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情形是根據現實世界擬變而來的,對於神魂也有傷害,搞不好小命都容易交代在這裡。

樂天也是一陣煩悶,自以為運氣不錯,沒想法來這以後接二連三碰壁。

「往哪躲啊?」樂天看著滾滾黃沙猶如滔天巨浪一樣扑打過來,遮天蔽日。

劍魂急忙化成巨型劍體,擋在了樂天的身前。樂天一看,猛地前撲趴在了劍魂的身上。

黃沙滾滾細流,要是人在其中會不斷下沉,沉入沙底。劍魂化作的巨大劍體為樂天大大的增加了阻力,樂天趴在劍魂上,自己也放出一道金色的護盾。樂天原本金色的身軀和黃沙交織在一起,竟然毫無違和感。

狂風越來越大,一道一道數丈高的沙浪拍過。樂天感覺自己的可見度越來越小,逐漸被黃沙掩埋。

沙浪在狂風的帶動下不斷的飛速移動,沙漠風暴席捲了整個試煉地。試煉地的很多地方,一些武者無力對抗黃沙,最後都被掩埋在了黃沙之下。

茫茫的黃沙之中,一切都顯得那麼渺小。一個白色半圓型的護盾在黃沙之中顯得格外刺眼。

白色護盾格外巨大,所以在剛才的風暴中並沒有將它掩埋。

白光閃過,護盾變成了一個半圓形的球體,一男子接過,將其當成護腕戴在了手上。

「大哥,爺爺果真有先見之明。」一矮個子對著另一個高個子說道。

「那當然,七十年前金凰大明王的傳承地就已經開啟過一次,只不過獲得傳承的條件太過苛刻。連爺爺都沒能走過最後一關。」高個子看著受傷的護腕有些遺憾,不過隨後臉上的哀愁就被意思欣喜代替。

「七十年前爺爺為我們探路,這次的傳承我們勢在必得。」兩人大笑,激起黃沙崩飛。

「噗。」黃沙之中,一隻手伸了出來。

小個子看見后,一伸手就把黃沙之中的這隻手拽了出來。

「啊。」黃沙之中的這人被突如其來的襲擊弄懵了,小個子只是看了一眼,二話不說就一拳揮過。

「嘭。」

「啊。」

僅此一拳,挨打之人神魂崩散。一顆乳白色的信石落到地面。


「哎,這小子運氣還不錯。」小個子撿起信石隨口說了一句。

要是樂天在這,一定會認出被殺之人,此人就是吳浩。在聯合賽中聯合金文還有歐陽辰算計樂天的人,樂天殺了他的弟弟吳風,由此惹來報復。但是樂天卻沒有殺他,只是砍斷了他一條胳膊。沒想到吳家人還挺重視他的,又耗盡秘法為吳浩重續斷臂。要不然吳浩怎麼能衝進戰爭學院的五十名名額之中呢。

這一高一矮兩兄弟徑直前走,一路上飛沙走石,見人就劫,見人就殺。

「你們放肆,我乃是。」一人看著面前的小個子驚恐的想要報出家門,小個子搖了搖頭一拳打出,說話人的神魂直接崩碎。

「青龍皇族。」被殺之人死前還未說完的四個字。



「人界這些生物真不知道是怎麼了,總以為後面有人就可以飛揚跋扈了,這種人直接殺掉。」大個子看著崩碎的神魂,一陣反感的說道。

「看來還是個有錢人呢。」在那人神魂崩碎之時,一個戒指從天空掉落。

高個子一把接過,細細觀看。

「又是一件防具,留著吧。興許用得上,在這裡不可以掉以輕心。」高個子將戒指扔過,小個子笑嘻嘻的戴上戒指。對這個哥哥很是無奈。

青龍帝國帝都,皇室成員聚集之處。

「快去稟告我王,龍希的神魂葬在了虛神界。」龍正豪看著眼前的青衣男子閉上了雙眼,從蒲團上栽倒。這就意味著神魂已死,再無歸還可能。

除此外,還有五人在龍希旁邊。幾人面色神采奕奕,一看就知實力不凡。

虛神界中,小個子和高個子一路斬殺。短時間內已經集齊了八個信石。還需要十二個信石兩人就可以共同前往下一關了。

站住,迎面而來三人叫住了兩兄弟。

「恩?」小個子率先回頭,脾氣火爆的他怎麼會容忍別人對自己如此不敬。

「停。」其中的一女子伸出手掌,示意二人別說話。

「你的戒指從哪弄來的?」旁邊兩人問道。

「搶的。怎麼了?」小個子低著頭,語氣很強硬。

「那他人呢?」女子大喝。


「被我殺了。」小個子搖了搖頭。

「找死。」女子一腳踢出,直奔小個子面門而去。小個子不慌不忙伸出右手一把抓住了女子的腳裸。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另外兩人一看,急忙上前。這時,高個子男子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經出現在兩人身後,一手抓住一人。一片白光過後,兩人慘死。

「這。」摔倒在地的女子驚恐的看著兩人。不斷後退。

「別說話。」小個子也學著女子的樣子,伸出手掌堵住了女子的嘴。

女子此時是後悔莫及,先前的優越感消失的無影無蹤。本以為是兩個軟菜,沒想到是個這麼硬的岔子。

「我是青龍皇室,你別殺我。你想怎麼樣都行。」女子顫抖的求饒。

「青龍皇室?怎麼這麼煩啊?」小個子有點心煩,這個稱呼已經好幾次出現在他的耳邊了。

「嘭。」小個子一拳打出,女子依舊被殺,求饒無用。

「一個信石都沒有?」小個子吃驚的看著地上。

其實也不是什麼都沒有,算上剛才的龍希,還有這三人外,青龍帝國還有兩人。信石和護具都在那兩人身上,只不過突如其來的沙漠風暴將六人吹散了。

有人神識探出發現了這一幕,不過急忙就將神識收回。

「好強勢的兩人啊。」探出神識者發現二人後就急忙離去,鬼才願意碰到這兩個瘋子呢。

就這樣,一高一瘦的凶名在傳承地逐漸傳開了。 「兩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小子,居然敢殺青龍皇族?」

高瘦組合的消息不脛而走。很快,許多人都知道了這樣的一個催命組合,其中就包括神凰帝國的皇室家族。不過很多人對這個組合很是懷疑,總以為是有人故意在其中掀起風浪。


一個看似憔悴的男子在沙漠中獨自穿越,他並不是在尋找信石。更像是在找人。

「哥哥,你看。」這一高一矮的組合很是誇張,在這黃沙之地四處橫穿,專門尋人搶劫信石。

那名看似憔悴的男子也明顯注意到了遠處的這對組合,速度飛快的朝兩人走來。

「你們是從那面來的?」憔悴的男子看似憔悴,但是語氣很強硬。

「是又怎樣?」小個子哼了一聲。

「不用問了。」憔悴的男子看到了小個子手上的戒指就知道了自己的同夥很可能已經遇難了。

男子明白,知道這戒指的重要性。也知道自己同伴是不會輕易把他交出去的。現在戒指在別人手上,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了。

「看來最近瘋傳的索命二人組就是你們了?」憔悴男子暗暗攥緊了拳頭。

「轟。」小個子和憔悴男子幾乎同時出手,兩人如同離弦之箭一般踩著黃沙跳到了半空中。兩人剛才腳下停留的沙地被巨大的力道炸開了一個深深的沙坑。黃沙四起但是卻沒有沾到高個子身上,黃沙緩緩流動。逐漸被填平。

兩人在空中受到傳承地的壓制,不能離地面過高。但是無論壓力多大,兩人都保持在同一水平線。

小個子的拳法很是兇猛,被他的拳頭打到不是神魂崩碎就神魂大傷。

憔悴男子看似衰弱,但是和小個子硬抗百十拳都毫髮無損,可見憔悴男子也有一定的實力。

「呵呵。你也有淬鍊神魂的功法。看來你也是出自名門了。」小個子和憔悴男子落到了地上,兩人四眼相望。

「你到底是誰?」憔悴男子問道,在他的印象里好像沒有這麼年輕而且又有實力的男子。

「你,不行。」小個子並沒有回答他,而是伸起了食指。

「呵呵。」憔悴男子並沒有說話,而是揚起一陣黃沙,數道白光閃過便沒了身影。

「記住,我乃青龍皇族,龍天。」

憔悴男子的聲音在空中不斷回蕩,小個子一個箭步追了出去。

「等等。」高個子沒等說完,下一刻已經出現在小個子身前,伸出手攔住了他。

「先辦正事,日後還會再見的。」高個子說完。眼神也忍不住的朝憔悴男子離去的方向看去。

「恩。」小個子點了點頭。

憔悴男子遠離此地,他不敢貿然行事。光是一個小個子就能讓自己焦頭爛額了,看那個大個子好像更強。要是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隕落再此。所以,不得不忍一時之氣。

一高一矮兩兄弟接連搶奪,短時間內兩人手中的信石已經有十七個之多。兄弟倆對金光大明王的傳承可謂是有備而來,前輩探路,讓倆人多了很多其他不具備的優勢。

「真喪氣。」小個子又滅掉一隻神魂,但是卻沒有半點收穫。

「進度已經很快了。別著急。就算我們收集了足夠的信石沒有等到傳承之門打開還是一樣要待在這裡。」大個子安撫道。

「我知道了。」小個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接二連三的虐戰他也有些累了。

「調整一下吧。別再浪費魂力了。要不然後面我們無力奪取傳承了。」高個子也盤坐下來休息。

倆人在黃沙之上盤坐,任由黃沙吹打身體,未曾動搖。

「噗。」小個子身邊的黃沙突然冒出一隻手,這隻手不斷的探索,最後一把抓在了小個子的大腿上。

「什麼東西?」小個子像是碰到鬼了一樣在原地炸開,飛一樣的坐了起來。

「好疼啊。」小個子捂著大腿說道,小個子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偷襲他呢,只是感覺被什麼東西「咬」了一口。無奈這個「東西」太有力量了,連小個子這樣的神魂強度都可以感覺到痛,而且神魂的痛,是最「刻骨銘心」的。

「我看看。」高個子也急忙做起來,看著小個子的腿。

「不是鰲蠍,放心吧。應該是一些沙漠中的靈獸。」高個子拍了拍他。

鰲蠍是沙漠中很常見的靈獸,在現實世界中很常見。這種鰲蠍成年後體態巨大,外殼堅硬,很有攻擊力。而且他們尾刺狠毒,但是這一物種只生活在沙漠之中。因為這一物種的強勢不被其他種族所容,迫不得已被逼道沙漠之中,千百年下來,鰲蠍已經完全適應了沙漠的環境,就這樣在沙漠中棲居繁衍。

小個子很是謹慎的坐下來,不斷地回頭觀望。

過了一會,那隻手又從黃沙之中伸了出來。

還是像先前一樣不斷的四處探索,這次小個子提前發覺。一屁股做起來,看到從黃沙之中伸出的是手勃然大怒,不知道是哪個不知死活的敢如此戲弄自己。

小個子上前,一下子抓過去。握住了那隻手,想要一把將此人從黃沙之中拽出來,沒想到這隻手的力道出奇的大。

小個子不但沒有把人抓上來,自己還被拽到在地。這隻手的力道不斷增大,小個子的半條胳膊都被這隻手拽到了黃沙之中。

高個子在一旁看著,發現事情不對。拽過小個子的腿。但是連他也有些乏力。

「咻。」

小個子被拽到了黃沙之中,整個人沒了身影。

這時,黃沙露出一個坑,這個坑越來越大,四周的黃沙不斷被這個坑吞噬。

「暗流。」高個子慌了,沙漠下面的暗流是沙漠中最可怕的事情之一了,被暗流吞噬的人或物從來沒有或者出來的。

高個子揚起手中的護腕,一下子沖了過去。鑽入暗流之中同樣不見了身影。

慢慢的,暗流引發的沙坑越來越小。最後變成了一個小沙丘。

一道白光閃過,高個子的半個身子從黃沙之中鑽了出來,高個子抓到了一隻手,不斷用力的往上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