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又是什麼情況?這傢伙明顯和其他的那些鬼不太一樣,這不會發現自己吧!

就在周瑩瑩心裏擔心的時候,那縷白色慢慢的落在了周瑩瑩的面前,轉眼,變成了一個長相十分乾淨的女孩。

女鬼衝着周瑩瑩微微的點了點頭,“你是來幫張昊天的嗎?”

被這麼一問,周瑩瑩更加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了。

這隻女鬼居然知道張昊天的名字,那就說明,要麼就是這隻女鬼認識張昊天,要麼,就是裏面那兩個傢伙讓這隻女鬼在這裏守着,但凡是來幫助張昊天的,全都要消滅掉。

想到這些,周瑩瑩忽然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了,總覺得這是個坑,正等着自己往裏跳。

女鬼看周瑩瑩一臉詫異,還不回答,知道周瑩瑩正在擔心什麼,“你放心,我是幫你的,你跟我來!”

不等周瑩瑩再說什麼呢,女鬼就已經轉身朝着房子裏面走了。

周瑩瑩不敢跟上去,生怕那是一個陷阱,現在這種時候,張昊天都已經這樣了,要是自己再被他們算計了,那這張昊天的小命就算是徹底沒希望了,並且還要葬送自己的性命,這可不行!

女鬼看着周瑩瑩還是沒有要跟自己走的意思,甚至很明顯臉上就是各種不信任,乾脆轉身回來重新站在了她的面前。

“我叫夏小沫,你放心,我是不會傷害你跟張昊天的!”夏小沫儘量微笑着說,實際上這笑容真的不怎麼成功。

一聽這話,周瑩瑩眼睛立刻又瞪大了一些,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夏小沫。

“你真的是夏小沫?你爲什麼會在這裏?爲什麼……”周瑩瑩一時間不知道多少的問題想問。

只是還沒等她全問出來呢,夏小沫就已經把手指放在嘴邊,衝着她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你先跟我來。”

好婚晚成 這一次周瑩瑩毫不猶豫的跟在了夏小沫的身後,也朝着房門口的方向走。

眼看着夏小沫漸漸的飄進門裏,周瑩瑩開始猶豫着要不要真的邁步進去,要是真的就這麼直接進去了,自己怎麼對付裏面那對父子倆?

然而,夏小沫纔不給她思考的時間,直接伸手一把,就把周瑩瑩給拽了進去。

猛的進門,周瑩瑩和那個年輕人四目相對,全都相當的詫異。

在那年輕人的意識裏面,這附近自己安排了不知道多少隻鬼,要是真的有外人進來的話,他們不可能不來彙報!

還有,這個夏小沫是怎麼回事?她明明是被關起來了,爲什麼有跑出來了?

“你們放開張昊天!”就在年輕人愣神的時候,周瑩瑩先回過神來,指着他的鼻子大喊一聲。

年輕人被這一聲拽回了現實,朝着周瑩瑩的方向看了一眼,冷笑出聲,“哼,就你?還敢來跟我作對?我看你是嫌命太長了!”

話音剛落,年輕人就從衣服口袋裏摸出一張符,嘴上也開始唸唸有詞。

周瑩瑩離着稍稍有些距離,聽不太懂他到底在念叨什麼,但是有幾句多少還是聽懂了一些,這讓周瑩瑩心裏更加擔心了,因爲他念叨的不是別的,是召喚鬼的東西!

依稀記得某本書上記錄過這些事兒,說是有人可以養鬼,甚至讓鬼做很多事情,但是前提是他要懂得這當中的一些什麼什麼。

周瑩瑩努力的回憶着那本書上的內容,但是因爲時間實在是太長了,加上當時也沒太仔細的看,所以記的並不是很清楚。

眼看着房間裏的燈光忽明忽暗,周瑩瑩心裏開始打鼓,完蛋了,完蛋了,這傢伙一看就是高手了,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啊!

與此同時,一直安靜躺在張昊天身邊的那名老者,也開始慢慢的從地上站了起來,一臉不高興的朝着周瑩瑩的方向邁步。

“小姑娘,這件事本來不想牽扯你的,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我也只能不好意思了!”老者說的倒是有禮貌,可這事兒根本就不是有沒有禮貌的事兒!

眼看着那對父子倆就要到自己跟前了,周瑩瑩亂了陣腳。

自己現在要怎麼做?是跟他們單打獨鬥呢,還是要如何?還有,那個老的也還是好說,年輕的自己根本就不是對手好不好,自己根本就打不過啊!

不管怎麼樣,周瑩瑩最終還是拉開了架勢,準備迎接,然而,就她這個架勢,根本就是個花架子! 萌妻難養,腹黑老公有代溝 別說是跟人家對打了,就算是自己站着時間稍微長點都覺得難受了!

眼看着那個年輕人就只有一步的距離了,周瑩瑩開始心裏發顫,蒼天啊,大地啊,自己剛纔爲什麼要進門啊,要是自己不進門,這會兒估計就不會這樣了,自己也就……

就在周瑩瑩心裏默默的嘀咕着這些的時候,夏小沫竟然擋在了周瑩瑩的前面!

“你讓開,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年輕人指着夏小沫,顯然根本就沒把夏小沫看在眼裏。

“呵呵,說的好像你一直對我很客氣一樣!”夏小沫也學着年輕人之前的語氣,冷哼着說。

這一說話,躺在地上的張昊天心裏猛地一驚,“小沫,是你嗎?你怎麼會在這裏?”

夏小沫朝着張昊天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裏充滿了各種糾結,看着那個樣子,夏小沫恨不得直接衝過去跟張昊天好好說一會兒話了,可她也知道,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要是真的過去了,還不知道有什麼結果呢!

沒辦法,夏小沫只能收回眼神,繼續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那個年輕人。 老者這會兒已經徹底沒了耐心,不停的催促着年輕人趕緊動手,早點結束了現在的這些傢伙,也好早點繼續之前的計劃。

年輕人非常順從,直接招呼着周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凝聚出來的鬼,開始朝着夏小沫還有周瑩瑩的身邊壓。

很快的,那些鬼就已經把夏小沫和周瑩瑩圍困在了中間。

一聲令下,那些鬼瘋狂的張開大嘴,看着那個樣子,就像是要把夏小沫和周瑩瑩撕碎了,生吞活剝了一般。

周瑩瑩雖然見鬼無數,但是從來沒見過這種場面,強撐着纔沒雙腿發抖。

然而,夏小沫似乎並不覺得害怕,甚至還有些激動!

眼看着那些鬼一個一個的衝上來,夏小沫乾脆,直接也跟着衝了上去,用最快的速度,肉眼都看不出個數的速度,把那些鬼一個接着一個的打到一邊。

“當初你想收了我,無非就是看中了我的本事,現在你也看到了,要麼你趕緊放了張昊天,要麼,我今天就給你來個魚死網破!”

夏小沫瞪大了雙眼,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那對父子倆,很明確的告訴他們,這就是威脅,你們自己看着辦吧。

周瑩瑩剛纔被嚇到半死,但是現在看着夏小沫的本事這麼大,瞬間放心了不少,也開始附和了。

對面站着的年輕人眼睛裏閃過一絲不可思議,想知道這個夏小沫怎麼回事,爲什麼會變得這麼厲害。

老者顯然膽子更大一些,根本就沒有害怕的意思,反倒是直接提着桃木劍就這麼衝了過來!

周瑩瑩看着事兒不好,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心說這可別傷害到自己!要是自己真的有個什麼事兒,回頭自己和張昊天就要全都留在這裏了!

果然,這老者的目標還真的是周瑩瑩!在虛晃了幾下之後,桃木劍奔着周瑩瑩的方向就衝了過去!

好在周瑩瑩多少也是練過的,動作也還算是利索,一個閃身就這麼躲過去了,一轉身,就到了門口,想着這老頭要是再來,自己乾脆就先出去,順便把門關上,看他還能把自己咋樣!

與此同時,年輕人也開始抓住機會奔着夏小沫的方向衝了過去,看他那個意思,真的恨不得瞬間把夏小沫打到魂飛魄散了。

只是幾招下去都不成功,這夏小沫顯然要比其他的鬼,甚至那個年輕人強大許多!

眼看着幾個躲閃,夏小沫到了張昊天身邊。

一眼看到夏小沫,張昊天幾乎激動的哭出來了。

要是身體可以自由支配,張昊天這會兒肯定已經從地上跳起來,好好抓着夏小沫看看了。

然而,這會兒他連手指頭都動不了,唯一能動的,也就是那雙眼睛了。

夏小沫看了張昊天一眼,知道他這會兒的情況,但是又沒任何辦法,張昊天不是被鬼控制的,而是被藥變成現在這樣的,所以,唯一的辦法就只能是等藥效過去,也就好了。

簡單的跟張昊天解釋了一下之後,夏小沫轉身繼續對付那個年輕人去了。

這一次,年輕人好像也意識到夏小沫不好對付了,下手也開始變得越來越狠了。

可就在這邊分不出勝負的時候,那邊一直追着周瑩瑩的老者猛的瞪大了雙眼,隨後,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什麼都不知道了。

年輕人一看自己父親倒了,也顧不上其他了,快走了兩步衝到自己父親跟前,想要看看自己父親怎麼回事,可這一看,發現老者竟然已經斷氣了!

“你們,你們!全都給我陪葬!”年輕人衝着周圍大聲的呼喊着,看的出來,父親的死對他的打擊相當的大。

夏小沫看準時機衝了上去,一巴掌拍在了年輕人的心口,這讓他整個人瞬間不好了。

“趕緊走啊!就趁現在!”

周瑩瑩聽着夏小沫的話,心裏一驚,趕緊朝着夏小沫的方向看了一眼,在確定那邊確實沒什麼時間和機會來抓自己之後,周瑩瑩三步併成兩步的衝到張昊天身邊,想要扶着張昊天從地上站起來。

然而,周瑩瑩忘記了,張昊天這傢伙現在渾身上下沒有半點兒力氣,哪兒就站的起來啊!就算是被周瑩瑩扶着,也還是沒有半點作用的。

沒辦法,爲了趕緊離開這裏,周瑩瑩咬着牙讓張昊天趴在自己後背上,勉強從地上站起來,開始朝着外面走。

然而,周瑩瑩還是想的太簡單了,張昊天現在連手指頭都動不了,怎麼可能老老實實的在她後背上趴着啊!

這還沒等走出去幾步路呢,張昊天的身體就開始搖晃了,相識隨時可能要摔下來一般。

周瑩瑩着急了,但是這種時候也沒地方去找繩子之類的東西,只能把身體低的更往下一些,順帶着用雙手勉強固定張昊天。

眼看着離開了這個小房子,周瑩瑩四下看着,心裏着急,“這要朝着哪兒走啊!”

這附近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別說是找到出口了,就算是想辨別方向都難!

張昊天心裏也着急,可這會兒周瑩瑩都沒辦法了,張昊天哪兒就能比周瑩瑩還要厲害啊!

無奈,周瑩瑩只能繼續揹着張昊天四下的尋找着出口。

這張昊天好歹也是個大男人,體重在那兒擺着呢,周瑩瑩一個小姑娘家家的,哪兒就能背的動很長時間啊!

這出口還沒等找到呢,周瑩瑩就已經被累個半死了,額頭上的汗水順着臉頰,一路往下。

張昊天知道周瑩瑩辛苦,自己也想努力一些,可不管怎麼嘗試,手指頭還是沒辦法移動分毫。

此時身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一陣陣的哀嚎。

周瑩瑩心裏又是咯噔一聲,但是並沒有回頭去查看的意思。

張昊天心裏擔心,也不知道夏小沫現在怎麼樣了,雖然知道她已經是一隻鬼了,但是張昊天還是擔心,生怕夏小沫再魂飛魄散了,自己下輩子都沒機會在見到她了。

要是自己還能動的話,張昊天肯定想回去看看,但是這會兒,自己還在周瑩瑩後背上呢,怎麼還好意思讓她揹着自己再回去? 不多會兒,剛纔那房子裏的聲音開始變得越來越小,最後,徹底的消失不見了。

周瑩瑩伸長了脖子朝着那房子的方向又看了兩眼,想知道那邊的結果到底是如何了,是那個年輕人勝出了呢,還是夏小沫撂倒了那個年輕人。

可這會兒那邊黑漆漆的一片,別說是看人了,就算是鬼影兒也看不清楚了。

張昊天顯然要比周瑩瑩還要擔心,那邊的可是夏小沫啊,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還有,自己有沒有機會再見到夏小沫?

“行了,咱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裏比較好,省的再有什麼麻煩事兒!”

周瑩瑩回過神來,想着這地方實在不是什麼好地方,現在都這樣了,要是繼續在這裏待下去,還不知道要發生點什麼呢!

張昊天仍舊抿着嘴不說話,自己說什麼又有什麼用呢?現在是走還是留下,完全取決於周瑩瑩了。

聽着後背上的人沒什麼反應,周瑩瑩當張昊天是默認,繼續小心的揹着張昊天,尋找着可以離開這裏的出口。

這一次,周瑩瑩幾乎沒費什麼力氣就找到了一扇破敗的門,周瑩瑩想都不想的就邁步出去。

果然,在拐了幾個彎之後,周瑩瑩真的看到了外面不遠處的燈光!

“咱們終於出來了。”周瑩瑩開心的感慨着,剛纔堅持的力量也徹底耗光。

在讓張昊天靠坐在地上之後,周瑩瑩也跟着坐了下來。

“我說,你怎麼不說話啊!你趕緊說幾句,要不我改以爲你掛了!”周瑩瑩一邊伸手抹掉自己額頭上的汗水,一邊跟張昊天開着玩笑。

這傢伙平時不是炸毛,就是炸毛,今天這是怎麼了,竟然安靜成這樣,不會腦子受什麼刺激了吧!

要換做是其他時候,張昊天肯定跟周瑩瑩對罵起來了,可這會兒,張昊天一門心思的只想着那片廢墟里的夏小沫,根本就沒什麼心情跟周瑩瑩說話。

“喂喂喂,你那邊信號不好還是怎麼的,沒聽到我說話啊,你就不能說兩句話嗎?”周瑩瑩等了好一會兒也沒見張昊天有要說話的意思,繼續用手肘戳了戳張昊天的身體,逼着他說話。

“沒什麼好說的,想辦法回家吧。”張昊天儘量淡定的說着,可嘴上說回家,心裏還是在惦記着夏小沫,不知道她能不能找到自己老家,會不會去尋找自己。

周瑩瑩撇了撇嘴,“行了,你也別裝了,我知道你擔心夏小沫,但是你也要知道,她現在已經是鬼了,就算是你把她帶回家,終究有一天還是要分開的,你倆啊,沒緣分,散了好,省的人人鬼殊途的。”

聽着周瑩瑩的話,張昊天瞬間氣不打一處來。

“這是我的事兒,用得着你說嗎?”這傢伙嘴真是夠欠揍的,自己和夏小沫有沒有緣分和她有一毛錢關係嗎,真是的!

還有,自己現在正傷心着呢,她這麼說話,這不是在自己的傷口上撒鹽嗎?

周瑩瑩也氣不過,“我這說的不是事實嗎?你這個人真虛僞,這都這樣了你還想讓我說什麼?祝福你倆百年好合,百子千孫嗎?真是有趣了!你想咋樣就咋樣,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

說着,周瑩瑩乾脆從地上站起來,準備去附近找找看看,要是有出租車那就最好,要是真沒有,自己再想別的辦法回家,可不在這兒受氣了!

張昊天看周瑩瑩起身要走,趕緊衝着她喊了幾聲,“你幹嘛去?”

“我能幹嘛,回家啊!你繼續留在這裏懷念你的愛情,你可以等等,沒準兒一會人家夏小沫從裏面出來了,到時候你們就人鬼情未了了,加油啊,小夥子,我看好你,但是你要記住了,別被女鬼抓走了!”

周瑩瑩根本就不打算好好說話了,這個張昊天啊,一天不損就難受,真是不能好好說話了。

張昊天原本就氣不順了,聽她這麼一說,這口氣更是憋屈的難受了。

“好啊!你以爲我願意跟你走啊,我跟你說,就你這脾氣,十個你也比不上夏小沫的好!你活該沒男朋友,活該單身,活該沒人追!”

張昊天這張嘴也開始跟抹了毒藥一般,什麼不好說什麼。

周瑩瑩更加生氣了,“是啊,我沒人追,說的好像就有人能看好你一樣,你以爲夏小沫爲什麼這麼長時間都沒跟你說清楚啊,那是因爲你就是個備胎!要是有比你好的,人家直接就走了,還跟你啊,真是想多了!你也不回家好好照照鏡子,真以爲自己是潘安呢。”

“我是不是不要緊,關鍵是你不是!這麼大一把年紀了,一天天的還跟人家小女孩學裝嫩,真是噁心!”

張昊天不知道說什麼了,只能把周瑩瑩拍照玩兒剪刀手的事兒拽出來說。

周瑩瑩真的很想一巴掌拍死張昊天了,這傢伙怎麼就這麼噁心呢,憑什麼說自己一把年紀了,自己明明還比他小一歲的好不好!

可就在周瑩瑩想要爆發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剛纔進這地方的時候,因爲陰氣實在是太重了,所以手機根本就沒什麼信號,所以一直也就忘記了手機的存在,可現在,手機自己有信號了,並且居然還有電話打進來了!

周瑩瑩一愣,趕緊摸出手機看了一眼,在發現是自己家裏打來的之後,周瑩瑩想都不想的按下了接聽的按鍵。

這電話是周瑩瑩的父親打來的,無非就是問問周瑩瑩什麼時候回家,周瑩瑩支支吾吾好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本想隨便說幾句,把今天晚上的事兒迴避掉,可週瑩瑩實在是不太擅長說謊話,最終只能老老實實的交代。

在得知張昊天現在的狀況之後,周瑩瑩的父親開始在電話那頭訓斥周瑩瑩,無非就是一些周瑩瑩照顧不周之類的話。

周瑩瑩心裏覺得委屈,這事兒和自己有什麼關係啊,是張昊天自己想做好人,纔會招惹這些事兒的!

還有,要不是自己及時趕到,估計這會兒張昊天都已經一命嗚呼了,算下來,自己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啊!

這親爹不好好的表揚自己,居然還說自己,這樣真的合適嗎? 本想讓張昊天在這裏反省一晚上的,但是現在家裏電話都打來了,自己是萬萬不能再把張昊天留在這裏了。

要是真的繼續留這兒,估計自己回家就要捱揍了!

周瑩瑩心裏不痛快,但是也沒什麼辦法,只能勉強的重新扶起張昊天,研究着怎麼用最快的辦法帶他回家。

早點把他送回去,自己也好早點回家休息,真是的!這傢伙真是個麻煩精!

也不知道是不是運氣太好,周瑩瑩揹着張昊天沒走出去多遠呢,正巧遇到經過的出租車,並且還是一輛空車,這件事比讓自己中彩票還要開心了!

周瑩瑩粗暴的把張昊天丟在車的後座上,關上門,自己則是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自己可不想離着張昊天那麼近,那傢伙煩死人了!

好不容易把張昊天弄回家,讓他好好的躺在牀上,爲了不讓他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周瑩瑩甚至還咬着牙,給他蓋上了一牀棉被。

“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你!”周瑩瑩說的咬牙切齒,恨不得這一下直接咬在張昊天的脖子上了!

這傢伙,從開始到現在,自己就算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好歹說一句感謝的話啊,這謝謝都不說,還埋怨自己這個,抱怨自己那個,真應該掐死他!

挑着眼皮看了周瑩瑩一眼,張昊天故意用着最氣人的語氣,“你這就走了啊,我身上的藥效還沒過呢,你就把我丟在這裏,我咋辦?”

“我管你咋辦!怎麼的,你還打算讓我伺候你啊!我告訴你,休想!”周瑩瑩轉身要走。

可還沒等真的出門呢,周瑩瑩的手機又響了起來,又是家裏打來的!

周瑩瑩不想接,可心裏也知道,要是自己不接電話,萬一真的有什麼事兒就不好辦了。

可這剛一接聽,不等周瑩瑩說話呢,電話那頭的父親就已經開始通知了,“張昊天那小子現在不方便,你晚上照顧一下,我明天早上就過去。”

“爸!我可是個姑娘啊,他一個男的,我一個女的,這樣真的合適嗎?”周瑩瑩開始隨便找藉口,就是不想留在這裏照顧張昊天,就算是要照顧,也讓別人來啊,爲什麼一定是要自己啊!

“這說的什麼話,身正還怕影子歪嗎?再說了,兩傢什麼關係你不知道嗎?讓你照顧一下怎麼了,怎麼就那麼多的事兒呢?”

這話說的聲音要多大就有多大沒,躺在那邊牀上的張昊天都能聽到了。

聽着周瑩瑩捱罵,張昊天心裏說不出來的開心,想笑,可又覺得現在不太合適,只能強忍着,就連臉都給憋的有些發紅了。

周瑩瑩乖乖的聽父親說完,順從的答應,整個過程真的像是一個聽話的小女孩。

可這邊電話剛一掛斷,周瑩瑩就換上了惡魔的面孔,重新走到張昊天身邊,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張昊天的身上。

“既然我爸讓我好好照顧你,那我必須要照顧好!”說着這話的時候,周瑩瑩的雙眼裏帶着兇光,恨不得把張昊天撕成碎片了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