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報價是三十億,如果現金可以少一點!這邊別墅都是裝修好的,可以直接搬進來住,張先生你來看看……”

上次幫張凡他們買房子的中介李成,介紹這個別墅,三十個億,房子也是新的,面積也比較大,但是唯一有點美中不足的是,它這個位置並不是特別的好。

真正好的湖景,卻是在隔壁的房子,而隔壁緊挨着他的房子,卻是一道很高的院牆。

在院牆的那邊,隱約可以看到一片銀杏樹,那些銀杏樹都有一人多粗,看起來非常的高大,每一棵這樣樹木最少也有三五百年。

隨便一棵這樣的銀杏樹估計都是售價不菲。

“嗯,隔壁那房子賣嗎?”

“那是東湖118號,那是人家祖上的老房子,我打聽過人家不賣的,說是出再多錢也不賣,其實這個房子裝修都是新的,你喜歡的話,可以直接搬進來住,那邊的房子是老房子,真的住的話,還得特別的修整一番……”

李成和張凡以及徐子君都認識,上次就是他介紹張凡買了老街的房子。

他是萬萬沒想到,這纔沒過多久,張凡又開始找房子,而且這一次找的房子,要求要特別的寬敞,還的環境特別好,說是最好有單獨花園的那種。

這樣的房子售價可不菲,這讓李成對張凡簡直刮目相看。

老街的一棟房子上千萬,現在他要求的房子,最低也是十個億往上走,看着張凡相貌普通,年紀輕輕的也沒做什麼事情。

有空就喜歡刷刷手機,他哪來的那麼多錢?

真是嚇人呀!

但越是看不清底細,這李成對張凡越是恭敬,幾乎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順便把隔壁房子的情況也說了一下。

“隔壁的房子,我們中介都沒機會進去看,只是從外面遠遠的看到過,似乎都是老房子,有上百以上的那種,從那些樹木都可以看得出來,那房子位置是好,可惜人家祖屋不賣的……”

“而像這個房子,其實就是和隔壁比差點,但是我敢保證,這房子放到整個江城,那也是頂尖的豪宅,現在別墅都不批用地,何況像這有個小公園,物以稀爲貴呀,這樣好地方,有時候拿錢都不一定買得到!”

李成把把這個房子位置放的非常高,說來也是,他賣過那麼多房子,這個房子是他見過最貴的,也是面積最大最好的一處。

要是能賣出去,那提成就夠他在江城買一套房子了。

張凡的手機突然響起來了,就聽到那邊傳來榮志康的聲音,表示他們已經找到了陳光良的後人,問他在哪裏,必要的時候,他們帶着他的後人來見張凡。

“我在東湖邊,靠大學那邊……”

“啊,那張先生髮一個定位給我,我們也在這邊,在陳園大門這邊!我往你那邊去吧,這個陳光良的後人,情況有點不好,他身體癱瘓了……”

張凡很快掛掉了電話,表示他親自去一趟就好,讓他們在那邊等他。

他曾經告訴過榮家人,以後見面有外人的時候喊他張先生就行,他可不想像他父親那樣,每次都是仙使上使的喊着!

“陳園,那邊就是陳園大門,距離我們不遠!”

一邊的李成忙表示,自己因爲經常在這邊轉悠,知道陳園大門在那裏,他可以帶大家一起去。

“行,那就去看看,最近幾天要是沒有更合適的房子,就籤這棟吧……”

張凡不想爲了房子浪費時間,所以打算去看看陳光良的後人。

“陳光良,這名字我怎麼有點熟悉,好像,好像在哪見過!”

花月影撓撓頭,有些納悶。

“你呀,這記憶力,還沒我好,一起去看看吧!”

張凡上次用了周藍的超強的記憶力後,曾經在倉庫裏就看到了那個陳光良的契約。

那個契約上寫的內容,當時引起了張凡的注意,而且他發現契約上的東西逾期後,一直沒有收回來。

而榮家人一直想爲張凡辦點事情,所以尋找陳光良的事情,就交到他們的手裏,只是讓人沒想到的是,這陳光良已經逝世了。

www⊙t tkan⊙C〇

只留下他的後人!

張凡決定去見見。

從這個地方走過一條種滿桂花樹的林蔭小道,足足有一二里,路邊都是那種幾十上百年的桂花樹,長的鬱鬱蔥蔥十分的清秀。

而那陳園的大門口,也種着一排的桂花樹,每一棵桂花樹足有二三層樓那麼高,而中間的大門,居然是漢白玉石頭堆砌而成,只是因爲風吹日曬看起來很陳舊。

榮志康在大門口等着張凡,一見面那是異常的恭敬。

“張先生,請你跟我來,那個陳光良的後人,情況不是很好,已經癱瘓了二三年了,他的兒孫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不過在沿海那邊做生意,沒想到我居然認識……”

路上,榮志康小聲的給張凡介紹陳光良後人的情況,而走進這個宅子,讓張凡有一個感覺,那就是他們正在那些名人故居遊覽參觀! 進門的地方是一座造型奇特的假山,而假山上還有潺潺的流水落下,順着這假山往裏面走,就看到一條主路上分了很多岔道。

每一條岔道的地面,都是用很厚實的石板鋪成,石板旁邊則種着各種的花樹,有的院落以桂花樹爲主,有的院落以銀杏樹爲主,有的種植合歡樹,有的則種着芙蓉花等等。

張凡看到由幾棵千年的銀杏樹組成了一個銀杏院落,特別美。

那每一棵被人稱爲活化石的銀杏樹,估計那麼一棵,就夠一套房子的價錢了,畢竟這樣銀杏樹,都是在景區被人圍起來保護着不讓人靠近。

陳園的銀杏樹,比本地銀杏谷那棵最大的銀杏樹還要大,這價值,讓人不敢想象。

而類似的銀杏樹,陳園裏居然不少。

“張先生,這邊請,陳光良的後人就在裏面……”

走過很多院落,沒想到那陳光良的後人,不是住在那些院落裏,而是在院落旁一排不起眼的木屋中居住,而那地方看起來,倒像是雜物間,或者是僕役住的地方。

一進門,張凡就看到一個乾瘦的老頭躺在牀上,大大的眼睛還有幾分的精神,在他旁邊有二個人站在那裏,說是陳老頭兒子請來的保姆。

專門伺候陳光良的後人。

“張先生,他就是陳光良的後人,他一直和我說,他是看守房子的,死活不肯挪步,他兒子沒法子,只得派了幾個人來伺候照顧他,偏偏這老頭正院不住,要住在這裏……”

榮志康也不知道張凡找陳光良要幹嘛,只能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他。

“你們都先出去吧,我和老先生聊一聊,以前的舊事情,關於陳光良!”

張凡示意他們都離開,因爲一會他們要聊的事情,就涉及到天地當鋪,他要確定一下,這個陳光良的後人到底知不知道天地當鋪?

或者是,陳光良死的時候,有沒有對他的後人講過,他曾經和天地當鋪簽訂過一份契約?

當然,他是先禮後兵。

事情說清楚了,不管這個老頭願不願意,他的先人簽訂下的合同,他的後人也得遵守,這個不容置疑。

那兩個保姆有點遲疑,但是榮先生和們的老闆一起過來過,當時關係還挺不錯的,而且這邊榮志康也對他們保證,張先生沒有惡意。

但小木屋子所有人都退出去後,屋子裏就剩下張凡和花月影。

躺在病牀上的那乾瘦老頭,靜靜的盯着張凡看,看了許久後才主動說話。

“我爹就是陳光良,你年紀這麼輕,怎麼可能認識他?你有什麼事情?”

這老頭雖然癱瘓了,但是沒想到思路還是很敏捷,說話一點都不糊塗,這樣張凡覺得交流就順暢多了。

“你父親有沒有告訴過你,你們家的陳園,很多年前,就被他當掉了,這房子不是你們家的?”

張凡這話一說,那老頭一驚,慌忙想支撐起身體手指着張凡。

“你,你到底是誰?你怎麼知道這事情?其實就算不是陳家的房子,但是這麼多年都是我在管理,你拿不出證據來,我會當你胡說八道的……”

那老頭雖然這樣說着話,但是放在牀上的手指卻不停的抖動着,看的出來,他很激動,非常激動。

“這你認識字嗎?還有你父親的簽名,以及他按下的血手印,這些錯不了的,他把這房子在幾十年前,就當給天地當鋪,你不會不承認吧……”


說話的時候,張凡已經把那契約拿了拿出來。

這東西本來都在天地當鋪的倉庫裏面,因爲倉庫積壓的契約合同太多了,上次張凡清理的時候,就順手把這契約放到一邊。

剛纔意念所動的時候,那契約就已經出現在他的兜裏,這會拿出來遞給這老頭,卻見他雙手直髮抖,然後死死的盯着那契約的名字看了許久。

他甚至還用手摸了摸那陳光良的簽字。

突然眼淚就嘩嘩的留下來,對着那簽字和血手印有些嗚咽的說了一句。

“爹,爹,你說的是真的呀,真的有人來收這房子了,已經整整五十多年了,我終於在有生之年等到他們來了,這一次他們拿着這合同來,應該不會是誆騙我的……”

那老頭的眼淚落到了羊皮捲上面,根本就打不溼這羊皮卷。

他使勁的揉着眼睛,然後對着張凡很誠懇的說了一句。


“我爹死的時候曾經交代過我,說他是不肖子孫,把陳園當掉了,人要言而有信,但是這麼多年來,這個陳園一直空着,我們也在等它的主人呀……”

“你等着我,我給我兒子打電話,讓他趕緊過來,讓他給你辦理陳園的手續,還有我們陳家的子孫,能在這裏最後在聚一次嗎?”

這老頭此時語無倫次,說話都有些哆嗦,實在是太激動了。

他在這裏守了很多年,這輩子就是爲了答應父親臨終的話語,除掉撫養幾個孩子長大,就是爲了把這陳園交到它的主人手裏,也算是了卻他們畢生的心願!

“可以!”

張凡來收逾期的房子,這一處房子在天地當鋪來說,實在是微不足道,以至於天地當鋪不知道什麼原因,居然沒來得及收回。

這陳園就一直由陳家子孫照看,沒想到那個陳光良還有點良心,居然一直叮囑着兒子,讓他時刻等着天地當鋪的人來收房子。

不錯,不錯,這人間像這樣有良心的人,有誠信的人實在是不多見了。

因爲一份契約,陳家的人能守半個世紀,真是難得。

所以張凡對於這老頭的要求覺得一點都不過分,只是表示三天後他再來,直接拿合同就好,至於辦理合同那些找榮家人就行。

這老頭點頭答應了,等他們走出房子後,就看到徐子君和李成在那房子到處看,那李成還拍下很多照片,並且和徐子君在說話。

“這家,其實我們中介圈子裏都知道,人家這房子,多少錢都不賣,人家也不缺錢,兒子在沿海那邊很有錢的,只是奇怪了,這麼好的園子,他們一家人都不在這裏居住,多可惜呀……” “這麼好的園子,可比剛纔看到那別墅強多了,嘖嘖,那別墅都三十億,這,一百億估計都值,關鍵是人家不賣呀, 好可惜……”

徐子君不住的搖頭嘆氣,剛纔還覺得隔壁那別墅很不錯。

現在在陳園一看,覺得這裏纔是好地方,一草一木都用了心,就看那些綠植,隨便一棵樹都看起來那麼養眼,只因爲年代長久呀。

而且這院落的設計和材料,在住上一二百年都不會破舊的感覺。

可比現在七十年的鋼筋水泥強多了,不行,這房子越看越喜歡,徐子君就想着和榮志康說一聲,讓他連續一下這屋子裏的主人,看人家想要什麼?


他實在是想把這房子買下來,因爲這房子感覺比上次去宋家看到的房子都好。

喜歡,特別的喜歡。

“徐哥,咱們的交情誰跟誰呀,除掉這裏的房子,江城其它的地方隨便你挑選,我一定給你挖過來,我那邊還有一二百做中介的兄弟了……”

“我就喜歡這陳園的房子,你今天介紹的那處別墅放一放吧,在慢慢找,或者你在看看這家主人,到底想要什麼條件?”

徐子君還在和李成說話,卻見李成都要哭了。

“我的哥呀,我的親哥,你就別難爲我了,這個房子是人家祖居的老宅子,多少錢人家都不肯賣的,我就說這句話吧,要是誰能把這家房子弄到手,我,我的腦袋給你擰下來當球踢,所以你就別想了,還是把我今天帶你看的房子定下來吧,晚了,別人搶走了……”

李成此時心底異常的後悔,早知道不帶他們到陳園這邊來。

沒有那陳園,剛纔那三十億的房子,張先生還非常有意向想買,徐子君也很滿意,誰知道來到陳園逛逛後,徐子君一下子變卦了。

喜歡上陳園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