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發生了神馬?

“我們不進來嗎?”

陳榮飛的臉變了,他不知道保安員的意思。

他們甚至沒有資格進入!

“這個凌羽楓,太狂了!”

他忍不住咒罵:“司馬先生,我下去看看。”

司馬青田點了點頭,仍然不屑一顧。

他今天來,是要給凌羽楓一個機會,否則蘇氏要退出困難。

沒人接管他們的採礦區,蘇氏只能在這裏幹吃飯,只有經營費用,才能把他們殺死。

到那時,蘇氏幾乎不能付給工人工資。

即使蘇氏很富有,恐怕也會損失太多。

給他機會,不珍惜啊。

司馬青田坐在車裏,扶着他的架子,捲起窗戶。

陳榮飛下車,走到門前,看上去很高。

“讓我們進來,否則你的老闆會責怪你,這是你負擔不起的。”

他看了一眼保安,然後隨隨便便地說,然後不理他。

那位保安睜開眼睛,今天看見很多重要人物,來到礦井大門時,必須禮貌地排隊,並給自己抽菸,大哥喊着,此刻的這個人,敢威脅自己?

“進到那裏去?”

“在門口等!”

京城的車都要排隊,這個當地的車牌,沒有把他們趕出去,已經很面子了。

敢威脅自己?

真的認真對待安全性嗎?

你該死的樣子,這是誰的保安!

聽到保安員的話,陳榮飛轉過頭:“怎麼說?”

“我說,讓你在門口等!”

從來沒有這麼炫耀過一生的保安人員直接回答:“如果你不想進去,就走吧,沒人會寵壞你!”

凌先生說,在蘇氏工作中,不要委屈自己,儘自己的職責,只要他們沒有做錯,那蘇氏最終就會保護你。

“再說一遍!”

陳榮飛很生氣。

保安員,敢跟自己這麼說話嗎?

“S!”

“S!”

“S!”

在陳榮飛通過之前,十幾名保安人員跑了過來。

當他們看到有人試圖製造麻煩時,他們沒有禮貌。

他們直接從安全室拿起叉子和電棍,使陳榮飛立即退了幾步。

他沒想到這些保安人員會敢於如此大膽。

令他驚訝的是,他們甚至無法進門。


“看看這個地方是神馬!”

保安雙手託着腰,毫不客氣地指着六十六號的標誌,“蘇氏”兩個大字,“這是蘇氏,是凌先生的,你想幹嘛?”

陳榮飛從來沒有當過保安,指着臉罵了一下,立刻臉紅了。

他迫不及待地想衝過去打耳光,但是當他看到十幾個保安站在那裏時,他確定如果他敢衝過去,一定是他摔倒了。

這凌羽楓一定是瘋了!

這蘇氏一定也瘋了!

“司馬先生。”

陳榮飛到門口時,司馬旋風的窗戶滾下來,說道:“這些混蛋不要讓我們進來。太囂張了!”

“這蘇氏全部死了,竟然還擺出姿勢,看來不想得到司馬總的愛心啊。”

用他的話說,仍然存在挑釁。

“呵呵,你對這些無知的人關心神馬?”

司馬青田用一隻眼睛看着那幾個保安,那卑鄙的人,從來沒有進入他的眼睛,“他們知道神馬。”

他拉開門,下了。

“不允許我們的車進去,我們就走進去。不要擔心,以後,他們會請你把車開進去。”

司馬青田說道。

他的臉控制住了表情,走到門口,按照安全要求進行了登記。

看着那幾條安全條例,彷彿已經看到了,等一下凌羽楓爲了乞求自己,讓跪下道歉的現場!

司馬青田帶着陳榮飛進去,看着六十六號,在如火如荼地幹,搖頭。

“業餘愛好者,真的是業餘愛好者。”

司馬青田不停地搖頭,“市場空無一人,也敢於繼續開採,他們的倉庫似乎已經滿了?”

“我已經明確,他們只有一個星期的存儲空間,週轉率非常低。”

陳榮飛立即說。

他們是準確的消息,蘇氏現在正像騎虎,一直被迫走到路的盡頭,所以高調地來。

表面上是去凌羽楓的臺階,實際上是爲了搶佔六十六號的第一步!

司馬青田非常有把握,他提議購買六十六號,凌羽楓便會同意。

車子在軌道上一車接一車,到處都是礦石。

“這個凌羽楓,確實是一個外行,”

陳榮飛幸災樂禍。“司馬先生,現在恐怕他像在熱磚上的貓一樣焦慮。”

兩人成爲辦公樓的直線。

當沿着這條路走時,看到那些拿着公文包的人,四處亂竄,滿是灰塵。

“司馬先生,這是應該與他們分手的人。看,這有多緊急?我真的想立即與凌羽楓建立清晰的關係。”

“誰將與凌羽楓合作,那就是對付其他所有去到,依靠凌羽楓的公司,無法養活他們。”

陳榮飛搖了搖頭,滿臉同情,“這個凌羽楓,是個門外漢沒有錯,但是他出來炫耀,那是他的錯。”

這兩個人走到即將關閉的辦公室門前。

“對不起,快要下班了。明天你早些。”

門口的人立刻停止了兩個人。


“哈哈,解除合作,真想快點,”

司馬青田冷笑着,懶得胡說八道,“告訴凌羽楓,司馬家,司馬青田來了,如果他仍然想留在鐵山這樣的城市,就讓他出來見我。”


“你說神馬?”

門口的那個人皺了皺眉。

他看到司馬青田提了凌羽楓的名字,立刻有些不滿。

敢叫凌先生名字?

“你沒聽見嗎?讓凌羽楓出去!”

“司馬先生。我們不用給他機會。一個外行人敢於進入採礦業做些神馬。”


“如果他想擺脫,出來親自見我們,或者……”

“或者是神馬?”

門口傳來一個冷淡的聲音。

司馬青田轉過頭看了看,略微眯起了眼睛。

“凌羽楓!”

陳榮飛看到凌羽楓兩隻手的水果,立刻道,“不想自己會這麼快淪落到這一點?” 連水果都得自己買,看來這凌羽楓已經失去了信心,很快就完蛋了!

“神馬意思?”

凌羽楓就像看着兩個傻瓜,看着司馬青田兩個人,“我是一個門外漢,看來你很熟練?”

他一步一步走過去,目光停留在陳榮飛身上,臉上突然下沉。

“我似乎已經說過,貓貓狗狗不能進入六十六號的,今天哪個值班保安?”

聞到氣味,陳榮飛的表情立刻變了。

凌羽楓上次被侮辱了,直接斷了手指的事,他還記得!

今天過來,是看到凌羽楓跪下求饒,在哪裏想到,凌羽楓竟然敢罵自己是狗?

“狂妄!”

陳榮飛說:“死亡來臨,我建議你老實!”

他忍不住了。

一個外行人,到他們的地盤,敢於如此大張旗鼓,打破行業規則,真的認爲沒有人能對付他嗎?

“Pa!”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