能當一輩子大姑娘吧。人要有自知之明!”

我沒說話,只是簡單的嗯了一聲,轉身走了。我心說,一心想進宮伺候帝君,那麼好的二狗在你身邊你看不到,簡直令人匪夷所思,難道這高牆深院的皇宮,真的就這麼吸引人嗎?

回來後,和明晰說了,明晰很開心,說這就把消息告訴明輝。我說賜婚就免了,自由戀愛去吧。但是明輝不能隨便進宮,去太醫院走動走動還是可以的。

家裏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情處理完了,我和明晰就去了梅府。見到梅老師後我就詢問關於哪裏有地建府宅的事情。梅老師心中有數,張嘴就說:“以前的風雅神殿荒廢了,現在,所有的神殿基本都荒廢了,但風雅神殿是主神殿,是最大的。那裏還是可以建府的。”

我嗯了一聲說:“主神都隕落了,主神殿還有什麼用?改建一下給納蘭英雄做府邸好了。”

梅老師一愣說:“英雄要搬出去了嗎?”

我笑着說:“梅老師,你姓梅,納蘭英雄姓納蘭,自然要住在納蘭府內。另外,你也要找個貼心人了。”

梅老師嘆了口氣說:“是啊,誰願意一直住在老丈人家啊!我這輩子啊,就做對了一件事,那就是收了你這個弟子。這件事還多虧你提醒我了。”

我這時候說:“老師,英雄有納妾的意思,你怎麼看?”

梅老師一笑說:“我是男人,這個社會是允許男人納妾的,你說我還能怎麼看?”

頓時,我和梅老師都嘿嘿地笑了。

隨即,我叫了納蘭英雄和我一起回宮。

就是晚上,子雅是和明月一起住在東宮的,這明月似乎不願意任何人接近子雅,全程陪護。就連我接近都不行一樣,昨晚是死拉硬拽,非要和子雅促膝長談。我們三個回去的時候,子雅正和明月在後花園走動。

見到我後,子雅說:“夫君,地界事情太多,我離開實在是不放心。等下我就要回去了。”

我嗯了一聲說:“也好!我這邊事情更多,也沒時間回去,你要是有時間了,再來看我。”

子雅一笑,搖搖頭說:“是非之地,我看還是算了吧,我等夫君去地界看我吧,多久都行!”

明月笑着說:“楊落,你去忙吧,我替你送走子雅姐。”

我剛要說話,子雅姐說:“明月送我挺好的,你去忙吧!”

我心說明月啊,你到底怕什麼啊!你疑心病太重了。我說:“好吧,我事情確實是太多,對了,我還要借用一下青鸞。”

明月點點頭,隨後,青鸞就直接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這才明白,明月的確是有內世界的。她深藏不漏這麼久,到底是要做什麼啊!九品真的她,實力不容小覷,但是她一直保持低調。一直到了最近,她似乎是有些變了。

我擡頭看看新二屆,這顆蔚藍的星球是這樣的美麗。我想不到的是,它竟然和我們在一個軌道上圍着一顆太陽旋轉了那麼久,但實在是太遠了,我們被太陽阻擋,根本不知道對方的存在。但是沒關係,這兩顆姊妹星上都孕育了各自的文明。

老天爺似乎更偏向於新二屆,上面的男子俊美,女子秀麗。

我們四個剛一落地,青鸞就恢復了人形,直接扶住了納蘭英雄的胳膊。看來這妹子是真的喜歡納蘭英雄了。納蘭英雄很不自在,臉通紅,推開了青鸞的手。青鸞偏偏不幹,一撅嘴又貼上去了。

明晰小聲對我說:“女追男,隔層紙,一捅就破!”

明晰是天生媚骨,誘惑力不比這新二屆的女子差勁。

這新二屆是富庶之地,看街上行人的精神狀態就看得出。

進了城,街道上安安靜靜,行人之間互相打招呼都是低聲細語,很有禮貌。兩旁的店鋪都很整潔,我不得不佩服這雲清大帝的管理能力。

明晰伸手一指說:“小云請!”

我一看,在挨着一條清水河的地方有一座酒樓,酒樓很大,卻叫做小云清。不用說,這不是官方的酒店,是私人開設的酒樓而已。又不敢衝撞國號,還想沾點國號的光,只能加一個小字。

青鸞說:“看起來很雅緻,我們去嚐嚐這裏的手藝如何?”

明晰說:“好啊,我們走。”

我說:“也好,我們就住在這酒樓中,我倒是想在這裏住上幾天,看看這裏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進了酒樓,小二很熱情地招呼,問我們要吃飯還是住店,我說先吃飯後住店,開一個頂樓的大包間。小二知道遇到了爺了,趕忙帶我們上樓。

坐好後,開始吃飯。

我說:“過幾日要去一趟南天,南天對我們的態度一直很曖昧,這次去拜會下,看看米大帝到底是什麼意思。摸摸情況做到心中有數。”

納蘭英雄說:“是啊,南天和北天一直是盟友,南北呼應。如果我們真的要進軍中天,北天一定會支援的,到時候如果南天再與我爲敵,我大軍必敗無疑!但是如果得到了南天的支持,情勢就會逆轉,我們必將大獲全勝。中天,不打是不會聽話的,不要看姬長老那副醜態,這老傢伙,其實抓來姬子雅可不是讓子雅度假的,那本來是人質的,只不過,歪打正着成了他的救命恩人!”

“你說我殺了這姬長老會出什麼問題?”

納蘭英雄說:“從大局出發,不能殺,殺了姬長老,中天必定大亂,勢力割據,羣雄逐鹿,中天不打廢了是不可能消停的,連年征戰一百年都不止,到時候,生靈塗炭,餓殍滿地啊!”

“到時候我伺機大舉進攻呢?”

納蘭英雄說:“中天,不好打。這地方要是亂起來,誰也控制不住,正道太極在這裏紮根多年,培養了大批的高手在民間。不亂還好,要是真的亂了,這爛攤子誰也收拾不了。就像是阿富汗一樣,蘇聯打了十幾年,最後灰溜溜的撤出去了,之後美國又來打,最後還是灰溜溜撤出去了,打得贏一時,打不贏戰爭。”

“看來必須要文化侵入才行,攻城爲下,攻心爲上!”

“中天的文化底蘊在,中天人都有着固有的驕傲,一旦是被煽動起民粹主義來,那是很恐怖的。”納蘭英雄說:“打中天還不是時候,我看,倒不如先拿靈山開刀。”

我嗯了一聲說:“這次來,就是要驅逐和尚的,徹底斬斷他的觸手!” 正說話呢,就聽外面小二說道:“小郡王,您看這包間怎麼樣?”

就聽啪地一聲:“混蛋,本王一直就在這裏吃喝玩樂,那間小的給狗呆的能給本王嗎?”

“淮陽王啊,這裏面有客人,要不您稍等!”

“給我趕走,本王吃東西還要等嗎?”

納蘭英雄一拍桌子就要站起來,我一拉他說:“你急什麼?只不過是一敗家子罷了!”

接着,有女人那嬌滴滴的聲音傳了進來:“王,莫生氣,趕走就是了,氣大傷身哦!”

“小王爺,我真的是爲你抱不平。整個帝國誰不知道公主和小郡王是青梅竹馬,你們又是表親,你媽媽是公主親姑姑,大帝是您親舅舅,就爲了結盟,竟然就這樣把公主送出去給人當小老婆去了。我們大家都爲你不平啊!”

我一聽心說媽的,還有這等事。這小子他媽的在挑撥這個,是要造反嗎?

我笑着說:“這是要造反的節奏啊!”

納蘭英雄說:“給他們個膽子,只不過是一羣渣渣在這痛快嘴而已。”

我其實也是這麼認爲的,嗯了一聲說:“吃吧!”

我剛夾了一口菜,門吱呀一聲就開了,兩男兩女就進來了。前面的小夥子油頭粉面的,瓜子臉,大眼睛,要是個女的,看起來還是很不錯的,但是,他是男的啊!看起來可就噁心了。看樣子,和葉妃還是有幾分相似的,不用說,這就是那位淮陽郡王了吧!

他很牛逼地擺擺手說:“要是你們是懂事兒的,起身滾!”

我還沒說話,納蘭英雄說了句:“要是你們是懂事兒的,轉身滾!”

這逼貨直接過來了,直接掀了桌子。偏偏青鸞和明晰也不是裝的還是怎麼的,一起來了一聲女人的尖叫!

這下,這淮陽郡王更得意了,他擡手指着我說:“你是這裏的老大吧,識相的……”

話音還沒落,納蘭英雄一巴掌就抽在了這逼貨的臉上。這逼貨頓時就吐出了半口的牙齒。這位修爲也就是八品真,雖然在新二屆還算是可以了,但是這修爲要是放在天界,那就是渣渣啊!

這貨直起身,捂着嘴,血直接往外淌,他開始療傷。很快,療傷好了。擡手一指納蘭英雄說:“你給我等着!”

納蘭英雄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腕,一腳踹出去,直接踹在了這位王爺的胸脯上。這位郡王的身體直接飛了出去,這胳膊愣是被納蘭英雄給撕了下來。

他直接飛到了門外,站起來用左右一按右肩,他喊道:“你們知道我是誰嗎?你等着,馬上讓你知道知道這裏是誰的地盤。等我舅舅到了,就是你們的死期了。”

我明白,他說的舅舅,就是雲清大帝了。

他怕我不知道,指着我們說:“還給我玉骨,饒你不死,等我舅舅雲清大帝到了,你們就必死無疑了,那是大神的存在,你懂什麼叫神嗎!?來新二屆鬧事,簡直就是找死!”

我心說,這雲清大帝的外甥太張揚,這樣的外甥,他知道嗎?

很快,這傢伙叫來了一批一批的貴族,一看就都是這雲清城有頭有臉的人物。有一中年人進來,拱手道:“四位,我看還是先把那玉骨還給小郡王吧!”

納蘭英雄不說話,我也不說話,就這樣坐在椅子裏。

青鸞和明晰靜靜地站在我們身後,捏着我們的肩膀。這位中年人低頭去撿,納蘭英雄一腳踹出去,直接踹在了這人的腦袋上。

這位頓時直接就倒飛出去,直接摔在了外面的地板上。

他站起來喊道:“大膽,竟然敢在雲清城對城主出手,給我圍起來!”

頓時,就聽外面轟隆隆地腳步聲響了起來。不用說,動用軍隊了。

最可氣的是,我看到一個大和尚從樓下一步步上來了,這位城主拱手道:“方和大師,這四位看起來是神的存在,請您來就是希望您能將他們擒獲的!”

就聽那小郡王喊了句:“這下你們怕了吧!方和大師七劫大佛,是來投奔我們新二屆的客人,這次,你倆怕了吧!”

納蘭英雄沒說話,我也沒說話,而是拿出菸斗開始抽菸。 太平洋超級帝國 我心說,七劫大佛算個*,如來佛祖來了,照替屁股。

小郡王喊道:“怕了就說一聲,磕個頭,認個錯,在外面圍着大街爬三圈,我就饒了你!”

方和看着我們行禮道:“兩位施主,我看你還是認個錯吧,不然和尚我很爲難!”

納蘭英雄對和尚勾勾手指頭,和尚往前走了兩步,納蘭英雄直接拽出了棍子,直接就捅了出去。這一下用足了力氣,這一下直接就捅進了這和尚的腦袋,棍子從額頭捅進去,從後面出來。

頓時,所有人都驚呼了起來。

“這是大神!快去請大帝,讓大帝去新一屆求助楊大帝。我們是盟友,楊大帝一出,誰敢不服!”

小郡王往後退了兩步,喊道:“大膽狂徒,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這是帝都,這是雲清城。我們的盟友就是新一屆,你在這裏撒野,就是得罪了兩個世界你知道嗎?等下,我舅舅雲清大帝來了,看你們怕不怕,你膽敢胡來,讓你知道我們新二屆和新一屆聯盟的厲害!”

納蘭英雄站了起來,一步步往外走,走了兩步,速度突然加快,接着,就聽啪地一聲,這小郡王被打得身體愣是像個陀螺一樣轉了好幾圈才摔在了地上。等他爬起來的時候,納蘭英雄又坐回來,正在點菸卷呢。

我倆一直不說話,就這樣坐這裏等着。說實在的,這郡王和我得瑟,我倒是沒什麼大氣,我最生氣的就是有和尚的存在。這雲清大帝當我是什麼了?當我的話是放屁嗎?

外面人開始嚇唬我倆。

“死定了,這倆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死定了,等下雲清大帝到了,風雅大帝也就到了。”

“是啊,風雅大帝是我們雲清帝國的姑爺!”

“必死無疑,得罪小郡王,那就是死路一條,你再強,強的過風雅大帝麼?”

……

其實,此時我最佩服的還是雲清大帝,這麼弱的一個帝國,又是這麼一個富饒的帝國。就因爲送出去一個女兒,換來了一個世界的和平,並且出手是那麼準,站隊是那麼穩。一直到現在,這雲清大帝還是朦朦朧朧的存在。

這時候,我就聽那小郡王大喊一聲:“舅舅,就是他,兩個神來我們這裏橫行霸道!我驅逐不成反被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