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天眼的威力麼?”柯雲泣凝重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暗道:“雖然同爲九龍印,但是之間的差距還是有的…….不,應該不算差距,而是我還沒有完全掌握鬼璽。如果真的相鬥起來,恐怕我根本不是烏魯木的對手!” 次日一早,陽光明媚。

格蘭娛樂城外的長長街道上,萬人空巷,簇擁的人群,一望無際。

在與之對面的東方娛樂城頂層,秦穆然站在窗前,看著眼前的熱鬧景象。

「秦會長,華僑會全部強者,已經待命,隨時可以參賽。」

李伯恭敬說道。

「嗯,帶我下去看看兄弟們準備的怎麼樣了。」

秦穆然淡然說道。

「秦會長請。」

李伯言罷,恭迎秦穆然朝樓下走去。

此刻,在東方娛樂城大廳,周吳二老和華僑會二十餘名強者,已經整裝待發,精神抖擻,個個都摩拳擦掌,猶如一隻只生龍活虎,鬥氣十足。

見到秦穆然陪李伯走來,眾人齊聲高呼。

「見過秦會長!」

聲音洪亮,震動九霄,殺氣十足。

秦穆然掃了眼華僑會眾多強者,微微點頭,表示滿意。

「兄弟們,今天是西方大賽的初賽,應該沒什麼難度,我相信你們的實力。」

秦穆然說道。

聽到秦穆然的鼓舞,眾人愈發鬥氣昂揚。

「秦會長放心,初賽不過都是一些雜碎螻蟻,其實您都不必親自去看,在家坐著等好消息就行。」

周老言道。

「不錯,秦會長,有我們三大堂主壓陣,過個初賽,那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吳老自信說道。

話音落下,大廳內,響起一陣開懷笑聲。

秦穆然眉頭一皺,沉默少許,語氣微微有些沉重起來。

「兄弟們,大家不要太輕敵,這次我們要面對的敵人,可不僅僅是區區格蘭塞堡城的幾大世家那麼簡單,其中不乏古武強者,所以我希望你們,不要高興太早。」

秦穆然訓誡說道。

其他人不知道,但秦穆然心如明鏡,他很清楚,這次西方大賽,其實是冥王殿和太陽宮之間的較量。

雖然,華僑會的實力在自己帶領下,迅速發展,但是和太陽宮一比,簡直差了十萬八千里。

李伯看到秦穆然神情,不禁眉頭一皺。

「秦會長,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您這麼謹慎,我們的對手,真的有這麼強嗎?」

李伯低聲問道。

秦穆然輕舒一口氣,嘴角淡然一笑,緩解了一下氣氛。

「兄弟們放心,你們只要負責打贏初賽,後面的事情,我自有安排。」

秦穆然笑道。

李伯神情掠過几絲詫異,秦穆然居然說只要過初賽就可以,難道中賽和末賽,不需要他們出手了嗎?

就在這個時候,大廳外,上官雷闕坐在輪椅上,被萊恩推著走了進來。

「是雷闕副會長,他怎麼也來了?」

「雷闕副會長現在不是該在醫院養傷嗎?」

……

華僑會眾人詫異說道。

秦穆然目光掃去,上官雷闕的身體已經恢復不少,但是依舊難以走路,所以只能坐著輪椅前來。

「小雷,你小子不在醫院好好養病,怎麼也跑來湊熱鬧了?」

秦穆然說道。

「秦兄,我聽說咱們華僑會要參加本屆西方大賽,我在醫院實在躺不住了,雖然幫不上忙,過來看看兄弟們也好……」

上官雷闕說道,雖然因為身上的毒性未曾痊癒,但劍眉之間,依舊帶著几絲難以掩蓋的犀利銳氣。

「小雷,你小子現在行嗎?」

秦穆然擔心問道,雖然自己已經將他體內的蠱毒逼出,但是這才休養短短几日,身體還很虛弱。

「放心,我能堅持,而且還有萊恩醫生跟著我,不會出問題的。」

上官雷闕言道。

「是嗎?」

秦穆然目光看向萊恩。

「然哥,放心,雷闕副會長的身體本來就比一般人強很多,恢復速度也超出我們的預料,他現在沒什麼大問題。」

萊恩說道。

「既然這樣,那待會兒大賽開始,你只需觀看,不許出手,明白嗎?」

秦穆然言道。

「哈哈……秦兄,你太看的起我了,我現在這個樣子,就算你讓我出手上場,我也幫不上什麼忙。」

上官雷闕無奈笑道。

秦穆然舒口氣,微微點頭表示同意,隨即看了一下時間。

「西方大賽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該進場了。」

秦穆然淡然說道。

言罷,秦穆然率領眾人,徑直走出東方娛樂城,朝西方大賽會場走了進去。

……

上午九點鐘。

格蘭娛樂城,西方大賽會場,人山人海,萬眾舉目,聲勢浩大。

在眾人簇擁之下,秦穆然和上官雷闕,走進大賽現場,並進入預定的貴賓席位,華僑會一眾高手,環立身後,氣勢非凡。

此刻,四大家族,除布朗家族外,也都帶領各家強者,相繼入場。

格林家族的人,徑直朝秦穆然走了過來。

格林傑掃了眼秦穆然身後的華僑會強者,眉頭一皺,隨即在臉上掠過几絲笑意。

「秦先生,你們華僑會還真是高手林立,居然能有這麼多強者,我們不得不佩服……」

格林傑笑道。

「當然,也不看看華僑會的會長是誰,能沒有高手嗎?哈哈……」

秦穆然毫不謙虛回道。

格林兄妹入座,看了下時間,現在,距離初賽開始的時間還有一會兒。

「秦會長,我聽說這次大賽,加上四大家族以及各部外界勢力,共分二十隊,採取兩兩對決,勝者晉級的比賽規則,今日初賽,將會淘汰十個隊,明天中賽會淘汰五個隊,直到最後末賽選出唯一的獲勝者……」

格林傑說道。

「看來,窺視格蘭娛樂城這塊蛋糕的人,還真是不少。」

秦穆然笑道。

「當然,這一次大賽,獎勵實在太優厚了,各方參賽勢力,可都是要拚命的,還簽了生死狀,不好打呀!」

格林傑說道。

「二十個隊?」

「不過都是一群螻蟻,我並不擔心,在我眼裡,其實這場西方大賽,我的對手只有一個。」

秦穆然淡然說道,說話間,雙眼中流露出一絲冰寒的目光,冷冷看向坐在對面的一號貴賓席。

那裡是阿波羅的位置。

此刻,阿波羅已經入座,身後有布朗家族和太陽宮一眾高手,足足二十餘名。

他們是本次大賽的一號隊,也是秦穆然眼中唯一的真正敵人。 “我這是怎麼了?爲什麼我動不了了?這綠色的光芒究竟是什麼?”

“不,不僅是我們動不了,連整片空間的東西都停止了下來,這是有人用改變了整片空間的時間流速。”

“九龍印……”龍三咬牙切齒地說道:“當年黃帝制作的族器沒想到居然還存在,而且有人可以驅使它。”

聽到龍三的聲音,龍二和龍三眼中露出了驚恐的神情。

在海族的傳說中,九龍印可是當初黃帝抽取九條金龍的龍魂而煉製的族器,不僅威力無窮,而且對於所有海獸有着天然的威壓。

就算是真龍恐怕都要畏懼九龍印三分,更何況他們還只是沒有化龍的三條人魚?

然而他們並不知道在他們的下面,靜止的海面以下,還有一人比他們更加的無奈,而那人正是他們想要尋找的趙小川。

趙小川很鬱悶,應該說非常鬱悶。

他原本是想依仗剛剛得到的爆炸壓縮彈制止海族和人類之間的戰爭,誰知道柯雲泣和烏魯木突然殺到,嚇得他趕快又返回了海底。

這倒不是他害怕兩人,只是擔心他們發現自己後之間的戰鬥波及到麥克和傑克他們。

畢竟他的最終目的是救下傑克他們,而不是讓他們就這樣死亡,因此他才返回海底,打算讓海族和柯雲泣他們殺個你死我活時再坐撿漁翁之利。

可誰知還沒過多久,烏魯木竟然亮出了一件大殺器,將自己定在了海水中。

“乾屍啊乾屍,你說我們怎麼就這麼倒黴呢?”趙小川看着身旁同樣定住的乾屍,心中幽幽的嘆息道。

乾屍也不知道聽沒聽明白他的意思,只是一對深深地眼窩看着趙小川,似乎在觀察着什麼。

……

“竟然是九龍印?”龍王皺眉看着烏魯木將一整片空間定住,皺起了眉頭。

夏雨青見狀,眼珠一轉,譏諷道:“怎麼?龍王爺,心疼你的那些龍子龍孫了?也是,畢竟是親生的啊!”

“你想死麼?”龍王寒聲說道。

夏雨青不由打了個冷戰,笑聲戛然而止,不過一雙眼睛依然充滿不屑地望着龍王。

龍王忽然道:“你想不想得到他們手中的那兩件鬼器?”

“有兩件鬼器?”夏雨青微微一愣,眼中迸射出炙熱地火花。

“沒錯,那人手中的一件九龍印叫做天眼珠,不僅可以搜索上至九天,下至黃泉的生靈,而且還可以改變時間,而另一人的九龍印是鬼璽,可以號令萬鬼,調動九霄神雷。”

“我要那件鬼璽!”聽到龍王的解釋,夏雨青立刻說道。

“好!”龍王很快接口道。

夏雨青一怔,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龍王。

“怎麼了?”龍王注意到了夏雨青的視線,開口問道。

“沒什麼!”夏雨青搖搖頭說道。

其實夏雨青有句話並沒有問,那就就龍王如此地爽快是不是因爲三條人魚陷入了困境。

“其實束縛空間的力量雖然恐怖,但也沒有到達難以遏制的地步,否則現在我們就不可能相互之間如此說話了!”龍三沉吟片刻,開口說道。

龍一和龍二眼睛齊齊一亮,龍二道:“老三,你的意思是我們有辦法擺脫這種困境?”

“沒錯!”龍三道:“你們記不記得那些被網住的魚是怎麼逃生的?”

“怎麼逃生的?”龍一好奇道。

“當他們被網捕捉後,同時向着水底游去,力量相互之間進行疊加,足以掀翻漁船!”龍三冷靜地說道:“現在我們這裏的海族就相當於那些被困的魚,而九龍印則便是網。”

龍二和龍一眼前一亮,瞬間明白了龍三的意思,但很快他們又皺起了眉頭。

“你的意思我們可以理解,但必須有一個人充當頭魚吧!以我們現在的狀態恐怕是有心無力啊!”龍二遲疑道。

“所以我們要等一個機會。”龍三道。

“什麼機會?”

“頭魚出現的機會。”龍三道:“我們不是在尋找他的下落麼?你們說如果他看到海族,還有我們被人類如此欺凌,他會袖手旁觀麼?”

“你是說他?”龍一急切地說道:“對,他肯定會出手的,畢竟他不僅是我們的父親,更是因爲他的海族的王,龍王!”

話音剛落,被染成一片碧綠的海水漸漸沸騰起來,一個巨大的光團從中升起。

他們三條人魚嘴角露出一絲笑容,認爲他們猜對了。

然而當那光團越來越大,甚至周圍的空間開始漸漸塌陷時,他們才發現那光團中充滿恐怖、狂暴、足以讓整片海洋消失的力量。

同時烏魯木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控制的空間受到了那巨大光團的影響,漸漸脫離了掌控,頓時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該死的,柯雲泣,放棄那些人類,我們快點離開這裏,我快要撐不住了!”

“這個廢物!”

柯雲泣看到烏魯木額頭青筋暴起,臉色漲紅的模樣,低聲咒罵一句,隨即向着空中飛去。

烏魯木手掌上發出耀眼的綠光,猛然向前一推,那光團先是收縮了一下,然後以更快的速度向着外面擴張開來。

不過乘着這一個空檔,他也同樣飛上了天空。

“拿命來!”

兩聲暴怒聲幾乎同時在天空中響起,蘭雨欣、夏雨青在柯雲泣的兩邊顯現,一左一右攻向柯雲泣。

另一邊,剛剛飛上天空的烏魯木眼前更是出現了一隻蒲扇大小的龍爪,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瞬間印在了他的胸口。

烏魯木立刻以更快的速度向着海面飛去,並且一頭扎進了巨大的光團之中。

一聲慘叫後,再也找不到了他的身影,似乎就這麼死掉了。

與此同時,龍族三兄妹一頭扎進了海水中,在海水中快速消失了蹤影,他們知道眼前的戰局已經不是他們可以參與了得了。

正當光團向外膨脹,所有人連忙向着四周逃命的時候,沒有人發現一道身影從海底竄出,出現在那些依然眼神迷糊的傑克一夥人身前,伸手打出一口青銅棺材,將所有人都裝了進去,然後快速地消失在了原地。 格蘭娛樂城,賽場上,美女主持踏著一雙恨天高走上賽場。

燈光齊聚,萬眾矚目。

「各位先生們,女士們,歡迎大家如約參加今日西方大賽的初賽,下面,我宣布關於今日初賽相關安排。」

美女主持話音剛落,整個會場內,便響起如雷聲一般的掌聲,彷彿房頂都要被震起來。

「今日報名初賽的家族和個人,共計二十個小隊,我們分別將其編號為一至二十隊,一隊是布朗家族,二隊是杜邦家族,三隊是格林家族,四隊是塔尼亞家族,五隊是華僑會,六隊是……」

美女主持,依次宣布二十隊名稱。

阿波羅並沒有以太陽宮的名義參賽,而是藉助了布朗家族的名義參賽,同樣,秦穆然則藉助了華僑會的名義做掩護。

如果這些參賽人知道,西方地下世界五大神殿的冥王殿和太陽宮參賽,他們恐怕壓根不會有勇氣報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