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件幸事,也是一個悲劇,玄黃力量何其恐怖,如今天地合一,再次形成了一個保護膜,龍天想要氣衝神庭就必須破開這層防護,將會比其他人艱辛無數倍。

不過這件事他早就有預料,因而並未沮散。當初衝擊養氣境時就遇到過一次,還是藉助日精之炎進行突破的,對此早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備。


而且這也未必不是好事,突破時越是艱難,突破後得到的回報也將愈加的豐厚,戰力上肯定要超越同齡人很多,養氣境的逆天戰鬥就是最好的證明。

“看來必須要尋找先天靈物來洗滌一番了。”龍天沉吟,不過他打算先嚐試一下以自己的力量能否突破,同時也要修煉石競野所說的氣之極境。

大道三千,極境不是唯一的,只是衆多登頂路途中的一條,但別人已經從其他的路徑走到了極致盡頭,他也只能選擇三大極境了。

凡之極境已經修煉成功,氣之極境和神之極境古人也推測出來,完全行得通,他已經修成了凡之極境,未必不能修成另外兩個極境,這或許將會成爲龍天對戰諸雄的資本。

很快,時間在流逝,雨慕晴和寒螭也已經功行圓滿了,達到了現階段的極致,無法再進一步突破了,全部轉醒過來。

而龍天也已經突破了,成功達到上天境,水部龍神亦凝鍊成功,鑽入八龍氣柱中,地水火三條神龍交纏,威勢赫赫,閃爍迷人的光芒,如冰藍色的水晶一般。

“龍兄,可以出來了,我會以祕力干擾,讓兩道印記暫時平靜下來。”雨慕晴開口了,雙眸發光,有如黑夜中的火炬。

不等龍天回答,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穿透了虛空,作用在瀚海圖和赤炎印記上,竟然真的干擾了道則,讓太極圖化歸原點。

“這就是她所說的禁忌之力嗎?”龍天臉色凝重,這種神祕強大的力量太過驚人了,不顯山不露水,卻讓時空都幾乎靜止了,將水火道則硬生生拆開。

龍天一躍而起,八龍氣柱迴歸氣海,有如一頭真龍橫空而過,在瞬間離開混元地帶。

在其身後,瀚海圖和赤炎印記再次爆發熾烈神光,虛空都被遮掩得一片朦朧,灰色氣流擴散,雨慕晴的祕力無法久撐。

不過這短短的時間也足夠了,三人都從神幻空間消失了,迴歸了碧元洞府的大殿,神魂回到本體之內,醒轉過來。

大殿還是老樣子,碧藍色的波濤千古如一,波光粼粼,閃耀個不停,將空曠的殿堂映照得更加的幽深冷寂。

殿堂裏,那些壁畫熠熠生輝,流光溢彩,四根柱子亦很驚人,巍然聳立,彷彿撐起了一方天宇,看久了都能感覺到那股內蘊的威勢。

“此間事了,既然我們各得所需,接下來就分開吧。”雨慕晴睜開眼睛,淡淡說道。

她變得更加強大了,光滑的肌膚像是浸過仙液,有莫名強大的光暈在擴散,一頭秀髮漆黑而又湛亮,似乎銘刻了道的痕跡。

龍天有些心驚,道:“你不想收取兩幅印記嗎?”

到了此時,他已經知曉了,雨慕晴身具祕力,多半可以干擾圖騰,定住那兩幅印記,或許可以將其收服,之前所說並不屬實。

雨慕晴搖了搖頭:“不是不想,只是我最多也只能定住它們幾個呼吸而已,無法久持,一旦失敗後果將不堪設想。”

“是這樣嗎?”龍天皺眉懷疑,不過想想也對,畢竟是得道的印記,禁忌之力號稱禁忌,自然不能隨便發出,要不然單是這種可以影響道則的力量就足夠驚豔了,可以傲視同躋。

“其實這個洞府多半另有大祕,神幻空間不是那麼好構建的,碧元真君花費這麼大的力氣構築根本就是吃力不討好,那個埋骨之地的門戶也很讓人懷疑。”雨慕晴道。

可惜這些不是他們能夠探查得了的,埋骨之地爲古來至強天才的爭鋒地,蘊含成神的大祕密,這處神幻空間也了不得,水火圖騰在此生死決鬥。

很顯然,這裏有他們無法涉及的隱祕,歲月悠悠,埋葬了太多,再絕豔的人物也要湮滅於歷史中,被世人遺忘,只能從古籍中尋得蛛絲馬跡。

“我要離開了,你想呆在這裏就繼續帶下去吧!”雨慕晴淡然說道,此間事了,她轉身便要離開。

龍天兩眼發光,瞳孔微縮,道:“你不怕我取得兩幅印記嗎?”

“有什麼好怕的,”雨慕晴這一刻很傲然,“我本來就是想要藉助它們完善自己的道,得到它們未必是好事,或許會被誤導,我的道只能由我自己決定。”

她的語氣很果決,眸光璀璨如明燈,有大毅力,龍天感受到一股戰天鬥地唯我獨尊的氣概,很是吃驚。


雨慕晴不得,她果然想要自己創道,不願意束縛於前人的老路,想要走出一條與衆不同的道路,別人的圖騰只能成爲她的借鑑和爐火,用以淬鍊己身。

寒螭更加的吃驚,他早就知道這個女子的強大與驚人,早先在她手中敗過很多次,若不是自己資質足夠,被其看中,不忍扼殺,一年前就該化灰了。

這一刻他徹底心服,化名寒靖濤充當雨慕晴的追隨者,未來或可大放光彩,成爲一個傳奇。

龍天亦不再多語,與雨慕晴分開,他也要趕往截天指峯,不能再耽擱下去了,欲談香若耶明雪和道有道應該已經到了。

況且他也是開玩笑隨便說一說,憑他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收取兩大印記,除非能夠控制玄黃血氣,要不然絕對沒轍。

雨慕晴的話也給了他很大的震動,想要成爲真正的強者,名動萬古確實不能侷限於前人的路,唯有自己創道才行,這也是古老一直告誡的話。

大道不行已經好幾萬年了,很多人無法逆天而上,有再強再驚人的資質也被束縛住,只能以先輩所創道統洗煉靈臺,此生最多不過聖境而已。

而他們不同,生於此世,擁有前輩所沒有的條件,雖然創道這條路很危險,動輒形神俱滅,也未必可以達到足夠的高度,但前景畢竟比較開闊,路途很寬廣。

“我沒有完整的道統可以參考,所受侷限不大,早晚要捕捉自己的道,讓八部龍神徹底洗煉,真正的龍戰玄黃。”龍天握拳,大步走出碧元洞府。

也不知道過去幾天了,戰鬥的痕跡還在,但岸上的水已經乾涸了,只有地上一個個大坑和裂縫記錄了之前慘烈的一戰。


龍天沒有多做停留,朝着截天指峯的方向趕去,同時也在體內演化,讓水火雙龍成太極運轉,以坤脈帝龍進行分割。

如今水部龍神雖然凝鍊成功,卻與他之前的構想有所差異,不能實現火中藏水意,無法讓水火完美共存,這是一個遺憾,需要解決。

不過龍天並未沮散,古之大神通者可以火中種金蓮,這涉及到了造化的祕密,而他也不過才養氣境而已,還未圓滿,自然難以企及。

要知道蓮花嬌嫩,要讓它在無盡烈焰中成長開花,那也只有造化聖人方可做到,天位的神通無法想象,那是真正的造化,要不然何以能讓蓮花在火中生長。

這可不是以神通加持而成的,若是以神力護住蓮花,自然可以讓它在寒冰烈焰中紮根,但古之聖人可是能夠讓其自然生長於岩漿之中,逆奪造化,違反天地常理,真正的威能不可測度。

一路疾馳,龍天穿過了莽莽蒼蒼的古木深林,跨過了水沼密佈的地帶,越過了岩漿赤地,最終纔來到了截天指峯。

有此可知這塊戰場有多大,不過是戰皇一指點出的而已,卻涵蓋了這麼大的範圍,九天之主神能驚天,不可思議。

截天指峯通體漆黑,因爲它是由虛空之力堆積而成的,每一塊岩石都有如墨漆一般,這裏的空間層層疊疊,與普通的山體不同,可能一小塊石頭中都隱藏了一個空間,可以困住天驕人物。

“轟——”

宛若天塌地陷般,剛剛來到截天指峯,龍天便聽到了一陣喊殺的聲音,同時一陣神力波動強勢涌來,有人朝他出手了。

龍天避開了這一擊,而後瞭解了一些狀況,從這些人口中聽到了虛空果實這樣的字眼,心中驚訝,不想剛來就碰到了截天指峯的一寶,被迫陷入戰端。 虛空果實是截天指峯上生長的一種奇果,並非某一種特殊的物種,只是一些靈藥或者奇珍沾染上虛空之力所化成的,近來一直被人爭奪。

這種果實確實很逆天,內蘊虛空奧義,涉及到了神道的境界,讓人垂涎,不顧一切的搶奪,想要藉此參悟,以破入神道之境。

要知道神道境界其實就是養氣境圓滿後氣衝神庭的結果,而後神魂出竅,遨遊太虛,於虛空中捕捉各種大道痕跡淬鍊己身。

這原本是神道境界的特權,但虛空果實蘊含虛空的奧義,服用過後也可於冥冥之中感悟諸天,捕捉道痕,提前築下大道根基。

由此可見這種果實有多逆天,一旦得到將比同齡人少走很多冤枉路,或許可以甩開一些不世的大敵,於修行路上領先很多步。

“咻咻咻!”

龍天雖然纔剛到,卻也被誤認爲是爭奪者,頓時神術光芒鋪天蓋地涌來,神能波動滔天。

受到攻擊的不止龍天一個,大家都在互相攻擊,現場在龍天過來前就已經是一片混亂了,人族和兇獸混成一堆,咆哮聲震耳欲聾。

只是讓龍天鬱悶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虛空果實長成啥樣,連影子都沒有見到,雖然雙目炯炯有神,卻愣是捕捉不到任何與虛空果實有關的氣息。

無奈下,龍天只好快速轉移,虛空果實雖然事關重大,但他剛到此處,還需要對此地有個更深一層的瞭解,沒必要馬上陷進來。

他施展極速快速遠遁,身形有如閃電,像是一隻真龍在林間穿梭,速度驚人,很快就不見了蹤影,來到了一條瀑布下。

“轟隆隆——”

瀑布爆鳴如雷動,水流亦呈淡淡的黑色,周圍寸草不生,只有光禿禿的岩石,另有一大片嶙峋的石山。

“靠,無緣無故被人攻擊,這個世界瘋了嗎?” 龍天抱怨着找了塊石頭坐下來,打算以道有道的陣法召喚他前來,要不然根本不知道在哪裏集合。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加上這裏到處都是修士,不可能呆在一個地方不動,否則會遭到攻擊。

“快,這裏有一顆虛空果實,被小靈神大人以祕器推演出來,不能讓天啓盟得到。”

“不錯,大人已經快要突破到神道境界了,這一次結出的虛空果實是一個機會,可以讓他甩開其他人,真正的凌駕巔峯。”

“哈哈,到時候看天啓皇子他們還怎麼高高在上,這一世只能是靈神大人的天下!”

一陣狂霸喧譁的聲音傳來,隨之而來的是數道強橫的身影,個個精氣神十足,宛若神將,被一團沖霄金光包裹着。

“沒錯,我師兄纔是真正的至尊,其他人都只能是陪襯,不過綠葉而已,只能更加的突出師兄的鮮豔。”一個傲然聲音響起。

“靈神,是誰?”龍天皺眉,聽這些人的口氣,似乎是個了不得的傢伙,竟然讓他們如此推崇,甚至冠以至尊之名。

不過龍天也沒時間繼續胡思亂想了,因爲這羣人已經看到了他,頓時臉色一變,氣勢洶洶的圍了上來。

“小子,你是誰,到這裏幹什麼?”其中一人發問,眉目間頗有些不善。

龍天眉頭一皺,他可不想惹是生非,沒想到剛剛停下來,屁股還沒沾到泥土呢,就有這麼一羣人這麼不適時的出現。晦氣!

他直接轉身,懶得和這羣人唧唧歪歪。

不過雖然龍天不想惹事,但別人可不願意放他走,其中一個人衝了上來,擋住了他的去路,其他人也都立刻圍了上來,面帶不善的看着龍天。

“喂,你到這裏來幹什麼?”其中一人發問,語氣不善,極其霸道,讓龍天心頭惱怒。

“我到這裏幹什麼關你們什麼事,讓開!”龍天臉一沉,眸中有厲芒閃過。

“你……”來人被嗆了一口,臉色一變,而後大怒,氣勢一下子攀登至高峯,如狂風般拍擊向龍天,惡狠狠道,“小子,我問你話呢,竟然敢頂撞我,活的不耐煩了嗎?”

“哼!”龍天冷笑一聲,這羣人還真是霸道,無緣無故找自己麻煩不說,還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真是噁心。

他眼中寒光爆閃,運轉龍戰玄黃的奧義,一股戰天鬥地的無上威勢如利刃刺破蒼穹,將狂風般的挑釁氣勢切割得支離破碎。

衆人臉色一滯,被龍天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鎮住了,特別是那個發出挑釁威壓的人,氣勢被破,臉色都有些發白,已然吃了大虧。

“讓開!”龍天再一次冷喝,身上浮現神龍之相。

衆人被其所懾,剎那間猶豫不決,但其中一位錦袍少年並沒有被龍天的氣勢壓住,而是昂然踏前一步,道:“哼,想走,先讓我們確定一下你身上有沒有虛空果實再說吧!”

龍天眉頭緊鎖,他聽出來,這個錦袍少年便是剛纔那句傲然話語的主人,眉目間也盡是冷傲之色,大有睥睨天下之勢。

聽他剛纔的話,這個人應當是那個什麼小靈神的師弟,眼前衆人也都有以其爲首的意思,衆星拱月般環繞在他身旁。

周圍衆人原本都被龍天給唬住了,聽到錦袍少年的話後像是吃了定神丸,目光中殺意再起,特別是那個被龍天破開氣勢的人,惡狠狠的看着龍天,恨不得把龍天扒骨抽筋。

“小子,你還是乖乖站着讓我們搜一搜,或者直接把虛空果實交出來,要不然待會兒有你好看的。”

龍天懶得理他,眸中寒芒一閃而過,對着錦袍少年冷哼道:“哦,我倒很想知道,你憑什麼要搜查我,又憑什麼要奪走虛空果實?”

“憑什麼,就憑我來自靈天教!”錦袍少年眉毛一挑,手一揚,有如一個巨大的銀色磨盤拍過來,銀白色的神紋熾烈如火,騰騰跳動。

不得不說,錦袍少年的實力非同小可,一出手便是震天動地,隱然間有神靈之勢,勇猛無比,與其形象不符。

他並不懼怕龍天,雖然龍天氣勢洶涌,但真正的戰力不是氣勢可以裝出來的,何況他們人多勢衆,他自己本身也是一個自負之人,自然不可能怯場。

銀白色的磨盤碾壓下來,無匹氣勁凝聚成一體,有泰山崩於頂的感覺,最可怕的是那幾道神紋,竟然有神靈的氣息透露出來,讓人心驚。

不過龍天也不是吃素的,早就戒備着了,此刻五指握拳猛然一搗,如猛虎出山,蛟龍躍海,金色的神力在筋脈裏鼓盪,於拳頭上爆發,將磨盤打得橫飛出去,在空中四分五裂,化作銀色光點消散。

“怎麼可能?”錦袍少年眼睛一縮,幾乎倒吸了一口氣。

龍天這一拳並沒有動用任何的神術,完全是以肉體的力量轟出來的,確實把衆人震撼了一把,滿臉的不可思議。

錦袍少年不是傻子,戰鬥經驗也很充足,一出手就是殺招,看似隨着的拍掌其實蘊含了一種無上神術,雖然不是無缺的,但也不是任何人可以小看的。

“再來!”

錦袍少年臉色陰沉,不相信自己的神術打不過龍天,如一頭龍豹竄出,一拳搗向龍天的面門,威勢赫赫,像是神靈出擊。

龍天一掌拍出去,擋住少年的拳頭,同時旋身掃腿,旺盛的神力顯化於腿上,勁風獵獵,如一條鋼鞭橫掃。

“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