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速度比較快,迪蘭沒有能再度用身法躲開攻擊,值得全力一記劈斬將斷虹劍正面揮出,周圍的氣流似乎被這一劍抽空了似的,束縛了蓋亞的部分行動,迪蘭也清楚感到,自己這一劍的揮擊似乎比以前更加有力了。

蓋亞並沒有因此而驚慌,手中的鐮刀之刃寒光閃爍,身體再次微微一側,刀刃同時砍在斷虹劍的劍脊上,又是幾聲金屬摩擦,迪蘭的全力一擊頓時被卸在一旁,兩道尖銳的鬥氣循劍而上,直衝到迪蘭握劍的雙手。

迪蘭連忙釋放出自己的鬥氣,身體也頓時被金黃色所包圍,這才勉強化解掉了那兩端如同針尖般的刀刃鬥氣,但他的雙手也稍稍有些麻木了。

蓋亞沒有絲毫猶豫,大叫一聲:“嘿嘿,小鬼,準備受死吧!”身體一退即進,寒芒閃過,如閃電般的再次攻了過來,此時的另一邊,嘉琳加上蕾伊娜,在配上一個不靠譜的尤奧沙,對付芙妮他們兄妹簡直是小菜一碟,當他們回過神來,看向迪蘭這邊,迪蘭已經遭到了最危險的攻勢。

見到迪蘭似乎有危險,蕾伊娜的心頭瞬間一緊,心臟就像被懸起來了一般,連忙放掉這邊手頭的一切,朝迪蘭這邊衝了過來,魔法元素正在急速匯聚這,一道道若隱若現的氣息漩渦淡而不見,但憑她女孩子的行動力,還是略有不足不知能否趕上。

就在這置此生死存亡之時,迪蘭的腦中忽然異常清醒,身體勉強一側,雙手運力,將剛剛因爲失足而砍入地面的斷虹劍猛然上撩,一陣劍鋒而出,迎向蓋亞的鐮刀之刃。

誰知,這次不只是一個方向有鐮刀之刃,從左右各方也同時飛來了沾滿鬥氣力量的刀刃,迪蘭知道他已經來不及阻擋了,值得全身順勢向前倒去,當身體快要接觸到地面時,左掌重重的在地面上一擊,以至於全身借力而起,才勉強躲掉了這一擊,但背部還是傳來了隱約火辣辣的疼痛。

此時的蕾伊娜已經跑到了一半距離,她心裏想着只要在加快點速度就可以幫助到迪蘭了,但此時一個巨大黑影閃過,那是蓋亞一躍而起所形成的,此時的迪蘭身處死角,如果這一擊被擊中的話,那後果不堪設想。

迪蘭根本來不及喘息,知道自己再怎麼也躲不過蓋亞的攻擊了,死亡的陰影瞬間充斥着全身。

包括蕾伊娜在內,衆人眼看着蓋亞的鐮刀刃就要刺到了迪蘭的身體之上,但此攻勢速度過快,就連嘉琳也不禁冒出了數滴冷汗,眼睛更是睜得老大,一絲絕望之感充滿着出迪蘭外的三個夥伴周圍。

突然,迪蘭意外的感覺到自己左手一熱,一股溫暖的氣流瞬間流遍了他的全身,他體內的鬥氣在這股暖流的幫助之下瞬間爆發開來,是其身體再次被金色的濃光包裹。

此時的蓋亞已經猩紅了眼,在他看來不管怎樣,都要手中的鐮刀將這個小子碎屍萬段,便毫無顧忌的揮出了鐮刀,砍了上去。 鐮刀刃與迪蘭身上產生的金色光芒接觸,彷彿砍在了皮革之上一樣,金色的光芒充滿着彈性,光芒瞬間陡然大放,蓋亞被一股不明的衝擊力震飛了出去。

迪蘭也並不好受,雖然他也不明白這股暖流是從何而來,但產生的金色光芒甚至剛剛爆發出的鬥氣都不是他所控制的,這些光芒也成功的抵擋住了蓋亞的大部分攻擊,手中握着的斷虹劍還參雜着幾絲不願散去的光暈。

此時被震開的蓋亞感覺到喉頭略有甜意,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正在這個時候,蕾伊娜也已經趕了過來,雖然不知道剛剛的金色光芒是怎麼回事,但那顆懸着的心已經撂下一半了,看到迪蘭沒有發生什麼意外,另一邊的嘉琳和尤奧沙也鬆了口氣。

蓋亞並沒有繼續追擊,而是面色異常平靜的站在那裏,輕微的喘息着,剛剛那一擊似乎讓蓋亞本身的表情有了變化,但說不出是何種變化。

見到蓋亞喘息之際,蕾伊娜急忙揮起手臂,一陣寒風在蕾伊娜的面前驟然生成,僅僅幾秒鐘的時間,伴隨着冰潔“咔咔”的聲音,四個冰錐已經全部就位,在蕾伊娜又一次揮手的同時,四個冰錐如子彈般朝着蓋亞飛了過去。

四個冰錐全部命中,使蓋亞的身上也結出了不少冰潔,衣服也變得如鐵板一樣,陣陣涼意從蓋亞身體的各處徐徐衝來,使其瞬間清醒了一大半,手中的鐮刀刃也掉在了地上,看來,這個冰錐魔法配上剛剛迪蘭金色光芒給予了蓋亞重創,使之已經失去了戰鬥力。

蕾伊娜此時已經來到了迪蘭身邊,兩臂溫柔的穿過迪蘭的右臂,輕輕的將他扶起。迪蘭見到蕾伊娜與自己的距離如此近親,便感覺有些不太好意思,左手也同時用斷虹劍支撐着自己的身體,調息着體內剛剛翻涌的鬥氣,勉強的對着蕾伊娜說道:“蕾伊娜,我沒事的!”剛剛的金色光芒也讓迪蘭的體力大減,在站起來的一瞬間,迪蘭就感到自己的身體有一些力不從心難以支撐了。

蕾伊娜扶着迪蘭向後稍稍退了幾步,期間一直注視着蓋亞的行動,生怕他再次突襲。此時的蓋亞一直扶着自己的頭部,左右不停的晃動,表情也擰起了幾個結,看他的樣子很是難受,像是在掙扎什麼一般。

見到蓋亞已經這般樣子,勞倫深知他們大勢已去,臉色也變得異常沉重,嘆息道:“連大哥都……這四個人太強了,我們對付不了的……哎……”此時,他和芙妮都站在了原地,只得擡起了雙手錶示投降,與其說投降,不如說他們已經無心戀戰。

嘉琳掂起她的鞭子,輕聲道:“這樣最好,要是再敢抵抗的話,……後果你應該很明白的吧?”一邊抽着鞭子一邊向芙妮微笑,嚇得芙妮連忙後退,膽怯道:“呀……不要,饒了我吧!”雖然嘴上是在求饒,但她卻用一絲嫉妒的眼神偷偷的看了看那邊的迪蘭和蕾伊娜。

就在這個時候,蓋亞表情再次發生了大幅度的變化,在經過苦苦掙扎之後,他突然停頓下了一切動作,如迴光返照似的睜開了眼睛,眼睛的猩紅之色乍然退去,眼眸也恢復了正常大小,身上剛纔那股超乎野獸般的暴戾之氣突然消散了,在捶打了幾下自己的腦袋後,在其模糊的視線內看到了眼前弟弟妹妹,還有四個不認識的人,表情很怪異。

看到人的同時,蓋亞的腦子中有了清醒後的第一個意識:咦?自己的弟弟妹妹這是什麼表情,還有那四個怪人是誰啊?

在疑問的同時,蓋倫忽然感到身體各處傳來的不適,略微的眨起右眼,有些孩子氣的喊了兩句:“痛痛痛……這,這到底怎麼回事?身體的各處都在疼……我的衣服怎麼結冰了?我的武器怎麼在這……”蓋亞如同演雜技一般這邊摸摸膝蓋,那邊摸摸手臂,這些都是剛剛蕾伊娜的魔法冰錐所擊中的地方。

此時的蓋亞如同換了一個人似的,他似乎對剛剛與迪蘭發生的戰鬥一無所知,而且,從他詫異的眼神看來,他並非是爲了裝出這個樣子而在演戲,他此時的表情吐露着真實,讓人看不出絲毫不協調之處,勞倫和芙妮看到自己的大哥不明不白的折騰了半天,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大哥?你怎麼了?”芙妮在一旁忽然問道,看到剛剛蓋亞奇怪的舉動,她心底裏也有些擔心。

蓋亞似乎像意識到什麼一樣,眼睛一亮,完全沒有在意眼前的形勢,笑着回道:“哦?芙妮?你已經從休塔市那邊回來了麼?居然這麼快就回來了,果然還是失手了吧!”這是怎麼回事?蓋亞的話讓芙妮一時間眉間緊蹙,一點也聽不懂大哥究竟在說什麼。

“哈哈哈,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了,”蓋亞指的是芙妮疑惑的樣子,“算了,只要你能接受教訓就行,以後這些要蠻力的差事還是交給我們吧,雖然這樣賺得少點,不過只要慢慢積累就行了!”

蓋亞的話讓本來就很擔心的芙妮更加慌張了起來,難道自己的大哥已經瘋了麼?一想到這裏,眼睛瞪的老圓,大張開嘴,“蓋,蓋亞大哥,你在說什麼啊?”

在一旁的勞倫也跟着着急起來,大聲喊道:“大哥,你,你振作點!芙妮老早就從休塔市回來了啊,襲擊了客船後,我不是還去迎接過她嗎?你是怎麼了……”

在勞倫兄妹摸不着頭緒的同時,蓋亞卻比他的弟弟妹妹還要驚訝,失聲道:“你,你說什麼?襲擊客船,我說老弟,你在說什麼夢話呀?誰給你的膽子去襲擊客船啊,那麼危險的事,只有白癡纔會去做,還問我怎麼了,這句話應該我問你纔對啊!”

蓋亞的回答讓勞倫和芙妮無言以對,此時眼前的大哥如同失憶一般,對之前他所做的事情一無所知,加上他那迷茫的神情,實在是讓人無法理解,那不像是故意開脫罪行的樣子。

別說他們兄妹了,就連迪蘭他們也都吃了一驚,剛剛那個浴血奮戰的蓋亞在一瞬間變成了這般模樣,這是無法用常理來解釋的,難道是短時間的記憶丟失,還是雙重人格,嘉琳不管如何思考也無法解釋目前的狀況,只得和衆人們一起沉默。

因爲蓋亞怪異的舉動和話語,嘉琳他們暫時放鬆了警惕,迪蘭和蕾伊娜也緩緩走到了嘉琳這邊來,四人都用疑惑的眼光看着蓋亞。

在被四個不明人物的視線集中後,蓋亞連忙又問道:“對了勞倫,你們別一直舉着雙手啊,而且剛纔我就注意到了,眼前這些奇怪的傢伙是誰啊?難道是新來的?”

先不管這個蓋亞是在裝傻,還是真的失憶了,但嘉琳已經重新找回目標,將三人一併制服帶走,便公然的回道:“很抱歉,我們可不是新來的,而是準騎士!”

準騎士這個詞語的出現頓時讓蓋亞感到隱隱的罪惡感和畏懼,但此時他當然不知道自己都幹什麼事,驚訝的失聲道:“內個,這,爲,爲什麼準騎士會在這裏啊?”

四人聽到這句話都覺得有些無奈,蕾伊娜輕聲的在嘉琳耳邊說道:“嘉琳姐,這個人好像真的突然失憶了呢。”儘管是輕聲,在一旁的尤奧沙似乎也聽到了蕾伊娜的話語,用那專屬的語氣微笑的迎合了一句:“哈,哈,哈,看來劇情變得越來越有趣了,這可是隻能在美麗的童話還有精彩的話劇中才會出現的故事啊……”

嘉琳微微的點了點頭,晴朗的聲音再度響起,“就算你突然失憶了,今天我們也還是要將你逮捕歸案,搶奪客船、監禁人質、要求贖金等案件都是既定的嫌疑!”

“搶奪客船……監禁人質、要求贖金!這,芙妮,勞倫,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他們在開什麼鬼玩笑啊!”蓋亞驚訝的衝着兄妹兩人問道,但芙妮卻很失落的低下了頭,面對大哥的這番表現,她也不知道要怎樣回答纔好。

“我們也想知道是怎麼回事啊……大哥,不過這回多虧了大哥……這下有機會了!”最後一句是勞倫在心裏說出來的。

勞倫在這個時候靈活的轉動了幾下眼睛,看着周圍其他四人的位置,他因爲看到了放鬆警惕的嘉琳和尤奧沙,覺得此時可能有機會糟亂逃跑,便在心裏暗暗的計劃準備臨時逃跑的策略,因爲他心裏知道,在這個房間之中,有一處他們爲了在危難之中逃脫而修築的一條祕密通道,這條通道可以直接通往最上面那一層,也就是山洞的最外圍,如果他們在這個房間中成功逃脫,那麼他們就可以趁着這個機會做獵豹號逃之夭夭。


由於此時嘉琳和尤奧沙的視線並沒有注意到這邊,勞倫小心翼翼的向後移動了幾步,來到芙妮的身邊,就在這時,勞倫從背後的口袋掏出了一個圓形的東西,用力摔在了地上。

“叮噹”在其接觸地面的同時,屋子內瞬間發起了刺眼的亮光,迪蘭等人被這刺眼的光線導致不得不用手臂遮擋住眼睛,與此同時也聽到了勞倫的聲音,“沒想到那些傢伙給的魔法***居然派上了用場,大哥,有話以後再說吧!現在還是先逃爲妙!” 照比之前勞倫在奧丁村北面空地與迪蘭他們戰鬥時使用的閃電魔法球威力要明顯小了許多,但由於屋子內的空間並不是很大,所以這個怪東西還是能發揮一定作用的。

勞倫在趁亂期間憑着熟悉的動作從木櫃後面按下了一個開關,伴隨着模糊不清的視線,在幾聲轟然巨響之後,勞倫帶着芙妮和蓋亞從他們早就建造好的地道逃了出去,三人的生息便不知了去向。

“糟了!大家小心,又是同一招……”嘉琳在慌亂之中吐了一句,同時也在內心譴責了下自己,已經不是一回被這魔法***所制止了,下回一定要執行任務時帶上黑色眼睛。

在大約過了一分鐘左右,此時屋子內已經可以完全睜開眼睛了,但四人都驚奇的發現,在門正對的牆壁上石磚朝着兩側推移了很多,木櫃的旁邊忽然出現另一處地道,看樣子,這三個人是趁亂從這裏逃跑了。

“呦呦呦!看來事情又有變數了呢!”尤奧沙靜靜的站在那裏,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帶着淡淡的微笑說道他也知道他的話身邊的三人不會有迴應的,所以他顯得很自然,只是吐槽了一下。

此時的迪蘭也已經回過力來,可以自行站立了,蕾伊娜便嘗試着將手臂與其手臂不捨的分開,聳了聳肩,怒視這尤奧沙說道:“你這個傢伙,難道就一點沒有火燒眉毛的感覺麼?真是的……”

迪蘭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衝着嘉琳問道:“嘉琳姐,我們要繼續追下去麼?”

嘉琳聽了聽門外的聲音,似乎並沒有什麼動靜,在經過幾秒的思考後,嘉琳抿了抿嘴脣,自信的點了一下頭,“我們走,不過大家小心,這裏面可能會有什麼機關。”在嘉琳一聲應下之後,衆人便依次踏出了這個黑洞洞的地道。

這條地道先是向下的樓梯,然而在走一小段路之後,樓梯的角度就變爲傾斜往上的了,而且四周也不是那麼昏暗,應該是其他地方有光照進來的緣故。

漫長的土質樓梯腳感非常不好,雖說他們距離那夥盜賊晚出發了大約兩分鐘,但想一下子追殺也很不容易,終於,因爲棲息在黑暗空間幾分鐘的他們四人,忽然看到了耀眼的亮光,便加快了腳下的步伐,衝出了地道。

“啊、真是悲劇!我精緻完美的鼻腔啊……”在走出剛剛由土石樓梯建造成的地道後,尤奧沙便自我陶醉了一句,但似乎沒有人去理他,因爲這個地方他們很熟悉,這裏正是他們剛剛潛入盜賊基地下面的第一層。

道口附近有一塊被破壞的石板周圍還參雜着泥土,這應該是剛剛那三人爲了逃出地道所破壞的,除尤奧沙以外,嘉琳等三人在走出道口後分別跑向不同的門口處察看那夥人逃跑的去向。

“嘉琳姐,我想應該是這邊。”迪蘭指了指地上的泥土腳印說道,嘉琳走過身來,看了看地面,表示也同意迪蘭的看法,便順着那條回往山洞頂部的路繼續跑去。

回去的路他們都是認識的,所以他們這回前進的速度要照比剛剛快上許多,但在路上遇到了之前那些被蕾伊娜冰屬性魔法擋住去路的盜賊嘍囉們,雖然他們都在與迪蘭等人交手時都聲稱要攔住你們的去路,但實力之間的差距還是讓他們只能英雄一時,便瞬間倒下了。

爲了給那三兄妹爭取更多逃跑的時間,這些盜賊很是頑強,他們分出一波又一波的小隊伍,進行了多次的突襲,雖然都是以失敗告終沒有傷到這四個人的分毫,但他們卻成功拖住了迪蘭他們進五分鐘的時間。

這些盜賊嘍囉之所以會這麼賣命,是因爲他們認爲平時受到大哥他們很多的照顧,在那些一起偷盜的日子裏,蓋亞從來都是有我一口喝的就有你一口喝的,這樣的主張也讓很多弟兄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們,現在到了這種時候,正是報恩的時候了。

嘉琳也能發現,從每個盜賊的臉上的表情來看,他們只是在用蠻力戰鬥,根本沒有想過要贏的樣子,這種爲了保護首領而情願將自身當作盾牌的精神,雖說有點愚蠢,但卻是值得敬佩的氣概,在準騎士的角度而言,這種精神並不是壞的,雖然他們用的地方可能不對,但卻可貴,全力作戰也算是對他們的尊重,嘉琳是這麼想的。

在突破重重之圍後,他們終於到達了最開始他們邁下的樓梯那裏,只要從這裏走出去,就是山洞的外面了,他們現在也不知道那三個人究竟逃跑了沒有,每個人都心事重重的樣子,焦急的衝了上去……

……

“哎?這是……”衆人都愣了一下。

事情總是讓人意料之外,正當他們從樓梯口走出的時候,卻發現王國軍隊的魔力飛船居然出現在了這個碩大的山洞之中,士兵也都站好了作戰陣勢,以待命令。更令他們驚訝的是,剛剛在地下內逃跑的三人此時也已經落入了髮網,他們三人都被兩個王國士兵壓着手臂,被運到了王國軍的飛船上。

“喂,我說你們三個在那裏嘀嘀咕咕什麼呢!還不趕快走?”身後的士兵不時的怒斥道,一邊用着手中的劍柄推着那兄妹三人。

芙妮:“喂、喂!你們不要這麼隨便碰我!”

勞倫:“混、混賬!軍隊怎麼會知道這地方的?那個混蛋,給出的消息又有誤!”

蓋亞:“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勞倫?芙妮?”勞倫是這三人中表現得最爲氣氛的一人,因爲昨天與面具男人的談話內容似乎與今天發生的事情大不相符,但他又從未見過那面具男人的樣子,想要找到誰是內鬼都無從下手。儘管三人不停的四處遙望嘴巴的託辭着,但根本沒有人去理會他們。

這三個兄妹就這樣帶着抱怨被士兵壓上了飛船,這次就算他們再厲害,應該也逃跑不了了。

此時迪蘭他們只是遠遠的望着,因爲眼前發生的事情已經讓他們目瞪口呆了,他們做夢也不會想到王國軍隊居然也會找來這個地方,士兵們也各自忙着自己的事務,都沒有注意到這裏有四個打扮不同的人,或者可以說,他們接到的命令就是捕捉到那三個人便完成了,其他事情概不參與。

嘉琳曾經有過王國軍內部有內鬼的想法,在這一刻她也試着去思考,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然而,站在迪蘭、蕾伊娜、嘉琳身後的尤奧沙在這個時候卻微微的漏出一絲微笑。

在這成羣的士兵中,卻有兩個身影讓迪蘭他們尤爲深刻,那便是奧卡將軍和加菲爾級長,在將盜賊一族的三人送上飛船之後,他們二人便從上面走了出來,站在了山洞高低之上,商量着準備驚醒大規模的搜捕以及救援人質行動。

看到這兩人之後,嘉琳意識身後的三人跟着她來,不管怎麼說,他們也要去彙報一下在地下窩藏人質的房間位置,以及和盜賊們的戰鬥經過。

“……將軍,請問這可以嗎?我想這樣就可以用最快的時間結束這件劫船事故了!”加菲爾似乎對奧卡訴說了他的營救計劃。

“就隨你的意思吧,怎麼說這次的作戰方案也全是你制定的,能獲得成功的確是你的功勞。”奧卡深沉道,說完轉過了身子,但卻看到了迪蘭等人正在向他們這邊走來,瞬間心頭充滿了怒意。

“將軍您言重了,其實這應歸功於情報部各位的正確分析,以及那幾位潛入盜賊一族的弟兄們,正因爲他們,我們才能正確找到這個地方……”在加菲爾說話的同時,也注意到了迪蘭他們向這邊走來,他對此並沒有感到意外,像是早已知道他們就在此地一樣,帶着笑意看着他們繼續說道:“而且,我們還要感謝那邊幾位的鼎力相助呢!”

原來,在迪蘭他們趕到這裏之前,加菲爾就已經派了間諜潛入了盜賊一族的內部,經過幾次的情報傳達,最終確定他們的老巢是在巫山峽谷這個地方,而且,迪蘭潛入這裏,與盜賊奮力一戰的事情也都通過間諜告知了加菲爾這裏,加菲爾在這裏也非常感激準騎士的各位。

對於加菲爾的話,迪蘭他們只聽到了末尾一句,並沒有聽到前面,因爲他們的視線全部都被奧卡將軍那怒視的臉所吸引了,在看到迪蘭他們之時,奧卡便展現出如鷹一般銳利的眸子,充斥着怒意。

“哼!沒想到你們也會在這個地方!”從奧卡將軍的話裏可以知道,他也已經知道了迪蘭等人與盜賊一族奮戰的事情。

嘉琳不想和老人家發起爭端,何況身邊還有加菲爾級長,便深吸口氣,淡淡的說道:“我們只不過爲了慎重起見,早一步潛了進來,將這個據點的盜賊已經壓制住了,還請奧卡將軍不要在意!還是趕快解救人質要緊。”

奧卡從嘉琳的話裏聽出了點**味道,但這只是他的一廂情願,便有些生氣高聲道:“哼,當然不用你們操心,你們竟又做出這種

越權的行動……”在上回他們見面時,奧卡就有提到,這件事不希望他們參與,所以此時他纔會這麼說。


但奧卡的話卻被加菲爾級長打住了,他禮貌的勸道:“雖說如此,不過……這此多虧了準騎士的諸位,才能如此順利地進行突擊,我們應當承認他們這份功勞啊,將軍!” 在加菲爾的極力幫助下,奧卡老爺子也不得不去承認迪蘭他們在此役上有着一些功勞,眼下迪蘭他們也沒有隨着王國士兵們再次潛入掩體,一方面是他們不喜歡和王國軍打交道,另一方面他們也都比較疲憊了,對於解救人質們和抓捕逃竄的人的事,還是就此交給這些當軍人的吧。

……

頑固的老將軍這次也沒有在繼續找迪蘭他們的麻煩,幾人在事件處理完畢後便也承載着王國軍的飛艇離開了巫山峽谷,經歷了近一個月的事件總算告一段落,這也讓他們彼此很是欣慰,至少爲這個王國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在那天,他們黃昏之前便回到了埃米市,因爲他們覺得至少要先向馬塞爾老爺子報告這個事情,在馬塞爾老爺子得知了盜賊一族已經落網後,也高興的都合不攏嘴,開懷的笑容在他老人家臉上徘徊了好久。

不要小看準騎士部門的情報團體,在馬塞爾得知了這個好消息後,急忙向各處發出公告:盜賊一族已經落網。在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裏,整個城市中的居民就已經百分之八十都瞭解到了這個消息,而市民們所聽到的消息時準騎士協助王國軍隊抓住了盜賊一族,雖然看似好處都被王國軍隊佔了,但這幾個青年並不在意,因爲準騎士的本分就是默默奉獻自己的力量。

莉達也在得知這個消息後,趕往埃米準騎士部門來爲迪蘭他們祝賀,莉達心裏很是欣慰,早就相信自己不會看錯人,這四個真不愧爲一流的準騎士,雖然好處都讓王國部隊佔光了,但如果沒有這四個人的幫忙,軍隊也不會那麼順利地突入,搞不好會讓那些反抗的盜賊傷害人質,所以他們的潛入的確爲壓制空賊基地起了很大作用,莉達鼓勵他們要引以爲傲纔是。

莉達在聖保羅餐廳爲迪蘭他們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晚宴來慶祝他們,當然餐桌上也上不了高級的美酒,讓嘉琳和尤奧沙再度陷入了美酒之中,不能自拔。


在晚宴上嘉琳並沒有將她心中那些怪點報告出來,因爲,所有人質平安獲救,這已經是萬幸的事情了,因爲盜賊一族落網的消息,城市很快就會重新恢復活力,再次回到那個巔峯的商業城市埃米了。

很多市民的代表也都在此出席一起由衷感謝的感謝這幾位準騎士,本來並不是準騎士的迪蘭和蕾伊娜,也都被這些人的熱情搞得不好意思的紅起臉來,但在這麼賓客如雲的場面下,尤奧沙卻絲毫沒有害羞之意,看他的樣子就像是久逢這樣的場面一般,無論是禮儀還是對於市民代表的問話,他每句都回答的振振有詞,這次多虧了他才讓迪蘭他們站了陣腳,沒有“塌下來”,感覺就像是一場隆重的表彰儀式。

晚宴很快便結束了,四人也確實過於勞累要趕快休息一下才好,在爲迪蘭他們安排完房間後,莉達才安心的離開。其實,在嘉琳的心裏還有幾個謎團有些不太明白,那就是在貝爾姆之家的湖畔出現的面具男人,他究竟是誰?還有盜賊一族的首領蓋亞那奇怪的變化,這一切讓嘉琳覺得事情似乎沒那麼簡單,那背後一定隱藏着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不過現在盜賊一族已經被王國部隊關押,他們向去調查應該不會受到允許吧,無奈只得把這件事交給王國軍隊去處理了。

在回到一間大屋子後,四人也漸漸的從剛剛那熱鬧的氣氛裏脫離了出來,腦子也逐漸的開始清醒,此時還有一件事讓嘉琳非常的摸不到腦筋:那就是她和迪蘭的老師,海頓的去向。按理來說她不應該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就離奇的自己行動了,雖然這的確有點海頓的作風,但在這次事件看來,確實有點不太尋常。在埃米那裏突然臨時下船後,海頓到底去了哪裏。

迪蘭三人並沒有發現,在他們當中,每當他們提起海頓的時候,尤奧沙的眼神中總會流露出一絲靈光,但卻被他陶醉的笑容所掩蓋。

儘管迪蘭和嘉琳都很苦惱和着急,海頓的去向究竟是在何方,但他們苦思了很久也絲毫沒有任何頭緒,就連埃米準騎士部門也對海頓的行蹤絲毫不知。看來,關於海頓的事情只能暫時放一放了,經過了這麼多天的奔波,一直沒能好好的睡上一覺,今天他們可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夜已經深了下來,每個人都已經進入了夢鄉。房間裏只留下幾處淡淡的燭光在發亮,而在這朦朧的房間裏,一位青年正坐在鋪滿了月光的窗臺邊緣處,一隻腿彎曲地搭在窗臺之上,另一隻腿靠着牆壁順了下來,他有意的將頭有意的向窗外探去,看着月亮,嘴中正發出了與人交談的聲音。

他之所以沒有走出這個房間談話,是因爲這是莉達爲四人安排的高檔旅店,在門口有很多把守的侍衛,還有過往的服務員,而且在開門之時也會發出很多聲響,可能會吵醒正在熟睡的三人,況且在他感覺到又人找他談話之時,他就已經不能做過多多餘的動作了。

他使用的是一種遠程交流魔法,能讓相隔比較遠的人的聲音傳到耳邊,這種魔法並不是誰都可以使用的,而是需要一顆有着強力魔法能源的寶石作爲媒介來使用,使用的時間每次也不過幾分鐘而已,帶魔法能源石恢復足夠的能源方纔能再次使用。

當然,貝爾格德王國地下的魔力晶體也可以作爲這種魔法的媒介,但這個青年手上的寶石並不是來自本土的魔力晶體,確切的說那並不是貝爾格德王國的寶石。

“……以上就是在王國北部發生的盜賊一族事件的始末。”青年的聲音低低的響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