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耍的哪門子流氓?路數很是清新脫俗啊!

「唔……總之是沒什麼損失啦,我也試著找過這個人,但找來找去發現好像……不太合適。」

林軒兒略微的撅了噘嘴苦笑道。

「不合適?」

「嗯。」

林軒兒點了點頭,道,「整個縹緲樓的女孩我基本都看過一遍,唯一一個身材相符的……不太可能。」

「是哪個?」

葉天倒是頗為的有些好奇,這清醒脫俗的女流氓,到底是什麼人物。

「縹緲樓的代理首領,名叫顧嫣然,是師傅的侄女,也是親傳大弟子,按輩分說……我該叫她大師姐,但不少人背地裡都叫她『小不點』……」

林軒兒吐了吐舌頭,壓低了幾分聲音悄悄的笑道,像是害怕隔牆有耳,將這話傳了出去傷了那位大師姐的自尊心似的……

「大師姐?代理首領?完后還是個個子小小的女流氓,深更半夜偷偷跑進你房間,親你一口就跑?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

葉天也是聽得一頭霧水,索性是擺了擺手,道,「算了,暫且不追究此事了,有機會見到你那個大師姐再說吧,還是說點正事,這次爭奪,具體是個什麼說法?」

「其實也簡單了,無非就是殺手之間的技藝比拼,無外乎身法隱匿,制度解毒,殺敵之法三個門類,每一個門類的優勝之人都會被留用,但想要保住這縹緲鬼手的稱謂,還需前兩個項目皆在前三,殺敵之法需得第一,方才算是能夠讓這些道上的殺手信服。」

林軒兒倒是毫不掩飾的開口道,此事,恐怕最終還得是葉天來出手,以她的實力,對付一般人還行,要是遇上什麼三劫涅槃境的老怪物,那可就束手無策了。

那位小個子大師姐,便是三劫涅槃境的修為!

「你說要是我將這稱號奪了去,結局會如何?」

葉天忽然怪笑著問道。

「嘿嘿,我就知道葉天哥哥你肯定坐不住,實話說,的道縹緲樓的認可,我還有些把握,但要說能夠保住這稱謂,我還當真是有些沒底,若是敗給了大師姐,倒也算是物歸原主,但要是敗給了外人,那可就把師傅的顏面給丟盡了……」

林軒兒笑了笑,目光立刻望向了葉天,一雙小手萬般乖巧的抓住了葉天的衣擺,可憐巴巴的望著葉天問道,「現在的問題就是,葉天哥哥對於軒兒來說,到底是外人,還是內人了。」

「你都讓你們大師姐偷親了,顯然我才是外人吧?」

葉天陡然失笑道,「罷了,此事我會幫你處理妥當的,不過這縹緲樓內部的關係還需你自己打通,屆時這些稱謂之類的東西,大不了我就全部拿去輸給你家大師姐就是了。我臉皮厚,也不在乎這些了。」

「嘻嘻,那就最好不過了,不然還得留下處理縹緲樓的事物,估計葉天哥哥你又要當個甩手掌柜跑掉了,我才不想被丟在這裡呢!」

聽得葉天答應,林軒兒也是立刻露出了滿面的喜色,這事情有葉天幫助,基本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她不想虧欠了縹緲樓太多,得她所應得便是,其餘的,變留給這縹緲樓自己去定奪吧…… 而對面的那群學員,在看清是沐靈夕等人之後,卻是帶著一臉恐懼的開始後退。

「快逃啊!他們是沐靈夕小隊!剛才肖源的隊伍,就是被他們吞了的。」

這道聲音剛一發出,所有的人全都是一幅見了鬼的表情一般,朝著周圍四散逃離。

沐靈夕還沒有確定好,是不是要出手,結果對面的學員就全都逃走了!

「跑得倒快!看來他們已經都知道了,剛才肖源的隊伍被我們送出試煉幻境的事情,這下我們倒是省心了。」

於冉兩手一拍,一臉悻悻的說道。

「看樣子以後想要從他們手裡得到信物,估計更難了。」

余司似乎已經對尋找信物這件事情上癮了,在看到那些學員逃跑之後,臉上全是滿滿的遺憾。

「放過他們吧!我們的信物有了肖源的贊助,已經足夠了!恐怕他們手裡的信物加起來,都沒有我們多呢!」

孟勛被余司的話逗的一笑,不由得出聲調侃。

接下來,沐靈夕她們的行程,簡直不要太輕鬆了,所有與他們遇到的小隊皆是見鬼了一般的躲避著他們!

直到最終,試煉幻境的光圈越縮越小,所有的隊伍避無可避,全都集中在了一塊不足千平的山谷之中。

其他隊伍竟是不約而同的聚集在了一起,全都一臉警惕神色的看著沐靈夕等人。

沐靈夕看著眼前的一幕,有些好笑。

十幾人虎視眈眈的看著對面那群三百餘人的龐大隊伍,那群人竟是被嚇的噤若寒蟬。

似乎他們得到的消息並不准確。

他們只知道沐靈夕等人,消滅了肖源的隊伍,可他們似乎並不知道,沐靈夕等人根本就不是一次將肖源他們幹掉的。

但是現在沐靈夕等人可不會傻的告訴他們!

一時之間,兩方人馬竟是達到了一種平衡。

空氣中瀰漫著一種尷尬的氣氛,但是誰也沒有出聲戳破,只是靜靜的等待著。

這與沐靈夕當初的料想似乎有些出入,她還以為這時會爆發幾次大的戰鬥,沒想到僅憑他們幹掉肖源這個消息,倒是讓他們省力了不少。

其他幾個隊伍雖然都有些心有不甘,但是他們現在可不敢輕舉妄動。

就算明知道,自己身邊的學員手中就有著大量的信物,但他們也只能默默忍受著,壓抑著。

畢竟,就算他能將那些隊員手中的信物都搶過來,能不能留住還是個問題。

所以此時的平靜,是每一個人都非常樂見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幻境中的光圈也是不斷的縮小著。

冥夫在上我在下 知道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向大地,只聽嗡的一聲,所有人的身體,頓時被試煉環境中那圈白色的光圈籠罩住了。

只見眼前的白光一陣閃爍,所有人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之前第三次比試的比試會場中。

「恭喜你們!順利通過了帝國學院大比的第三場比試!現在請各位學院,按照身份號牌的順序,開始上交信物,學院將按照每一名學員所得的信物,計算得分!」 時間過去兩日,這縹緲樓中也是逐漸的熱鬧了起來,來自各門各路的殺手一道高手紛紛聚集在了此地,欲要在那爭奪一事上大戰一番拳腳。

當然,這其中幾乎九成的人,都僅僅是沖著縹緲樓的名聲來得,這場爭奪與其說是定奪縹緲鬼手的稱號,倒不如說是這些人的一個跳板,踩住了這塊跳板,說不定便是能夠進入到縹緲樓的旁系編製之中,若真是那樣,今後的聲名和修鍊資源,可是當真不用愁了。

要說真正的高手,在這群人當中其實並不算極多,值得注意的,也就那麼幾個真正有能力相爭的,多是一些老輩高手了,只是這兩日,確實有一個名字在人群之中廣為流傳了起來。

「聽說了么?本次大會上似乎是出現了一匹黑馬,是個年輕男人,據說是叫……葉麟,對,是這個名字!從沒聽說過的新面孔啊,嘿,還真是邪門兒!據說昨天跟那南區的左老鬼遇上了,涅槃後期大圓滿的高手啊,一個照面就給放倒了!」

「可不是!我還聽說啊,那葉麟是那個號稱縹緲鬼手的林夕顏的夫婿,之前與西區的白秋子遇上了,白秋子那小老頭出了名的好色呀,想調戲那林夕顏來得,好傢夥,被那葉麟小哥一拳糊在臉上,本來就沒幾顆牙,現在,全沒了!」

「就是就是,我還聽說啊……」

「誒誒誒,來了來了!就是他!」

葉天和林軒兒緩步走在去往大會會場的路上,一路便是聽得周圍傳來一些竊聲議論,一輪的內容,無非也就是葉天這幾天閑不住手腳做的一些事情了,當然,葉麟也是個化名,反正也不是第一個了。

說起來葉天其實也不想這般冒頭的……

要說那個什麼左老鬼,曬太陽你就好端端的曬太陽吧,非要脫了上衣曬,這傢伙身上有股狐臭味,穿著殺手的特質衣袍也就罷了,能夠蓋得住,這一脫了衣服,好嘛,那是隔著百米開外都能聞著味兒!

好巧不巧,葉天剛好就在下風口陪軒兒吃著飯,噁心的不行,說上去說道兩句吧,這傢伙非要橫,葉天是左謙讓,右禮貌的,這小老頭反倒來勁了,嚷嚷著要跟葉天比劃兩下,這不,刀都還沒掏出來就讓葉天放倒了,然後立刻給蓋上了衣服,免得被噁心吐了……

至於那個白秋子……

一把年紀的人了,也沒點別的愛好,就手上盤了倆核桃,放在手裡搓得溜圓,一見了軒兒卻是走不動道了,手裡的核桃都給扔在了地上,還專門逮著一個丟到了軒兒裙子下面,彎腰就像朝著軒兒裙子底下鑽,那你這……

人葉天跟個姑娘家的都能吃醋的人,能忍得了你個老變態跑來鑽軒兒的裙子?

那可不就是一拳直接糊人臉上了,那白秋子一共就剩了五顆牙,還有一顆是假的,這不一拳全都給打沒了么……現如今,不少人都管他叫「白姥姥」來著……沒牙的那種。

還有什麼諸如有人顯得蛋疼跑來掀葉天的斗笠玩兒,讓葉天打得鼻青臉腫啦,什麼有人求婚求到軒兒門前堵著不走,讓葉天直接踹飛出去幾十米啦,以及今天早山上,一個瘦猴子似的傢伙打算假裝意外的潑葉天一身稀粥,結果被葉天整個人倒插進了隔夜泔水裡之類的……

反正都是他葉天乾的。

葉天從來也不忌諱自己在人群之中有些一些名氣和聲望,這樣很多事情辦起來都簡單,這些人不斷地傳播這些消息,葉天反倒是頗為的欣然,最好就是能夠將那些不入流的傢伙給嚇退了,省得一天天的這些人沒事兒找事兒。

不過真正沒事兒找事兒的人……這才找上門來……

行過片刻,葉天和林軒兒便是到得了那會場之中,距離大會開始還有一天,按規定,凡是參賽之人都可以提前到會場,參與會場的檢驗修繕,更是可以上台切磋交流,為大會做足準備,這會場之中此刻也是熱鬧,不少真正的高手,此刻都聚集在了這會場之中,或是熟悉擂台場地,或是在觀賽的席位之上觀察眾人摸查情報,這場大會之中,真正值得注意的人,基本上全都在這裡了。

行入會場,葉天四下一望便是鎖定了三個人。

一個是正在擂台之上走走停停,不斷用手中的一根青藤拐杖敲擊地面的老者,那老者看上去怕是已經到了耄耋之年,身材亦是頗為的有些岣嶁,杵著一根看上去比他整個人都高的青藤拐杖,看上去頗有些滑稽。

不過這老者身上的氣息卻是十分的隱蔽,藏匿得十分到位,葉天也是通過自然之靈體質帶來的敏銳感知,方才洞察到了這老者的修為,赫然有著三劫涅槃境!

另一位,則是一名坐在觀賽台上,看上去摸約有個四十歲左右的婦人,那婦人雖是有些年紀了,但看上去依舊是有著十分的風韻,臉上不見多少歲月痕迹,反倒是顯得相當的知性優雅。

泡你!何需理由 那婦人的手裡捏著一根繡花細針,有一搭沒一搭的在一塊錦緞上刺繡,目光一邊便是有意無意的在這會場之中掃視,注意著周圍的每一個人。

而那最後剩下的一位,恐怕就是林軒兒說的那個小不點大師姐了,當得葉天見到本尊的時候,當真是覺得這個稱呼實在是太……

貼切了。

那顧嫣然在這會場之中,可謂是極其醒目的存在了,整個會場之中數她最矮小。

不對,不該這麼說。

畢竟成年人,一般不會閑的沒事去和一個幼齒的小蘿莉比身高才對……

舉目望去,葉天感覺自己的表情已經扭曲得不成人形了,那顧嫣然看上去當真是……當真是……

有點太萌過頭了……

此刻顧嫣然正站在會場的禮台之上,雙手叉腰指揮著底下的一群縹緲樓門人修繕場地,檢查各處,行徑和話語之間倒是明顯的顯露出了代理領袖的威嚴和霸氣,只是這份霸氣,與那可愛的外表著實是有些不相符……

那顧嫣然的身上套著一身青灰色的紗織裙袍,那裙袍顯然是專門為她定製的,這麼小的衣服,一些手藝差點的裁縫還真很難做得出來,剛巧在她身邊有個與葉天差不多高的男人正在挪動一口木箱子,顧嫣然站在那個男人身邊,差不多就能有那男人腰桿那麼高一點……

葉天伸手比了比自己的腰,大概的測算出了顧嫣然的實際身高,當即便是忍不住笑出了聲。

難怪這縹緲樓的人都管她叫小不點了。

實事求是,令人信服。

「軒兒,敢問你家大師姐今年……芳齡幾何啊?」

葉天強忍著笑意湊到了軒兒身邊小聲的問道,聲音都是憋笑憋得有些發顫……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大師姐她……今年二十有八了……」

林軒兒抿了抿嘴唇小聲的回答道,自己也是險些憋不住笑了出來……

「嗯?我好像聽見有人在議論我?」

忽然,那禮台之上的顧嫣然像是聽見了什麼,目光立刻朝著葉天和林軒兒投遞而來,旋即便是腳尖在禮台上一點,僅僅一個起落,便是落在了葉天的跟前!

「喂,你!是叫……葉麟是吧?聽說你是夕顏師妹的夫君?」

顧嫣然上下打量了一番葉天,雙手環胸問道。

「正是,敢問這位大……大師姐有何指教啊?」

葉天拱了拱手回應道,話沒說完,果然還是沒忍住笑了起來……

「笑笑笑,笑你妹啊笑!給我嚴肅點!」

瞧得葉天發笑,那顧嫣然當即便是一陣惱火,呲牙咧嘴的罵了一句,然後猛地跳了起來!

一腳踢在了葉天的膝蓋上…… 「恭喜你們!順利通過了帝國學院大比的第三場比試!現在請各位學院,按照身份號牌的順序,開始上交信物,學院將按照每一名學員所得的信物,計算得分!」

沐靈夕等人,在聽到那名導師的聲音之後,這才發現,他們已經回到了比試會場中。

在會場的周圍,還站著一群學員。

沐靈夕在那群學員之中,發現了肖源等人的身影。

這才明白,那些站在會場外圍的學員,應該就是剛才被送回來的學員了吧!

肖源也看到了沐靈夕等人,那眼神中的怒火簡直快要衝出眼眶了!

沐靈夕對著肖源的方向微微一笑,直氣的肖源憤憤的哼了一聲,將頭轉向了別處。

除了之前沐靈夕等人親自送出去的學員之外,還有很多學員,沐靈夕並沒有在試煉幻境中見到,想必他們應該是被別的學員送出來的!

不過,讓沐靈夕驚訝的是,在那些學員之中,她竟是看到了,正將腦袋隱藏在一件寬大斗篷下的林默。

「沒想到,我們找了半天沒找到林默,原來他是被人先送出來了!這倒是遺憾極了!」

沐靈夕有些意外的說到。

「他在預備學員中樹敵不少,不知道有多少人等著將他送回來呢!咱們沒趕上虐他,也是正常!」

孟勛也是看到了林默那別具一格的身影,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不由得笑著說到。

「這次我倒是想看看,他還有什麼借口!」

夜元鈺看向林默,臉上帶著一抹鄙夷的神色。

「不管怎樣,他這次是別想在帝國學院入學了!光是成績這一項,他就已經被淘汰了,不認輸還能怎麼樣?」

一直沒有說話的路言,也是憤怒的說著。

之前林默反悔的時候,他都想上去教訓他了,要不是沐靈夕攔著,他早衝上去了。

現在看到林默得到了應有的下場,在他看來,心中也是無比的解氣!

「就是說啊!那林默也是活該,竟敢惹到靈夕頭上,真是瞎了他的狗眼!也不看看,咱們靈夕,是他該覬覦的人嗎?」

穎月也是一臉的氣憤,似乎沒能親手揍上林默一頓,完全無法消除自己的心頭之恨。

藍岳見穎月一臉的憤憤,眼神也是微微一凝。

「他會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的!」

看著大家都是一臉的憤怒,沐靈夕卻是毫不介意的笑著說到。

「為那樣的人,弄得心情不好不值得!我們還是來看看,我們手中的信物,到底有多少吧!」

沐靈夕一說,幾人的視線頓時朝著沐靈夕的方向看了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