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東西還真是用完就丟。

要不是擔心她,他何至於急著進宮。

她倒是越發撇得清了。

蘇貴妃神情有些僵硬。

她只是想壞了楚鳳九的名節。

但事情怎麼會脫離她的掌控,成了如今這個模樣。

蘇婉音眸光一閃,行禮道,「皇上只說了怎麼處置寧王與楚大小姐之間的婚約,那表姐該當如何呢?」

楚若雲恨不得崇淵帝想不起她來。

此刻聽到蘇婉音的話。

她氣得咬牙切目,直用眼刀子去剜蘇婉音。

與有婚約的寧王在蘇貴妃的壽辰上苟合,本就是一件醜事。

更何況崇淵帝幾乎是被攝政王逼著下了旨。

他本就生了怒。

此刻聽到蘇婉音的話,驟然想起了造成此事的罪魁禍首楚若雲。

要不是她的話。

他何至於失了顏面。

何至於失去了鉗制趙國公府的手段。

崇淵帝臉色越發陰沉,那凜冽的目光直射向楚若雲,當即抬手一撫,「來人,把她拉出去杖斃!」

「皇上饒命,皇上饒命!」楚若雲瞪大了一雙水眸苦苦乞求。

見崇淵帝不為所動,她又朝著蘇貴妃叩首,「貴妃娘娘,您救救臣女……」

蘇貴妃心思百轉千回,紅著眼行禮道,「皇上,此事乃是因為臣妾而起,楚小姐著實是個無辜的。」

「而且您若是現在處置了她,豈不是會落人話柄,臣妾以為既然楚二小姐與寧王已經有了肌膚之親……」

「您不如做件好事,將楚小姐賜給寧王做側妃吧。」

崇淵帝意有所動。

他也是一時之氣。

要是真的打殺了楚若雲,難保不會將事情鬧大。

蘇貴妃偷瞄了眼帝王的神色,嬌嬌柔柔地拉著他的衣袍一角撒嬌,「皇上,今日是臣妾的生辰,您就當是為臣妾積福了。」

崇淵帝沉吟了片刻,抬手一拂,「罷了,既然貴妃求情,那朕便饒了楚二小姐,將其賜給寧王做側妃。」

他面色冷肅,威嚴喝問,「你們可有異議?」

「臣女遵旨,多謝皇上!」楚若雲從鬼門關上撿回了一條命,如今又得償所願,欣喜若狂地跪在地上叩首。

丟盡了顏面的季玄遲,就算是再不情願,也只得乖乖地領了旨。

「散了吧。」崇淵帝被此事攪擾了好興緻,冷哼一聲便拂袖離開。

蘇貴妃的生辰宴會,因為這場鬧劇草草結束。

趙奕本想送楚鳳九回府,但因為顧及她的名聲而作罷。

另一邊,楚鳳九上了馬車,行至宮門口時,忽然感覺到了一股懷著惡意的炙熱目光。

她打起車簾,往外看去,卻什麼都沒看到。

直至相府馬車走遠,藏身在宮牆拐角處的季玄遲才緩步而出。

他眸光陰狠地盯著遠處的馬車。

楚鳳九這個賤人竟敢退婚。

趙國公府的勢力,原本是他的囊中之物。

如今就因為她,害得他失去了顏面,受了父皇的責備,還與這麼大的助力失之交臂。

這個賤人竟敢背叛他。

他絕不會放過她!

季玄遲狠狠踹了踹宮牆,怒不可遏地跨出了宮門。

宮宴過後,皇上下旨解除楚大小姐與寧王婚約,並將楚二小姐封為寧王側妃的消息傳得滿京城人盡皆知。

不少人議論起此事,只當是寧王嫌棄了楚大小姐,向崇淵帝求了聖旨。

畢竟寧王對楚大小姐的態度,京城裡的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

一時間,貶低楚鳳九的聲音到處都是。

相府內諸人更是見風使舵,紛紛攀附起了未來的寧王側妃楚若雲。

過了好幾日。

上院之中。

外面傳聞中正在暗自垂淚的楚鳳九面色平靜地在紙張上落下最後一筆。

便見一個小丫鬟匆匆進來,屈膝行禮道,「大小姐,沐小姐來了,說是要拜訪您。」

楚鳳九放下筆,凈了手,眉心微蹙,「沐小姐?」

芍藥忙將帕子遞了上去,有些不高興地說,「您忘了,是沐婉柔沐小姐啊。」

「是她啊。」楚鳳九冷冷一嗤。

沐婉柔,沐國公嫡女。

上一世,這位沐小姐表面上是她的姐妹,但沒少聯合楚若雲陷害她。

可以說她上輩子落到那等境地,沐婉柔在其中的作用不可謂不大。

沒想到,這一世,她還未去找沐婉柔。

沐婉柔便自己上門了。

「有些話,雖然不該奴婢說,但奴婢不得不說,這位沐小姐,您得防著點。」芍藥鄭重勸誡道。

若是別的人就算了,這位沐小姐那可是個心眼比篩子還多的人。

她只怕小姐吃虧。

楚鳳九唇角溢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冷冽開口:

「放心,我只是想看看她來見我……是為了什麼。」

。 太古時代,那時的洪荒天地還沒有破碎,天地完整一片,正是洪荒最為鼎盛的時候。

彼時,天地間流淌的還是先天之氣,而不是如今品質弱了不知多少倍的後天之氣。

當時的洪荒生靈,大都是先天生靈,且吸收的都是先天之氣。受此影響,他們的先天真靈並未被後天之氣所污,可以清晰的映照在體內。

而如今的生靈卻不同,因為天地間到處都是後天之氣的緣故,三界生靈一誕生,體內的一點先天真靈,立即就會沾染上後天濁氣,從而失去先天之性,混入身體,難以被人察覺。

想要成為先天道君,就必須明悟自身先天真靈,使之與道果交融,如此方能成功突破。

這一點,對太古時代的生靈來說自然不難。先天真靈未被後天之氣侵染,輕易的就能照見。

可對三界時代的生靈來說,這一點就難了。先天真靈沾染上了後天之氣,與其混為一體,根本難以照見。連先天真靈都發現不了,又如何能使其與道果交融?

也就是如今,姜塵兵行險招,毀肉身、碎神魂,這才在這即將回歸天地之際,成功照見了潛藏在身體深處的一點先天真靈。

唯有回歸天地之時,先天真靈才會出現,一如姜塵當年在蜀地度化那些惡鬼的時候。

心神融入先天真靈,姜塵覺得自己離道更近了,靈台一片清明,種種疑惑隨之得到開悟,就連先前自己始終都無法參悟的盤古道韻,此刻回想起來,也是有了幾分明悟。

念及至此,姜塵以先天真靈駕馭自己最後的力量,將道鑒祭起,放於眼前。

刷……

一道玄光閃過,道鑒之上,赫然出現盤古之影,蘊含無盡的玄妙。也是這時,道鑒深處,十二枚盤古斧碎片浮現,於無聲間融入道鑒。

這些盤古斧碎片,是姜塵特意留下來的,就等著自己突破之時,好將其融入道鑒,以成為自己突破道君境界的最後助力。

轟!

每吞噬一塊盤古斧碎片,道鑒身上的氣息就強大一分,同時,道鑒映照出來的盤古道影也隨之玄妙一分。

種種有關於盤古的玄妙,被姜塵的先天真靈捕捉到,使得他下意識的按照盤古肉身的構造,去改造自己的肉身。

與此同時,一股至大至偉、無法言喻的無上力量,從道鑒身上垂落,流向姜塵的先天真靈。

這股力量,極盡玄妙,完全超出了姜塵的理解,面對它,姜塵只覺自己是那麼的渺小,如同螻蟻一般。而那股力量,則是比天還要高遠,比地還要遼闊,如同茫茫不可測的大道。

這股力量,是盤古之力,是洪荒最為至高的力量。道鑒吞噬了盤古斧碎片之後,本源得到了修復,開始反補姜塵這個主人了。

一共吞噬了十二塊盤古斧碎片,那道鑒反補給姜塵的盤古之力,也就是十二道。

有了這十二道盤古之力,姜塵的真靈能做的事就多了。就見他將這十二道盤古之力,分別打入自己破碎的肉身之中,將其平均分成十二份。

旋即,奇妙的變化發生了,姜塵那破碎的肉身,好似活了過來一般,散發出驚人的生機。同時,那破碎的神魂也在發光,演生出一枚枚玄妙的符文,不斷的流轉著。

轟隆隆!

下一刻,姜塵腳下的小島轟然震動,一道道先天陣紋自地下升起,烙印在地表之上,爆發出璀璨的神光。

這是上清聖人在小島上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被全力催動時所爆發的異象。

剎那之間,那飄蕩在島上的十二種天地元氣,就好似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抓著,瘋狂的朝姜塵的肉身涌去。

而姜塵破碎的肉身,在吸收了這十二種天地元氣之後,身上散發的道光更為的熾盛了,無數先天符文飛舞而出,似在闡述天地至理。

過了片刻,道光升騰而起,與那些先天符文交織在一起,竟是演化出了十二尊形態各異的神魔。

哪怕姜塵沒有見過,但也知道,眼前他肉身化作的十二尊神魔,正是洪荒大名鼎鼎的十二祖巫!

十二道盤古之力,加上十二都天神煞大陣的幫助,生生將姜塵破碎的肉身演化成了十二祖巫的模樣。

不過姜塵肉身化作的十二祖巫,只具其形,不具其神,更無其能。但就是這樣,對姜塵而言,也是夠了。

他要借這十二祖巫之形,演化出一具盤古肉身來,一具獨屬於自己的盤古肉身。

嗡嗡嗡……

感知到姜塵的心意,道鑒前所未有的顫動起來,璀璨的道光升騰,映照出無盡的玄妙。

道鑒這是全面復甦了,就是為了幫助姜塵凝聚盤古道體。

就看到,道鑒映照出的那道盤古投影,就好似活了過來一般,竟然一步邁出,從道鑒裡面走了出來,懸浮在姜塵的面前。

旋即,道鑒身上的道光升騰而起,化作一道道玄妙的先天陣紋,將姜塵肉身化作的十二祖巫籠罩。

這是十二都天神煞大陣的陣紋,隨著道鑒吞噬了十二塊盤古斧碎片,這座無上大陣又被完善了部分,威力更強了,比上清聖人布置的更玄妙。

此刻,這座十二都天神煞大陣一展開,姜塵肉身化作的十二祖巫,直接化成了十二道玄光,湧入了那具懸浮在姜塵真靈面前的盤古投影體內。

剎那間,這具盤古投影凝實了起來,就好似真的具有了形體一般。這時,姜塵的先天真靈有感,同樣化作一道玄光,沒入這具盤古投影的眉心之中。

轟隆隆!

隨著姜塵的轉移,天劫的目標也隨之轉移,一道道恐怖的周天星辰神雷從天穹上轟落,狠狠的劈在盤古投影的身上。

可奈何,區區天劫之力,如今能傷到了盤古投影?

那周天星辰神雷打在盤古投影的身上,還未造成什麼傷害,就被其吸收,化作純粹的生機去滋養姜塵的真靈去了。

與此同時,九品青蓮輕輕搖曳,周圍的混沌神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著,被九品青蓮吸收、轉化成先天造化之氣,供盤古投影吸收。

至於姜塵體內的金烏本源與太陰本源,早就被盤古投影鎮壓、撫平,化作他的雙目。

……

…………

盤古投影的眉心之中,這是一處神秘的空間,絲絲縷縷的混沌霧氣瀰漫,又有神秘的紫色氣體流動。

這是鴻蒙之氣,是比混沌之氣更為古老的力量,號稱混沌的源頭,一切的始。

而在這片空間的中心,有著一顆紫色的星辰,星辰之上,則是坐落著一座巨大的宮闕,也是紫色的,異常的華麗與尊貴。

這是姜塵從未來過的地方,可他卻是莫名知曉了此地的來歷。那紫色的星辰,叫做紫微星。而紫微星上的紫色宮闕,叫做神闕,也被稱之為天庭,乃是盤古真靈所居之所。

這裡是盤古的識海,無論是紫微星也好,還是神闕、天庭也罷,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即是祖竅,只是各門各派對此叫法不同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