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神諭嗎?憐情不自禁的這樣想著,進入到半身境界,雖然和成神還有很大距離,但也算是跨入神的行列,得到神諭也全靠機遇,這一次憐領悟的的確是神諭,神諭的領悟讓憐的全身心都投入到奇妙的境地裡面,元氣空間也在發生著某種劇烈變化。

神諭其實在進入神之領域之後就能夠被領悟,但幾率相當之低,神諭對於這個階段來講,就是一種契機,一種可以加速提升實力的契機,這樣的契機需要天時地利人和,這是憐第一次領悟到神諭,也是第一次體會到神諭的美妙,神諭並非你一門心思靠領悟就能有,在眾神和神魔並存的時代,許多上古神魔和眾神都無法領會到神諭,更別提現在還處於半神階段的憐,能夠在成神之前領悟到神諭,憐應該是第一個了。

如此美妙的感覺持續充斥著憐的身體,憐全身心的投入其中,完全忘記了自己周圍的一切,海水不再、波浪不再,水草不在、魚群不在,似乎整個世界之剩下自己一個,也只屬於她一個人。

「那邊的是誰!」突如其來的一道聲音將這美好的感覺完全破壞,元氣空間隱隱要蛻變的元氣也在這個瞬間縮了回去,憐有些惱火的睜開眼睛,她剛才就在突破的邊緣,只要再一會兒,再一小會兒她的實力將會得到新的進步,只可惜……被毀了。

「出來!」聲音再一次出現,憐強壓下心中的怒火,她剛才只顧著領悟神諭,完全忘記了周遭一切,也忘記了這裡是外海,有了這一次的不快憐也銘記,下一次再有這樣的機會,一定要去個隱蔽地方。憐起身準備離開,一道彩色長鞭突然自海草中探出,想要纏住憐的腳踝,憐身形一閃,這樣的速度根本抓不到她。

又是一聲鞭聲,再一次探到憐的身上,憐再一次閃身躲過,下一次,長鞭直接來到憐的面前,憐手指一伸直接用力一拽,一個身影直接被強行拖拽了出來,眉清目秀的男青年看著憐,看著她手中握住自己的長鞭,憐語氣不快的開口,「我給你一次機會,不殺你。」憐鬆開手掌,直接想轉身離去,男青年站在原地默默思考了幾秒,卻伸手再一次揮揚起長鞭,憐猛然轉頭,黑眸閃過一絲怒火,找死! 憐迅速出手,準確無誤的拽住長鞭之後毫不客氣的用力一甩,男青年和長鞭一起被直接甩飛起來,狼狽的跌落在地,激起了一大片塵土,男青年表情尷尬不已,迅速的自地上爬起來,眼中閃爍著怒火手中的長鞭竟然再一次甩出!

「你知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敢對我動手!」男青年眼底冒著怒火,細皮嫩肉的樣子也看的出來不是什麼普通人,只不過被破壞了神諭的憐可沒有這樣的好心情聽他說話,神諭難求更難得,有些高手甚至追其一輩子都領悟不到一次神諭,而她好不容易得到的機會就這麼被破壞,憐本身就很窩火,本不想和他計較,但這小子竟然還卯上了。

憐神情冰冷,「你知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你嫌自己活得命長是么?」憐上前一步,男青年連忙後退,看著憐如此冷漠的神情男青年根本不陌生,出於對危險的第六感覺和身體的本能反應,男青年想離開這裡,越快越好!只不過內心翻湧而出的恥辱感讓男青年有些難以忍受,男青年忽然狠狠甩了下自己說中的長鞭,「在肖恩思,別讓我再看到你,否則一定對你不客氣!」男青年說完,立刻轉身快速離開,時不時的還回頭看了憐一眼,好像擔心她會追上來,憐如果真有心殺他,他現在早已經是屍骨一具了。

看著男青年離開的姿態,憐冷哼一聲,想著他剛才的『狠話』,肖恩思?看來她直接進入了肖恩思領地,憐看了看四周,繼續往前行去,就連瓦絲娜對肖恩思也知道的並不是很多,對於安迪那和索羅姆,肖恩思似乎過於神秘,畢竟他們生活的地域同這兩族相去甚遠,也同這兩族沒有多少來往,也許只有族群高層相互認識見過面而已。

周身都是肥碩壯實的水草,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景象,憐一路謹慎前行沒有再次動用空間傳送陣,終於,她看到了疑似建築物的東西,憐快步走進,當看到高聳入雲的類似城門之後有些驚訝,這和人類世界的建築風格近乎完全類似!安迪那和索羅姆都保持著異族特有的特色,但這裡……如果不知道的話,還真的以為是在陸地之上。

相比較其他兩族,肖恩思的人類形態化更為自然和精確,除了那一雙雙眼睛和偶爾裸露身體的不同肌膚甚至是鱗片能斷定他們是海中異族,其他和人類幾乎沒有差別。

城門打開,守衛在一旁用眼神掃過每一個進城的人,憐隨著走入到人群之中,在接近城門口的時候守衛突然神色大變,手中的武器猛然落在地上,緊接著,城門竟然迅速關閉起來!想要進城的異族們產生騷動,兩個守衛邁開腳步走到人群之中,兩雙眼睛如雷達一樣的掃描周身的人,走到憐身旁的時候兩個守衛稍稍停留了一下,但沒有做過多停留直接走了過去。

「這是發生什麼突然狀況了嗎?」

「誰知道啊,可能有什麼傢伙被通緝了吧。」

「通緝?難道是最近很有名的,那個疑似人類的傢伙?」

「可能是吧,不過我認為人類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到這裡來啊,來到之前早死在海中了,如果真的能來到這裡的話,那人類也不是個簡單傢伙,也不會被輕易發現吧。」

憐聽到之後心情不免有些激動,疑似人類的傢伙?雖然不確定是不是父親,但總算有了點線索,看來是潛伏在肖恩思地域之內了,她尋找的方向沒錯。憐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決定,要在肖恩思停留上一段時間。

兩個守衛在仔細巡查之後回到原位,再次掃視了一下人群,這才將手中的武器舉起城門緩緩再度打開,人群依次進入到城門之內,憐也跟隨在其中進入,入城之後高度人類化的生活讓憐幾乎沒有陌生感,不過論族群地域而講,肖恩思的領地只有這一個城池這麼大,會不會太小了點?

擁擠的人群在入城之後很快分散,憐看著街邊比較簡樸的店鋪和來來往往的人群,實在想不到在外海之中的異族竟然有著同人類如此相似的生活習慣,到底是人類先如此,還是他們先如此。憐走在街道之上,時不時的會有魚群飄過,走在街上的是再普通不過的男男女女,那一雙雙眼睛卻昭示著他們的身份。

「啊!對不起!」猛然一道身影撞上,憐皺眉,這小個子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小個子的身高只到憐的腰部,穿的有些破爛,手還是又臟又黑的那種,撞到憐之後連忙道歉離開,憐在停頓了幾秒之後立刻回身卻看不到小個子的身影,不好!

某條街道的暗處,身穿破爛的小個子手腕轉動一下,一個造型頗為粗糙的戒指出現,小個子仔細端詳了幾下,「切,還以為能拿到什麼好東西,看著做工,實在是差勁的很,不過是空間容器,也算我運氣不錯了。」小個子嘿嘿一笑,這戒指正是憐所製造的空間容器,而裡面裝著的不是什麼其他東西,而是小小黃還有黑耀!


小個子原本想就此將空間容器打開,看看裡面有什麼好東西,但廢了白天功夫卻沒有任何辦法打開,小個子再度仔細端詳了一下,「嘖嘖,看來是我看走眼了,這空間容器竟然被封住,看來容器的等級不低。」小個子的眼中竄出光芒,發了,這下子是真的要發了!

「還給我。」一道聲音出現,小個子猛然回頭,卻什麼都看不到,小個子立刻環視四周,一道冷風突然自他身後閃過,小個子渾身打了一個寒顫,立刻狼狽後退回頭便看到一臉黑的憐站在眼前,小個子眼睛瞪大,「你……!」

「還給我。」憐開口,黑眸如鷹,他如果偷別的也就算了,但這個是絕對不能讓他、讓任何人拿走的東西!

「什麼還給你,我聽不懂你說的話!」小個子開口,連忙將那枚戒指藏起,憐身形不動,「我說最後一遍,還給我。」

「我沒拿你……!」小個子還想狡辯,但看到憐的表情之後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害怕的倒退幾步,「……我說你,到手的東西根本沒可能還給你!你死了那條心吧!那是個等級很高的空間容器,能讓我賣上好大一筆錢!我不會還給你的!」

憐皺眉,當下伸手朝著虛空狠狠一握,憑空漩渦而起,小個子見到張大嘴巴,「你是附魔師!」

憐黑眸冰冷,小個子看到她眼中的殺意知道要對自己動手,小個子突然哈哈一笑,「讓我還給你也可以!你追的上我再說吧!你是附魔師,我也不賴!」小個子猛然揮手,當下一陣白光自他的腳下出現,憐黑眸有些錯愕,空間傳送陣!

「哈哈,有本事就追上我,我就換給你!」小個子的聲音上一秒留存,他的身影已經在下一秒消失,面前空空如也,憐突然一聲冷笑,很好,她有事情做了。

沒隔幾條街道的暗處,一道光芒出現小個子出現,低聲一笑,「真是想不到會碰上附魔師,搞不好這東西是她自己做的所以才這麼緊張,嘖嘖,看來我撿到寶了。」小個子將那枚戒指撫摸了幾下,轉身就混入了人群之中不見了蹤影。

酒館之內,海中異族們大口喝著他們特有的酒水,持著不知名的東西,憐一點心情都沒有,在她看來,今天的自己有些失敗。她原以為自己能夠很快追上那個小個子,可誰想到憐尋了一天都沒有任何蹤跡,這個城市並不大,小個子卻再也沒有出現過。

憐坐在角落裡一臉陰沉,異族們在一旁高聲談笑,她這裡卻顯得有些低氣壓,她能夠感應到自己的空間容器還在這個地方,但就是找不到。憐眉頭緊鎖,必須要找回來,說什麼也要找回來!

「砰!」門猛然被撞開,正在高聲談笑的異族們戛然而止,一個粗壯的異族走了進來,手上提著一個身材矮小的傢伙,憐的黑眸一亮,是那個小個子!

「喂!你放開我!」被抓在空中,小個子來回踢腿,卻根本擺脫不到這條粗壯的胳膊,粗壯的異族走進來之後低吼一聲,「都給我滾出去!領主的兒子啊德尼公子聲明!」

酒館之內的異族們聽到這個名字似乎都有所忌憚,立刻起身紛紛離開,憐坐的地方是角落,一時間也看不到她這裡,所有異族都走出去,就連酒館老闆都不知道躲到哪裡,大個子異族一步走了進來,將桌子粗魯的踢到一旁,他身後走進來一個年輕人,憐黑眸猛然一沉,真是巧啊。

大個子的胳膊開始上下用力,開始來回抖動,小個子頭朝下上下被抖了好幾下,只見他身上噼里啪啦的開始掉東西,大個子抖了好幾下終於不再有東西掉了出來,掉出來的東西有很多種,錢幣袋子,首飾,還有其他很多沒用但造型獨特的東西,當然,更多的則是空間容器。

男青年看的眼睛都直了,看著地上五六個空間容器,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嘖嘖,真是想不到,一個乞丐身上竟然有這麼多空間容器!」

「喂!那是不屬於你的東西!別打主意!」小個子頭朝下怒吼了一聲,男青年冷哼一聲,大個子將小個子轉過來,手勁兒一個揮動,將他狠狠的甩到角落,小兒子將桌子和幾個椅子壓碎,小小的身體躺在地上呻吟了一聲,看樣子受傷不輕。

男青年貪婪的將幾個空間容器全部拿起,仔細端詳了幾下,「這麼多空間容器,呵呵呵呵。」男青年將地上的其他東西隨意踢走,轉身就要離開,剛才倒在地上的小個子突然起身,「喂!還給我!你不能拿走!」

男青年根本懶得理會,大個子身子往前擋住,小個子著急的怒吼一聲,「那是別人的東西!你不能拿走!他媽的,還給我!」

一直坐在暗處沒有動手的憐忍不住挑眉,難道這小個子還打算還給她?看著小個子一臉焦急的樣子,憐沉思,如果真是小偷恐怕會立刻倒賣,怎麼可能帶著這麼多空間容器四處晃悠而不變賣成錢幣。

「小乞丐,你剛才罵了我?」男青年去而復返,眼神十分不快,小個子根本不在乎他什麼表情,一個箭步直接越到大個子身後,往男青年身上撲了過去,男青年猝不及防直接被撲倒在地,小個子狠狠的揪著他衣服,伸手翻找著什麼,小個子的動作十分迅速,也就幾秒鐘時間,他已經將憐的那枚空間容器拿出來,男青年微微一個眯眼,突然伸手將小個子的脖子死死卡住,小個子一頓掙扎想要自他身上下來,男青年卻死不鬆手,小個子咳嗽幾聲,憐看的真切,他迅速的將這麼戒指藏了起來。

「交出來!」男青年微眯著眼睛,小個子被卡住脖子呼吸有些困難,「……咳咳,不……!」

男青年眼中寒光閃過,手指狠狠收緊,小個子腦袋上的破爛帽子掙扎著落下,茶色的頭髮有些捲曲,「交出來!」男青年眯起了眼睛,小個子如果再說一句不,恐怕就要被扼腕致死!

男青年眼中殺意閃過,手指一個用力,然一陣劇痛突然自手腕處傳來,「啊!」吃痛過後,小個子的身體被猛的提了起來,男青年仰起頭,當見到那抹金色之後瞳孔狠狠一縮,「是你?!」

「是你!」小個子回頭,那雙晶亮的大眼睛看到是憐透出了寂寞驚喜,憐掃了他一眼,將他放到地上。這雙眼睛倒是出奇的清澈,讓憐一下子想到瓦絲娜,同樣是這麼清澈、透明。

小個子連忙躲到憐身後,腳下突然碰到什麼物體,再回頭一看忍不住啊了一聲,身材魁梧的那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悶聲倒地,似乎短時間內再也起不來了。小個子暗自豎起大拇指,微微仰起頭看著憐的側面,這傢伙似乎很厲害啊。

「又是你!」男青年也看到自己倒地的隨從,自地上站起身,看了看憐身後的小個子,將目光又訂到憐身上,「哼,真是冤家路窄!我說過下次再見到你就對你不客氣,你知道我是誰么!」

憐挑眉,「不想知道你是誰,將你剛才拿到的空間容器交出來。」

「你竟然敢這麼和我說話!我是阿列夫領主的兒子!我是阿德尼公子!」男青年低吼著,似乎想看到憐頗為驚訝的表情,結果憐表情一點都不變,「我再說一遍,將那些空間容器交出來!」

「你……!」阿德尼見憐不是好惹的,她似乎也不懼怕自己的身份,關鍵自己的那個隨從已經倒地不起了,他的話……也根本不是對手。男青年很不想放棄這些空間容器,但在憐的威壓之下只能全部拿了出來,再度落下很話,「你給我等著,金髮的!」

憐手掌一抓,這些空間容器到了她手上,根本不理會男青年的話,憐看都沒看一眼,阿德尼低聲咒罵了一句什麼,奪門而出,小個子自憐的身後走出來,用力拍手,「啊!想不到你真棒!」

憐目光冰冷,小個子嘿嘿一笑,「抱歉拿了你的東西,我只是……喏,還給你。」小個子將戒指還給憐,撓了撓自己的頭髮,「我沒想到自己拿的是這麼高級的空間容器,忍不住多研究了一會兒,不夠我會還給你的!我並沒有想著要去賣掉或是怎麼樣。」

憐看著自己手上的幾個空間容器,都是一級、二級左右的樣子,「這些都是你製造的空間容器吧。」憐將空間容器還給小個子,小個子連忙拿了過來,「是啊,我自己做的,應該還可以吧!」小個子笑的有些單純,憐看著他的五官,皮膚細直白嫩,雖然沾了不少灰,但洗乾淨之後應該是個有富貴相的孩子,這麼小就能製造空間容器,還能製造空間傳送陣,不得不說他在異族之中也是個罕見的附魔天才。

「一般。」憐如實回答,在如今憐的眼中,這樣級別的空間容器只能用粗糙可以形容,不過對於這孩子來說,卻是難得了。憐將自己的戒指收好,轉身準備離開,小個子卻主動跟了上來,「一般?你竟然說這些都一般嗎?這些可都是我的得意之作!我知道你也是附魔師,但也沒必要這麼貶低別人吧!」小個子對自己的附魔很有自信,憐看著他眼中不服的神情呵呵一笑,小個子被這笑聲刺激到,「喂!雖然你製造的空間容器我沒能打開,但從外形上看也好不到哪兒去!最多也只是三級的吧!」

憐停下腳步,小個子揚起嘴角,「我說對了吧,雖然是三級,但也只比我高出一級,你幹嘛瞧不起人!我也不比你差!」

憐回身走到小個子身前,他的確是個附魔天才,但在個性上卻有些囂張,憐的目光給了小個子不少壓力,「我想告訴你,在附魔一途上,最好時刻都保持著謙虛姿態,不論你有大的天賦,也不論你被別人如何稱讚,事實證明,如果你無法謙虛,最先跌落的便是所謂的天才。」

憐的話讓小個子張大嘴巴,憐挑眉,「你的確是個附魔人才,製造空間傳送陣、空間容器,這當然可以成為你驕傲的資本,但……別太過。」

小個子眨巴了幾下眼睛,憐嘴角緩緩上揚,那枚造型粗糙的戒指出現,「還有,我很遺憾的告訴你,這不是三級空間容器……這是五級的。」

「什、什麼!」小個子嘴巴更是大張,憐轉身離開,小個子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怔愣了好一會兒,最後狠狠搖了搖腦袋,天煞的!她自己這叫謙虛嗎!這叫低調嗎!「我很遺憾的告訴你……這不是三級,這是五級的!」小個子歪著嘴巴學剛才憐講話的樣子,然後沉默,最後爆發一聲低吼,拔腿追了上去,「啊!你站住!我要做你的學生!」

最有趣的孩子登場了,哇哈哈哈哈! 「你不要再跟著我。」憐再一次停下腳步,看著始終都像尾巴一樣的小個子,小個子抬起頭露出一抹十分燦爛的笑容,「不跟著你可以,你做我的老師教我附魔的東西,我就不跟著。」

憐狠狠皺眉,她已經快要被煩死了,「我警告你,再跟著我,我對你不客氣。」

小個子無所謂的扯扯嘴角,「好啊,要動手你儘管來好了,你只要弄不死我,我就要跟著你,直到你肯教我東西為止!」小個子又扯出一抹笑容,這笑容燦爛無比,卻讓憐有直接對他動手的衝動,緩緩呼吸,憐試圖讓自己的情緒平穩下來,「小子,我沒什麼東西可以教你,我也沒這個水平可以當你的老師。」

小個子再次扯扯嘴角,「隨便你怎麼說,我呢,就是一根筋的傢伙,只要我認定的事情,很難改變。」

憐的太陽穴狠狠跳了幾下,轉身迅速離開,小個子見她離開也馬上也快步跟了上去,「老師,你要去哪裡啊?快要到黑夜了,你應該落腳最好,不然的話會惹麻煩的。」

「閉嘴!我不是你的老師!」在前面快步走的憐突然開口,小個子哈哈一笑,「老師,你的脾氣不是很好哦。」

憐索性不再理會,看了看海中天色,雖然是在海底,但同樣存在著神奇的晝夜變化,不管是陸地還是海底,黑夜獨行都不是明智的選擇。憐的餘光掃到身後的小尾巴,有些頭疼,她甩不掉他,起碼現在甩不掉他,這無疑會妨礙她的行動,憐大步往前,小尾巴歡快的跟了上去,那一聲聲老師吵的讓憐頭疼,「我讓你閉嘴!」


「好吧老師,你這是默認了嗎?」

「……」憐的太陽穴狠狠跳了幾下,小個子也怕將憐完全惹惱,「老師好好休息吧,我們明天見。」小個子嘿嘿一笑轉身離開,憐看著他的小背影嘴角抽了抽,她還真沒遇到這麼粘人甩不掉的傢伙。

是夜,憐站在房間的窗前,偶爾會有一種會發光的魚從憐的面前游過,憐看著漸漸隱沒在黑暗中的這個城市,肖恩思看來不止這麼簡單。

「公子,可靠消息,那個金髮的就在這裡。」暗處,一雙眼睛閃閃發亮,透著深深的憤恨,和憐遭遇兩次的男青年眼帶殺意,狠狠的噴了一下口水,「很好,將這裡的其他傢伙全都趕走!我要在今天晚上親手結果了她!」

「是!」幾道黑影直接隱沒在黑暗中,男青年站在角落裡,雙眼閃閃發光,他可是阿烈夫領主的兒子,那個女的竟然敢對他這麼不敬!這裡可是他的地盤,被兩次這麼對待阿德尼心中十分不爽,不,是非常、極端的不爽!不爽到讓他根本等不及,親手解決了憐!

「公子,這裡其他的傢伙已經全都離開,公子可以動手了。」

阿德尼眼中發亮的走到了建築物之內,而另一道隱藏在暗處始終沒有動靜的身影突然有了動作,那雙大眼睛眨了幾下,正是對憐糾纏不休的小個子,見到阿德尼走了進去,小個子狠狠皺眉,看來老師是要有麻煩了。

「砰!」

門扉猛然被踹開,憐緩緩移過眼神,見到男青年沒有絲毫驚訝,倒是男青年一愣,她怎麼一點都不驚訝?阿德尼雙眼發狠,「金髮的,沒有誰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我!」

憐沒有說話,只是雙眼看著阿德尼,他腦子是不是有病?看來弱智腦殘的富家公子不管是陸地還是海中都會存在,憐想到這裡忍不住笑了一下,這笑聲深深刺激了阿德尼,阿德尼一聲低喝,「抓住她!」

「嗖嗖嗖!」幾道黑影瞬間出現,將憐包圍,阿德尼陰狠笑笑,「金髮的,今天晚上我要親自結果了你!動手!」


幾道黑影同時向憐逼近,憐身形絲毫未動,黑眸看著阿德尼不知從哪兒來的自信,冷冷勾唇,手腕一個旋轉,一柄黑色利劍出現,利刃之上閃過光亮,幾道黑影並沒有因此而退縮,齊齊出手,憐手中黑耀猛然升騰起元素火焰,火光將憐的那雙黑眸映襯的更為冷漠!

阿德尼的眼中出現火光,他的手掌甚至激動的顫抖幾下,幾道黑影自各個方向撲到憐的身體之上,阿德尼的呼吸一個緊促!

「嗡!」

空氣之中的震蕩直接由里到外的傳來,阿德尼的身體忍不住狠狠向後退了幾步,發生了什麼?還沒來得及張開眼睛仔細看,撲上去的幾道黑影全部彈了回來!

「碰!咔嚓!」被強甩而出的身影將房間弄的狼藉一片,阿德尼連躲了好幾下,這才免除了被壓在下面的厄運,倒在地上的黑影們勉強的站起來,看著憐卻不敢再輕易動手,阿德尼惡狠狠的低吼,「一群廢物!」

憐看了看幾乎被毀了一半的房間,如果在這裡繼續打下去,一定會驚動很多人,她是不知道什麼狗屁領主是什麼身份,但如果這小子一定要堅持,那就換個地方好好奉陪。

憐推開窗戶縱身躍出,阿德尼看到以為憐怕了,當下喊道,「給我追啊!追!」


幾個黑影和阿德尼也連忙自窗戶躍出,在海中漆黑的夜裡狂追而去,躲在暗處還想著要怎麼幫忙的小個子見到這一幕愣住了,怎麼回事?老師這是要跑路的意思嗎?

小個子不相信憐會不敵到跑路的地步,想也沒想也緊跟著追了上去,一前一後幾道身影都跟著憐暈暈乎乎的竟然繞出了城市圍牆,當到達一片城外無人地域之後,憐這才停下腳步,跟在身後的阿德尼還有黑影們也順勢停了下來,只不過黑影們仍然有些猶豫,他們剛才雖然沒受什麼傷,但其實被憐的那一下也震的不輕,憐沒有任何動作之前這幾個都不太願意主動靠近憐,但怎奈他們的主子似乎不明白這點。

「金髮的!你還想逃到哪兒去!」阿德尼喊了一句,緊跟在後的小個子也趕忙找個地方安全藏好,一雙大眼睛好奇的看著即將到來的戰鬥。

憐沒有說話,阿德尼的自信越來越強烈,跟在他身邊的這幾個可不是普通傢伙,他們都是他父親阿列夫領主手下的精英,阿德尼狂笑一聲,「你乖乖的給我跪下認錯,我就饒了你!」

憐眉峰輕挑,黑眸掃了過去,「你給我跪下認錯,我當你剛才那句話沒有說過,怎麼樣?」

「你說什麼!」阿德尼臉色一變,憐呵呵一笑,「你真以為我會怕你?」

阿德尼臉色一沉,「你們幾個,我原先想要活捉,現在我要她的屍體!」

幾個黑影都是腦袋冒汗,礙於壓力只能硬著頭皮點頭,看著憐嘴角那抹氣定神閑笑容,幾個傢伙深吸一口氣,沖了上去!

要開打了!躲在暗處的小個子不知為何莫名的興奮起來,其實他很想看到憐在戰鬥中運用空間之力,這樣他還可以偷學幾手,所以對這次戰鬥異常期待興奮。

戰鬥範圍不再僅僅局限在那個小房間裡面,憐也不再有任何顧忌,意動身形,幾個黑影完全跟不上她的移動速度,憐如今的實力可是在半神領域,在這片外海之中,已經完全可以將這些小嘍啰完全碾壓,不在話下。

黑耀旋轉,耀眼的元素火光不斷燃燒,幾個黑影自不同方向發動進攻,企圖用人數上的優勢壓制住憐,巨劍鋒利,幾個黑影根本擊不中憐的身體,倒是被黑耀打了幾下一個個都傷的不輕,正在此時另一道身影突然竄了過來,直奔憐的後背而去!

「真是卑鄙,他竟然偷襲!」發現這一幕的小個子忍不住站起身,沒錯,阿德尼毫不客氣的選擇了他認為最好的辦法,偷襲!

他身形極快的突進到憐的後面,手中的長鞭瞬間出現,狠狠向前揮去!什麼廉恥,什麼規矩阿德尼已經完全不在乎了,現在在他眼中,就是要殺了她,弄死找個猖狂的金髮!

幾個黑影見到阿德尼出手立刻心領神會的進行配合,夾擊的攻勢突然狂猛無比,憐明顯感覺都這樣的變化,加強防禦和強化進攻的同時,突然感覺到了什麼不對勁!一陣細微的空氣流向改變讓憐猛然回頭,當看到阿德尼手揮長鞭自後面偷襲的瞬間,憐微微眯起黑眸,偷襲也要看對象是誰!

黑耀陡然一陣嗡鳴,幾個黑影立刻再次被彈到身邊,口吐獻血的倒地不起,腳下一道光芒閃過,空間傳送陣出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