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牧玉展不明所以,正想疑問。但他沒機會了,因爲有一個人來到他的身前,正是宋德華。

宋德華一腳踹向牧玉展的肚子上,牧玉展連哼都沒哼一聲直接暈了過去。

“就你長氣,現在沒氣了吧?”宋德華冷道,留你一口氣居然還記得叫警察呢。

“走吧,吃早餐了。”高慕不忘過來挽着宋德華離開,剛剛那一幕確實好笑了點,通常只有他們怕警察,今天居然看到警察怕他們了。

不過今天宋德華的早餐吃的可不怎麼好,因爲他的身邊多了一個人,是個女人,一樣美麗無比,卻是多日不見的李靜。

“李靜,你、你怎麼來了?”宋德華現在就如被人發現姦情的男人,有些畏懼的看着李靜道。

李靜只是看了看高慕並沒說話,點了一份早餐也吃了起來。

“別誤會,我是老闆的保鏢。”高慕很識趣解釋道。和她當初和宋德華睡在一起一樣,她從沒想過得到名分什麼。這上牀也不過是你情我願的事,她是喜歡宋德華,因爲感覺對了,還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而不是想佔有宋德華的一切。

高慕是那種曾經擁有就可以的女人,再說自己現在天天都陪在宋德華身邊,這樣就足夠了。從小就沒有父母的她比任何人都懂得和人相處的道理。

“沒事,我不是爲這事來的。”李靜擡頭對高慕微笑,然後低頭繼續吃着早餐。

宋德華總感覺氣氛怪怪的,可是他又不知道問題出現在那裏,他有種感覺,這次李靜出現似乎不是偶遇那麼簡單,而是對方特意來找自己的。

難道她發現自己的真實身份?宋德華內心暗想,心裏是七上八下,真實身份被人知道了就如把自己拔光一絲不掛被人看一般難受。

“你認識西門鳴和鍾俊同嗎?”低頭吃早餐的李靜突然道。

現在的她很忙,最近案子並不少呢。忙的甚至都忘記宋德華了,要不是剛好有件事牽扯到宋德華,她還真的忘了。進入狀態後忙碌起來連飯都忘記吃,所以也不能怪她。

畢竟都有事要忙的,又不是小孩子,天天玩在一起就行了。

“西門鳴?鍾俊同?”宋德華思索起來,似乎沒什麼印象呀。高慕也思索起來,總感覺知道又像不知道。 接着桌子上多了兩張相片,是一箇中年男人和一個青年。宋德華拿起來一看就知道李靜說的是誰了。昨天自己還將他們一人一腳直接踹暈死過去的那兩個色狼。

“原來是他們。”宋德華醒悟道,而高慕也有印象,那五個色狼的其中兩個。

“他們死了!”李靜低聲道“而根據線索,你是最大的嫌疑人。”

“啊?我?我沒殺他們呀,只是將他們踹暈而已。”宋德華慣性解釋,但話到這裏宋德華知道,有人要陷害他。

這是一種職業性的警惕和邏輯,自己明明沒殺那兩人,但現在矛頭指向自己,那也就證明有人在對付自己。

宋德華首先想到的就是某些組織,就如最近對方派人在殺自己,只不過現在似乎低調了很多。也許是因爲自己一連殺了他們幾個好手的緣故才暫時停了下來吧。但現在有人陷害自己,那麼宋德華自然先想到的就是那些殺手們和特殊職業的人。

接着第二個就是安麗所在的殺手團,但很快被宋德華否定了。因爲對方雖然是殺手,但她們不玩陰招,要殺對方只會暗殺,而不會萬般計謀去陷害對方,借刀殺人。

除了這兩方勢力以外宋德華就想不到其他人了。現在最大的可能就是之前的組織裏有人還在搗蛋。

“現在證據對你很不利,我在得知是你後第一時間就趕過來了,也就說,很快就有人到你家裏要逮捕你,甚至封鎖併發出通緝令。”李靜小聲道,這也是她唯一能做的了。

宋德華對李靜投去感激,人一生真朋友很少,能在你爲難或是需要幫助的時候幫助你的纔是好朋友。李靜就屬於這這樣的朋友,雖然兩人才認識不久,但李靜明顯做到了這一點。

“謝謝,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宋德華站起身低頭離開,現在他不想連累李靜,而且自己必須做點什麼才行,不然等警察找上門恐怕對他家人原本安靜的生活有很大的影響。

李靜沒有說話,依舊吃着早餐,似乎也沒留意宋德華和高慕已經走了,只顧着自己吃。她不相信宋德華是殺人兇手,所以她在知道後第一時間來幫助宋德華,現在李靜希望的是宋德華能妥善的處理,否則牢是必須要坐的。

“需要我幫助嗎?”高慕緊跟在宋德華後面,她是什麼人?自信在這些方面將比宋德華更有處理的方法,現在在宋德華身邊也就只有自己了。所以高慕很想爲宋德華分擔,只是宋德華並沒理會她,而是拿出手機撥起了號碼。

“猥瑣,你聽我講……”電話接通,宋德華直接將剛剛李靜告訴他的事告訴了猥瑣,他需要猥瑣查出是誰做的手腳。

“好的。”電話裏頭傳來猥瑣果斷的聲音,說完直接掛了電話。事情有分輕重,當事情嚴峻的時候猥瑣不會耽誤半分時間。

“烈赤月……”猥瑣拿起通訊器直接通知其他人,現在猥瑣不得不啓動龍家所有的關係網了,只有這樣才能更快的依照宋德華說的去把事情辦好。

對於宋德華,龍家就等於是他的附屬一般,只要宋德華吩咐到,那麼他們必然辦好。

“就這樣?”高慕奇怪的看着宋德華掛了電話,看着宋德華的臉上有了一絲笑容。

“恩。”宋德華很欣慰自己有那麼猥瑣他們在幫忙,每一次自己有困難都需要他們幫助,與其說過去自己幫助過他們不如說他們一直在默默爲自己付出。

“真的不需要我做點什麼?”高慕再問,她不相信宋德華一個電話就能將所有事情擺平,即便是高慕,如果要把事情查明都需要時間和偵查。

“你真想幫忙?”宋德華突然很認真轉身對着高慕道。

“恩。”高慕不想有它直接道。

“那就,繼續大戰三回合?”宋德華嘻笑,倒是把高慕弄的直翻白眼,都什麼時候了,眼前這傢伙還有心情講這些。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一直到下午……

手機震動了,是條信息,猥瑣發過來的:“事情已辦妥當,經調查,殺那兩人者,天龍幫新任幫主,盧樂和。”

“盧樂和?”宋德華對這個名字很陌生,但宋德華想不通對方爲什麼要陷害自己,或者說對方和西門鳴他們有仇,碰巧殺了他們兩人?

“怎麼了?有線索了?”高慕見宋德華沉思並念着一個陌生名字便猜到那信息把重要的消息告訴了宋德華。

“是的,走吧,女人,帶你去玩玩。”有仇必報方爲真男人。既然知道對方是誰,那麼宋德華自然不會當做不知道了。

高慕沉思片刻接着道:“恩,走。”

剛出咖啡店卻見到安麗正一臉冰冷的站在咖啡廳外等着宋德華和高慕,顯然對方來了不短時間。

“高慕,你怎麼來了?”宋德華很意外,安麗居然能知道他和高慕在這裏。

“情報告訴我你在這裏,我的任務依舊是殺死你,不過現在我不是你對手,所以我暫時不出手。”安麗說話很直。

“那是。等你是我對手的時候恐怕得要一百年後了,那時候我老的不行咯。”高慕笑了,明明是知道自己的消息來幫助自己嘛,死要面子。以前高慕的組織什麼時候成了消息那麼靈通的部門,宋德華可不知道。

“走吧,保鏢,跟我殺人去。”高慕不點明,直接道。

“高慕,你變了。”安麗和高慕一樣默默跟在宋德華後面走着,突然轉身對高慕道。

“啊?我變了?沒有呀?”高慕感覺自己被安麗看穿一樣,心裏突然有些紊亂起來。

“你和宋德華上牀了!”安麗居然直接說了出來,倒是把高慕驚了一跳。

“啊,啊!你怎麼知道……”高慕說到最後的時候聲音小了很多,畢竟這種事情被安麗那麼大聲說出來自然會有些中氣不足兼不好意思。

安麗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看來我什麼時候也和宋德華上牀才行了。”

高慕原本低下的頭瞬間擡高,看着安麗直接翻白眼。感情說了那麼多安麗就是爲了講這句話?真是氣死人了,爲什麼自己和宋德華上牀你就要和宋德華上牀,這是什麼概念嘛。

宋德華完全沒注意到高慕和安麗的談話,此時他正思索着自己怎麼憑空就多了一個敵人,那個什麼天龍幫宋德華可沒接觸過,也沒得罪他們的人,怎麼就禍害到自己呢?

宋德華從來不相信有巧合這東西,尤其是偏偏巧合在他身上。

天龍幫……

宋德華身後跟着高慕和安麗兩個美女出現在天龍幫外,是間很大的樓房,外面正有兩個小弟模樣的人在打着牌。

“你們是幹什麼的?”見宋德華他們走來其中一個叼煙的小弟擡頭道。說話的時候由原來看宋德華的眼神轉移到了高慕和安麗身上。性感高挺的胸脯,細長的大腿,只不過……其中那個穿酒店制服的女人更性感點。

“還問個屁呀!人家送外買的,傻蛋!”另一個小弟明顯是輸牌了,正一臉沒好氣的看了看宋德華他們一眼後吼道。

“禿子六,你特嗎的少插話,是不是沒輸夠?打攪勞資等下我就讓你輸的剩內褲!”叼煙小弟其實只想多看幾眼美女。

“美女送外買嗎?你們兩個陪我進去就可以了,男的在外面等着就是了。”叼煙小弟眼睛一轉後道,看向宋德華的臉時有些厭惡起來。內心暗想這個男的真有福氣,長的不怎麼樣卻有兩個美女同事。近水樓臺先得月,不知道這個傢伙和兩個美女有沒有一腿。

“我找盧樂和。”宋德華從那叼煙小弟眼睛裏看到貪婪和厭惡,又是一個色膽包天的人。

“盧老大?你特嗎是那根蔥蒜?敢這樣直呼我們老大的名字?”叼煙小弟站了起來,個頭比宋德華還高上一點,就這樣走到宋德華面前眼睛盯着眼睛,滿臉兇樣。

“叫那混蛋滾出來就是。”宋德華微閉着眼睛回敬眼前這個叼煙小弟。通常來講微閉着眼睛要比一臉兇樣還要兇橫不少,心狠手辣的人都喜歡微閉着眼睛看人,尤其從眼眸中射出一絲光芒的時候,那是殺人的前兆。

“滾你嗎的屁!你算那幾?!”叼煙小弟深吸一口,猙獰對着宋德華笑了笑,然後將煙霧吐向宋德華。

只不過下一秒叼煙小弟的煙掉地上,嘴巴大張。因爲在他肚子的位置多了個拳頭,打的他倒吸一口氣連話都說不出來。

砰!

小弟倒在地上,身子如蝦一般縮捲起來,張大着眼睛死死看着宋德華,卻說不出話。

“連南你怎麼了?!”禿子六眼看自己的弟兄倒地忙站起來,氣勢洶洶看着宋德華卻不敢向前。

宋德華又一腳踢向倒地的連南身上:“叫連南?居然還有名字,我以爲畜生都是沒名字的呢!”說完再踢一腳。 “啊!”連踢兩腳後頓時傳來連南的慘叫聲,疼痛讓他昏死過去,像死蟲一般癱瘓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來人呀!兄弟們操傢伙!!”禿子六見狀知道對方是來惹事的忙大聲吼叫起來。

頓時在四周竄出不少人,而在屋子裏面更是有十多個小弟擁着一箇中年男人向宋德華他們走來。

“禿子,你丫叫嚷個屁呀!沒看勞資剛搞了個婆娘正乾的爽?特嗎的!”中年男人邊走邊咧嘴大罵,男人最爽的時候是什麼時候?不就是抱着光滑的女人幹活嗎?剛剛他準備乾的時候卻被打攪了,這讓他很不爽,那女的還在上面哭着呢。

“盧大哥,那小子來惹事的!”禿子見自己的老大盧樂和出來頓時臉上有些委屈道,指了指地上暈死的連南。

“惹事?你們廢了他就是……”盧樂和很不滿意禿子六的大驚小怪,對方只是一個男的兩個女的而已,可當盧樂和看到眼前兩個女人後卻是眼睛大亮起來。

“美女,找我老盧有什麼事呀?是來送餐還是陪睡呀?”盧樂和一臉媚笑,女人他最愛了,而在他眼前的高慕和安麗更是美女中的美女,丰韻翹臀酥雙峯,這是男人們的大愛呀!

“你就是盧樂和那丫的混蛋?”宋德華環顧看了下四周的小弟,加起來大約有五十個左右,而被衆星捧月一般圍着的中年男人應該就是盧樂和了。

“混蛋小子,趁勞資心情好你趕緊滾,看在你帶着兩個漂亮女人的份上。不然等下有你好受的!”每天找盧樂和報仇的人不少,但無一不是被拉到巷子裏打斷腿呀手什麼的,然後丟在路上。

“看來你挺喜歡女人的嘛。”宋德華原本想直接將眼前的人放倒,但似乎這樣就少了樂趣。眼前的人都是宋德華的獵物,狩獵就得好好的玩,若是一箭射死就沒意思了。

“嗎的,男人不喜歡美女還喜歡男人不成?勞資沒那愛好!”盧樂和有些鬱悶的看着眼前的青年,這話說的太沒水準了。

“那我讓我的兩個老婆仔和你玩玩?”宋德華是這樣想的,跟了他的女人就算是老婆了,男人嘛,男性同伴都理解的。

盧樂和眼睛直接一翻:日,兩個美女都成了他老婆?那豈不是都沒上過了?日呀日呀!盧樂和內心惱火,怎麼漂亮的女人都成了別人的。

“帥哥們,就讓我們和你們玩玩唄。”高慕將酒店制服胸前鈕釦解開兩顆,打架就得把衣服放鬆點,不然等下就束手束腳了。

但高慕的這一動作落在盧樂和和他們小弟眼前則是無比的誘惑,要命一般。女人漂亮不可怕,可怕的是會賣弄風的女人,姿色又好,又懂挑逗之術。

頓時盧樂和和他的小弟們摸拳擦掌個個躍躍欲試,酒店制服解開,大家都能若隱若現的看到黑色的文,還帶着雪白,這簡直讓所有小弟都成了巾幗英雄一般的人物,個個偉大無比,個個都想疼愛高慕這個小美女。

“草,誰敢和勞資搶女人就別和勞資做兄弟!”

“嗎的,這個女人勞資說第一干誰敢第二?日他仙人!”

“特嗎裏個隔壁的,女人我要了,兄弟們搶就是和我老斤作對,你們知道我手段的,我肯定讓你們後悔!”

所有人雄性動物躁熱混亂起來,現在明顯是僧多粥少,再說全部人都知道彼此底細,有那一個是好東西?所以衆人趕緊搶先。

盧樂和冷眼旁觀突然冷哼一聲,不是普通的冷哼,而是很大聲。頓時小弟們安靜下來了,這裏面有他們老大呀!

“咳,兄弟們忍忍,老大先吃一口,剩下給兄弟們可好?”盧樂和商量道,但語氣上卻是不容質疑。

小弟始終是小弟,第一口肉肯定是大哥先吃的。所以衆小弟不敢說話了,只是乾瞪眼看着,不過很快他們的眼睛又亮了起來。因爲另外一個美女也走了出來,向他們走來,這是個冷豔美女,夠姿色夠個性,搞起來也一定很爽。

“上呀,把他們逮住送給大哥!”不知道那個小弟先開口吼道,頓時小弟們出現短暫的呆滯,但很快個個都興奮起來。內心讚揚那開口小弟聰明,說是逮,其實就是給機會讓他們揩油佔便宜,那滑嫩的皮膚和美貌就是摸一摸也是爽到天,所以衆人興奮,也不顧盧樂和再說什麼全部一擁而上。

宋德華的眼前看到了四五十個男人黑壓壓的向高慕和安麗撲去,全部眼帶綠光,餓狼撲食。

高慕微笑的臉笑的更濃,更媚。安麗則越發冰冷。兩人直接沒入了小弟們的包圍中。

“這羣兔崽子!”盧樂和有些生氣暗罵自己這些小弟,連身後的小弟也全部加入獵豔中,剩下他一個人乾站着看着,真是一羣沒義氣的小弟。

尤其是盧樂和聽到小弟們或驚或怒或啊或呀的聲音時,腦海浮現的是他們摸到美女們身體的興奮模樣,恐怕口水都流一地了吧。最後盧樂和直接扭頭不再看那黑壓壓的一羣混蛋,以免等下自己怒起把小弟全乾死。

半許,盧樂和的耳朵清淨很多,突然沒了聲音,這讓盧樂和很是奇怪,難道兩個美女已經餵飽自己小弟們?

可當盧樂和回頭看去的時候癡呆了,那裏還有他的小弟影子,只有兩個美女站在那裏依舊衣冠整齊,而自己小弟們全倒在地上,有滾來滾去,有一動不動。

“你,你們究竟是什麼人?”盧樂和再傻也知道對方肯定不是一般的人,而且這次來正是爲了自己。

“昨天死了兩個人,是你乾的!”宋德華冷聲道。

“嗎的,勞資天天殺人,誰知道你說的是那兩個人!”盧樂和眼眸閃爍卻是知道宋德華說的是什麼。

“我叫宋德華,你認識?”盧樂和的眼神沒能逃脫宋德華的眼睛,內心已經瞭然。

“誰認識你這個王八蛋。”盧樂和的眼神再次出賣了他,臉上都有些不自然起來。

善哥和他說過這個人,聽說是個很厲害的人,卻想不到對方居然找上門了,可是他怎麼知道自己殺了那兩個人?

昨天盧樂和正壓在女人身上,突然接到善哥的電話讓他處理兩個人,然後他便去了,去到的時候那兩人已經暈死過去,他不費半點力氣就殺了對方。可是盧樂和沒想到那麼快幾被人找到自己頭上。

“大哥,你就招了吧,小女子最喜歡閹人了,男人那根東西太可惡了,長了多餘的。”高慕輕笑向前。

盧樂和趕緊夾緊下身,警惕的看着眼前美女卻如魔鬼一般的女人,那麼多小弟都被她們放倒,能說她們是普通人嗎?

“說還是不說?”安麗閃身來到盧樂和身旁,一把匕首已經架在他脖子上,冷聲道。

“說?說什麼?我都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盧樂和有今天全靠善哥提拔,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出賣善哥的。

“我知道,你都知道,說吧,給你個痛快!”宋德華欺步向前,眼前的盧樂和明顯在撒謊,可是也太不會撒謊了,首先眼神就出賣了他。

“痛快?我自己都能痛快!”盧樂和眼睛變的凌厲,當宋德華感覺不妥的時候卻見盧樂和直接拿起安麗的手用力一拉,卻是用匕首了結了自己。

“你!”安麗甚至來不及阻止,原本她就沒殺對方的意思,所以並沒帶力,卻想不到對方居然直接用力架着匕首割向自己脖子。

盧樂和倒地,卻安詳的閉上了眼。

“對方雖然是混混,卻深明大義,是條漢子。”宋德華看了看已經死去的盧樂和道。如果對方遇到一個好老大,也許會活的更轟烈,而不是就這樣死去。

“怎麼辦?線索斷了!”高慕也知道盧樂和是爲了保護身後的人,這樣的人值得尊重,可惜他跟錯人了,也白死了。這樣一死還不知道對方會不會因此感激,很多這樣忠厚的人卻是愚忠。

“進去搜索下。”宋德華眼見如此只好將目標放在其他線索上,搜一搜應該能搜出點什麼有用信息。

安麗擦拭着匕首的血液,死人見多了,對安麗來講只是站着躺着的區別。

令宋德華和高慕遺憾的是進到裏面並沒搜索到有利的東西,倒是看到了一個用被子裹住全身的女人正縮在角落哭泣着。

“盧樂和已經死了,你可以走了。”宋德華一看就知道怎麼回事了,剛剛在外面就知道盧樂和的爲人,現在這裏有一個哭泣的女人,宋德華自然知道怎麼回事。

“嗚嗚……”女人繼續哭泣,看了宋德華一眼和高慕後低頭,不過眼神裏多了些鎮定。

“宋德華,沒有,我們走吧。”高慕在確定沒什麼有價值的線索後道。

“恩,離開,警察也快到了。”這裏的事應該驚動了不少人,按理有人報警,而警察也快來了。

“大哥,大姐,請你們等一下。”宋德華和高慕轉身就走,但那原本縮在角落哭泣的少女卻是開口了。

“怎麼了?”宋德華回頭,他同情對方。 “帶我走吧。”少女乞求道。是宋德華和高慕救了她,這裏並不是她生長的地方,人生路不熟,現在她只能期望宋德華能帶她走了。

“穿上衣服。”好人做到底。宋德華也知道一個女人面對這種情況等於是什麼遭遇,這一生也許就這樣毀了。

“謝謝。”少女回話,接着在等到宋德華和高慕出到外面後纔拿起衣服穿了起來。

“宋德華,真的帶她走?對方身份不明。”高慕知道宋德華人好,但同時她得提醒宋德華做人要謹慎點,因爲高慕是特工,過去也曾經扮演各種角色接近對方,然後完成任務。

“沒事。”宋德華的自信來自他自己的身份,他可以好,但同時也不允許別人侵犯到他包括身邊人的安全,否則就只有連根拔起。

高慕不說話了,她選擇了相信宋德華。再說,她在宋德華身邊,有特殊情況她也可以可以應付。

“你不是要衣服嗎?說吧,什麼衣服,哥哥我去買給你。”宋德華想起自己欠高慕的諾言,男人嘛,答應了就該做到。

“你確定不後悔?”高慕詭祕看着宋德華。

“當然不後悔拉!”宋德華笑道,錢能解決任何物質問題,即便錢辦不到還有自己的職業在呢。

“我要玫瑰!至今少有的限量版衣服,裙子!”高慕以前執行任務的外號就是玫瑰,紅豔如火,卻暗藏殺機。

宋德華奇怪的看着高慕,難道她就是要這樣的衣服?太簡單了吧?自己一個電話就可以搞定,一毛錢都不用出。

“不行嗎?我早知道的了,算了,那還是不要了。”高慕原本就沒指望宋德華能辦到,事實也是,玫瑰衣服不是錢能買到的。這東西,大家都懂。

背景和權利已經關係網,錢反而是次要的。

“玫瑰什麼東西?能吃?”宋德華在裝。

高慕深吐一口氣,原來宋德華連這種昂貴限量版的衣服都不知道。不過很快高慕就釋然了,畢竟宋德華是女人,他怎麼會對衣服感興趣?

“那個可是了不起的設計師定製的衣服,限量版,不過不需要了,衣服我不要了,姐姐我執行那麼多任務也存了點錢,衣服能買的起滴。”

高慕笑了,一個女人本該不能奢望那麼多的。

宋德華還想說些什麼,碰巧那少女已經穿好衣服走了出來。宋德華只好閉嘴不說話,看着身穿裙子的少女,比起剛剛卻是要好看許多,也是個美女。

“我叫仰語飛,謝謝你們救了我,差一點那混蛋就……”少女講到這裏就講不下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