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紫魂一直在發牢騷。

“哎,我到底是做了什麼孽啊,造了你這麼個怪物,將來你若是心性善良還好,要是……哎”

“我說你老是擔心這些沒用的幹嘛,我的心性你還不知道麼,那都是二十四克純金的,絕對善良,保證全大陸僅此一顆。”藍海和紫魂打着哈哈道。

自從經歷木府事件後,藍海就好像去除了心中一些障礙一樣變得開朗許多,看來那壓在心中的石頭也像修爲一樣被摧毀了。

林詩薇則乖乖的在一旁不言不語,很是溫柔,可漸漸的藍海發現林詩薇只對自己溫柔,在面對別人時,說不出的冷漠,甚至冷漠的有點殘忍。

幾天前,二人在一座小城暫作休息,有混混再次上前調戲林詩薇,直接被林詩薇一刀削掉了腦袋,嚇得藍海趕緊拉着林詩薇離開了城市。

雖然自己多次對林詩薇進行心理勸導,但再次碰到這種事時詩薇還是一點不猶豫的那麼做。

這讓藍海有點擔心,林詩薇是否因爲那次事件心理受到傷害,但是後來他發現林詩薇好像只是對那些圖謀不軌的人這樣,對尋常女子或正人君子還是很正常的,尤其的女子,她甚至像個活潑的小女子一樣。

這也讓藍海暫時放下心來。

經過一個月的奔波,二人終於見到了綠葉城,藍海和林詩薇迫不及待的衝進了城市。

在經歷數小時的尋找後,二人終於在花月場所找到端木楓和南傑。

藍海找到端木楓和南傑時,這二人正摟着幾個臉上塗着厚厚的粉底的女人看着戲,這讓藍海很是氣憤,自己累死累活的趕路,這兩個人這麼享受,搞得藍海差點想揍他們一頓。

不過不久,藍海就加入了二人,氣的林詩薇在一旁直跺腳。

“對了小子,聽說殺掉了凌雲帝國的財政大臣,回來的時候還端掉了木府?”

“嗯,不小心就把他們殺掉了。”

端木楓一陣無語,一旁的南傑則饒有意思的與藍海勾肩搭背在一起。

“嘿嘿,兄弟果然強悍。”

“好說好說……”

說着,二人發出**的笑聲。 不過許木真的攻擊顯然不止於此,待穆凌避開之時,他已如一頭衝天而起的獵豹,兇悍的氣息死死的鎖定著穆凌。

手中另一柄彎刀恰如其時的封鎖了穆凌的退路而後狠狠的朝他的咽喉切割而去,這份對戰鬥時機的把握其實已經不單單是刀法出神入化,即便是赤手空拳,想必他也不會輕易在對手面前落入下風。

穆凌神色格外凝重,事實上許木真這一連串的攻擊他早有察覺,但即便如此,他要躲過這種連續性的犀利進攻依舊沒有那麼容易。

側過身軀的他唯有再次將頭儘可能的避開那鋒利的刀刃,可他依舊是感覺到了脖子被利刃劃過的那種冰涼感。


不過閃避的同時,他傾斜的身子奮力朝前一腳掃了過去,強有力的鞭腿帶著呼呼的勁風直奔許木真腰腹而去。

對此,他似乎已有所察覺,身軀一個靈動的跳躍,輕易的避開了穆凌的攻擊,然後一臉戲謔的看著他。

「看來你的實力僅此罷了,剛才只是一個小試探而已,真正的攻擊現在才剛剛開始。」

穆凌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看著自己鮮紅的掌心,心有餘悸的感覺到現在還沒有消退,這一刀擦破了他脖子上的皮膚。

許木真的刀法已經不簡單是一個快字可以形容的,在那鋒利的刀芒之上,穆凌感覺到了一種刀意。

這種刀意只有修鍊者將自身和兵器完全融合為一體才能產生,自古以來,能夠做到這種程度的寥寥無幾。

不是因為其它,只因為這種融合是需要天賦的,沒有天賦,即便是勤修一萬年也難以做到這一點,這就是先天條件,不滿不服都不行。

許木真一句話落下,第一柄被他扔出去的彎刀似乎有著自己的靈性一樣在天空畫了一個平面的u字形再度回到了他的手中。

也就在那一剎那,許木真手中的彎刀帶著一個邪異的角度再一次化為了飛奔的利刃來到了穆凌的跟前。

「還來?」

穆凌眉毛一挑,這刀法雖然令人驚異,卻還無法以同樣的方式再度傷到他,而且同樣招式施展太多終究會露出破綻,穆凌不相信許木真不知道這一點。

他此舉為何,穆凌卻是猜之不透,但他的警惕性被再度拔起一個高度,許木真的危險層次絕不是他以前接觸過的那些對手可比的。

嚴陣以待的穆凌以閃電般的速度踏出五影封殺步,原地留下一道殘影之後,他的身形已出現在百米開外。

在那一瞬間,他駭然的發現,留下的那道殘影左肩至右胯出現了一個筆直的痕迹,緊隨著,以那道斜跨身軀白色的痕迹為中心,他留下的那道殘影的上半部分緩緩的划落了下來。

「什,什麼!」

穆凌震驚的看著百米外發生的那一幕,那只是自己凝聚的一道殘影而已,而一道殘影又怎麼可能被一道斬成兩斷,如果這一刀落在自己身上,穆凌不敢想象。

「真是不錯的速度,不過你和其他人的結果不會有任何的區別。」

許木真森然一笑,他的話自然意有所指,即便是穆凌的速度再快,也無法快過神魂境中期的天魁。

這一句話換做其他人估計已經在氣勢上大受影響,反正最後的結果都一樣,現在還拚命決鬥幹什麼。

但穆凌不同,先不說他本身的意志如何,他身上卻是有著能夠和神魂境強者對抗的資本,所以這句話不會對他產生任何的情緒波動。

「有空說這些廢話不如換你來接我一招好了。」

穆凌詭異一笑,然後他再次以驚人的速度朝後飛速的退開,與此同時,他的身軀似乎受到了什麼未知內力擴充一樣,開始迅速的膨脹起來。

這種感覺有點類似於充氣球,不過他的身軀顯然不會膨脹到那個程度,只是比原來稍微龐大了一倍左右。

做到這一步,他上半身微微前傾,然後張開了他英俊的嘴唇似乎是要釋放什麼,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

他張嘴的同時,一串駭人的音波以完全不成比例的方式從他的嘴裡釋放了出來,強悍的音波之力穿透半壁天空來到了許木真的身前。

這一幕讓李修感覺到了一絲熟悉,這種攻擊他似乎見到過,半晌過後,他的臉上陡然閃過了一抹難以置信。

「這,這不是絕域島上那頭金鱗瓊鯨使用的音波攻擊么,穆,穆哥怎麼學會的!」

李修失聲,那可是玄獸神通,一個人類使用玄獸神通,雖然並不是沒有,但那也太過罕見了。

韓幽子笑道:「發生在他身上的任何事都不要覺得奇怪,難道你還沒有習慣這一切嗎!」

他話音落下,遠方的天空突然出現劇烈的爆動,這片空間似乎震蕩了一瞬,一柄數十丈大小的彎刀和那無數音波對轟在了一起。

凌厲的衝擊波化作無數圓軌炸開,然後消失在四周的空氣之內,穆凌從金鱗瓊鯨的血脈力量中學到的這門玄技雖然強大,但卻難以取得什麼實質性的效果。

「威力不錯,但我說過,今天你們的結果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許木真森然一笑,但就在他頗為得意之時,一道幽靈般的聲音再度出現在他的跟前。

「是嗎,那你再接我一指試試?」

「什麼?!」

許木真的臉上出現了一抹驚容,要知道凝聚兩種玄技之間可是需要一些時間的,儘管隨著境界的提高,這種時間會被無限的縮短,但那也絕對不會被忽略。

即便是穆凌手中稍微有一點異動,許木真必定都會在第一時間發現,但眼前的事情卻超出了他的認知,他絕對不相信穆凌能夠悄無聲息的瞬間使出另一種玄技而不會被他有絲毫的察覺。

所以他的反應終究是慢了半拍,他的攻擊抵擋住了穆凌的音波衝擊,由此威力也被消耗了大半。

而穆凌的第二次攻擊來的毫無徵兆,以至於他根本來不及做出其它的手段來抵擋,所以他看到一根食指穿透了他眼前的攻擊直達眉心而來。

他感覺到了一種威脅,一種死亡的威脅,彷彿只要自己和眼前的這跟指頭接觸絲毫就會陷入萬劫不復。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回到綠葉城三天後,端木楓就將藍海和南傑叫到房間。

“臭小子你回來也三天了,也該進行修煉了,今天叫你們來就是爲這件事。”

“師父你又不教我,我還能怎麼修煉。”藍海一臉不爽的質問端木楓。

端木楓沒有一絲尷尬,坦然自若:“我又沒說收你爲徒。”

南傑在一旁哈哈大笑,藍海估計也就只能在端木楓這裏吃癟了。

“不過,雖然我不能教你,但是有人可以教你,我們現在就要去那裏。”

“哦,哪兒?”藍海疑惑的問道。

“大陸邊緣,混沌之地。”

藍海一陣沉默,混沌之地他曾經從書上看到過,是一個人類未曾踏足過的地方,裏面有什麼人類不曾知道,因爲它的周圍都是禁制,被陣法包裹,即便是大陸頂級高手都無法破壞那陣法。

難道端木楓有辦法破除那陣法,混沌之地到底有什麼?

端木楓見藍海沉默,打趣道:“如果你害怕可以拒絕,我是在想難道你去賣身了?要不怎麼換到去混沌之地的方法。”

端木楓一聽首先一愣,然後憤怒的看着藍海,伸手一掌打在藍海屁股上,搞得藍海哇哇大叫。

藍海鬱悶無比,怎麼自己修煉了混沌之氣還是打不過自己的師父。

南傑一臉無所謂的同意了去混沌之地,藍海也表示要前去一探。

在同意了端木楓的建議後,藍海準備離開端木楓的房間,卻被端木楓留下。

“還有什麼事?”藍海一臉不爽的摸着自己的屁股問道。

“既然你現在已經能抗衡九品,那我也要與你講一些九品以上的事,以防你的自大。

例如你這次暴露身份,就不是明智之舉!”

端木楓大喊道,緊接着端木楓首次收起他玩世不恭的樣子,瞬間爆發出磅礴的念氣。

這念氣壓得藍海甚至喘不過氣來。

“九品之上,還有十級,而你到了十級後就會發現九品是多麼……可笑。”

隨着端木楓的話,藍海駭然發現自己竟無法移動分毫,無論怎麼調動混沌之氣都不行。

然後端木楓就這麼慢慢的走向了藍海,身上散發出的殺意讓藍海有一種錯覺,這個師父想殺了自己。

端木楓來到藍海面前,舉起右手,對着藍海的腦門彈了下去。

“啊……嘶!”藍海吃痛,身上的禁制瞬間消散,端木楓已經恢復了本來的樣子。

藍海心中翻起滔滔大浪,無法平,十級太恐怖了。


當自己面對端木楓時好像有一種領域,在這個領域內自己完全無法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動。

藍海問出了自己的疑問:“師父,剛纔那是什麼,我怎麼覺得好像有什麼領域?”

端木楓一聽眼中露出讚許的目光:“不錯,沒想到你只體驗過一回就能察覺到,沒錯,這就是領域,十級以上纔可以修煉的領域,每個人修煉的領域都不盡相同,有的人修煉出空間領域,比如像我的就是空間領域,在這個空間內我就是王,沒人能抵抗我的意願。

還有的人修煉時間領域,在那種領域中,你的動作會被放慢上萬倍,敵人可以輕而易舉殺掉你,當然還有其他領域,不過總結爲七中,金、木、水、火、土、時間、空間。

其中以時間和空間最爲恐怖,九品之人碰到會領域的十級之人,哪怕他再能越級殺人,也得死,這就是領域強者。

幸好那夜月牙沒有修煉出領域,不然你哪有機會逃出來。”

藍海聽完,心中頓時涌起陣陣熱血,領域強者太強了,自己一定要達到那個級別。

想到這裏,藍海心中騰起一個疑問:“那搜魂社的邪噬天到底是什麼等級?”

端木楓一陣沉默,許久才緩緩開口:“邪噬天是十級巔峯時間領域強者,比我還要稍勝一籌。”

藍海聽完心中頓時猶如江入黃河,比端木楓還厲害,頓時一種無力感油然而生,藍海知道自己的路還長着呢,況且之前出現在實力榜挑戰賽的天使也讓藍海產生危機感,那是獨孤傲只是隱約的說起了一個組織。


靈壇!

藍海隱隱覺得這個靈壇與搜魂社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那天使的實力估計比起端木楓都不弱,而且他背後還有更強的強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