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大魚,一定會上鉤。

畢竟,陸天魁和姜志國兩人,都是洋城一方大佬,兩個大佬聯手,怎會輕易在自己地盤兒上低頭認輸?

下午兩點中。

盤上的姜陸兩家兩百億資金,已經被秦穆然吞噬過半,秦穆然的股份,已經佔到四百億,而姜陸兩家,只剩下了一百億。

陸氏集團會議室內,氣氛壓抑。

陸天魁手心,不禁出了一股冷汗。

此刻,一名助理匆匆跑了進來,行色慌張。

「陸家主,查清楚了,姓秦的三百億資金,有一百五億,是洋城李家的流動資金,剩下一百五十億,是從中海打進來的……」

陸天魁眉頭一皺,沉思良久。

李家居然將自己的全部流動資金都投了進來,那另外一百五十億,想必也是姓秦的背水一戰,籌集出的全部家底兒。

「陸家主,還等什麼,這次咱們賺大了。」

「一旦吞掉盤上的所有資金,不僅僅是洋城老街的土地股份,就連洋城李家,也會跟著玩完。」

姜志國興奮道。

陸天魁雖然神情淡定,但內心卻也有些心動。

洋城三大世家,各佔一定市場,如果能趁這個機會,一舉吞掉李家的流動資金,那李家必然會因為資金鏈斷裂,直接破產,而李家空出的市場,無疑會讓陸家得到進一步擴大。

畢竟,洋城的蛋糕就這麼大,兩個人分,總比三個人分要好很多。

「你確定,是洋城李家的流動資金?」

陸天魁再三確認。

「不錯,這是咱們陸家情報部門,一上午探聽出的信息,絕對不會有錯。」

陸天魁兩拳一握,陡然起身在,他等的就是這個消息。

「哼哼……三百億,姓秦的,你的底牌也不過如此嘛!」

陸天魁冷聲言道。

「陸家主,現在盤上,姓秦的有四百億股份,咱們兩家聯手,各拿三百億出來,一定可以徹底吞掉姓秦的和李家所有資金。」

武俠之戰盡群雄 姜志國信誓旦旦說道。

「三百億?姜家主,看來,你這是要孤注一擲呀!」

陸天魁笑道。

「不錯,這一次,我們姜家也拿出所有流動資金,但是我相信,我們不會輸,咱們投六百億進去,加上盤上現有的,就是七百億,姓秦的就算有通天之力,他也拿不出更多資金了……」

姜志國分析道,在他看來,盤上的三百億,已經是秦穆然的底牌了。

「好,那老夫也賭一把,不過咱們提前說好,吞掉姓秦的和李家三百億,這筆錢咱們要64開,而且將來李家的市場,我們陸家也要64分。」

陸天魁笑道。

姜志國恨的牙癢,卻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陸家坐地起價,但現在事已至此,沒有陸家,僅憑姜家自己,根本不可能救盤。

「好,64就是64!」

姜志國咬牙切齒,卻還是應了下來。

……

十幾分鐘后,在李洪天辦公室內,所有人都替秦穆然捏出了一把冷汗出來。

「姜家和陸家,又,又投了六百億?」

周志清驚的下巴都快掉了下來。

此刻,盤上的資金,已經足足達到了一千一百億,如此規模的巨大金融戰,在夏國整個金融史上,都實屬罕見。

盯著盤上的多出的六百億資金,秦穆然笑道:「六百億的大魚,終於咬鉤了。」 “我會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聽到趙小川怨毒的話語,黃大師心中一寒。

他知道趙小川是輪迴者,而且生性老實,不會說出嚇唬他的話。

也就是說趙小川這麼說,那就肯定是會做到的。

一時間,黃大師在恐懼的同時,心中也冒出一股火氣。

他怒道:“趙小川,你個懦夫,拯救不了自己心愛的人,就將錯誤歸於我的身上,難道就不覺得慚愧麼?”

趙小川一陣,隨即臉色漲紅,彷彿被戳到了痛腳,怒道:“你閉嘴!”

說話間,六個拳頭大小的漩渦在黃皮子虛影的旁邊出現,並且快速的旋轉起來。

六股不同的力量在漩渦之間不斷交換着,作用着,處於正中心的黃皮子虛影也隨之扭曲起來。

黃大師在空中發出痛苦的慘叫聲,不過卻依然不忘了咒罵趙小川。

“懦夫,趙小川身爲一個男人,你只想逃避自己的責任,強行將錯誤轉嫁給別人,我鄙視你!”

“一點承擔錯誤的勇氣都沒有,真是可悲的人生,輪迴者?我呸!”

“我錯了,我起碼會認,會改正。可是你居然連我這個畜生都不如,世界交給你來拯救?真是可笑。”

“原來我徒弟心中的兄弟竟然是這個樣子?哈哈哈,我可真是高看你了。”

隨着漩渦間的撕扯之力越來越嚴重,空中懸浮的黃皮子身上漸漸出現一條條裂縫,而黃大師似乎知道自己死定了,咒罵趙小川的話語愈發的惡毒。

趙小川聽到咒罵聲,心中又羞有愧,但更多的是憤怒和無奈。

都市之萬界二維碼 “逃避?沒錯,我就是在逃避,不過我本來就屬於你們的世界麼?不,我不屬於,我只是想要安靜的生活。”

“可是是你們,是你們強行用我的朋友、我心愛的人威脅我,我才進入了你們的世界,其實我只想做一個普通人,過着普通的大學生活。”

“懦夫,沒錯,我就是個懦夫,但是我也想拯救我身邊的人,可是我居然是輪迴者?什麼拯救世界?什麼六道輪迴?不要給我說這些我不懂的詞好不好?”

“我只想和我心愛的人在一起一輩子,但爲什麼卻要這樣對我?爲什麼給我了希望,卻有讓我親手毀滅它?殺死我最親最愛的人!耗子如此,若曦如此,你們究竟想要我怎麼樣?”

“成爲六道輪迴之主麼?讓世界臣服麼?這就是你們所希望的?好,既然你們希望我變成那樣,那我就變成那樣,這個世界我是王者,我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沒有人可以阻攔我!”

趙小川心中憤慨,六個漩渦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情緒變化,相互間的絞殺的力量越來越大。

原本叫囂的黃大師終於再也忍受不了這種痛苦,不再咒罵趙小川,而是開始發出淒厲的慘嚎聲。

趙小川聽到黃大師的慘叫聲,看着黃大師虛影漸漸黯淡下來,嘴角露出一絲陰冷的笑容。

“將錯誤歸功於別人?不,我沒有錯,錯的是這個世界!”

正當他這樣想時,身旁抱着顧媛夢的霸王眼中寒光一閃,瞬間移到趙小川身後,然後狠狠地砸出一拳。

轟!

紅光四射,火光滔天,一大蓬焰火瞬間在空中爆炸,將趙小川和霸王籠罩起來。

“成功了麼?”

火焰中漸漸走出一個人形生物,喃喃自語道。

“沒想到竟然連你也要和我作對?”趙小川不知何時出現在這火焰生物的背後,冷聲說道。

火焰生物一驚,連忙向前衝去,和趙小川拉開距離。

“趙小川,你認得出我?”火焰生物震驚道:“難道說你沒有鬼化?”

趙小川搖搖頭,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質問道:“葉楓,你確定你要爲了這隻黃皮子和我作對?”

葉楓?這火焰人形生物竟然是葉楓?

沒錯,他就是葉楓,原本他在地面上還在觀察着天空的局勢,但是當看到趙小川要殺死黃大師時,終於出手了。

葉楓聽到趙小川的稱呼,絲毫沒有半點驚訝,而是嘆了口氣,身上的火焰漸漸熄滅,慢慢地恢復了實體,說道:“趙小川,我希望你明白,如果可以我們也不想和你爲敵,但前提是你現在必須冷靜下來?”

“我現在冷靜得很!”趙小川喝道:“至於你們不想與我爲敵?哼,這話你們就是用你們手上的鬼器來證明的?”

正當兩人說話間,周圍的火焰漸漸消退,一些人影出現在四周,將趙小川包圍了起來。

李文淵、安希俊、凌影、凌楓、王教授、天干等人手中拿着稀奇古怪的鬼器,對準趙小川,冷冷的看着他。

“已經將黃大師、蔣舟舟、還有顧媛夢救出來了,不過他們的靈體受到了嚴重的傷勢,已經陷入了沉睡中。”崔美美出現在葉楓的身旁大聲的喊道。

聽到了她的聲音,安希俊明顯長鬆了口氣,而趙小川則微微皺起眉頭。

“怎麼?解救出了人質,現在就打算對我出手了嗎?”趙小川開口譏諷道。

崔美美轉頭看向趙小川,氣憤道:“小川,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楓哥說話呢?他可是爲了你好!”

趙小川臉上有些難看,崔美美可以說是他進入貴族學校後認識的第一個學生,也可以是說朋友,但是顯得卻和自己走到了對立面上。

“所謂的世事無常,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趙小川心底感慨道,眼中的寒光又深了幾分。

“好了,美美,不要多說了!快點被他們送到星兒前輩那裏吧!這裏你不適合?”葉楓感受到了趙小川的殺意,連聲勸說道。

周圍人看到後,並沒有說什麼。

畢竟之前黃大師分發鬼器的時候,崔美美昏迷了過去,所以她沒有什麼鬼器,加上實力又不像葉楓那麼強悍,待在這裏確實沒有什麼作用,反而很有很有可能成爲累贅。

崔美美似乎也知道這一點,不再多說什麼,向着遠處飛去。

過程中,所有人都警惕地看着趙小川,生怕他出手,但是趙小川卻根本好像沒有看到眼前的一切。

直到崔美美離開後,趙小川纔開口道:“那麼現在你們打算怎麼做?是讓我殺了你們?還是

你們聯合在一起殺了我?”

葉楓皺眉,剛想說些什麼,但是李文淵卻猛然間衝向趙小川。

“趙小川,像你這種雜碎,活在世界上就是罪惡,你去死吧!”

李文淵手中拿着一把血紅的鬼頭刀,上面鬼頭面目猙獰,刀身更是給人一種鬼器森森的感覺,顯然不是凡品。

只見他衝到趙小川面前,高高的舉起了鬼頭刀,狠狠地向着趙小川斬去。

鬼頭刀上發出一聲咆哮,上面的鬼頭一陣顫動,竟然脫離了刀身,在空中幻化成一個小山大小的頭顱,長着大嘴向着趙小川咬去。

聲勢駭人,鬼氣沖天,所有人看到眼前的一切,都不又長大了嘴巴。

“哼!”

趙小川微微擡頭,冷哼一聲,眼中鬼臉圖案一閃而過,那巨大頭顱的咆哮聲嘎然而止,並且定在空中。

“咔嚓咔嚓!”

崛起美利堅 李文淵驚恐的看着手中的鬼頭刀上出現的一道道裂縫,仰天噴出一口血花,猛然倒飛了回去。

安希俊見狀,連忙想要去接李文淵,但是就在他剛剛觸碰到李文淵身體時,臉色驟然一變,感到一股大力從李文淵的身體涌來,然後他的臂骨瞬間折斷,整個人也向後倒飛了出去。 姜陸兩家,直接投了六百億,顯然是亮出了底牌。

李家人個個暗自吃了一驚,甚至有人開始躁動起來。

「完了,咱們李家要被姓秦的坑死了!」

「不錯,現在盤上,姜陸兩家,有七百億的資金,姓秦的加上咱們李家所有流動資金,也才勉強四百億,怎麼可能取勝啊!」

周志清起身,滿臉憤憤不平。

「秦先生,你必須要給李家一個交代。」

周志清言道。

身為李家的操盤手,如果李家真的破產,他也要跟著遭殃。

秦穆然目光淡然,雙眼的眼神,沒有絲毫波瀾,彷彿眼前的一切,都早已在他的預料當中。

「秦穆然,你倒是說句話呀!」

「剛才你還說,借我們李家一百五十億,雙倍奉還,現在呢?」

李晴雪情緒,也開始逐漸激動起來。

這件事情,非同小可,牽涉到整個李家的生死存亡,沒人敢在這個時候開玩笑。

李洪天雖然沒有多言,臉色卻也很難看。

「交代?交代什麼?」

秦穆然笑道。

「秦穆然,現在姜陸兩家,在盤上有七百億,正在快速吞著咱們的資金,一旦這筆資金被全部吞掉,我們李家可是要破產的……」

李晴雪怒氣沖沖說道,粉嘟嘟的小臉,此刻被氣的有些發紅。

「小辣椒,著什麼急呢?」

秦穆然悠然坐下,抖抖兩指間的煙灰笑道。

站在一旁的陸傾城急忙言道:「老公,我現在立刻聯繫中海盛康集團,打三百億資金過來救盤……」

「不。」

秦穆然直接言道。

「不用?老公,難道你還有錢?」

此刻,就連陸傾城都開始有些驚訝了。

陸傾城很清楚,秦穆然身為夏國的東皇,雖然嘴上天天哭窮,但手裡肯定有點兒私房錢。

只是,陸傾城萬萬沒有想到,自己老公的私房錢,居然比自己公司的錢都多!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老婆,盛康集團現在要做的,不是幫我救盤,這件事情我自有安排。」

秦穆然笑道,彷彿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老公,那我現在有什麼能幫到你的?」

陸傾城問道。

「老婆,你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秦穆然言道。

陸傾城柳眉一皺,有些詫異,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股盤,秦穆然卻說還有比這更重要的事情?

全民偶像他總圍著我轉 「什麼事情?」

陸傾城驚訝問道。

「老婆,你立刻安排公司籌備資金,以盛康集團的名義,入駐洋城。」

秦穆然說道。

「啊?」

「資金入駐洋城?」

「這裡的市場已經飽和,咱們現在入駐洋城,喝西北風嗎?」

陸傾城詫異說道。

陸傾城身為盛康集團的總裁,對各地市場還是很有研究,現在的洋城,市場大多掌握在洋城三大世家手中,盛康集團現在想要強行擠進來並且站穩腳跟,談何容易?

秦穆然嘴角一揚,笑道:「老婆,如果我打贏這場洋城金融戰,姜家一定落沒,陸家也會元氣大傷,整個洋城,必然出現大範圍的市場真空,這時候,正是咱們擠進洋城,並且接手姜陸兩大世家的絕好機會,不是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