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輕人實力本來就不弱,如今又和己方發生衝突,再聽對方所說是賀飛揚先挑的事,這自然讓尤木全心中暗恨賀飛揚了。

現在這情況,那局勢就已經很緊張,還招惹其他的強者,這不是沒事找事嗎?

當下,尤木全向對方,正準備開口解釋,以求化干戈為玉帛時,後面突然傳來一陣喧嘩。

葉天也是一驚,不禁抬眼看去,只見前方不遠處突然熱鬧起來。

當先的是一副四人抬轎,坐在上面的是一個身穿紫色古裝,將手支在轎子扶手的年輕人,長發就這麼放著,隨夜風吹拂揚動,看上去似乎很瀟洒的樣子。

只見對方粗眉小眼,大鼻厚唇,一對招風耳格外顯眼,再加上那滿臉的痘子,實在是讓人沒辦法感覺到有任何一丁點瀟洒可言。

更讓葉天無語的是,後面好些個帝龍閣中人,之前葉天看到的沐逸風和荊隊長等人都在,倒是寧傲雪並沒有出現。

不過,在看清楚這些人手上拿著的東西后,葉天倒是理解寧傲雪為什麼沒有出現的原因,因為這拿著這些東西根本就是等著讓人恥笑啊!

只見這些當時在葉天面前,一個個牛逼轟轟的帝龍閣中人,這時卻像僕人一般,手上都拿著旗幡等物,以眾星拱月的方式圍在轎子後面。

這看架勢,要是等下這些帝龍閣的人,邊走邊喊喊上幾句,諸如『某某大仙,法力無邊』,『某某真人,天下無雙』之類的話語。

葉天也是一點也不會感到奇怪了。

這時候,尤木全脫口而出,「是賈真人到了!」

「賈真人?這名號起得再對不過了,簡直是我都不像你,所以叫假真人啊!」

葉天調侃著,冷眼看著這過來的所謂的賈真人,看看對方究竟想玩些什麼手段。

這時候,對方已經接近,後面抬著旗幡的人中,突然傳出了一聲驚呼。

「姑父,你怎……啊……」

只是那聲音不等喊完,並轉化為慘叫,卻是轎子上的人手一揮,一道光鞭飛舞,都打中了叫喊的沐逸風。

將光鞭收回,轎子上奇醜無比的人冷哼道,「哼!沒有一點規矩,我讓你說話了嗎?」

隨即,他也不落轎,就這麼大大勒勒的坐在架子上,凌空問尤木全道:「賀飛揚怎麼了?」

尤木全連忙回道:「啟稟真人,當我剛到的時候,賀兄使被打飛了,現在已經暈了過去!」

「嗯!我不是給他羅盤了嗎?怎麼還會被陣法反擊昏迷的,真是沒用的東西!」

影帝的犬系女友 冷冷的丟下一句,賈真人目光看向坑洞,原本輕鬆的眼神突然一凝,整個人猛的從架子上飛躍而起,在的坑洞邊緣。

當下,他手一揮,之前在賀飛揚手上,羅盤頓時飛了起來,落入到了他的手中。

「怎麼回事?大陣怎麼崩了一角,我之前推演過,明明只要有羅盤,稍微費點力,就能夠穩住大陣的!

這個費用究竟做了什麼,不僅沒能穩住大陣,居然還讓大陣崩了一角,五行土位的妖獸神魂逃了。

如今大陣已經開始崩潰,再沒有辦法挽回了,更不用說是藉助大陣的力量,可惡啊!這下一切計劃全都泡湯了!

我花盡了積蓄,才爭取到這次任務,如果不能完成,不僅之前的投入付之流水,我更要受到上面的責罰。

師叔和師兄們一定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絕對會落井下石的,將這次的任務失敗后的一切後果都推到我身上!

該死!該死啊!要是早知道,我就不該把這個任務交給這個廢物了!我要殺了他,我一定要殺了他!」

說話間,賈真人猛的轉過身來,無論語氣還是神情都帶著驚慌,再無之前的瀟洒。

而且從頭到尾都在推卸的責任,根本沒有任何一丁點主事之人的擔當,前後的反差簡直巨大。

不過,尤木全顯然是了解賈真人性格的,所以對此也是見怪不怪。

當即,他猶豫了一下,才開口說道:「這個……剛才我來時,發現賀飛揚並不是被大陣擊飛,而是……」

「而是什麼?快說!」

賈真人雙眼一亮,這事已經無可挽回,能夠找個替罪羔羊,也是好的啊!

「是我打昏的!」

就在這時,葉天的聲音響起。

賈真人再次轉過身,不像之前的目中無人,目光終於的落向葉天身上,眼神帶著考究。

他對賀飛揚也是了解,這賀飛揚不僅是內氣武者,而且還得他傳授古之護法力士的武學,戰力絕對遠超一般的內氣武者。

眼前這少年能打昏賀飛揚,實力顯然不簡單,再加之海外修真聯盟的人也已經潛入,所以賈真人運轉方便修真者的法門,想要看一下這少年是不是修真者。

如果是的話,那麻煩可就大了。

可因為葉天戴著隱匿戒指,能夠有效的遮掩真元,賈真人雖然運用了分辨修真者的法門,但也沒有發現葉天居然也是修真者。

再加上葉天剛才施展了一招真龍元力,這雖是真元催動,但表現出來就更像內氣。

所以賈真人更加感覺不出異常,只認為葉天就算實力不俗,也只是一個達到內氣境界的武者而已。

身為修真者的先天優越心理,讓他眼中剛剛浮起的慎重消去,之前的輕蔑再次浮現。 這時,之前被抽了一鞭的沐逸風,快步的上前,獻媚的說道:「賈真人,就是這個。

就是他之前正好是扶桑的,如今又打暈了我的姑父,這傢伙絕對裡通外敵啊!

這下大陣出了問題,一定和這小子有關,賈真人您可要為國除害啊!」

說話間,沐逸風看上了葉天,一臉的這下你可死定了的神情,無比得意。

這話簡直說中了賈真人的心坎,讓他一下子覺得沐逸風倒是順眼,當下惡狠狠的看著葉天怒道。

「小子,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居然放跑西扶桑人,答應本真人的手下,這是坐實了裡通外敵之名。

顯然,這大陣會出現問題,必然也和你有關,本真人今天便代表國家誅殺你,以示正法!」

葉天翻了下白眼,雖然這賈真人歪打正著,說中了事情的真相。

心動后他是甜的 可這一上來,便不分青紅皂白的要打要殺,簡直和賀飛揚他們一路貨色。

無奈的搖搖頭,葉天面露不屑,自然對方要動手,那他也不懼,大不了干挺對方。

這帝龍閣派這種人來,那是藥丸的節奏,與其讓這種人拖後腿,還不如自己先將其干挺,再來解決西扶桑和海外魔修聯盟雙方的人呢!

心想著,葉天運轉體內真元,並準備提前動手。

「賈真人,請等一下!」

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

賈真人轉過頭去,發現喊住他的人是尤木全,不禁問道:「什麼事?等我解決了這個通敵的賊子再說!」

說話間,之前抽了沐逸風一鞭的光鞭,再次出現在了賈真人手上。

顯然,這是他的武器,或者說是法器。

尤木全不肯放棄,堅持道:「賈真人,請等我說完,您再下決定,好嗎?」

賈真人皺眉,他知道尤木全的性格,也知道他的能力,自己的很多事情都是他策劃的,宣稱自己的軍師。

這時,他這樣說,定是有什麼想法,當下便不做聲了。

嫁給顧先生 尤木全慎重的看了葉天一眼,又對賈真人說道:「賈真人,請跟我這邊來,我細細和你訴說!」

賈真人點頭,跟著尤木全到了一邊,「尤木全,你為什麼攔住我?

這小子破壞大陣,使得我沒辦法藉助大陣的力量!

現在不殺了他,等任務失敗后,所有責任都在我身上啊!」

尤木全不答反問:「真人,你認為任務失敗后,我想拿這小子當替罪羔羊,責罰會免掉嗎?」

賈真人搖頭,就算拿葉天做替罪羔羊最多,也只是減輕責罰,沒有辦法免去的。

尤木全又道:「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要攔住你啊!殺了這人只能減輕責罰!

可如果留著這個人,卻可能使你不用受到責罰,反倒有功可賞啊!」

「嗯?你倒是說說看!」

賈真人皺眉,他知道尤木全不會無的放矢。

尤木全當下便將那天晚上,因為提前來到江陵市探察,所見到的葉天和夜破城的戰鬥過程說了一遍。

「哪個夜破城百分百是魔修聯盟發展的棋子,所以他能用出火焰這種修真秘法,倒是不足為奇。

可你說這個葉天在和夜破城交手時,被對方的火焰包圍,卻毫髮未傷,反倒一掌將火焰裹挾著反燒傷了夜破城?

怎麼可能?會不會是海外修真聯盟只是將夜破城當棋子,所以給的秘法並不全,還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在賈真人的印象中,能破秘法只有秘法,這也是修真者對武者存在優越感的原因所在,如何不讓他不為之感到驚訝

尤木全點頭,「是的,這人確實破了夜破城的秘法,而且我可以肯定夜破城施展的秘法絕對沒有缺失!」

賈真人臉色大變,神情複雜,問道:「尤木全,你也知道修真者的秘法,只有成為修真者才能破解的!

雖然不是夜破城的秘法有缺失,那難道說這小子也是修真者?可剛才動用了秘法,並沒有發現這小子身上有真元跡象啊!」

「不,還有一種可能!」尤木全神情嚴肅的說道,「在靈氣尚未枯竭的年代,修真者之間為了資源,屢屢發生爭鬥。

可算是那樣的年代,修真者不是那麼容易培養,而且彼此之間一旦動起手,往往因為了解而無功而返。

所以便有門派將主意打到了武者身上,曾經專門培養出了能破解秘法的武者,也就是傳說中的破法武者!」

「啊!還有這樣事?」

賈真人更加驚訝,顯然他沒聽過這樣的事。

尤木全有點無奈,自己跟隨著這個賈真人當真不學無術,可能連這樣重要的事情都不知道,可是事關修真者生死的大事啊!

特別是隨著天地靈氣枯竭,修真越發沒落,難以提升修為,而武者卻不受影響,這樣的破法武者簡直是修真者的剋星

不過,他也沒有辦法,只能耐心解釋。

囂妃,你狠要命 「是的,因為修真者對武者的壓制,使得尋常修真者不會將武者放在心裡,就算武者靠近他們,也不會警戒。

所以便有門派利用這樣的情況,創出了破靈武學,能夠讓武者在靠近修真者后,突然爆發擊殺修真者。

不過武者畢竟是武者,修真者一旦反應過來,就算身死,也能拉著其一起陪葬,所以往往都是一次性的。

像我家所傳的隱匿攻法,便是破法武學中的一種,乃是以暗殺為手段,擊殺沒有防備的修真者。

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知道有破法武者的存在,這葉天能夠做到擊散夜破城的火焰,練的應該是破法一類的招式!」

「嗯?那又怎麼樣?這人仍不過是武者,這次事關大陣,海外魔修聯盟派來的可是修真者。

就算是扶桑人,也絕對不會簡單,哪怕不是修真者,也絕對陰陽師中的高手,這種人能起什麼作用?」

賈真人聽了,滿不在乎,在他看來修真者仍舊是修真者,武者也仍然只是武者。

算有所謂的破法武者,在那也不過是利用特殊的技巧或方法才能達成,根本不可能像修真者那樣隨時隨地便能自如施展秘法。

看到賈真人這樣,尤木全有些著急,要不是因為特殊的原因,他根本不會跟著這個字大才疏的傢伙。

可無奈,他現在只能耐心解釋,「真人,你知道這人是破法武者,會有所準備,所以沒什麼用,可海外魔修聯盟和西扶桑的人並不知道。

我們只要拉擾這人,然後由我和他一起配合,絕對能殺死或遲滯這些人中的高手,至於那些小魚小蝦,只需要讓那些帝龍閣的人去處理。」

說到這裡,尤木全停了一下,看了看賈真人的神情,沒有繼續說下去。

「當初需要調集大陣的力量,也是因為估計海外魔修聯盟和西扶桑人的存在,如今有兩個破法武者聯手,絕對能讓海外魔修聯盟和西扶桑的人無法寸進。

反過來因為大陣崩潰已經無法逆轉,我會讓海外魔修聯盟和西扶桑人放鬆警惕,從而為我們爭取到機會,所以這大陣崩潰反倒算是好事。

到時候,真人你就可以全心全意的收服那件魔門法器了,只要能收服這件魔門法器,對於真人你而言就是大功一件,到時上面必有重賞,我才攔下你的。」

「嗯!這話倒是有道理,如果真能如你所說,留這小子一命也可!」賈真人一聽,不禁點頭,「我暫且聽你這次!」

尤木全鬆了口氣,點了點頭,和賈真能走了出去。

重新走了回來后,不等賈真人說話,沐逸風迅速上前,指著葉天說道:「賈真人,您還猶豫什麼?快殺了這小子啊!」

啪!

一記清脆的耳光,沐逸風被打得原地打轉,嘴角更是冒出了血。

賈真人收回手,「本真人做事,還需要你來教?」

捂著臉,沐逸風不敢說話,甚至不敢有任何抱怨的神情,只是看向葉天眼神更加怨毒。

只覺得若不是這傢伙,自己怎麼會一再被當眾挨打,從而丟盡了臉。

隨著這個念頭的泛起,沐逸風心中的恨意更加的濃重,眼中開始有些泛紅。

在場所有人都沒有發現,地面上一縷微弱黑氣,自沐逸風的腳下往上滲透。

這時,在賈真人的試意,尤木全上前說道:「小兄弟,今天這事可能是個誤會!」

葉天嗤笑一聲:「誤會?得了吧!我都將你們的人打暈了,你還這樣說?

這只是維持自己面子的託辭而已,我看你是別有所圖吧?」

見葉天一下點破自己的話,尤木全臉色更窘,暗道這小子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

不過,雖然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事,但通過剛才沐逸風的舉動,恐怕這人之前一定也煽動過賀飛揚,所以才會使事情一發不可收拾,從而讓對方保持著敵意。

對此,尤木全也不在意,當下坦然說道:「我確實是別有所圖,希望你能加入我們帝龍閣,成為我們帝龍閣的成員,之前的事情一概既往不咎,如何?」

葉天搖頭:「你想拉攏我啊?帝龍閣?不好意思,我一來不喜歡被各種規矩所束縛。

二來更是討厭你們中的某些人,所以我拒絕加入。」

葉天可不傻,加入了帝龍閣對於其他人或許是好事,可對他來說可不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