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唐宋的第一感覺,上下審視著對方,更是確定自己的猜想。此人應該還是靈王,而且實力跟自己差不多,甚至可能更強。

進來之後,老人微笑的輕聲道:「這是這裡的管事,姓黃。看看吧,就這個東西。」

黃管事什麼也沒說,坐在唐宋對面,眉頭緊鎖的盯著天靈石。面色始終凝重,完全看不出他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看了好一會,黃管事才開口低沉道:「我能拿起來嗎?」

唐宋微笑點頭:「你隨意。」說著站起來,將椅子往老人旁邊挪,「老人家,你坐。」

這舉動反倒讓老人愣了,很快又露出笑容,也沒說什麼的坐下。要知道,在這個世界可沒讓座的意思,實力為尊,並不是所有人都敬重老人……

只見黃管事拿起天靈石看了好一會又放下,眉頭緊鎖的盯著唐宋,低聲道:「極品,力量非常濃厚。你開個價吧,我開不合適。」

唐宋一怔,尷尬的撓著頭:「我不懂行情,你隨便開就行。」

老人不由一笑:「你也不怕他坑你,呵呵……實話說吧,這個東西不是錢能衡量,已經超過了錢的範圍,你明白嗎?所以,你可以要別的東西,比如丹藥,或者其他名貴藥材,又或者功法?」

唐宋苦笑搖頭:「這些東西我都不缺。老人家,你看要不這樣,我想學煉丹,你們想辦法給我弄點資料。具體能給到什麼程度,你們自己看著辦。然後呢,再給我弄一兩萬耀,怎麼樣?」

老人嘴角頓時一陣抽搐,黃管事臉也黑了。雲藝暗暗著急,張嘴想要說什麼,只是終究沒敢開口。

看兩人的臉色,唐朝頭皮發麻的壓低聲音:「是不是,煉丹的資料很難拿到?那個,如果實在不方便就算了。」

老人苦笑的搖著頭:「不是,而是你的條件有點……這麼跟你說吧,帝國對煉丹管制雖然嚴格,實際上很多丹藥的藥方我們還是有的。雖然值錢,卻沒有到上萬的地步。你這,太便宜了。」

「額,這還便宜?」唐宋哭笑不得,「可我實在不需要什麼,就想要煉丹的資料。主要是藥材的特性,藥方反而不那麼重要。」

「你們是去帝都吧?」黃管事忽然低沉的問道,微眯著眼盯著雲藝,「我沒記錯的話,這丫頭應該是雷城雲家的丫頭。」

雲藝一驚,慌忙拱手作揖:「雲藝見過前輩。」

唐宋也沒隱瞞的點頭:「是的,我參加了帝國的選拔,去學煉丹。」

這話說得老人跟黃管事又對望了一眼,臉上均是苦澀與無奈。這小子實在有點,不懂規矩!

擁有這麼大的天靈石,竟然還要去學煉丹?!

沉默了一會,黃管事輕聲道:「我給你兩萬耀,外加二十萬帝都銀票。至於你說的東西,我也盡量給你,如何?」

「帝都銀票是什麼?」唐宋有些迷糊。

雲藝低聲解釋:「帝都裡邊用的錢跟我們用的不同,他們都用銀票,一兩相當於一耀。那邊東西很貴,銀票最低也是五兩。」

我去,貨幣居然還不通用?

唐宋暗暗鄙視,貨幣通用可是國家最基本的,帝都居然搞了個更高級的。

也沒在意,唐宋點著頭:「也行,你覺得合適就好。我說了,我主要是想要煉丹資料。」

「你這小子可真是,有意思。」老人微笑搖頭,「其實,你虧了,而且虧了很多。」

唐宋不以為意:「我覺得賺了,各取所需。」

黃管事站起來:「你稍等,我去給你處理。」說完便轉身出去,並沒有拿走天靈石。

老人並沒有離開,帶著慈祥的笑容再次打量著唐宋:「小夥子,你實力應該很強,不比黃管事差。老朽雖然沒什麼修為,卻看過不少高手,你很不一般。」

「一般。」唐宋隨意一笑,「老人家,能再跟我說說丹藥嗎?成色,分類,等等……」

老人點著頭,耐心的解釋起來:「丹藥主要分兩種,療傷丹藥,提升丹藥。其實本質都一樣,只是使用藥材不同,導致藥效散發不同。療傷丹藥最為可貴,因為藥效散發速度慢,卻要底氣足夠足。提升丹藥其實就如同將靈氣壓縮,無論是從煉製還是取材上,都比較簡單……」

唐宋細心聽著,還真沒想到丹藥居然還有分類。幸虧現在問,要不然一股腦的就只知道煉丹,光有提升丹藥有啥用?

旋風百草4:愛之名 只是唐宋有點奇怪,怎麼按照老人的說法,煉丹好像極為繁雜,跟自己的煉丹方式完全不一樣。這個回頭得好好研究,看看人家是怎麼煉製出一品丹藥……

老人很耐心,說了很多。唐宋聽得很認真,雲藝卻大多都沒聽懂。

很快黃管事就回來了,兩個大箱子。一箱是書,一箱是錢。

看到滿滿一箱的書,唐宋眼前雪亮的露出笑容。拿起兩本簡單翻閱,咧著嘴訕笑:「多謝!」

黃管事搖著頭:「不必,不過這些東西盡量不要外傳,免得引來管制。另外,這是我們萬靈方的令牌,到了帝都若是有什麼麻煩,隨便找個萬靈方就行了。」

看著他手裡的黑色令牌,唐宋遲疑了一下,還是塞進口袋。

看樣子,這萬靈方不見得比寶靈方差,估計背景也不簡單,要不然怎敢送出這麼多煉丹的資料…… 馬車從後門進來,兩個大箱子扔到車上,唐宋幾人便走了。

目送著馬車消失在車水馬龍之中,老人微眯著眼輕聲道:「此人不簡單,他手裡怕是有不少天靈石。」

黃管事點著頭,好一會才低沉道:「需要保護嗎?」

老人搖著頭:「不用,不過跟帝都那邊的人說一聲,稍作留意。若有需要,儘力而為……」

唐宋可不管這些,一上馬車就迫不及待的翻開箱子,拿起那些書籍翻閱起來。

因為是用毛筆寫,每一本書都很厚,其實真正的內容並不算多。不過唐宋粗略看了,很齊全,連丹藥的發展都有,還有很多經典的藥方以及名貴藥材分析。

對他來說這一箱才是寶貝,雖然很多藥方可能已經過時,但作為一個醫生來說,舉一反三是基礎。

「兩萬耀,再加上之前的三千,嘖嘖……」雲藝卻直勾勾的盯著一箱子的錢,兩眼冒星光,「唐大哥,這下可真是賺大了。這麼多錢,得用到什麼時候啊。」

唐宋斜著眼:「想逛街就拿去,別打擾我。」

「嘻嘻,還是唐大哥懂我!」雲藝立即欣喜的抓錢。管那麼多,先去逛再說……

雲藝跟小梅去逛,福哥盡量放慢馬車速度,唐宋則是在裡邊研究。

煉丹真沒想象的那麼簡單,其中有很多奧妙,有很多理論對於唐宋來說很新鮮,也很有用,甚至對現代醫術都很有用……

也不知過了多久,雲藝兩女才回來,各種千奇百怪的東西,頭上還掛著面具,開心得很。

等到後半夜,黑城漸漸冷清,馬車才咯吱咯吱的離開黑城,繼續趕路。

唐宋把兩個箱子都收了,雖然雲藝他們很奇怪,卻沒問……

接下來兩天就讓雲藝他們鬱悶了,唐宋刻意繞路進入山林,一邊找藥材一邊趕路。於是乎,兩天都在山林里,而且有時候還得跟唐宋跑到陰森的山溝里,可是把他們嚇尿。

名貴藥材很難找,兩天的時間,唐宋愣是沒見過五品以上的藥材,全都是剛入門的六品。

這讓他不禁感慨,也難怪丹藥那麼昂貴,藥材那麼難得,不貴怎麼賺回本?

第三天傍晚時分,可算是從山裡出來,進入到一個小鎮。

確實是小鎮,小得有點可憐,再加上是傍晚,街道上基本沒什麼人,就看到好多人家的炊煙裊裊。

唐宋依舊在馬車裡研究他的書,外邊忽然傳來雲藝的叫喊:「唐大哥,只有一家驛站。」

「住!」唐宋想都沒想的應道,眉頭緊鎖的盯著書本。

不多會馬車停下,唐宋略帶無奈的將書本收起來。好多問題沒想明白,為什麼療傷丹藥更容易吸收,僅僅是藥材的問題嗎?

這世界的煉丹其實跟唐宋的辦法還真不怎麼相同,他們並不是直接用元氣液化藥材,而是把力量輸入到煉丹爐,讓煉丹爐起作用。並沒有什麼液化過程,是藥材之間有反應,再加上元氣的催化,藥材就會凝固成丹藥,會有藥渣。

轉化率可能沒那麼高,可唐宋這兩天發現,這個辦法煉製療傷丹藥才是最好。他的辦法煉製出來的丹藥藥效太猛,療傷效果並不算好……

沒等多想,唐宋從馬車上下來,卻被眼前的一幕給愣住了。

確實是個驛站,但是有點,破舊。關鍵是,門口站著四個笑吟吟的人,倆女的倆男的,看打扮應該是店掌柜帶著員工出來迎接。

極品透視狂兵 只是四個人的笑容,在燈籠光線的照射下看起來很滲人……

「幾位要住店?」中間肥胖的女人笑嘻嘻的走過來,「我們店價格實惠,環境優美,條件非常好,要什麼有什麼。快快,給幾位客官準備熱水,先洗個澡然後再吃飯。」

後邊三人立即跑進去忙活,非常有衝勁。

雲藝擰著細眉:「你們不會是黑店吧?」

肥胖女人一抽,笑容微微僵硬:「瞧您說的,我們可是鎮上唯一的正規驛站。哎呀幾位快裡邊請,天馬上就黑了,外邊不好。」

唐宋掃了她一眼,平淡道:「四個房間,住一晚,要最好的。」

還沒等肥胖女人高興,唐宋忽然眯著眼,「我不想惹事,住一晚就走,你也別惹我。」

這話讓肥胖女人的笑容頓時消失,細眉擰緊的盯著唐宋,好一會又露出笑容:「幾位裡邊請,裡邊請,呵呵……」

跟著她走進去,店內很冷清,最年輕的那個男子也是笑嘻嘻在前邊帶路。總是彎著腰,顯得很卑微。

一邊走上樓,唐宋一邊沖著前邊的肥胖女人再次說道:「吃的不用給我們準備了,噁心。我說了,住一晚,錢不會少你的。」

話音一落,肥胖女人前邊的男子忽然停下腳步,回頭盯著唐朝,右手筆直下垂:「你說什麼?」

雲藝幾人立即保持警惕,福哥甚至已經拔出長劍。

唐宋面色依舊平淡,繼續往樓梯上走:「我說,你很弱,弱到我不想動手。老闆娘,你覺得呢?」

男子雙眸寒光一閃,猛地抬起右手,衣袖裡咻咻飛出兩根鋼針。唐宋沒有絲毫躲避,繼續踩著樓梯往上,鋼針卻停在他額頭前邊不動了。

老闆娘駭然,慌忙按住男子擠出笑容:「住店,住店,呵呵……」

抬起眼皮看著跟前的鋼針,唐宋忽然露出笑容:「讓我很意外,沒想到居然有人會用毒。」

這話一出,老闆娘的臉色一變,張嘴想說什麼,卻發現自己動不了了。

呼!

一股寒風席捲,周遭空氣忽然凝固,地面上竟然慢慢翻騰起一股紅色煙霧。一縷一縷的,很是迷人。

雲藝三人駭然,趕忙捂住嘴巴和鼻子。唐宋微微抬起右手翻轉,那些紅色煙霧慢慢凝聚到他的掌心旋轉,漸漸地竟然形成一個小圓球。

湊到鼻子跟前嗅了嗅,唐宋的笑容更是濃厚:「很不錯,能讓人快速失去知覺昏迷,不過對靈者效果應該不算很強。你難道不知道,她是個四段靈師?」

老闆娘臉頰不自然的抽搐,額頭莫名滲透著冷汗。右手依舊抬起的男子也是臉色發白,兩眼不停轉動,卻怎麼也動不了。樓梯下邊的一男一女更是僵硬,冷汗都已經把衣服給浸透了…… 樹林裏此時寂靜無聲,三個人就這樣對視着,看着滿嘴是血的小麗,她倆只覺得頭皮一陣發麻,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心裏滿滿的都是恐懼。

不過見到她們兩個之後,原本目光兇狠的小麗突然露出了笑容,那笑容越看越覺得詭異瘮人,最後不知道怎麼回事小麗突然就站起身來,飛快的跑進了樹林深處,沒了蹤影。

過了一會,她和小雪才緩過神來,站了起來,緊張的往小麗剛剛蹲着吃東西的地方走去。

只見那裏的地面上有不少血漬,這時候她看到一個髮夾,那髮夾上沾着血跡,而且她覺得有些熟悉,感覺自己似乎在哪裏見到過一樣。皺着眉頭想了一會,突然被一旁小雪的尖叫聲給嚇了一跳。

她回過頭問怎麼了,小雪一臉驚恐,臉色蒼白的指着地上。“手……手指……”

順着小雪指的的地方一看,她頓時也嚇了個半死,倒吸一口涼氣,藉着皎潔的月光,她看清了那是一截人的手指。手指的斷痕處參差不齊就像是被人用牙齒給咬下來的一樣。

一想到這她不由的打了個冷顫,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剛剛小麗蹲在這裏的吃的東西,難道就是這手指?她慌忙看了小雪一樣,發現小雪的臉色變得更差,眼中慢慢的恐懼,很顯然小雪肯定是和她想到一處去了。

她倆都下意識的遠離了那個地上的斷指,這時候她把手上的髮夾遞給小雪,問道:“小雪,你見沒見過這個髮夾,總感覺在哪裏見過?”

小雪接過髮夾仔細看了一會之後,驚愕的張大了嘴巴。“這不是劉娟的髮夾嗎?”小雪這麼一說,她倒是想了起來,沒錯這個髮夾她的確見到劉娟戴過,可劉娟的髮夾怎麼會在這裏?

斷指、血跡和那個帶血的髮夾,在聯想起劉娟兩天沒回來宿舍的事情,越覺得不對勁。該不會劉娟已經被小麗給害死了,小麗吃的東西就是死去的劉娟的血肉?

她倆想到這裏,徹底的爬了,渾身不停的在打顫。如果她倆的猜想是真的,那麼她倆現在要怎麼辦,而且小麗剛剛已經逃走了,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她和小雪開始在小樹林裏找小麗,可是兩人找了一大圈,絲毫沒看到小麗的蹤跡。她倆沒辦法,在樹林裏乾着急,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說小麗會不會已經回宿舍裏了?”小雪這時候突然說了一句。

的確有這個可能,前一次小麗也是吃完了東西之後就回宿舍了的,這次很有可能也一樣,於是她和小雪飛快的跑出了樹林,往宿舍樓的方向跑回去。

還好現在是半夜,校園裏都沒什麼人,要不然別人肯定以爲我們是瘋子。

她和小麗原路返回,從窗戶裏回到了宿舍樓裏,有慌忙跑到樓上,打開宿舍門後往小麗的牀上一看,牀上空空如也,小麗沒有回來。她和小雪一整晚坐在那裏等人回來,可最後天都亮了,小麗還是沒有回來。

現在她們宿舍除了劉娟兩天沒回來過之外,在這幾天有詭異舉動的小麗也沒回來了,她們兩個就像是失蹤了一樣。經歷了昨晚的事情之後,小雪徹底是怕了,不願意再繼續待在這件宿舍裏,拿了點東西就跑出去住了。

走的時候還約着她一起,但她不願意就這樣走了,小麗和劉娟都還生死不明,她不想就這樣什麼都不管不顧的放棄了,一定要找到事情的真相。 意·纏綿 小雪勸不動她,就自己一個人離開了宿舍。

現在平時充滿歡聲笑語的宿舍變得無比的寂靜,她覺得這整個事件都和那一套面試裝開始的,小麗變得詭異也是從面試裝出現了之後開始的,那一套面試裝絕對有問題,這一切都和它脫不了關係。

她摸了一下胸口前的護身符,想起了我就在省城的這件事,於是趕緊給了打了一通電話過來,希望我去她們宿舍看看情況。聽她講了這麼久的時間,對這件事我已經有了不少了解。

我舉得陳雅琪的猜測沒錯,小麗的那一套面試裝的確有問題,而且我已經有了一點頭緒。“情況不太妙,還是快點找到那個把面試裝穿在身上的小麗。”

“啓明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能不能告訴我。”電話那頭的陳雅琪帶着哭腔問。

其實我目前也還是猜的因爲我也還沒見過那套面試裝,但通過陳雅琪剛剛的講述,我覺得這就是那一套面試裝惹的活八九不離十,有鬼魂附在那一套面試裝上,小麗的詭異舉動就是被那個附在面試裝裏的鬼魂給控制住了。

我告訴陳雅琪現在網上的很多看起來新的衣物,其實很多都是二手貨,被人低價買回去弄乾淨之後再賣出去。甚至有些黑心商家直接是去火葬場或者殯儀館把死人身上的衣物給扒下來。

這要是正常死亡沒有怨念的鬼魂還好,基本上就算是穿了那種衣服也不會有事不會什麼事,但要是衣物的主人死前怨念過重的話,那麼鬼魂就會附身在那些衣物上,現在看來這個叫小麗的女生就是買到了死人的衣物。

電話那頭的陳雅琪聽了更是害怕的要命,哽咽着問我怎麼辦,現在宿舍就只剩下她一個人了,她很害怕。我讓她不用着急,現在就過去他們學校找她,再具體看看情況再說。

掛掉電話後,我放下去郊外抓蟲子準備好的東西,有些無奈的對小黑貓的說陳雅琪在學校遇到了一些麻煩,事情不太樂觀,我還是過去看看纔好。

小黑貓頓時有些不樂意了,喵喵的在我腳邊不知道在叫些什麼,我摸了摸它的頭讓它冷靜一點,就準備趕去陳雅琪的學校。

“等等,我也和你一起去。”剛要出門,身後就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說道。

我回頭一看,發現小黑貓化成了人形,朝我走了過來。“那女人找你別有用心,我還是和你一起去,一面她搞什麼花樣。”秦筱筱開口,沒好氣的說。 右手輕輕握住,紅色圓球啵的一聲消失,卻沒有絲毫毒氣散發出去,直接被泯滅了。

唐宋稍稍抖動肩膀,周遭的空氣忽然又恢複流動,老闆娘等人總算能動了,紛紛駭然的往後退,包括底下的兩個人。

唐宋繼續走上去,臉上始終帶著笑容:「我只是來住店,不想惹麻煩。錢照給,東西不用你們準備,只要床,可好?」

「好,好。」老闆娘吞咽著口水,臉色發青的讓出道路,「幾位這邊請,這邊請。」

雲藝三人跟著唐宋上去,依舊保持警惕的盯著老闆娘兩人。

還好,房間不錯,挺寬敞,床鋪也很溫暖。四個房間相對,倒也是方便。

進屋掃了一眼,唐宋滿意的點頭:「挺好,一間多少?」

「這個,」老闆娘的臉頰非常僵硬,「一,一耀……」

沒等她的話說完,十耀銀子已經出現在她手上,更是讓她發毛。這人可真是,強大!

「不用找了,謝謝!」

頭皮發麻,老闆娘沒敢吭聲,小心翼翼退出去。好不容易有客,沒想到竟然是高手,這日子沒發過了!

等房門關上,福哥便低沉道:「唐先生,這是黑店,我們不該住在這,不安全。」

雲藝斜著眼:「福哥,誰不知道是黑店,剛才他們想毒我們呢。唐大哥,你怎麼肯定,他們不會在對我們下手?」

唐宋悠然聳肩:「不肯定,所以今晚你們最好別睡得太死,要不然什麼時候死都不知道。待在房間,盡量少出去,他們那些吃的不要吃。」

擰著眉頭,雲藝張嘴想說什麼,唐宋搖著頭,「丫頭,出門在外任何危險都有,這只是最低級的。想要在外邊生存,就得懂得生存之道。回房間吧。」

如果連這點警惕性都做不到,能成為什麼強者?

寵婚,蓄謀已久 都已經把問題攤開,對方也都被嚇到,如果還能被坑,那唐宋真沒法說了。

選擇住在這還有一個原因,唐宋對這幾個人很感興趣。他們算是靈者,但實力很低,最高的老闆娘也只是個靈士。

可四個人都有一門手藝,那個小廝衣袖裡藏著的袖箭可不簡單,尤其是在這個世界,能製造出這麼快速的袖箭絕非一般人。還有那種毒氣,雖然效果不算很強,可在這個世界應該算很少見……

等雲藝幾人都回房間,唐宋坐在桌旁看書。燭光冉冉,驛站格外安靜,一點聲響都沒有。

也不知過了多久,唐宋側頭看了一下窗外,月色正濃。微微嘆了口氣,自言自語著:「人啊,總是不認輸,覺得自己能行。其實有時候,得承認不行。」

說話間,猛地抬起右手,一個爪子呼的衝破屋頂,一個人從屋頂上噗通落下來,正好砸在唐宋跟前。

全身黑衣,蒙著面。落地的瞬間還抬起雙手,四根鋼針同時發射出來,只是鋼針剛飛出不到半米就停住了。

嘭!

那人被砸得吐血,面罩都給染紅了。但他很機靈,顧不得疼痛的快速翻滾躲避,拉開兩米多的距離,警惕的靠著窗口。

唐宋面色平淡的拿起跟前飄飛的一根鋼針,打量了一番,然後又嗅到鼻子跟前嗅了嗅,微笑道:「雖然不太懂用藥,不過我知道效果。只要進入血液,血小板快速凝固,心臟驟停,跟毒蛇有點相似,但比毒蛇猛烈得多。」

說著抬起頭沖著窗戶旁的黑衣人一笑,「姑娘,哦不,老闆娘,你說是嗎?」

那人兩眼又閃過幾分驚駭,死死的盯著唐宋,冷汗浸透了面罩。

好一會,靈動的聲音傳來:「你怎麼知道的?」

比老闆娘的聲音要年輕一些,但還是分辨得出,確實那個肥胖的老闆娘。只是跟前這個女子並不胖,夜行衣挺緊身,身材頗為苗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